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请罪 - 重生女配

第七十章 请罪

说完这话,兰陵燕这才冷声唤了管家将秦家人带进来,自己领了宁云欢上楼洗澡去了。 等了大半个小时,可秦老爷子这会儿却半点儿怨言都不敢有,他反倒想着三儿子从苏家打听出来的消息,坐立不安。 华夏建国两百年,但有一支隐没在京中的显赫家族却是从开国时期就在,那个家族地位有多高,光看就连上一任的元首之子都得好好捧着就能看出来,而兰陵燕正是如今林家那位脾气古怪的老头子唯一的外孙。 那位老头子一出来,别说秦老爷子,就是李家的老太爷出去也得恭敬的叫声元帅! 他是华夏太平之后,唯一被封了元帅的老人,如今华夏之中,就没有人不知道他名字的,林家三代曾任过元首之职,他是最后一代,并没有再举自己的儿子为继任,反倒任用了苏家老爷子,在他荣退之后,才被授了元帅的名头,可以说苏家上下,对他感恩不已,是死死站在林家一派的,就从如今苏老爷子退下来之后,仍对林家俯首靠拢就能看得出来。 林家老太爷一句话,可以改变选举的结果,那种名望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而他一生只得一个女儿,他的独女听说嫁给了外国人,许多人不知道他独生女嫁的是谁,可只要是到了像秦老爷子这样的程度,就能打听得出来,他的独生女嫁的正是不比林家底蕴差到哪儿去的外国一个组织。 秦老爷子这会儿开始庆幸起来自己性格还算正直,没有因为孙子就失去理智滥用私权报复人。一开始没有轻举妄动,否则若是惹了那位林老不快,自己秦家仕途也算是到头了。 因此在等了近一个小时时,秦家人不敢有怨言,等到兰陵燕顶着一头尚在滴水的头发,又只穿着浴袍下来时,他们不止没有半点儿不高兴的,反倒心头松了口气,幸亏兰陵燕还肯见他们。 在看到打着绷带的宁云欢时。秦老爷子恨不能将孙子抽死,给秦家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看林家那位据说得林老宠甚至超过了几个正经嫡孙的兰陵燕亲自半扶半抱着下楼时,秦家人心里更是将秦溢骂了个狗血喷头。 “今日的事情,都是秦家不肖子孙的错,幸亏兰先生不跟他一般计较。”在看到人下来时。秦老爷子就连忙站起了身来,他意识到了这不止是秦家一个危机,说不定也是一个转机,以前依秦家的本事,是没有可能与如今已经半隐退的林老认识的,可若是这次他认错得好。说不定还能求来这样一个机会。 管家兰寺忙给兰陵燕端了杯早就榨好新鲜的混合果汁儿出来,他自己抿了一口。才递给旁边的宁云欢之后,这才笑道: “哦?给我认错?我还以为你们是要来给秦溢出气的呢。”他从手张开放在沙发上,一只胳膊虽然没有碰到宁云欢,可却将她环在了自己的气息里。 刚刚众人看到他不忌讳喝果汁儿再递给宁云欢的动作,看出了两人的亲密,自然知道他是有多在意打着绷带的姑娘,秦家众人都个个站着低垂着头。秦老爷子这会儿听他这样说,连忙又认了好几回错。 “好了。我也不跟你们多说了,仇我自己已经报回来了,但我妻子的脸面却没那么容易恢复。”兰陵燕说到这儿,又想着宁云欢之前脸颊微红的模样,伸出手指在她脸上抚了起来。 她皮肤晶莹剔透,被养得气色好,兰家又私人的spa一整套样样不缺,平时又时常保养,这会儿皮子本来就嫩,秦溢力气不小,之前看着是红的,如今洗过澡后,隐隐的看见脸上就已经有些青了起来,他心里一股火气又腾的涌了出来,心里再将秦溢捅了几刀,恨不能将这个人立即踩死在自己面前。 秦老爷子看到他的动作,自然也见到了宁云欢脸上的青乌,心里又将秦溢这个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的孙子骂了个狗血淋头,打人不打脸,他不止下手狠就算了,而且还抽在人脸上,更说要脱了人家衣裳让人在校园里奔跑,他没有老眼昏花,也没有耳背耳鸣,自然听到了兰陵燕刚刚所说的那句妻子,心里暗暗叫苦,只盼兰陵燕不知道后面的事儿就算了,谁料兰陵燕又接着道: “我听说他还有那想法要我妻子失去脸面在校园里踝奔。” “逆子不懂事,不知天高地厚,请您不要和他一般的计较,兰夫人,我知道这次是我们秦家对不住你,若是以后你有什么困难能用得着秦家的,我们一定不会推辞。”秦老爷子这个人虽然有些谋算,可性格还算正直,宁云欢对他也有些好感,见他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然也不再追究。 