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废了 - 重生女配

第六十六章 废了

兰陵燕好不容易看到小姑娘投怀送抱一回,可没料到还没让他暗爽够,就有不识相的在一旁打扰。他将宁云欢放开了,让她站着等等自己,又让那几个跟在他身边的大汉将宁云欢给守住了,这才解起衬衣袖口处的扣子来。 “主子。”一个穿了迷彩服的大汉一见他解扣子的举动,就知道他要自己上场了,忙都喊了一声。 有他们在时,兰陵燕一向不太亲自动手,除非他兴致来时,现在他要亲自给宁云欢出气,这会儿几个大汉哪里有不明白他意思的,喊了一句之后,便几人将宁云欢包在中间守住了。 在看到兰陵燕出现时,傅媛脸颊便红了起来,她一眼就认出了兰陵燕,之前她曾找宁云欢打探过兰陵燕的身份,好像她也说不出什么来,傅媛多来几回,只猜着兰陵燕是不是个普通人家出身的,因此也就没再将他放在心上。 最近她新认识了秦溢,秦家家世不凡,而且关键是秦溢还长得十分阳刚,若是她能借机认识上,从而与他关系好一些,说不定能给傅家带来好处,让父母对自己再更看中一些,有了这样的心思,她自然就更对兰陵燕的心思淡了。 虽说仍还时常想起这个面庞清俊淡雅的帅哥,可一想到他有可能是没钱没势,哪点儿都比不过秦溢的,这点儿心思也都淡了。 可她虽然对兰陵燕没了以前的心思,但这会儿看到帅哥仍是赏心悦目的。因此眼中露出的迷恋之色,越发让秦溢觉得心里不爽,连带着看傅媛神色都有些不善了起来。 “兰哥哥……”已经在一旁哭了许久,泪眼迷蒙的顾盈惜在看到兰陵燕出现时,便已经哽咽了:“你是来救我的么……” 刚刚她还对救了自己的秦溢颇有些惊艳的意思,可是这会儿兰陵燕一出现,她的目光就再也无法移走了,一旦男神出现,周围男人自然就衬成了渣。哪怕刚刚威风八面的秦溢,这会儿也再激不起她半点儿兴趣,一双眼睛只绞在兰陵燕身上看。 一听到顾盈惜喊自己,兰陵燕这才看到了她,想也知道宁云欢和她同时出现,两人都一块儿坐在地上。刚刚发生了什么肯定是与这姓顾的女人脱不了关系,他开始后悔起来之前没一举将这姓顾的整死了,从而让她活蹦乱跳到现在,以致伤到了自己的人。 “将她也看好了,等下再说。”为了怕顾盈惜趁乱逃跑,兰陵燕指着她吩咐了一句。 几个大汉点头应了。顾盈惜却以为他是希望自己留在他身边陪着,因此脸庞露出醉人的红晕来。眼神迷蒙,痴痴的就道:“我怎么会走呢?只要你在哪儿,你让我在哪儿,我便会在哪儿的。” 兰陵燕没有理睬她神叨叨的语气,挽了袖子便朝秦溢走了过去。 “等下打烂了你那张脸,可不要怪我!”秦溢一看到他走过来,脸色便阴了下去。冷笑了两声:“我出手可是不会留情,你要自找苦吃。我就成全你!” 懒得跟这样的人争口舌之利,兰陵燕直接一腿便朝他踹了过去。秦溢阴笑了两声,伸出右边胳膊便要挡,他这双手力道练得极大,那可是在军中十几年的成果,这样一挡之下许多人踹过来时不止伤不到他,反倒会被他胳膊上的力道给震伤。 他没料到兰陵燕只是个绣花枕头,外表看着人模狗样,出手一看就知道是个外行。 秦溢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来,刚想开口说上两句,突然间兰陵燕眼神里透过阴寒的杀意,一脚重重的踹在他手肘上,秦溢脸上的嘲笑之色还没有褪下去,突然间一阵骨头脆裂开来的响声传来,‘咔嚓’一声轻响,他只感觉到右手肘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脸色顿时惨白。 兰陵燕一脚将他胳膊踢得到,他对自己的力道有数,这下子秦溢的手肘肯定是会骨头裂开,他借着脚踢在秦溢手肘上的力道,另一只脚则是也飞了起来,一个转身之后,又着实的踢到了秦溢头上!秦溢只听到一阵风声响起,接着耳朵旁一只脚便踹了过来,耳朵嗡嗡的声音响起,他脑袋一阵头晕脑袋,整个人连着‘噔噔’的后退了七八步,这才身子转了两圈,一个不稳坐到了地上,口腔里一股铁锈气息涌了出来,耳朵中好像也有一股热流跟着流了出来。 “刚刚是用哪只手动的她?”兰陵燕这会儿稳稳的落地,又朝离自己四五米开外的秦溢走了过去,双手插兜,刚刚他踢秦溢那两脚,连他头发都没乱,脸上还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谁能想得到他刚刚竟然会下了那样狠辣的手。 “说不出话来吗?”