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秦家 - 重生女配

第六十八章 秦家

听到宁夫人这样劝了,宁父才咳嗽了两声,但脸色还是十分难看:“他回来是要钱的,说是那姓顾的女孩子母亲要动手术,需要五十万,说是回来找我借两百万。” 宁家是有些钱,两百万也不是拿不出来,可是宁父一想到要将这钱给那叫顾娴的女人,心里便充满了不愿。 “你爸爸说给钱让他与那顾盈惜撇清关系,他倒好,不止不答应,反倒把你爸爸气出了病来,自己转头就跑了。”说到儿子这样跟患了失心疯似的,宁夫人不免有些伤心,他们夫妻两人对于儿子一向都是喜欢的,宁父平日虽然骂宁云城的时候多,可他却也是最心疼儿子的,宁云城一旦要钱,宁父哪回没给过?深怕他不够用,只有给多的而没有少的,虽说每回都骂他,可那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罢了,并不是厌恶他,最近几日宁父被顾盈惜给气着了,一直在家休养,本来儿子回去他表面不说心里还是高兴的,但这回宁云城骂得宁父昏厥过去时,一看到父亲倒了地,他慌乱之下竟然转身就跑了,也没给佣人说一声。 幸亏宁云城最近几天都住在外头,宁夫人想儿子了,听到佣人打电话说儿子回来便慌忙往家赶,才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宁父,连忙喊了人送他到医院来,迟了一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唉。”宁父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他摆了摆手。示意宁夫人不要再说这个事情了,才挤出一丝笑容来,冲兰陵燕招了招手: “兰先生今年几岁了,不知在哪儿高就?家里可还有人?欢欢年纪小不懂事,也没把你带回家来看看,让你见笑了。” 上次儿子与顾盈惜交往时宁父没打听清楚顾盈惜的人品家世便任由宁云城领着人住到了家里,这回女儿的事他便吃了一回亏学到了,张嘴问的就是兰陵燕的家世人品。 “我们家也没什么规矩,嫁女儿不是卖女儿。不在意对方家中有多少钱,只是希望人品正直,能好好的对我女儿。”宁夫人也笑着接了一句,说到人品正直时,宁云欢险些没忍住笑出了声来。兰家就是干了好些年不正直的事儿,什么样见不得光的生意都能从兰家找出来。兰陵燕要是是个人品正直的好青年,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 对着世界上最大的黒道头子之一说人品,那不是在讲笑话么。 兰陵燕斯条慢理转头看了宁云欢一眼,见她整个人僵住了,这才朝宁父微微斜弯了头:“本来应该唤一声岳父岳母,不过现在还没有跟欢欢举行婚礼。因此失礼了,请二位见谅。” 这话一说出口。宁父便噎了噎,生平第一次瞪了女儿一眼,只是在看到她有些心虚的模样时,只当她是隐瞒了自己交男朋友的事儿没说而已,哪里还会想到这两人已经结婚了不说,孩子都生了,如今看到女儿手臂绑着的绷带。宁父也不忍再骂她,叹了口气: “就是上次那姓顾的女孩子所说的兰先生吧?听说你排行第九。家中是不是兄弟姐妹不少?”宁父想起上回顾盈惜所说的兰九哥,有些害怕这个青年被顾盈惜抢了去。 自从有了儿子这个脑残的现实案例摆在面前,宁云城被顾盈惜迷得神魂颠倒之后,宁父可不敢再小看顾盈惜的战斗力,对于宁云欢所说的她不要脸的行为心中也深有认同,又见兰陵燕外表出色,气度也佳,心里其实已经满意了几分,可是却不由自主的生出担忧来。 “爸爸你放心,他其实跟顾盈惜根本都不认识的,全是顾盈惜不要脸而已。”宁云欢抢着替兰陵燕说了句好话,深怕宁父问起他兄弟姐妹的事情来。 兰家的兄弟姐妹们不是被他干掉就是废的废,残的残,若是说出来得让宁父吓一大跳。 她这样抢着开口宁父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女儿为其他男人讲话,但她一讲到顾盈惜不要脸,倒是引起了宁夫人与他的共鸣来,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宁家老两口都不是刻薄的人,为人甚至可以说还颇为厚道,如今都这样看顾盈惜,可见顾盈惜干的事儿有多么不要脸。 “那爸爸,宁云城这次没找你要到钱你要怎么办?”宁云欢坐在兰九身边,下意识的拉了他的手,有些担忧的问。 说到这个问题,宁父与宁夫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有些为难了起来。 