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坦白 - 重生女配

第七十七章 坦白

“你自己小心就是了,要上课了,我就进去了。”宁云欢冲她点了点头,正要往教室里走时,李盼盼脚步却突然间停下来了,咬了咬嘴唇:“欢欢,我能这样叫你吗?你上次看到的,傅媛和秦大哥,是真的吗?” 宁云欢顿了顿,若是前世的她肯定是不会欺负这样一个性格单纯而透明的少女,可这一世,想到李盼盼借她手机时的神情,宁云欢仍是点了点头:“是真的。” 后头李盼盼没有再进教室,乖乖女生平头一次逃课,但宁云欢哪里顾得上这些,上完课收拾了东西时,坐上了兰家来接她的车,经过学校正门处时,却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还站在校门对面的停车场处,不停朝这边东张西望着,为首的顾盈惜特别的显眼,她只看了一眼,便别开了脸去。 下午去宁父那边准备看望他,宁父因做的是脑部手术,因此很迟才醒,宁云欢去时他人还有些不大清醒的模样,宁夫人本来正在拿了湿棉签替他擦着嘴,看到女儿过来时,忍不住便拉着她的手吐起了苦水来: “你大哥又不知去惹了什么事儿,早晨警察局打电话来,说是他犯了事儿,你爸爸这边我可走不开,只叫了家中黄姐去瞧了,你爸爸幸亏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儿,中午醒了会儿,我没敢告诉他,医生给他加了点麻药,还好又睡了,否则要是知道你大哥进了警察局,丢了宁家的面子。不知得气成什么模样了。” 宁云欢一听到宁云城的下场,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妈妈,你别担心,其实这事儿说来也跟我有关。”她说完,将上次顾盈惜拦住自己,摔坏了手机与包包的事儿一并给宁夫人讲了,又说起宁云城今日知道了这事儿之后要打自己,被校警给拉住了送到警察局的事儿,末了看宁夫人表情僵硬。她这才道:“我当时上课已经要迟到了,所以没来得及和他解释呢,再说我又没有宁云城电话号码,我猜他会给你打电话的,所以也就没讲。” “那兰,陵燕到底是谁?”病床上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的宁父这会儿吃力的冲女儿动了动手指头。冲女儿问了一句。 刚刚的话也不知道他听了多少,昨天宁父可是被宁云城给气病的,宁夫人这会儿心头忐忑,也顾不得跟女儿多说,只替丈夫掖了掖被子:“你管这些干什么,先将身体养好再说不迟。” 宁父眼神却有些坚决。他上次看兰陵燕就不像是个普通人,这会儿听女儿说他还能拿出定制值五百万以上的包包以及手机。心头越发担忧,吃力道: “我怕,欢欢,被他欺负。” 一句话说得吃力无比,却让宁云欢眼圈儿都红了,抓着他的手就有些想哭,心里对自己隐瞒宁父已经生了孩子的事也有些内疚了起来。 “爸爸。你放心,他对我很好呢。他父母都在外地,我还没见过,不过他外公是我们学校的苏校长都好像很熟的人。”宁云欢对于兰陵燕的具体身份到底有多厉害也没完全打听出来,这会儿只是想起上次苏赢面对兰陵燕时的态度,小声说了句。 宁夫人听了这话倒是又惊又喜,能让帝都大学出了名的苏校长都认熟的人,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那苏家可是上一任的华夏元首,就算是与他们交往的人家差了一些,也肯定不是宁家平日能够得着的人家就好了,再加上女儿虽然没说兰陵燕的父亲是谁,可能跟上头有关系的人结亲,自己本身肯定也是有身份来历的。 “嗯,那就好。那个逆子,不用管他了。”宁父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又看宁云欢脸上半点儿委屈之色也没有,再想到上次兰陵燕与她一块儿过来时沉着冷静的态度,这样的人要么就是心狠手辣到一定程度能假会装,要么便是真正温文尔雅性格幽冷的人,不管是哪一样,宁父都相信女儿的眼光。 “只要你觉得好,就好。”说完这话,宁父这才喘息了两声,闭了闭眼睛,半晌之后才睁开眼睛道:“我老了,跟你妈妈商量过,想,想把宁家公司给你,如今就给他吧。你大哥,暂时不说,免得他来找你麻烦,欢欢,他跟你说过,什么时候结婚没有?” 宁父还是怕女儿被骗了,虽然宁云欢没有提过喜欢兰陵燕的话,但宁父看自己女儿的眼神却是不会骗人的,她嘴上没说,可心里肯定不像表面那样的淡然,他怕女儿喜欢上了,而兰陵燕又听说身份不凡,到时若是骗了女儿感情不结婚就不行了,以宁家的身份地位,到时根本奈何人家不得。 让病床上的父亲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来担心自己的事,宁云欢心里酸酸楚楚的,这才小声道: “爸爸,我跟他已经登记了,只是还没有办婚礼而已。”