他轻轻笑了笑,在秦溢身边停了下来,见他只喘粗气的样子,一只脚将他捂着脑袋的左手踢着搭在自己脚背上,兰陵燕轻飘飘的跳了起来,另一只脚狠狠的踩在了他手肘上。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原本就脸色惨白的秦溢闷哼了一声,额头沁出黄豆大小的冷汗来。 “好玩吗?”兰陵燕踢了他两脚,看他抿着嘴唇忍着疼痛的样子,又回头看了宁云欢一眼,心里的杀意不止没有消减几分,反倒眼神更冷,又踢了他一脚,直将秦溢踢得翻了几个滚之后,才一脚踩在了他身上。 “住,住手。”刚刚惊呆住的李盼盼这下子才回过了神来,傅媛一看到她的动作,便死死将她给拉住了,心里恨不能得将这蠢女人抽死。 兰陵燕也正好因为李盼盼的喊声,将头别了过来。他脸庞压得极低,看上去脸如刀削一般,一双眉毛因他低头侧脸的举动,似是压在了凌厉的丹凤眼上,更显出几分萧杀来。 “找到了,你的女人。”既然秦溢敢动他的人,他自然也该有来有往才是,兰陵燕也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规矩,除了自己的人他不打之外,其余女人在他眼里可没有什么分别。 “等下。”宁云欢看他眼神就知道李盼盼要糟,想到李盼盼刚刚借电话给自己的举动,宁云欢想了想,这才抿了抿嘴唇:“她才是。” 宁云欢是伸手指着傅媛的,刚刚傅媛不借电话给自己就算了,竟然还不准李盼盼借给自己,这个人实在是太恶心了,这会儿自然该她倒霉。 “欢欢我们可是朋友啊。”傅媛一见宁云欢的动作,心里一股想吐血的冲动涌了上来,兰陵燕已经走到离她不远处,若是以前的她自然巴不得离这帅哥近一些,可现在看到就连一向能打会摔的秦溢三两下被他打得倒地呻吟,她更不可能是兰陵燕对手。 这会儿傅媛心里已经有些害怕了起来,但兰陵燕可不会因为她害怕而就对她松快几分,一脚便踹到她胸口上,直将傅媛踹得飞了起来,整个人轻飘飘的往后摔出五六米远,趴在地上时,才觉得胸口间像是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般,排山倒海的疼痛涌了上来。 “你,你不要得意。”秦溢好不容易浑身哆嗦着坐了起来,他没料到自己也有输的一天,在军中他资质很好,而且如今不凭家里的势力自己也能走到这样一个地步,他从小在军队里混到这样大,可是足足十几年,可他却没打过兰陵燕,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兰陵燕看也没看他一眼,刚刚他对秦溢是下了死手的,这辈子秦溢也不要再想用那双手扛起东西来,敢动他的人,如今给他一条命留着,只是让他活得更痛苦而已! 他斯条慢理的扣着袖扣间,校警已经得到了这边的消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这边赶了过来。 为首的正是帝都大学的校长,以及在华夏某个学术会中担任会长一职,德高望重的苏赢就走在最前头。 这个苏赢也是出自帝都旺族的苏家,不止是自己本身才华出众而已,他的父亲更是华夏上一届的国家元首,也正因为他有这样的身份,因此才能以如今四十多不足五十岁的年纪担任帝都大学的校长,压住校中各色少爷公主们。 “什么时候回来的?”苏赢在看到兰陵燕时,眼睛一亮,看也没有看周围乱七八糟的情况,直接就朝兰陵燕走了过来:“前些日子世叔还在跟我念叨,若是知道你回来而没去看他,恐怕要大发雷霆了。” “刚回来两日。”兰陵燕脸色有些冷淡,既不热情也不巴结,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他好像就没看到一般,伸手就朝宁云欢拉了过去。 这会儿趴在地上的傅媛在看到苏校长过来时早就已经惊呆了,在华夏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苏校长出身的,现在看他对兰陵燕这个态度,就连坐在地上靠着树杆的秦溢脸色都发白,傅媛更是眼神惊疑不定,若是兰陵燕真是个什么有身份来历的,那自己以前放弃了他,岂不是天大的失误?更可恨的是,好像宁云欢竟然将他巴结上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谢谢大家的小粉票,今天最少三更~~~~

上一篇   第六十五章 想死

下一篇   第六十七章 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