第九十章 跪求 - 重生女配

第九十章 跪求

宁云欢从客厅中一整面墙壁大的屏幕上看到赌场里顾少淘惨白的脸时,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少淘的脸在诺大的屏幕中显得特别的清晰,不止是脸上的神情,就连他眼中的惊恐都露了出来。 “心里舒服了?”这会儿地下室一楼的大厅里,兰陵燕自己亲自动手从冰箱里拿了牛奶在一旁的电炉中温热了倒出来递过去,自己也拿了杯果汁与她碰了碰,这才跟着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两人似看电影一般,看着屏幕里顾少淘从一开始的意气风发到后来的面若死灰。 “就这样怎么可能出气,他可不是想着要欺负我么?”宁云欢说到这儿,忍不住喝了口牛奶,笑得更高兴:“我马上快要放假了,正好用他们来打发时间。” 兰陵燕看她笑得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替她擦了擦嘴唇上残余的牛奶,自己凑到嘴边舔了,看她脸庞一下了子变得有些彤红的模样,也不由跟着笑:“放假了不想去意大利?”冬天的帝都里风雪交加的,倒不如去国外哪儿住上两个月,但宁云欢却有些不忍心这会儿离开宁父宁夫人,她准备要做的事情,也有针对宁云城的,如果在宁云城出事的时候她也不在宁父宁夫人身边,两人不知该有多慌张了。 想到这儿,宁云欢摇了摇头:“以后时间多的是,我们这次就不去了,好不好?” 她难得露出这种撒娇的小模样,再加上她说的那句以后时间多的是的话。让兰陵燕心情莫名的有些愉悦了起来,自然点点头,勾了她下巴俯身下去在她嘴唇吮了吮,正想再更进一步时,宁云欢眼角余光却看到屏幕中顾少淘跟宁云城两人反手被剪着抓起来的景象,突然一把就将兰陵燕给推了开来,指着屏幕里就道:“你看。” 兰陵燕表情僵了僵,这会儿越看顾少淘与宁云城二人就越不顺眼。 “对了,这样赌钱。兰科给他们的,要还上吗?”宁云欢想到兰科说的给顾少淘的那几万,忙问了句。兰陵燕顺势将人搂到怀里,这才摇了摇头:“只是左手放进了右手而已。”这些钱转手之后就会还到兰科等人手中,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大方的借了几万给顾少淘。这下子宁云城两人欠了钱,光是从桌上那堆筹码就能看得出来,最少在好几千万以上。 果然,兰陵燕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里赌场的负责人已经将刚刚的事情和兰陵燕说了一遍,除开顾少淘玩了一些牌九之外。宁云城同样也玩耍了几样小东西,在赌场的人有意的诱惑下。他输了近一千万,这还是宁云城有理智的结果,顾少淘则是输得更多! “那种绿色的每块十万,而蓝色的则是代表百万。”除此之外,里头还夹杂着几块红色的,那种颜色的筹码最少都是在五百万以上,这代表顾少淘已经输得不少了。他已经完全就是等待被宰杀的鱼,再也逃不脱了。 本来这个圈套就是故意针对这两人的。宁云城暂时就不说了,顾少淘则是明知勾上的饵不是那么好吃的,却仍是赌红了眼要上勾。 宁云欢听兰陵燕介绍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会儿顾少淘整个人都蒙住了,宁云城表情也十分难看,一千万对于宁家来说虽然不是拿不出来,可是拿出来也绝对能让他肉痛了,他以前开的车也不过是在百万左右,而且那还是求了宁父好久的结果,如今他刚将宁父得罪了,又哪儿敢回去要一千万,这会儿宁云城有些着急,但还不是绝望,相较之下顾少淘整个人如坠冰窖。 刚刚赌场的人已经跟他算过,他输的钱足有七千多万!是七千多万啊,可不是七千多块钱,别说他现在拿不出七千万,就是七百块他身上也不一定摸得出来! “要么还钱,要么先砍一只手,再卖到国外做男妓还钱!”赌场里刚刚还满脸笑意的庄家这会儿神色冰冷,说出来的话让顾少淘一瞬间脸色万变,就是透过屏幕里,宁云欢都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害怕与惶恐。 想到这个少年之前心狠手辣打的主意,宁云欢脸上便充满了讥讽的笑意。 顾少淘一瞬间便被逼上了如山的债务,这笔钱将他牢牢压着使他喘不过气来,他开始心急慌乱,一面是赌场威胁要砍了他的手,一面则是又害怕赌场真的卖他到国外做男妓,这些天顾少淘几乎将自己能想的办法全都想遍了,但一时间却什么法子也想不出来。 而此时顾娴的病也开始越来越严重,从开始的血尿到后来腹痛如绞,但她却不知道找谁救命才好,顾盈惜的两个男人,其中谢卓尹早被带回了谢家,现在别说与他见上一面,就是想与他取得联系都已经不容易了,顾娴当然不想死,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在无计可施之下,她也没有办法,只得找到了宁家。 