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推卸 - 重生女配

第七十五章 推卸

想到宁父死之后自己的感觉,以及最后孤单一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死法,宁云欢眼里不由蒙上一层红雾,虽说顾盈惜的男人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相较之下,她最恨的并不是那些男人们,而是这个刘晋君。 一个人打着报恩的名义并口口声声真心的爱自己,在追她那半年时,无所不用其极表现出他的真诚与憨厚,虽说宁云欢最后并没有喜欢上他,可是却曾对于他的真诚而对他这个人十分的信任,谁会想到,最后背地里捅了自己一刀的,就是这个报恩的人? 再想到在这些人背叛了自己之后,顾盈惜假惺惺的拿出了五十万,说是要将刘晋君等人所在的卖身权买回去的时候,宁云欢就怄得心头想吐血。 她一年捐出去的都不止五十万,可顾盈惜这个不要脸的却拿着宁家的钱,来找她买这些忘恩负义人的所属权,她什么时候买过些人?若是这些人为了想进宁家的公司,并想借宁家而挣钱的目的也算是卖身的话,那她也对这些人的无耻无话可说,最让人可气的,就是顾盈惜拿五十万来买这些人的做法,才使前世的宁云欢对她寒透了心,渐渐与她疏远,谁料最后竟然换来自己的死期。 过往的种种在脑海里如放电影般掠过,宁云欢表情就更加冷了下来,她死死的握着包包,像是手机还在她身边,她就能随时找到兰陵燕而安心一般。 “宁学妹。你我之间的恩怨就不要说了,可是这些孩子是无辜的,为什么你就不能救他们一下呢?”顾盈惜在看到宁云城被宁云欢气得脸色铁青时,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背,这才皱着眉头,有些不大乐意的开口。 “什么时候,你有资格跟我说话了?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正有一口气在胸口间鳖着,这会儿看到顾盈惜自己凑上前来。宁云欢哪里还有放过她的道理:“按照银行的利息算,那些钱这个月没还,你就得再添上一些,利滚利的,若是还不完,我去你家拆房子。” 刘晋君眼里的惊艳在听到宁云欢这样说时。顿时便散了个一干二净了。 他没想到在他心里以为是个善良美好的人竟然在真正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便将自己心头的印象打消了个干净。宁云欢虽然资助了他十年,可如今看到她这模样,又凶又狠的,跟顾盈惜说话时眼神凶狠,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这样的人竟然会是传说中的大好人宁云欢? 相较之下顾盈惜虽然行为有些不检点,可她为人善良。对于路边的人也能施以援手,不知比起宁云欢来说,要好了多少倍了!要娶了这样一个千金大小姐,就是有钱拿也消受不起!想到这儿,刘晋君顿时打消了之前原本还想要追她的念头,转而眼里露出厌烦来。 这样的女人娶回家之后也不会给自己涨脸面,若是带回家乡。人家看到一个女人还压在自己头上,不止不能服侍公婆。侍候丈夫,反倒性格如此刁蛮之后,人家不笑掉自己的大牙才怪! “什么欠你的钱?”宁云城在见到顾盈惜表情有些尴尬,神色也慌乱后,顿时便起了疑心,他没听说顾盈惜欠了宁云欢钱的,顾盈惜唯有两件事缺钱,一个是她的母亲顾娴生病,需要手术费以及买肾的钱,另外一个则就是之前她莫名其妙回来之后所说的欠五千万了。 宁云城想到这儿,心头灵光一闪,表情就变得有些凶狠了起来:“惜儿欠的那五千多万,是欠的你的?”宁云城说到这儿,看宁云欢一脸冷笑的样子,心头越发有些笃定了,一下子就气得头晕眼花,恨不能上前揍她一顿:“你知不知道,她回来之后被你吓得有多狠?她可是你的大嫂,你怎么敢这样下套子整她?你是不是疯了?就因为你整惜儿,让我回去找爸爸借钱,险些将爸爸气病了,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这么恶毒,怎么不去死!” 在猜出顾盈惜欠的债是宁云欢的钱之后,宁云城一下子就觉得心里像是去了块心病一般,原本笼罩在他心头的大山一下子就像是被搬空了,他一心认定宁云欢是跟顾盈惜闹着玩儿的,不过是因为她太任性了,并闹过了火,才使得自己当成了那样重大的事,回头去找宁父借钱时,口不择言了一些,从而将宁父气倒。 