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来了 - 重生女配

第七十四章 来了

几人这会儿也有些无奈了,顾盈惜只得道:“既然一时之间找不着人,你们先在我那儿暂住,现在正是开学的时候,宁云欢应该是会回学校的,我明天带你们去学校里找她吧。”几个少年自然都是一阵点头。 领着人回去了,顾盈惜都还有些失落的样子,她这会儿是听到了宁云欢的名字,难免就想到了令自己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可是他却根本连一个眼神都不会来看自己。她这样的失落表现落在谢卓尹两人眼中,便像是:宁云欢都做了这样的好事,顾盈惜却是有一片善心,只是因为没钱却不能帮助那些孩子们而难受。 在两个男人眼中,顾盈惜样样都是完美的,哪里会想到她当着两人的面还会想其他的男人,因此都在哄她。宁云城道: “惜儿,你放心,宁家公司有我一半的,到时大不了我将我的一切全送给你,到时咱们也领养百十来个孩子,供他们读书,抚养他们长大,让他们以后一辈子都能记得你的恩惠。” 这话谢卓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如今已经被剔除了谢家的继承权,否则若是他有谢家在的话,别说养百十来个孩子,就是每年建一百所学校都不成问题,可惜他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种风光,自然不敢乱加许诺,看到宁云城一句话哄得顾盈惜泪意盈眶的模样,心头不由又是酸涩,又是有些怀念起自己当时风光无限的谢家大少的生活来。 宁云城这厢还放着大话,他却不知道宁父宁夫人这会儿已经生出了将宁家公司的一成都不给他的心思。他这一刻是真的希望自己能有大把的金钱,他愿意拿这些钱来哄心上人一笑,只要顾盈惜笑了,这世间任何东西都再比不上那种灿烂。 回到家里安顿好了几个孩子,自然顾盈惜洗过澡之后是要负责喂饱已经饥渴了一整天的两个男人的。白天时只要不在房间中,两个男人可以纵情的哄着她,就是趴在地上装狗叫哄她都乐意,可一旦回到了家里,便是两个男人的天下。 现在他们正住在宁家位于蓝山的别墅中。一进家门安顿好几个孩子住在一楼之后,顾盈惜好不容易争取到进屋里单独洗澡的功夫,收拾完出来时,便被两个男人抱在了怀里。 一夜放纵,早晨起来时要不是想着自己答应了昨天那几个少年的话,顾盈惜是根本起不来的。她双腿这会儿都还在抖,浑身都一阵酸疼,每走一步身体里就有热流涌出来,等到她洗净下楼来时,几个孩子早就收拾好了,正不耐烦的坐在沙发上。好奇的左摸右看。 刘晋君年纪大了些,已经到了少年冲动的年纪。他看到了顾盈惜脖子上明显的痕迹,顿时嫉妒得险些没发疯,但他强忍下来了,几个孩子不大会用厨房里的东西,但电饭锅却是会的,打了米已经煮好了早饭这会儿正等着顾盈惜,顾盈惜自然心里更是有些内疚了起来。匆忙吃了两碗,这才搁了碗快。上楼让宁云城起床收拾好开车送他们去了学校。 也正因为顾盈惜无意中的要做好事的行为,让宁云欢早上一进校门,就得到了一个惊喜。 上课的铃声已经响了两遍,今天宁云欢上的就是上次翘课的那位教授的课。上次虽然因为苏赢的关系而将她逃课的事儿压了下去,但宁云欢若是为了自己的事情而翘课还好,可一看到顾盈惜领了一大群人就守在学校门口拦下她的时候,她表情瞬间就有些不耐烦了。 不知道是不是女主女配一辈子就要相爱相杀,上次顾盈惜惹了事儿之后有了一个秦家倒霉的秦溢替她受了罪,这一次她竟然又还来。宁云欢心头一股股的厌烦涌了出来,看着顾盈惜的目光就越来越有些不善。 “你又想干什么?”她话音刚落,宁云城就见不得她这个态度对待自己的心上人,冷哼了一声就道:“你喊什么?什么叫又?惜儿过来是有事儿的,她是为你擦屁股来了,自己干的事儿不知道收尾,还要累得别人来给你善后,还用这个态度来对待帮助你的人,你要不要脸?” 宁云欢一听到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别人不要脸时,有没有照过一下镜子。” 周围的同学三三两两的朝学校中跑,看到这边的闹剧时,好些人都像是认出了上次的两个女主角,有些人甚至停留下来又用手机照了几张,几个少年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况,都萎缩的站在一旁,任由宁云城和宁云欢打着嘴仗,不敢出声。 