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撞上 - 重生女配

第六十三章 撞上

谢卓尹自然不可能看着他挨揍,毕竟若是宁云城倒下了,就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是不会打得过这些人的!谢卓尹心头恨得滴血,若是他还是当日的谢家大公子,哪里有人敢这样对他,他早就要让这些人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他心里恨恨的想着,却也赶紧加入了战团。 两个人被揍得惨兮兮的,但凭着要救心上人的意志,最终他们还是蹒跚着将顾盈惜给从人群中带了出来。这会儿的顾盈惜已经浑身都快光溜溜的了,一旦谢卓尹两人抱住她,她心里早就忍不住了,这会儿便抱了上去。 “惜儿,你没事吧?”宁云城正在担忧的问着心上人时,顾盈惜的嘴唇凑了过来,虽说她小嘴儿中还有其他男人的味道,但宁云城却恨得咬牙,只想用自己的味道将她口中的其他男人味儿给洗清,凑过去亲了好一阵之后,两人喘息声都变了。 “先别在这边,等下有人过来。”谢卓尹倒是吞了口口水,看到两人的亲昵情况,心下有些酸涩,但仍是理智的讲了一句。 可他的理智在顾盈惜伸手捂住他下腹处时,理智也跟着飞了,干脆也俯下身去,在心上人身上亲吻了起来。 刚刚顾盈惜在这边才差点儿被强了,如今那群人虽然跑了,可他们又没说不回来,这三人竟然就找了个暗黑处滚做了一团。 不止是宁云欢有些无语,那刚刚还替顾盈惜说话的兰彪表情像吃了只苍蝇一般。恶心得想吐。 正在那三个人打得火热的时候,突然之间音箱里传出顾盈惜的尖叫:“啊,我肚子好痛!” 兰陵燕嘴角边露出恶劣的笑容来,抚了抚宁云欢的头发:“发作了。” 他这话的意思当时宁云欢还没明白,只以为他说的是春药,可后来她才知道兰陵燕指的是什么!他给顾盈惜下的,并不止是那种能让女人失去理智的药而已,还有泄药! 顾盈惜在宁云城与谢卓尹两人吃惊的尖叫声中,忍不住拉了两人一身都是。 这一整晚在顾盈惜被心里的火热烧得险些没发疯时。刚刚箭在弦上,她肚子便是一阵绞烈的疼痛,忍着吧后面受不了,不忍吧,前面又受不了,这种感觉简直是让人生不如死。她好几次想拿小刀将自己手腕割了,但两个男人在身旁,哪里容许她伤害自己。 “盈儿,我求求你忍忍!”谢卓尹声音哀伤得简直像是要滴出血来,他跟宁云城两人刚刚还被淋了一身的哔……,好不容易忍着那种恶心感回了家中洗净了。现在想到那种感觉,依旧难受得想死!他有些洁僻。生平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实在是让他不堪回首,好在令谢卓尹安慰的是,这种情况不止是他一个人遭受到。 “我不,我要死,尹哥,你不要拦我。”顾盈惜哭得雨带梨花,半晌之后突然间尖声叫道:“肯定是宁云欢。是她害我的!” 正说话间,浴室里宁云城擦着头发出来。一听到宁云欢害了心上人,顿时脸色狰狞,阴声就道:“真是她?” “肯定是她!”顾盈惜这会儿强忍着身体的难受,想到刚刚的尴尬情况,她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这会儿她已经顾不得自己刚刚才险些被人污了,现在身体的难受已经折磨得她痛不欲生了,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强忍着没有说出兰陵燕的名字,就怕尹哥与云城要报复他! 我对你的这一番心意,兰哥哥,你到底懂不懂啊!呜呜呜,惜儿永远都不会怪你的! 这些心声表白宁云欢两人是自然不知道的,顾盈惜现在就是上厕所两个男人都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果然真爱来临时,就是看她上厕所都是觉得她美的。 兰陵燕这一次只是想给顾盈惜教训而已,并不是真正想要她的性命,因此顾盈惜没被轮而被两个男人给救了,他也只有一种有人坏自己好事的愤怒,转而将怒火发泄到了谢家上面。 