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赔钱 - 重生女配

第六十七章 赔钱

“这是怎么回事?”苏赢自然看得出来兰陵燕心头的不爽快,不由苦笑着问了一句。 苏赢在帝都大学中声望极高,许多学生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苏校长,可还是头一次看到他面对来人时没有因为对方冷淡的态度而就不快的离去,反倒隐隐有些讨好的样子。 “我媳妇,被他给打了!”一说到这话,兰陵燕心里火气又一下子腾的就涌了出来,转回头冲着已经瘫在地上的秦溢又是一阵狂踢,直踢得秦溢险些口吐血沫儿昏倒过去了,才勉强忍下了心头的怒火。 他殴打秦家长子的事儿没有让苏赢感到诧异,反倒是他说宁云欢是他媳妇儿时,让苏赢大吃了一惊。 “什么,你媳妇儿?你家老太爷知道吗?”他这会儿脸色阴晴不定的,半晌之后才冷静下来,冲宁云欢露出一个笑容来:“同学,今天你可是受到了惊吓,往后校园里一定会禁止此类打斗事件,同学们也把刚刚拍到的删了吧。” 苏赢一开口,宁云欢自然点了点头。这个苏校长在学生间名声极好,可以说是个公允公正的人,但因为他的身份高贵,前世时的宁云欢可没有跟这个校长有过什么交集,也没有这样跟他近距离的说过什么话,这会儿因为兰陵燕的关系,他不止是主动卖好,更是态度有些殷切。 宁云欢想了想,接着道:“我爸爸病了,接到我妈妈电话时我准备出校门。这个学姐就将我拦住了,死活不肯让我去探望我病中的父亲,并将我压倒在地上,而且踩坏了我的手机不说,还将我的包包也踩烂了,我当时气愤了拿书拍了她几下,可是那位什么秦先生却不分青红皂白的过来就对我动手动脚了。” 兰陵燕在一旁听着宁云欢说的经过,心里火气又更涌了上来,转头再次要朝秦溢走。刚刚他手段狠辣,而且专挑人痛的地方打,这辈子秦溢身为天之骄子,还从没吃过这样大的亏,这会儿看他过来,又见他脸上的杀气。整个人都害怕了,又听到宁云欢所说的,知道自己是误会了人家,只是他没有料到刚刚那个看似可怜兮兮的顾盈惜竟然不准人家去探望病中的父亲不说,而且将人东西踩坏,难怪宁云欢要揍她。 “哦?”苏赢看到周围同学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顿时眼珠一转,有心要卖兰陵燕一个好。他看得出来兰陵燕对这个小姑娘态度有些不一样,兰陵燕平日根本不好接近,如今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他自然要趁机跟兰陵燕搭上关系。 “那这个同学为什么要拦住你呢?” 宁云欢冷笑了两声,看着脸色有些闪烁不定的顾盈惜,大声就道:“应该是她跟谢公子交往了两年,舍不得旧爱。又勾搭上了我大哥这个新欢,我爸爸不同意我哥哥跟她这样的人交往。因此她故意想气死我爸,不准我去看他吧。” 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顿时哗然! 顾盈惜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脚踩两条船,这是何等饥渴,何等不要脸且又强大的心理素质? 就是现代社会再开放,也容忍不了她这样的人存在,许多人一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得要死,个个都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话中无非就是说顾盈惜不要脸皮,看不出来身体这样浪荡。 顾盈惜的脸色一下子白得如同纸片一般,再无一丝血色,在众目睽睽之下宁云欢将她的事情揭露了出来,有一种让她好像脱光了衣裳在学校里裸奔的感觉,她羞辱得恨不能立即找条地缝钻下去,嘴唇哆嗦着,眼泪无声的流,却说不出话来。 苏赢满意的看了顾盈惜一眼,又见到兰陵燕皱起的眉头却没说话,知道自己故意配合宁云欢的动作他是默许了,心里才欢快的笑了起来。 “刚刚那个姓秦的可是说了,我要再敢欺负她,可要对付我的。”宁云欢冷笑着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脸色惨白的秦溢一眼,冲兰陵燕招了招手,见他过来之后附在他耳朵边轻声说了几句。 见到宁云欢对兰陵燕的态度,苏赢险些没有惊掉了下巴,他怎么不知道林家那个出了名狠辣的外孙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听话的一天,招手就来了,若给林家那老爷子知道,这会儿恐怕要吐血三升死不瞑目了。 在见到兰陵燕准备朝秦溢走过去时,苏赢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连忙便道:“你,你要干什么?” 看在他刚刚帮了宁云欢一把的份上,兰陵燕头也没回:“替他脱衣裳。他既然这么喜欢踝奔,我让他奔个够,不到明天早上,谁也别想放他离开!” 