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介绍 - 重生女配

第六十七章 介绍

“你欠我五千五百万,不要想赖账!”宁云欢冲顾盈惜强调了一句,这才站起身来。 顾盈惜这才有些慌了,连忙就道:“什么五千五百万,我不明白……” “手机,还有包包。”宁云欢指了指地上的东西,这才冷笑:“你不会想赖帐吧。” “我不是那样的人!”顾盈惜慌忙摇头,眼泪流出脸颊,被她摇头的动作又撞碎飞溅开来:“可是,可是凭什么,凭什么要这么多钱……” “你有意见?”兰陵燕不想和顾盈惜说话,可看她唧唧歪歪的样子,宁云欢好像又有要她赔钱的意思,因此勉强忍着心里想捅她两刀的情绪,扬了扬眉头。 一看到他顾盈惜整个人脑子都糊了,慌忙摇了摇头,苏赢一看这样子,忙让人取了纸笔印泥过来,递给顾盈惜先把字给签了,又将手印盖了上去,这才把纸交给了宁云欢,意思是让她自己随便写。 做完了这些,兰陵燕拉了宁云欢就要走:“兰晃和兰路送秦家那个废物回去,顺便告诉姓秦的老头儿,养了狗若是不将绳子拴好了,防着哪天被人打来吃。” 苏赢听得直砸舌:“好歹也是当初李家的副手,那李家可是一直对你外公十分尊敬的,多少也该给点脸面吧。” 兰陵燕看也没看他一眼,拉了宁云欢就要走。 周围的同学不由自主的给他让出一条通道来,许多男同学嘴里轻声说着:“太牛了……”打了秦家的太子爷。反倒还要送人回去污辱人家,这样的举动倒让许多男同学对兰陵燕生出崇拜之感来,而许多女同学则是嫉妒起宁云欢来。 李盼盼捂着嘴,看到树下瘫成一团如面泥般的秦溢,有些惊慌道:“等一下……” 看在她刚刚借手机给自己的份儿上,宁云欢想着前世的事情以及自己刚刚看到的情况,忍不住提醒了这个单纯的姑娘一句:“李盼盼,你自己还是小心一些所谓的闺蜜吧,我好像看到傅媛跟你的未婚夫背地里见过面的。” 其实她并没有亲眼看到这样的情况。但这会儿宁云欢看傅媛刚刚跟秦溢眉来眼去的样子,猜出他们就是现在没有奸情,也绝对是最后会勾搭上的,况且秦溢就是现在没和傅媛有一腿,他迟早也会和顾盈惜走到一起的,从顾盈惜就是换了一个男人最后仍是和宁云城搅到一块儿就能看得出来。该发生的事,迟早仍会发生的。 宁云欢对于李家这个单纯的姑娘心里还是有些好感的,因此提点了她一句,见她脸色有些呆滞的模样,这才转身跟着兰陵燕走了。 兰陵燕将人拉到车上时,刚上车跟着一路回来的两个大汉这才从前头递了膏药过来。兰陵燕拧开盖子沾了些替她抹在有些发红的脸上了,这才看她扶着手的样子。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表情有些严厉: “忍着些!”说完这话,兰陵燕一手扶起她软绵绵垂下的手掌,只用力一往上抬,宁云欢只觉得骨头一阵轻响,一股剧烈的疼痛袭过来,一下子便满头大汗的倒在兰陵燕怀里。咬着嘴唇闷哼了一声。 “秦家。”兰陵燕一手在她手腕上轻轻抚着,一边满脸阴寒的说了句秦家。这才闭着眼睛低头将下巴搁在了她脑袋上,不说话了。 打电话问明了跟在宁家身边的人宁父所在的医院之后,车子便朝那方向直接行驶了过去。 因刚刚在学校里闹的那一阵,到了医院时都已经是三个多小时以后了,宁云欢本来是想先去看父亲的,但兰陵燕哪里会同意她去,直接领着她要先去把骨头架好再说。虽然她的手腕骨头刚刚已经被他移好了位,可是仍是伤了的,多少还要上段时间的板子固定才是,以免得以后留下什么根儿来。 他态度坚持,宁云欢也只得无奈应了。这回替她看骨科的,竟然还是上次那个替她把脉的唐老,宁云欢想着之前兰陵燕在车上打了几个电话出去的态度,自然便不觉得惊奇了。 “伤口这两天还是不要伤到,也要固定着,免得以后手会容易脱臼。”唐老拿了夹板亲自将她手包好了,因天气热,也没多捆几层,只是固定好之后拿了绷带给她吊在胸前,这才满意的剪了纱布:“好了。” 兰陵燕点了点头,冲身后吩咐:“你们留下来记下有什么忌讳,唐老再给我开几张膳食方子。” 那唐老自然应了,笑道:“那是当然,你们上次出国,这会儿应该是生了孩子吧?上次月份小了,也把不出来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你外公那边可保守了秘密,怎么也不肯说呢。” 兰陵燕只是嘴角微微扬了扬,露出一个浅淡的笑纹来,没有出声,唐老也拿他没办法,笑着摇了摇头,也不问了,倒是宁云欢脸色通红,感觉有些抬不起头来。 