而刘晋君则是眼睛亮了亮,他没料到资助自己的恩人宁云欢竟然是个这么年轻且靓丽的少女,她身上穿的戴的好像都是不普通,关键是那股气质,简直比起许多乡下的人不知要好多久,更别说自己那个成天在地里刨着的大嫂了。 这个资助人看起来长得漂亮不说,而且关键是她还年轻,这样年轻,恐怕只有十七八岁,比起自己昨晚见到砰然心动的顾盈惜好像还要小几岁,她身上有一种顾盈惜没有的坦然大方的气质,自己与她年纪相当,她又有钱能资助自己这么多人,肯定家境不错,昨天他们所去的什么别墅,听说就是那个姓宁的,而且这姓宁的还是她大哥,她肯定家境也非常好。 若是自己能跟她交往,往后并能娶到她,那么自己的前程一定不可限量,若是将她带回老家,不知乡下的邻居们还该怎么来羡慕嫉妒自己了。 虽说他也喜欢顾盈惜,可是顾盈惜不太检点,不知道昨天跟那两个男人干了什么事儿,脖子上还有些红印,虽说刘晋君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顾盈惜跟两个男人都睡了,可是不管她是不是睡了一个还是两个,在乡下里女人要是没订婚并不摆酒席就跟人住一起了,那就是不检点,说得难听些那就破鞋了,若是玩玩就算了,要真娶,可不能娶一个她这样的。 校园里上课的钟声又响了一次,肯定是赶不上了,面前来了这么几个人,宁云欢一眼就将站在人群中的刘晋君给看到了。 上一世时她资助以这刘晋君为首的十几个孩子,一直寒暑不断,每年按捐出五十万算,她足足捐了十五年,捐出去的钱就是她自己畅快的生活,也够她活好久了,可是养出来的不止不是一群知恩图报的孩子,反倒是养出了一群会咬自己的恶狼。 而这些孩子就是以刘晋君为首的贫困儿童。上辈子宁云欢付出了许多的心力,她甚至替这些学生们想得面面俱到,可是后来刘晋君在高中毕业之后考入帝都,说是要来找她报恩时,却无意中见到她的那一刻,也同样看到了上一世跟在宁云欢身边形影不离的顾盈惜,如所有肉文小说定律,只要是个稍有出息体面,并能在小说里占上几句话篇幅的男配,都无一例外的爱上了顾盈惜。 像走火入魔般,刘晋君在看到顾盈惜之后就很快成为了她裙下之臣,就是明知道顾盈惜身边男人不少,就是知道自己不可能亲近她身边,也甘愿做她的走狗,为她办事,并像前世的宁云欢一般,认为顾盈惜被几个男人逼占着,十分的可怜她同情她,也因此心里对顾盈惜的怜惜更深,到最后在宁云欢因为宁家财产的事儿而和顾盈惜关系有些裂痕时,他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支助了他十几年,并提拨他到最后,给他后来富有生活的宁云欢,转而坚定的站在了顾盈惜身边。 他认为顾盈惜的第一个男人是宁云城,这一切全都是宁云欢知道却假装不明白的,包括宁云欢因怜惜顾盈惜身背巨债而又借钱给顾盈惜时不忍心看好友那伤心难堪的眼神介绍她进公司的行为都是有预谋的,他更是因为宁云城的缘故,而将以往宁云欢对他的一切恩情都忘了,领着那十几个从小被宁云欢支助到大的穷困孩子,在宁云城气死了宁父时,隐瞒了宁父的死因与死讯,并帮着宁云城一起欺骗了宁云欢,使她最后不止宁家的公司被宁云城一个人占了,到最后宁父就是留下来的几样怀旧物都没给她见到一样。 因为宁云欢太信任了这个人了,刘晋君上辈子在进入了帝都之后,足足追了她半年,这样一个穷困山区走出来的孩子,宁云欢一开始怎么会怀疑他?更何况这个刘晋君还是在他七岁时,宁云欢就开始一直支助他到现在,到后来时更是虽然前头没与他见面,可那中间的十几年情谊,但凡是个知道感恩的,都不可能做出背叛她的行为来。 就因为如此,她一直没想过自己亲手资助的几个孩子最后会给她那样沉重的打击,宁父在死了好几天之后她才得到消息的,期间她被顾盈惜的一个男人软硬兼施的留在了英国,等到得到消息再回来时,什么都已经尘埃落定,宁父死前的遗嘱在顾盈惜一众神通广大的男人们周旋下,都已经办得妥妥当当,宁云欢得到的,除了自己几件随身的衣裳,就连一瓶洗发水都没能带得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妹纸们,今天以及明天最后的两天小粉票。。。。。我准备要开篇演说求票。。。。。。。充分发扬我话唠的本事,唐僧一般念念念念念,念到你们无可奈何求饶送票给我为止。。。。。。

上一篇   第七十三章 资助

下一篇   第七十五章 推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