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气倒 - 重生女配

第七十一章 气倒

最近宁云欢每天过来,周围的人出来时也都看到她有些面熟,见到宁云欢过来,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通道,跑得近了,屋门还没关,里头传来宁云城震天的吼声: “爸爸,你们怎么这样对我?不给我钱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连借我都不愿意?我要的不多,只是两千万而已,你难道都不能答应吗?宁家的公司连两千万都拿不出来吗?又不是要倒闭了!”宁云城一说到这个,声音就越发愤怒,病床上宁父被气得脸色涨得通红,咳嗽了好几声,指着宁云城说不出一个字来。 “好了云城,你一来就是这样对你爸爸的吗?”宁夫人见到儿子将丈夫气得不轻,深怕丈夫有个好歹,连忙替宁父顺了顺背,这才气道:“你知道吗,你爸爸现在已经……” “平时都没事儿,我一借钱就不舒服,肯定是装的!”宁云城一听到宁夫人这样讲,想也不想的便开口。顾盈惜半个多月前哭着回来,他跟谢卓尹都猜是不是有谁欺负了她,可是她却怎么也不肯说,最后她跟谢卓尹没办法,只得在床上合伙用法子将她给逼问了出来,才知道她原来欠了五千五百万的钱。 说是摔坏了人家的手机和人家的包包!当时宁云城就怀疑心上人被人整了,什么手机包包值五千万的?而最近时常有人找顾盈惜的麻烦,若不是他跟谢卓尹两人不分白天黑夜的守在她身边,恐怕她早就出事了。这也越发让宁云城怀疑她是被人整了的事实。 五千万的钱虽然多,可是与顾盈惜的性命相比起来,却算不得什么的,因此他跟谢卓尹两人商议,要替心上人将这钱还了,免得天天有人过来找她麻烦,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谢卓尹现在身份不比以前,他一个靠拿少少的分红过日子的大少爷。一年拿到手也就最多两三亿,可他之前因给公司整了几个漏子,所以这两年他的分红都在被用来填那个洞,身上是没有多少钱的,不过他也主动承担了两千五百万的债务,宁云城不想被他看不起。因此也鳖足了口气,答应要替心上人拿到两千万。 只是他最近被宁父断了财路,手里可以说十万块都拿不出来,他虽然去英国留学了几年,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但以前宁云城挥霍惯了。手边是没有存款的,毕竟以前的他一伸手就朝宁父要了。哪儿会有少钱的时候?再加上他一个大少爷,也不会工作,就是在自家的公司,也不过是挂个名头好听而已,以前又没真正工作过,如今真要差钱了,思来想去。他也只有回来找宁父要钱了。 宁家虽然有些钱,可宁父一听到他要借两千万。心里就怀疑宁云城拿这钱的目的,因此没有答应,这会儿听宁云城十分激动的样子,宁父想着医生所说的让自己不能动气的话,强忍了心头的愤怒道:“你拿这些钱干什么?你要知道我们家虽然拿得出来两千万,可要拿出来了,也肯定一时间周转不过来的……” “爸你只说给不给我,反正你和妈以后死了,这些钱也是我的,为什么现在不能拿出来给我?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正是急用的时候吗?” 一句话又将宁父气得险些仰倒,额头青筋都不住跳了起来,宁夫人也是脸色难看得很,宁云城还在抓着头发:“我真的是急用,你们这么心狠手辣平时断了我的钱就算了,如今连借个钱都不肯,是不是怕我还不起?是不是要将我逼死才算?你们信不信我马上从楼上跳下去!” 听到这儿,外头的人都指指点点的,宁云欢也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挤开人群进去之后,想也不想拿了保温桶便往宁云城头上砸: “你这个不要脸的,你是不是存心过来要气爸爸的。”上一世时的宁云城就是先找宁父借钱为顾盈惜,后面见宁父不同意之后,才将法子打到了她头上,宁云欢上辈子因为他倒足了霉,最后他一心要跟其他男人共享顾盈惜的举动,又把自己宁家经营了好几代的公司送给顾盈惜,活生生将宁父气死送进医院没有抢救得过来,如今宁云欢听他还在提借钱的事儿,心里一紧,像是想起了前世时的倒霉日子一般,手上力道又更大了几分。 “你疯了吗?”宁云城挨了好几下,这保温桶里面可是实打实的装满了汤,份量不轻,砸在人头脸上实在是疼,他一时不察被宁云欢砸到,再加上人愤怒之下力气特别的大,因此挣扎了好几下,才将宁云欢的手抓住,一把将汤朝地上砸了过去:“你要干什么?” “你才要干什么!”宁父一看女儿的手被宁云城拧住,想到女儿骨头受了伤才刚好,顿时也坐不住了,气得直喘气,忙招呼宁夫人:“快,快让他,放了。” 