收拾完这一切,几人这才直接朝宁父所在的病房走去。 这栋医院是帝都市中最大的医院,宁父的病房是在最靠近大门服务厅旁边的大楼,电梯上了十七楼出来转个角就到了,这会儿宁父自己住的是单人间,宁夫人正好像弯着腰收拾着东西,床上躺了个人,侧着脸面对外面的窗,在门外就看不到他的面容。 “爸爸。”宁云欢敲了敲门,屋里两个人才同时转过头来,宁夫人见到女儿过来时,忙将手里的东西给扔过来了冲她招手进去,宁云欢一只手倒有些不大方便拧那门把手,兰陵燕伸手过来替她拧了,一副要陪她一起进去的意思,宁云欢想到刚刚人家才帮了自己,这会儿过河拆桥好像快了些,再加上兰九性格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可不是她一拒绝就能行的,因此无奈之下也只得默认了他替自己开门的意思。 宁父在见到宁云欢身旁的男人时,脸上露出吃惊之色来,就连宁夫人都有些呆滞,这才忙起身走到门边了,干笑道: “欢欢,这是……” 深怕兰陵燕等下自我介绍将两人的关系给倒了出来,宁云欢忙道:“爸爸,妈妈,这是我男朋友,兰陵燕。” 感觉到兰陵燕的目光低头落在自己头顶上,宁云欢浑身一紧,央求似的仰脸看了他一眼,见兰陵燕没有开口了,这才松了口气。 “男朋友?”宁夫人有些吃惊的看了女儿一眼,她没料到在她眼中乖巧听话的女儿也有交了男朋友的一天,宁父一下子就想起了上回顾盈惜所说的兰九哥,脸色有些难看:“你手怎么了?” 刚刚宁云欢领着男朋友进来,宁夫人只顾着惊讶了,倒忘了问她的手,这会儿听到宁父一开口,这才忙上前,看她手绑着夹板,也不敢去摸,只是有些担忧道: “是啊,你手怎么了?” “没事,只是摔了一跤,刚刚已经看过了。对了爸爸,你这次怎么会到医院里来?”宁云欢没有再提手的事儿,就怕知道自己被人打了宁父会给气死,见他没问兰陵燕,反倒问了自己的手,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心中不由一暖,这才朝宁父走了过去,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还不是你大哥。”宁夫人说到这儿,便气不打一处来,只是看到一旁的兰陵燕时,勉强忍下了到嘴边的怒骂,一边笑道:“兰先生请坐,让你见笑了。” 宁夫人虽然对于女儿私自交了男朋友有些意外,但也并没有多生气到哪儿去,她跟宁父都不是那种迂腐的人家,心里虽然也希望宁云欢嫁得好一些,可主要还是看她自己的态度,若是她喜欢,就算是对方差一些也没什么,毕竟宁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可好歹还是有些钱的,就是分给儿女各一半,也足够他们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了。 因此这会儿宁夫人脸色倒还好,态度也客气,但语气也没有亲近到哪儿去就是了。兰陵燕表情都没变,反正现在宁云欢是他的人,结婚证都已经拿了,孩子也生了,跑是肯定跑不了的,丈母娘调查里也不是那等尖酸刻薄的人,就是要让他们接受也不是什么难事。 “宁云城?他怎么了?”宁云欢这会儿顾不得去担忧将兰陵燕领到父母面前来的事情了,反倒听见了宁云城的名字,有些吃惊:“我刚刚出校门时还遇到了顾盈惜,就是她拦了我一阵,不然我早就到了。” 为了怕宁父与宁夫人两人又被宁云城哄得接受了顾盈惜,宁云欢这会儿自然将顾盈惜再告了一状,果然宁父听得脸色都变了,他这样严肃庄重的人,轻易不会对人失礼的,可这会儿听到顾盈惜的名字,头一回脸上露出厌恶之色来:“是不是她推你了?宁云城这个畜牲,什么样的人不好找,偏偏要找她!” “好了好了,你刚刚血压才稳定下来,别等下又气着了。”宁夫人看丈夫面红耳赤的样子,连忙劝了两句:“有什么话慢慢不好说,若是气出病来,我们可怎么办才好?” 宁家现在就是宁父撑着,若他一倒,一大家子人都得跟着遭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为小粉票30票加更~~如果大家今天就想看45张小粉票加更的话,在留言区留言哦,这个星期没有精华了,下个星期再加~

上一篇   第六十七章 赔钱

下一篇   第六十八章 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