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身份 - 重生女配

第六十九章 身份

被丈夫一骂,秦溢的母亲朱素素也不敢再开口说话了,她虽然也是军人世家出身,可身份地位远不及秦家这样的将军之家,这会儿丈夫开口了,她不敢顶嘴,反倒是转头看着李盼盼,心里一把火腾的就涌了出来,转头指着她就厉声道: “盼盼,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溢儿不是去接你的吗!” 李盼盼头一回看到这个待自己温柔可亲的朱姨变成这么狰狞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朱姨,秦大哥虽然是来接我的,可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是在为我们学校一个女孩子出气呢,我们班上一个叫宁云欢的姑娘跟她起了冲突,秦大哥看不过眼,就将宁云欢给抓住了,拧断了她的手腕骨,又打了她几巴掌,那个打了秦大哥的,好像是宁云欢的男朋友。” 说起这些话时,李盼盼也不添油加醋,她为人一向单纯善良,其实有些看不过眼秦溢下手折断宁云欢的手腕骨,因此才会同情她之下借了电话给她,可没料到宁云欢的男朋友一来将自己的未婚夫打得更重,如今都瘫在了床上…… “什么?”虽说之前苏赢的人送了秦溢回来也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可是一旁的秦老爷子在听到自己的孙子替人好打抱不平竟然将一个姑娘的手腕折断了之后,才被人男朋友打成这个模样,顿时心里一股火气便涌了出来,强忍着心里的愤怒:“那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争执?” 他现在只盼道理站在秦家这边,到时自己的孙子也好有个见义勇为的名头。谁料李盼盼听了他这样一问,老实就道: “是因为那个女同学一边与谢家的公子交往,又跟宁云欢的大哥同时来往,心里不喜欢宁云欢的父母要阻挡她跟宁家长子来往,所以才拦住了她,不准她去探望住院的父亲,两人争执之下,那个女同学将宁云欢的手机跟包包都砸了,宁云欢气不过打了她两下。秦大哥估计是不了解其中的情况,帮她出头时才伤了宁云欢的。” 一听到这个话,秦家人都有些无语了,就连一旁围着的专家们都抽了抽嘴角。 秦大少真是有能耐,怜香惜玉到这份儿上也不将情况问清楚,那姓宁的女孩子要打那个找事儿不要脸的姑娘那是正常的。可是他一上去为了那被打的女孩子出气就折断了人家手骨,还打了人巴掌,难怪对方男朋友不放过他。 “可是爸爸,就算是再有深仇大恨,也不该出手这样的重!”朱素素虽然听明白了李盼盼话中的意思,但一看到病床中焉焉一息的儿子。心里却如同刀割一般,咬着嘴唇有些不服气: “我看我们不能放过那个姓宁的!” “糊涂!”秦老爷子一听到朱素素的话。就瞪了她一眼:“秦溢自己技不如人,能怪得了谁?打人不打脸,他还往人脸上招呼,他不活该挨打?”他其实心里看到十分有前途的孙子变成这个模样心里也难受,可是还有一句话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李盼盼就道: “秦大哥还说若是宁云欢再打那姑娘一次,就要将她衣裳脱了。让她在校园里奔跑……” 众人冷静了半晌之后,秦老爷子看着周围脸上露出诧异之色的医生权威们。顿时心里堵得慌,冷笑道:“他倒真是有出息了。” 以前孙子看着倒不像是个行事这样冲动的人,怎么这回办的事情这样离谱:“那个跟谢家有瓜葛的女人,查一查是不是跟秦溢认识的。”秦老爷子说完这话,才看到一旁呆住的李盼盼,又忙哄她道:“盼盼啊,我相信我的孙子不是那样的人,但秦爷爷还是要查一查,肯定要给你一个交待的。” 李盼盼没出声,她只是善良,又不是傻,哪里听不出秦老爷子话中的意思,抿了抿嘴唇,后头同样被带回来,但却勉强站着的傅媛一听到这儿,气得不行。 她也受伤了,兰陵燕踢了她一脚,可是在秦家里大家却只顾着给秦溢检察,根本没人来理睬她,这会儿她胸口疼得要死,却见秦家那个平日自己想要讨好却连一面都见不着的秦老爷子却只顾着安抚李盼盼,不满之下就气愤道: “盼盼,你当时要是不借电话给宁云欢不就行了?”她捂着胸口,看自己突然说话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了自己身上,这才努力的挺了挺胸:“当时宁云欢挨了打也没什么事啊,不过就是断个骨头而已,你要是当时不借电话给她,她就叫不来那个男人,我们也不用被打了。” 