他一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是会做到的。 可在自己的校园里让个男人踝奔,苏赢脸都黑了,深怕兰陵燕真的要这样做,慌忙就道:“哎,别,别呀,打一顿就算了,可是这学校里不穿衣裳还是影响不好的。” 秦溢也被吓得脸色惨白,若是他堂堂秦家太子党,竟然被人脱了衣裳在学校里跑,以后哪里还有面目出去见人?他一想到这儿,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了,慌忙朝后头挪了几步,喉咙有些干涩:“我之前并不知道前因后果,如今我已经知道,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回,以后必定会报答您!” 兰陵燕手下供他驱使的人多得是,不需要秦溢这么一个废物,苏赢是知道他性格的,连忙跟着出声道:“是啊,你就当给世叔一个脸面。”不知道自己的校园里怎么来了这么一个煞星,若是真闹出秦溢在学校里踝奔的事,他这帝都大学可以成为全华夏人的笑柄了,回头还不得被自己父亲打死! “也行,给你一个脸面。”兰陵燕出乎意料之外的点了点头,冲苏赢道:“看在刚刚的事情上,这次就算了,但下次可不要再被我碰见,否则这事情还没有这么快完结。”如今风水轮流转,刚刚秦溢还满脸自得的放狠话,没料到如今自己就成了被别人威胁的人,他心里的鳖屈自然可想而知,但此时人在屋檐下,为了避免这会儿再跟兰陵燕起冲突,他自然不敢再应声。 这小子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他还没有打听出来兰陵燕的底细,现在不敢贸然动手,等他打听出了兰陵燕的身份,到时,今日的仇恨,来日定要千百倍的还回来! 想到这儿,秦溢阴狠的看了不远处的宁云欢一眼。 苏赢没料到自己好不容易让兰陵燕心甘情愿欠他一个人情,这么快就将人情赔了出去,这会儿看秦溢有些不大顺眼,没好气的就道:“给你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如今又不是学校的人,以后没事儿,少过来了!” 这就是说以后帝都大学对秦家不再开门的意思,秦溢不知道苏校长怎么就跟兰陵燕站到了一个方向去,脸色顿时煞白,他知道若是这样一回去,自己铁定得被家人怪罪,苏赢这句话不止是代表了帝都大学,同时还代表了苏家的意思,一时间秦溢面若死灰,同时将坐倒在地上一脸茫然的顾盈惜也给恨上了! 没有再理睬秦家这个废物,兰陵燕的手指还不住在宁云欢脸颊上轻抚着:“去医院,看手,顺便看你爸爸。”他知道宁云欢肯定是会担忧宁父的,若是不知道宁父的情况,她肯定不会回去请家庭医生,因此兰陵燕只得提了这么一个建议出来,宁云欢自然点头,想了想还是蹲下身来冲顾盈惜道: “你踩坏了我的手机,那个是多少钱呢?”她歪仰着头问了兰陵燕一句,小模样虽然有些狼狈,但看在兰陵燕眼里却怎么看怎么喜欢:“无价,若是勉强估价,五千万。” 手机是宁云欢手上最贵重的东西,那可是兰陵燕实验室中弄出来的,其实并不是坏了,只是因为重力摔在地上而引起自我保护与报告他而已,所以在手机关了机时,他才会来得这样快。 但兰陵燕看出了这会儿宁云欢要威胁顾盈惜,自然乐得配合她,因此报了一个数字,也没去看顾盈惜丢魂落魄的样子,只将目光落在宁云欢蹲成小小一团的身子上面。 “再加包包。这是限量版的,你看清楚,算你五百万。”这是特殊定制的真正的鳄鱼皮的包,世界上淡粉的颜色只有她这一款,是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现在被顾盈惜毁了,宁云欢自然气得要死:“当着同学们的面,你给我记住,你欠了我一共五千五百万。”说完这话,宁云欢站起来要走,顾盈惜不知道怎么的,跟傻了一般,像失去了灵魂似的,自己说半天,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说久了她都觉得浪费自己表情。 “你为什么要说她是你的媳妇儿?为什么,难道,难道你知道我的心吗?上次你那样对我,我都并不怪你的……”语调颤抖了几下,顾盈惜幽幽的开口,宁云欢就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是白说了,她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说不定在兰陵燕刚刚说了自己是他媳妇儿之后,顾盈惜心里便一直处于雷鸣闪电状态,没有回过神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 亲们。。。打个商量,今天先更三章,明天再补更小粉票45票的行不。。。嘤嘤,如果大家愿意的话。。我会连着因第一天上架时出事给大家赔罪的答应加更的话,一直延续到十号都以两更保底的。。。

上一篇   第六十六章 废了

下一篇   第六十七章 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