至于小兰意的事儿,她决定这会儿先不说,免得等下将宁父刺激大了。 一听她这话,病床上的宁父眼睛一亮,宁夫人则是突然间想要开口说话时,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这下子就不停的咳嗽了起来。 “也好,肯负责,就好。”宁父思想有些传统,如今见女儿没吃亏,虽说两人在交往,可兰陵燕也肯负责任,没有仗着身份地位就欺负人,他心里也跟着松了一大口气,虽说对于女儿结婚不告诉自己的事还是有些不满,但也只是瞪了她两眼,便舍不得再多说她了:“等我好了,重新办婚礼。”说完这话,宁父就已经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没多大会儿功夫鼻子里传出细细的鼾声来。 宁夫人小心的替丈夫理了理被角,这才拉了女儿说话:“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这样快就结婚了?”对于这件事,她虽然有些意外,但倒也并不如何生气,毕竟她当初也是从年轻过来的,多少了解一些女儿心头的想法,只是问了宁云欢几句,在知道宁云欢自己心里有分寸,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后,这才满意了。 两母女说了一下午的话,兰陵燕是在医院来接的她,这时宁夫人才想起第一次他说本该叫自己与丈夫岳父岳母是个什么意思。 兰陵燕容貌长得好,气质也不错,再加上他人品家世都不错,又对女儿好,宁夫人自然是越看他越是顺眼,对他热情了许多,叫他时也不像之前生涩尴尬的样子了,反倒送两人出了病房门,站了好久才回去。 “你跟岳母说什么了?”兰陵燕哪里看不出宁夫人有古怪,等到进了电梯之后这才低头看了站在自己身侧的姑娘一眼,摸了摸她脑袋,脸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轻声问。 “你怎么知道?”宁云欢仰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挽着他胳膊小声道:“我跟我爸妈说我们已经结婚了。” 兰陵燕听她这样一说,嘴角控制不住的开始往上翘了起来,伸手搂了她的腰,紧紧抱着她在她额头重重的亲了两口,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动作已经表现出了他的心情来。 “乖女孩。” 自从宁云欢跟父母说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之后,兰陵燕出现的时间就多了起来,不像以前接宁云欢时都在医院楼下等着,宁父的身体也一天天见好,他多少还是留下了点儿后遗症下来,走路时已经开始要用起拐杖,头上也出现了许多白发,可兴许是女儿要结婚了的原因,宁父看起来精神倒还不错。 而与之相反的,则是宁云欢最近烦了起来,以刘晋君为首的几个少年男女如冤死鬼般开始缠上了她,若是没有前世的事情,宁云欢自然二话不说就支助这些少年男女了,毕竟她现在手里有钱,而且宁父已经在半个月前将宁家的公司过继到了她的名下,只余了一栋现在宁家众人暂住的别墅在宁父自己名下,而另外还有一套蓝山的别墅没有分配而已。 虽说表面上宁父对宁云城很失望,可到底是父子,不可能说割断亲情就割断亲情。可就算是少了两套别墅,宁云欢名下现在手里有的除了秦家送来的一亿一千万现金之外,还有宁家的公司,她要资助这些贫困少年也不是资助不起。 但前世时的事情实在是太让她心寒,花费了十五年的时间,养出那么一群吃里扒外的。顾盈惜当初丢给她五十万说要买回刘晋君等人的所有权时,在帝都里宁云欢一瞬间便出够了丑名,人人见着她都是一番冷嘲热讽,个个都认为顾盈惜深明大义,那些人都认为宁云欢会算计且又心肠坏,只花少余的钱便养出这么一些忠心的人为她所用! 在现在想着上一世别人的议论,宁云欢科没有笑掉了大牙。自己每年花费五十多万,总共坚持了十五年!帝都中许多有钱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搞个什么慈善活动,可真正能将这些钱交到贫困学生手里的,说不定还没有她多! 可这些人就因为顾盈惜假仁假义的行为,背地里处处中伤她,而这一切就少不了刘晋君等人的推波助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妹纸们,今天七号了。。。。。。最后一天双倍小粉票时间,一切尽在不言中么。。。我决定放下节操。。。也要下跪求票了!

上一篇   第七十六章 提醒

下一篇   第七十八章 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