一听这话,朱素素当即脸色就变了:“李盼盼,你怎么吃里扒外啊?” 秦政也有些不满,不过碍于秦老爷子眉头皱着,没出声但表情却看样子像是是赞同朱素素这话的。 “你给我闭嘴!”秦老爷子恨恨的瞪了这个儿媳一眼,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盼盼,你不要听你朱姨的,她就是担忧你秦大哥的伤势而已。”他看到李盼盼脸上露出的受伤之色,这才忙安抚道:“赶紧来人,还不将盼盼小姐带到外头去休息着,累了半天,没个长眼的!把这个姑娘也带出去。”秦老爷子冷冷望了傅媛一眼,直将她看得脸色发白了,这才把头转了开去。 下人忙过来将有些失落伤心的李盼盼与心惊胆颤的傅媛带走了,朱素素这才不满道:“爸爸,你怎么帮着她讲话,明明就是她害的溢儿现在受伤。” “你就闭嘴吧!”秦老爷子冷冷看了她一眼,以前觉得这个儿媳爽利又会看人脸色,虽说家世不如秦家,可寻个身份地位低的儿媳才压得住她,可没料到这个儿媳脑袋如此简单,早知如此,若是替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一听自己说这话,肯定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秦老爷子心下失望,但见朱素素闭了嘴,这才心头舒服了一点,将三个儿子们与朱素素等人都叫了出去,这才轻声道: “人是那个姓宁的姑娘男朋友打的,可是送溢儿回来的却是谁?” 秦政是秦老爷子长子,他是自小被秦老爷子用最多心教的人,一听秦老爷子这话,就犹豫了一下:“难道,爸你怀疑那姓宁的男朋友跟苏家有关?” 他这话一说出口,知道苏赢身世的几人脸色顿时都变了。 “不止是这样而已,恐怕不是苏家的,就是有可能位置还在苏家之上。”秦老爷子说起这话时,心肝儿都在抖。在许多人眼中秦家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人家了,毕竟秦老爷子当初也是开国将军,立下了不少战功,如今三个儿子,大儿子进了军队,一个儿子从商,小儿子则是从政,几乎可以说踩成了稳定的三角,可是对于一些中心的权力来说,他们还不是最顶尖的,不一定能被人看在眼里。 “若真是那样,恐怕我们不罢休就算了,人家恐怕还会要来找我们麻烦。如今这个地位,老大家的,你真当李盼盼是你的未来儿媳就能随意喝斥?她是李老将军的唯一孙女儿,深受李家人宠爱,李老将军声望还在我之上,你要知道,就是我都得哄着她,你今天这一骂,她回去之后若是告了状,我都得上门赔罪!以后你给我老实一些,在没打听清楚那姓宁的姑娘男朋友是谁时,我不准你轻易出手,知道没有?” 都已经被人警告到这个份儿上了,朱素素就是再不甘心,也只得将心口儿的窝囊气与怨气吞下了,只是她鳖屈半生,别人看到她风光无比,可回头在家里两个妯娌身份都比她高,她处处抬不起头来,本以为娶到一个高门贵女的儿媳妇自己就会抬头挺胸,可如今老爷子的意思竟然是让自己这个当婆婆的还要替她弯腰赔罪,她心里顿时受不了了,对李盼盼这个原本还算满意的儿媳妇,心里不由生出几分不满来。 “不止如此,秦固,你给分别准备几样礼品,先是上苏家门打探那人消息,再决定到时要送多大的礼到人家家里!” 秦老爷子这一吩咐,几个儿子都答应了下来。 也正因为如此,兰陵燕才刚领着宁云欢回家时,连澡都没来得及洗,便接收到了秦老爷子亲自领了礼物上门儿来要给他赔罪的消息! “这秦家果然识相,竟然这么快就来了。”兰陵燕冷笑了一声,转头看了宁云欢一眼,拨了拨她垂在胸前的柔软发丝:“气消了没有?要是没消,就让他在外头等着,要是消了,我们先去洗了澡再来看他们送了什么东西过来,值不值得原谅。” 果然这个权势就是一个好东西!宁云欢以前哪里敢想让这些平日高高在天上的大人物来亲自赔罪,若是换了她自己本来宁家的地位,恐怕被打了也只得忍气吞声,这次还借了兰陵燕的光了。她想起李盼盼,虽然对秦溢没什么好感,可看在那姑娘善良的份儿上,她叹了口气:“那算了吧,本来秦家老爷子听说年纪也不小了。”已经退隐的一辈了,最少都六七十岁的人,还亲自上门来,她也不准备再为难下去,兰陵燕也随她,点了点头就道: “随你高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

上一篇   第六十八章 秦家

下一篇   第七十章 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