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婚礼 - 重生女配

第八十章 婚礼

兰陵燕心头有数了,自然就点了点头,身体向后一靠,修长的身型拉出慵懒而危险的线条来,这才笑道:“算了,逃过这一次,以后再慢慢玩了,免得无聊,至于慕家么。”他说到后来时,语气渐轻,但里头杀意却越发明显了些:“实在不行,找人将他弄死,我想慕谨之若是知道他弟弟装傻,应该会很乐意拿钱出来请人弄死他的。”言下之意他有要兰家人亲自接这笔生意,确保若是慕谨言真有针对兰家的意思就要弄死他的意思。 虽说外公林家与慕家之间有姻亲关系,但如果慕家想要针对他,兰陵燕可是不会对慕谨言留手的,毕竟当初他一路拼杀出来连自己的堂兄弟都能下手,什么兄弟之情对他来说可算是连根宁云欢的手指头都不如,如果慕谨言真是存心的,他杀起来自然毫不手软。 这其中的内情兰彪自然明白,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话之后这才出去了。 他出了房门时,才抹了抹额头发根里早沁出的冷汗,兰陵燕手下的人个个都留着与他几乎类似的发型,那只是源于在兰陵燕年少时,每回遇到危险关头却要强装镇定的时候,就怕额头沁出的冷汗暴露出了他心头的紧张,天长日久之下,他就习惯了留一头略长的碎发流海,而以兰彪为手的他的心腹等人,也延续他的这些性格,虽然随着兰陵燕越长越大,他心志越发坚硬。只要他不想,就不可能会再有年少时紧张得额头沁冷汗时,但这种留流海的习惯却是被他一直保留了下来。 估计是为了纪念当年兄弟撕杀间的惊险与不易,以提醒自己不要大意,时至今日,也幸亏兰彪受兰陵燕影响,保留了与他一样的习惯,否则自己今日的紧张,恐怕还真要被兰陵燕看在眼里。兴许有可能是已经看在眼中了,他却只是不说而已。 当时一时心软大意之下替那姓顾的女孩儿说了话,从而落得自己如今提心吊胆的下场,兰彪眼里闪过一丝腥红的光彩,对于顾盈惜,又怨恨了几分。 等兰彪走了之后。兰陵燕这才起身朝楼上走,兰意早玩累了被保姆带了下去哄着睡觉了,床上宁云欢正拿着摇控器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电视,房间里窗帘已经将那层乳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帘子拉上了,阳光洒进屋里来,给房间套上一层柔和的气息。如果天气已经凉了下来,屋中虽然没有像之前一样开空调。但也是凉快,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个女人的原因,比以前多了一股温馨的感觉,少了几丝冰冷与一点人味儿都没有的气息。 兰陵燕悄无声息的在门口站了好一阵子,只是看她认真的模样,将下巴搁在抱起的枕头上,一会儿笑得眼睛都眯了的样子。 宁云欢一分多钟后感觉房间里气息有些不一样才转头看到靠在门边的人。连忙就掀开被子跳了下来,连鞋都没穿:“事情忙完了?”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真正的事情他是不会带回家里面,兰家养着的人并不是吃白饭的,他虽然也忙,可也没忙到平日脚不沾地的情况,再加上他今天特意空出了时间来就为了陪宁云欢看好戏,要不是后面出了慕家的茬子,兰彪根本是不会过来找他的。 “没什么事情,电视好看吗?”替她理了理头发,想到宁父最近身体已经好得多了,兰陵燕脸上原本斧刻刀削似的面庞线条柔和了一些:“我已经给父母打过电话,大约在六月的时候他们会有空,到时正好我们将婚礼办了,你喜欢在哪里?” 兰陵燕的母亲自从嫁到了兰家之后,便嫁夫随夫,抛弃了娘家时的一切,专心和丈夫混起了黒道,兰陵燕平日掌管的除了自己私底下发展事业外,大部份是兰家洗白之后的产业,一些暗中的情况只是他从小以来带大的班底,这些人对他的忠心二十多年下来,自然不用说,一切都用不着他有多费心。 可兰陵燕的父亲则是掌管的兰家不管是暗部还是明面上所有的一切,兰家几百年传承下来,到兰陵燕手中拿到的一切,只是可以说其中的一小半而已,就是加上他自己后来培养的一切,也不可能与兰家几百年的积蓄相比较,因此兰父非常的忙,忙到在去年儿子登记结婚的时候都还远在国外,并没有出现过。 而一向以丈夫为重的兰夫人林敏也并没有出现,头一回听到兰陵燕说要举行婚礼的事儿,又听说要见未来的公婆,宁云欢一下子就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么快?我现在还在读书,没有毕业呢。”