兴许是太激动了,他一时间竟然有些呼吸都不通顺了起来,倒将宁夫人吓得不轻,忙按了一旁的呼叫铃,这才冷着脸冲儿子道:“还不赶紧将你妹妹放开,看你爸爸气成什么样了。” “早不病,晚不病的,怎么这会儿我一说要借钱就病了?”话里行间竟然是在指宁父装病的意思,顿时宁父脸色先是铁青,接着又涨得通红,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你给我闭嘴!”这会儿宁云欢只恨自己的保温桶质量太好了,否则里头滚烫的汤淋在他头上,将他烫得哇哇叫才好! 众人一时间乱成一团,外头围着的人也开始朝里头指点了起来,宁云城脸色青白交错,看到宁夫人慌张的表情,以及宁父喘息不止的模样,才不由怏怏的道: “不会是真病了吧。” “你给我闭嘴!”宁夫人这会儿忍不住了,朝儿子走过去,狠狠抡起胳膊便一耳光朝他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宁云城这回被抽得脸都朝一边歪了去,宁夫人力道用得极大,就是他脚步都踉跄了几下,背靠着墙壁才站稳了脚跟。 “你爸爸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别叫我妈了,你只管去叫你的顾盈惜为妈吧!”人都说有了媳妇儿忘了娘,现在宁云城还没有真正将顾盈惜娶进门儿来就跟发了疯似的,若是真让他将人娶进门,还不得将宁家闹得天翻地覆? 宁云城看宁父不像是装的,这才慌了神,又听到宁夫人的话,脸色便青一阵白一阵,冷哼了一声似是想要离开,可是这会儿外头几个得到了消息的护士喊了医生赶紧进了病房,宁云城被挤开了,这样多人的情况下自然不好意思再走了。 “都已经说了宁先生不能再生气,怎么又将人给气着了?”一个年纪长些,戴着金丝边眼镜儿,面目有些严肃的中年医生皱着眉头,有些生气的喝斥了两句:“你们是深怕他命太长了,不够折腾的吧?” “谁知道是不是装的,只是不想借钱给我。”宁云城听到这话,心里其实也有些怀疑,不过嘴上却不肯服输,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这话被床上正喘着气的宁父听到,两眼一翻,顿时没能忍住,嘴角边流出一丝口水来,彻底的晕了过去。 那几个医生看到这样的情况,连血压也不敢量了,直接就将软管往自己脖子上一挂:“赶紧送手术室吧。” 宁夫人这会儿既担忧,又害怕,看到一旁的儿子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也不想便一耳光又朝儿子抽了过去:“你爸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到了这个时候,宁云城也有些发慌了,深怕宁父一倒不起,因此被宁夫人打了也不敢出声,只是跟着那推着宁父的手术车出了病房门。幸亏宁父昏倒就是在医院,他脑海里血管暴了一根,抢救得及时,没有耽搁什么功夫,因此手术进行得倒是顺利,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来,但从此肯定要好好养着身体,半点儿不能受气的。 经此一事,宁夫人也对儿子心中生出几分隔阂来,今日他能为了那个还没有进宁家门儿的顾盈惜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将丈夫气得险些命去了半条,来日他就有可能也这样依样画葫芦的对自己。 想着当年对儿子的种种宠爱,半点儿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宁夫人这会儿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等到宁夫出了手术室之后,看到一旁的宁云城松了口气又欲言要止,像是要走的神情,她擦了把眼泪才道:“你要有事,你就先走吧。” “妈,惜儿她现在上班呢,我要是去晚了,她晚上下班会有危险的。”宁云城也不是不担心宁父,只是想到上次顾盈惜在达官贵人会所中被人好像是灌了春药,最后又险些被几个流氓混混占了便宜的情景,心头也担心她再受什么伤害,既然现在宁父都已经没事儿了,他当然是准备去接顾盈惜了,否则他要是没去,说不定又要将心上人的芳心让谢卓尹那混蛋占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今天有小粉票60的加更哦亲亲们~~~~~~~~明天的加更也够了,但双倍小粉票时间还有两天。。。妹纸们,手里有小粉票的不要再调皮的藏了吧。。。。。。

上一篇   第七十章 请罪

下一篇   第七十二章 路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