接下来秦家人交过来一张银行卡说是给宁云欢赔罪压惊的,又坐了好一阵,这才全家回去了。 等到人一走,兰陵燕才微笑着伸出拇指在她脸上抚了抚:“还痛不?”见宁云欢摇头了,这才冷笑道:“让秦家出一亿来给你赔罪,真是便宜他们了!” 没料到他竟然说卡里有一亿,宁云欢吓了一跳,兰陵燕见她这样子,捏了捏她的手:“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的东西可不值这个数而已。踩坏了的东西若是不双倍赔偿,他秦溢敢活着?” 这话实在是太嚣张了,宁云欢抿了抿嘴唇,有些不敢置信自已竟然一下子间就成了亿万富婆,小心翼翼的抚着那张卡,像如同拿了一个宝贝般,表情都显得有些傻了起来。 “可真是好打发!”话虽然是这样说着,但兰陵燕见她这个样子,却依旧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家人虽然来给宁云欢赔了罪,但背地里却都将顾盈惜给恨上了,秦溢的母亲朱素素早将顾盈惜看成了一只眼中钉,肉中刺,在知道她是一个靠卖身挣皮肉钱的女孩儿之后,更是心里慌得厉害,越发不甘心自己原本前途大好的儿子,就为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如今手臂断了不说,以后在军中的前途毁了,只能转而投入进文职中,一想到这些,她心里就窝火无比,虽说朱素素还有两个儿子,可那两个儿子都在军中没什么威信,不如这个大儿子出息。 如今军中的线就这么断了,她哪里肯甘心,要是让她将公公与丈夫经营了一辈子的势力让给别人捡便宜,她便恨不能去死,自然心头恨顾盈惜得滴血,好几回甚至都找了人对付她。 可不知道是不是女主天生就带光环的原因,顾盈惜不止每一回都逃脱了,甚至好像还因此而认识了一个了不得的人救了她一命,倒没将朱素素险些给气死。 宁云欢对于秦家背地里替自己间接除去敌人的行为自然不知,兰陵燕也不希望用这些阴暗面污了她的耳朵,因此她不提自然他就不会主动的去说,倒是让宁云欢难得在家里养了几天伤。 学校里现在她都已经请假了,苏赢就是校长,直接给她放了这个学期全部考过的话,让她就是在家中安心休养也不用出去了。宁云欢自然除了在家里呆着陪儿子之外,其余的时间就用来去医院陪宁父了。 这次进医院,宁父被检查出来不止是血压高,而且脑海里两根血管已经有些脆弱畸形了,若是再动怒,哪天要是血管暴裂开来,恐怕人命都得搭进去。 宁夫人一听这个就被吓坏了,自然要求宁父住院直到检察完为止。对于要不要做手术,宁父倒是有些犹豫,人家已经说好了,这个只要好好盯着,不要动怒,且养着身体就行,照理来说没什么大碍,可若是宁父气着了,血管暴裂,那结果自然是吓人的。 而宁父如果做手术的话,这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尤其是开颅的,多少会留下一些后遗症,说不定他本来现在身体好的,一旦开了头颅,反倒身体会不好了,而且一个不小心,容易弄成身体半边瘫痪。 因此医院看过之后认为这两根血管虽然危险,可不是特别致命的,不用去做手术,只要保守治疗就成,自然宁父还得多住一段时间的院。 宁云欢每天都去医院看他,一直都没有碰到过宁云城,她手上的伤已经养了二十多天,已经不疼了,动起来也还算是灵活。 下午反正没事,兰陵燕知道她要去看老丈人,因此提前带了儿子以及大堆保姆等人先去兰家在国内的公司了。兰家虽然是反面头子,可这些年也有洗白一些生意在,本来华夏建国之后国力就不弱,再加上这边还有保护伞,因此兰家有一部份的资产是投资在了这边,兰陵燕就算是陪妻子回来,也不可能天天闲在家中。 身边没人,管家早就准备好了煲了好几个小时的汤,一路开车送宁云欢到医院时,谁料宁云欢走到病房外,那宁父平日住的房门外已经有好几个住在这层楼的病友围在了外头探头探脑的看了起来。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宁云欢心头一紧,头一个反应就是宁父出事了,她慌忙拧着东西就往宁父的病房外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为小粉票45票加更~~~~明天还60票小粉票的加更,亲亲们。。。双倍小粉票的时间只有几天,如无意外,我应该是只求新书期就行了,亲们有小粉票的投给我吧~~~~

上一篇   第六十九章 身份

下一篇   第七十一章 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