她现在不过才刚大二,就是离大三也还差半学期,虽说以兰家的身份地位若是儿子要结婚就是宴请天下,也不可能真闹得众人皆知,可宁云欢总觉得现在自己还没毕业就已经结婚生子了很奇怪,更何况她现在连兰意的存在都还没有告诉宁父,一想到宁父知道自己去英国一年其实并不是当交换生,而是去生孩子的情况后,宁云欢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怕什么?难道你觉得和我办了婚礼之后,我就不会让你再去上学了?还是不想让人家知道,我是你老公?”兰陵燕越走越近,也将宁云欢靠得近来越近,两人的呼吸都像缠在彼此的鼻端,宁云欢小心翼翼的退后,直到小腿抵在了床边,她才身体往后仰,小心的想别开头去说话,谁料刚一想动,在她面前的人就像已经知道她下一步打算般,伸出双手将她脸颊给捧住了: “欢欢,你现在是我老婆,我们连孩子都有了,难道你还不明白,这辈子,我们都是不可能再分开的了?”兰陵燕说话时,脸庞离她越来越近,说话时声音像含在嘴唇间呢喃般,带着一丝沙哑的性感:“有哪儿怕,告诉我听,好不好?” 她哪儿都怕,前世的她是死在兰陵燕手上的,这样的话让她怎么能说得出口?虽说两人相处了这么久以来,这样亲密的关系,两人连孩子都生了,照理来说她应该阴影比以前消了许多,甚至在上次宁父打趣她时,她都真以为自己是对兰陵燕有些感觉的,她以为这丝喜欢能抵消一些她对于兰陵燕的害怕,可是最近兰陵燕表现出来要想举办婚礼的事情之后,她整个人开始有些本能的抗拒了起来。 没办法最后生了兰意就算了,可是一开始她跟兰陵燕在一起就是为了保命而已,怎么到了最后,她竟然是跟兰陵燕两人有了这样复杂不清的关系?除开对兰陵燕的恐惧外,而且还有对于顾盈惜的顾虑,前世发生过的事情几乎除了她的死法之外,样样都是照着剧本走的,虽说这一世她重活过来之后没有再跟顾盈惜成为朋友,也不像前世时与她关系那样好带她到了宁家的公司,甚至顾盈惜的第一次并不是给宁云城的,但最后的结果依旧是顾盈惜照样遇上了那两个人。 若不是宁云欢从英国回来得及时,不小心撞上了顾盈惜在宁家的那一幕,说不定宁父宁夫人一样会像前世时那样的喜欢她,直到最后被宁云城气死时才能发现她的真面目。 宁云欢很怕,顾盈惜同前世一样的看到了兰陵燕,虽然不是在后来喜欢上兰陵燕的,但她一开始在看到这个人之后一样喜欢上了他,宁云欢怕自己最后的结果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原点,这些种种如同阴影笼罩在她心头,让她对于未来有种不安。 “告诉我。”兰陵燕的嘴唇在她滑嫩的脸蛋旁轻轻游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紧张了起来的原因,她脸有些冰凉,上面什么化妆品也没抹,带着一股极淡的护肤品的幽香,那味道是他亲自挑的水果香,是他最喜欢的,这会儿闻上去便让他眼神都跟着幽暗了起来。 “我有点怕,我看顾盈惜很喜欢你。”两人这种隔得极近的姿势带给宁云欢一种压迫感,再加上兰陵燕轻言细语的诱哄,让她不由自主的就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等到回过神时,任兰陵燕再哄她也不肯说了。 虽然不知道这事儿为什么又跟顾盈惜拉上了关系,但找到了目标就好,兰陵燕也没准备再跟她说顾盈惜已经被慕家二公子救走的事儿,只是看她不说话了,嘴唇密密实实的将她的呼吸与紧张都封了进去,双手与她的手合十,顺势就将她身体压了下去。 宁云欢知道兰陵燕的性格,他既然提出了婚礼的事儿,恐怕就已经容不得她再拒绝了,再加上宁父宁夫人一旁的高兴与催逼,这让她心头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丝紧张与烦燥来,连带着好几天上学时表情都有些难看。 傅媛上次被兰陵燕踢了一脚之后一直在家养伤,可养了一个半月,竟然今天突然就来到了学校。她没有跟李盼盼一起,估计上回宁云欢在李盼盼耳朵边说的话,多少让那个简单透明的姑姑多生了一个心眼儿出来,只是傅媛因宁云欢而挨了一脚不说,关键是丢尽了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很郑重推荐一个我好喜欢的美女作家凌舞水袖的小说:女娲成长日记 女娲成长史。。关键是水袖写的小说都很好看。。。 今天改了下小说错字,耽搁了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以大家对我的真爱,一定会原谅我并用小粉票安慰我的!我是这么坚定的认为的~~

上一篇   第七十九章 运气

下一篇   第八十一章 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