宁云城虽然浑账,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又不是大路边捡来的,他现在年纪不小了,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听,还能拿他怎么办? “唉,真是冤孽啊。”宁夫人叹息了一声,愁得直揪头发。 “要按我说,爸爸你应该断了他的各种卡与零花钱。”宁云欢早看宁云城不顺眼了,想到前世的事情,这会儿心底冷笑了两声,在宁父面前给他上眼药:“不然,他拿了钱还不是全孝敬顾盈惜去了,我看顾家人都不是感恩的性子,那钱丢水里还能听见一声响动呢,丢给他们真是比养了狗还不如。” 因为一个顾盈惜,她对顾家人半点儿好感也没有。宁父神色一动,宁夫人则有些犹豫:“可你大哥到底是个男人,身边要是没有点儿钱傍身,那恐怕不大好吧?” 早猜到宁夫人会这么说,如今听她一讲,宁云欢就自信道:“宁云城肯定不会习惯没钱的生活的,妈妈,到时他没钱了,不正好会回到你们身边,与顾盈惜分开么?” 这句话彻底的将宁夫人打动了,让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她现在就怕儿子被那姓顾的女孩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如今能有法子将两人分开,也顾不得儿子会不会吃苦了,当务之急是要让宁云城清醒过来。两夫妻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色,宁云欢就知道自己说的话让他们听进耳朵里了。其实她有把握宁云城根本不会因为钱而放弃顾盈惜,毕竟前世时为了那个女人连父母妹妹都抛下了,这一世他应该不大可能会那么快放弃才是,再加上以宁云城的性格,宁父断了他的财路他心里应该会更恨才是。 不怕他不恨,就怕他冷静下来拿他没办法,他只要恨宁父了,天长日久的闹下去,就是铁打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消磨,时间久了宁父宁夫人总会对他失望的,到时可是她放开手脚收拾宁云城的时候! 解决了宁云城的事情,宁父脸色都好看了不少,才有了心思和兰陵燕说起话来。不说话还好,宁父一和兰陵燕聊起来,便发现这个年轻实在不像他以前看到过的年轻人那样浮夸,他身上有一种难得的气势在,也不像是普通人家,虽说上京里好像没有听说哪一户权贵人家是姓兰的,可这兰陵燕满身的气度可不是假装就能装得出来的。 宁父自认自己有一双惠眼在,与兰陵燕越说话,就越不敢小瞧他。在这两人呆了一个多小时后,宁父已经开口闭口的叫起他陵燕来,态度亲近不说,而且还好似对他极为满意的样子,只差没有直接喊他一句好女婿而已,在看到兰陵燕目光总若有若无的落在宁云欢身上后,宁父是彻底的放下了心头的那颗心,让宁夫人将两人送出病房后,等宁夫人倒水回来给他喝时,他只是满脸笑意的说了一句: “这个女婿,可真不一般。”宁夫人好奇问他时,他却再怎么样也不肯说了。 兰陵燕与宁云欢在回家时,另一边李盼盼守着已经双手软绵绵的搭在身上的秦溢哭得如同一个泪人儿般,这会傅媛因为李盼盼善良的关系也被抬到了秦家来,秦家专门请了专为军人服务而不对外做事的军医过来,只差没有直接将医院搬回家而已,这会儿一群国内享有名气的专家围在秦溢面前,个个都面有难色: “秦老将军,秦少将是被人用巨力所伤,右手还好,只要将骨头连接,做完手术应该还没什么大碍,可若是左手的话,就是开刀清理出了碎骨,恐怕以后也不能再使大力了。” 这会儿秦溢耳鼻溢出血来,就是有他的母亲这会儿正满脸眼泪的拿了温热的帕子替他擦脸与耳朵,这会儿他耳鼻中的鲜血也不停的涌出来,听到这话,顿时便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是哪个伤了我们溢儿的,我要他的命来还!” “好了,事到如今,还不是你的好儿子惹出来的!”一说到这个话,一旁秦溢的父亲秦政便气不打一处来:“人是苏家的亲自让人送回来的,说他出息了,如今为个不认识的女人出头,活该被人打成这样!”秦政这会儿其实看到儿子躺在床上焉焉一息的模样心头也堵着,这可是他寄以厚望,以后要在军中接他班的儿子,若是手臂不能用力的,以后岂不是成了废人?他一想到这些,心里头一股火气便腾的涌了出来,恨不能当下将秦溢连人带床给踹得远远儿的,眼不见心不烦才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妹纸们,今天还是三更~~~

上一篇   第六十七章 介绍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 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