宁云欢去看宁父时,她已经在宁家所在的别墅区外跪了快一个小时了。 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不由自主的都停了下来,许多进出的业主都围在外头看。在这边住着的人大多都是家中有些资产的,一般男人在外做事,许多女人就像宁夫人一般,平日不是打麻将就是几个好友相约着就去玩耍的,如今好不容易看到有这样一出闹剧,许多人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堵了个遍,累得这边许多开车进出的业主都有些不方便了起来。 宁云欢坐着车过来时就看到前面已经堵满了人,这边可是私人业主小区,照理来说不可能出现堵塞的情况,在车上坐了五分钟,宁云欢这才有些忍耐不住的唤了前面坐的人:“前面是不是出车祸了,看看交警来了没有。” 后头的车辆已经开了上来,如今就是想倒头就走也没那么容易,这边是直接开车进去的单行道,如果要转出去,还得直接从这边开始去绕着小区走半圈才行,前头那样宽的路都被堵死了,宁云欢也想知道前面是个什么情况,这才忍不住唤了保镖出去看。 那大汉答应了一声,打开车门就下去了,车上那剩下的大汉索性也跟着下了车,就警惕的站在车边。 很快的,去打探消息的就有了回信:“夫人,前面有人堵住了,并没有出车祸。”不止是交警过来了,就是连警车都来了一辆。 宁云欢一听这个情况,不由无奈的准备下车。她走了约两分钟左右,在看到小区门口时就已经见到一大群人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已经有交警与警车过来了,外头堵得几乎只看到路上各式各样的车,而小区里却是一片安静,根本没有堵起来,只是那些要进车库的车辆被堵在了小区外头而已。 已经到了这儿,宁云欢也懒得坐车了,索性自己准备走进小区去,她越走越近时,就听到那些围在外头的女人们一个个已经有些同情似的摇头叹息道:“唉,太可怜了。” 不知为什么,宁云欢心里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她干脆也朝人群走了过去,人家在见到她过来看时,还有热情的人跟她介绍情况:“这里面有个身患绝症的女人,听说她女儿被小区里一户人家给害死了。”这小区里住的大多都是有钱人,大家背地里都不敢说自己的钱就是完全来路干净的,总有那么一两家会装着一些事儿,但不管私底下如何闹,像现在这样闹到明面上的还是少,因此引了不少人在那儿看。 宁云欢心里不好的预感不由更强了些,她忍了心头的气,一面让一个大汉将人群分开一条路来,就见到被包围在人群中的顾娴领着两个女儿,这会儿正跪在了地上,面前摆着一张白布,上面有一些医院的收据以及单子,另外还有一大把的钱,面额几乎都是大钞,看上去恐怕连一万多都有了。 顾娴这会儿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母女三人穿着一身的白衣,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周围人还在掏出钱包摸钱,顾娴却抹着眼泪道: “谢谢大家的好意,可我需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公道!”这会儿她话一说完,旁边的顾盈诺就已经哭道:“宁家仗势欺人,不得好死!” 旁边的警察已经劝了她们好一会儿,如今听到这话,不由有些无奈的拿起手掌当扇子摇了摇:“如果他们有什么不好的,你们就跟我回警察局。” “谁不知道你们就是跟他们一伙儿的,我们不去!”年纪最小的顾盈语仰起一张泪意斑驳的小脸,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怨恨。 宁云欢心里一股无名火乱窜,这会儿见到顾家人跪在这边收了钱还装模作样的情景,顿时冷笑:“你们既然不要钱,大家都将钱收回去吧!” 她话音一落,顾家三母女突然间抬起了头来,个个都死死瞪大了眼睛盯着她看,顾盈诺半晌之后最先回过神来,尖叫了一声就伸出手朝宁云欢扑了过来:“你还我姐姐的命!” 站在宁云欢身旁的大汉正是负责她安全的,这会儿看到顾盈诺,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狠狠一脚便朝她下盘扫了过去,顾盈诺一下子被扫了扑倒在地上,压到了她面前摆着的白布,顿时将上面的钱压得飞了好几张在外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为小粉票150票加更~~~

上一篇   第八十九章 赌钱

下一篇   第九十一章 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