昨天回去之后宁云城表面没敢给宁夫人打个电话问问宁父的情况,可其实心里也不是没有内疚的,他只是一个人而又不是一个神,多少还有些良心在,只是昨晚都将所有的愧疚发泄在了心上人的**上而已。 如今在知道原因之后,宁云城将那丝愧疚转成了愤怒,就连宁父的病情在他看来都是宁云欢给害的,若不是宁云欢胡闹,又怎么会引出他借钱的风波,又怎么会让他回去将宁父给气成那个样子? 在将所有的一切想通之后,宁云城心里瞬间轻松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底气给宁父打电话,更是开始心疼起昨晚被自己死命折腾的顾盈惜来,都怪宁云欢给了自己压力,否则他怎么忍心这样对待自己心爱的人。 “你赶紧跟惜儿道歉,否则我马上给爸爸打电话说你这样的狠毒。”宁云城拿起了手机来,满脸的威胁。 宁云欢听他这样一说,就不住冷笑:“嫂子?要这样说,我的便宜大哥还能凑几桌麻将了。你少跟我说这些,在爸爸生病那天顾盈惜发疯似的把我的手机跟包包摔坏了,这可是她自己答应要赔偿的,你就是闹到天边去我也不怕,我这边可有她自己亲自按的手印跟签名,要是不想还钱,这五千万够她拿命来抵了!” 顾盈惜一想到自己要拿命去抵,心里不由有些害怕,小手下意识的抓了宁云城的衣袖,躲在了他身后,怯生生的露出一个脑袋来。 看到心上人害怕的样子,宁云城本来还有些好奇为什么顾盈惜会在宁父生病时将宁云欢给拦住并摔了她手机跟包包的,可这会儿被顾盈惜这么小老鼠似的可爱模样一刺激,眼里心里就只剩下她那令他百看不厌的神情与让他喜欢无比的小动作了。 “不过是个手机和包包,我赔你就是了!”宁云城想也不想,挺了胸就道:“值多少钱,我把零头都添给你!” “也行啊,我的手机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款,我男朋友说过了,最少五千万,至于包包么,量你也再拿不出多少钱来,也就算五百万算,那是纯手工限量的,什么牌子我想顾盈惜心里清楚得很,那天看到的同学也不是一两个,既然你都说了要添个零头,就给六千万。”宁云欢一看到宁云城要当冤大头,自然不会拒绝,马上就应了下来:“如果你还要脸,这会儿就进里头给我把字据写下来。” “你什么包包,要五百万,你当我不知道?”宁云城心里认定了宁云欢是想要故意敲诈他,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他以前也不是没有交往过女朋友,不管是女明星还是女模特儿,就是要买包包三四万已经是个名牌便已经很不错了,有些几十万的包包更是少之又少,宁云欢竟然来跟他说包包要五百万不说,而且还一个手机要五千万! 宁云城说到这儿,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想钱是不是想疯了?” “她说的没有错,那个包包是一个以手工制品闻名的品牌,一向只供应英国皇室,像宁云欢那种定制的而且还是要独一无二的粉红色,以后还不可能会出现的款式,别说五百万,就是卖出去一千万也会有人要的。”宁云欢本来想转头去看是谁在向自己说话时,却看到李盼盼这会儿正拧了一个粉蓝色的包包,穿着一身鹅黄色荷叶边的连衣淑女裙站在校门外,脚下是与她手上包包同色的鞋子,整个人看上去清新而又俏丽。 她在看到宁云欢转过头来看她时,不由拨了拨头发,嫣然一笑:“已经上课了,你怎么还不进教室里?” 李盼盼没有因为上回兰陵燕打了秦溢的事儿而就对宁云欢翻脸,再加上她借自己手机的行为,让宁云欢心里对她生出一丝淡淡的好感来,这会儿听到她开口发问,也跟着笑了笑:“我有点事儿,你不也还在外头么?” “我也有事。”李盼盼抿了抿嘴,两个女孩儿相互笑了笑,心里倒是将之前第一次见面时的芥蒂与不愉快都跟着散了去。 “这些人又是来找你的?”李盼盼发现宁云欢不像自己第一次以为的那样冷酷无情了,对她感观好了不少:“怎么在学校门口说呢?不如我请客,去学校外的咖啡厅坐一会儿吧。” 她性格善良大方,也正因为如此,傅媛跟在她身边占了这么久的便宜她都没发现。宁云欢倒真是觉得自己对李盼盼有些刮目相看,不跟她交朋友时会觉得这样的人总是说教很烦,又太过善良,很容易为人做事让人看得心里着急。可真要是跟她做朋友,像傅媛那样的,倒真是幸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看到有老盆友给我投小粉票了。。好开森。。。 书名:炮灰难为 简介:欢脱写手穿成笔下炮灰女配

上一篇   第七十四章 来了

下一篇   第七十六章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