宁云城虽然不靠谱,可他的家族企业是自己老丈人的,自然不能动,不然宁云欢非得跟他闹腾不可…… 也因为兰陵燕的愤怒,好几天后帝都有关部门便以查税的名义,将谢家弄了个鸡飞狗跳! 顾盈惜那天被收拾一事儿,可算是解了宁云欢那天看到她打入自己家里的愤怒了,找了个机会回家去看了宁父宁夫人一眼,宁云欢的心思这才全放到了儿子身上,只是暗地里却依旧在盯着顾盈惜不放。 她知道顾盈惜还会出现的,虽说前两天被吓坏了在家中躲了好些天,可是一来这几人奢华惯了,谢卓尹现在不是谢家继承人,而且谢家现在又被查税弄得头痛欲裂,根本没功夫管他,几人大手大脚的自然就不够开销,顾盈惜自然不可能再当以前被男人们宠在掌心中的小公主,她还有母亲顾娴要看病,还有弟弟妹妹要养,宁父的公司现在又不要她了,她也只得另想法子挣钱,因此顾盈惜才出现在了达官贵人的会所中。 这样缺钱的人,她是不可能会一直躲在家里的,虽然被吓坏了,可是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汉,她终有一日还是会再出来,而且那日她又认出了自己,因此这些天宁云欢特别的警惕,想着前世时她的男人们神出鬼没的本事,越发觉得紧绷了些。 对她的这些担忧兰陵燕看在眼中记在心里,转头就给她指了两个保镖,为了避免招摇,上学时这两人就在校外等她,反正学校里兰陵燕都有耳目,她只要不胡乱走,应该不会有危险。而这姑娘比谁都怕死,兰陵燕根本不担忧她随便乱走。 刚回国上课,丢了一年的书本捡起来因为有前世的记忆,倒也并不如何吃力,宁云欢这一节课上的是选修课,这个老师是个知识渊博,且是电视台的常客,讲起课来生动异常,她正听得认真时,粉红色的小鳄鱼手包里手机却发出震动来。 宁云欢伸手进包中将手机掏了出来,漫不经心的往屏幕上看了一眼,见到是宁夫人打来的电话之后,心里顿时便是一紧。 宁夫人轻易不会给她打电话,但一旦给她打电话了,就绝对是有事情发生了,宁云欢心里一慌,也顾不得台上老师正在讲课,忙将耳机戴了起来,还没开口说话,耳机里宁夫人慌乱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欢欢,你爸爸刚刚昏倒了,已经送了医院。” 这个消息让宁云欢额头一跳,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宁父身体虽然是很好,可也绝对没有差点到哪儿去,无缘无故的,他怎么会昏倒? 前世时宁父倒是被宁云城气昏过几回,可这一世宁云城才刚跟顾盈惜搞上,应该不可能到后来争家产撕破脸皮的地步。但前世的宁父身体并没有什么大恙,除了血压高一些,平日只要小心注意,应该不可能会有事,他自己都时常吃药,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昏倒的! 想到宁父,宁云欢心头便是一紧,忙开始收拾起东西来,嘴里轻声问道:“妈妈,你先别慌,爸爸一定会没事的,他怎么会突然昏倒的?” 宁夫人听到女儿的安慰,这才哭了两声,但在宁云欢问到她丈夫怎么昏倒的时候,她却有些吱唔道:“你先别问那么多了,你到医院里来再说。”宁云欢自然答应了一声,她接电话的举动让正在说话的老师表情有些不大好看,宁云欢这会儿却哪里顾得上这些,忙拿了自己的东西起身就要走。 “同学,还没下课!”那老师眉头皱了皱,伸手招呼了宁云欢一句,旁边的同学都朝她望了过来,宁云欢拧了自己的东西就走,顾不得身后传来老师的说话声与怒喊。 一路跟宁夫人讲了几句电话,取耳机时她眼角余光却好像看到自己面前站了个人影,宁云欢正想躲时,那人却朝她躲的方向也拦了过来。 这会儿正是着急的时候,也不知道宁父身体怎么了,宁云欢躲完之后要走,谁料那人又朝自己要躲的方向也跟着过来,像是存心要把她拦住一般,宁云欢收势不及,顿时两人就撞上了,都相互哎哟了一声,各自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 “是你?”听到那声哎哟时,宁云欢就心里一凉了,抬头一看,果然见顾盈惜这会儿也在伸手捂着脸,恨恨的瞪着她看。 白莲花圣母如今都已经学会恨人了,要不是这会儿时机不对,宁云欢真想冲她冷笑了两声,但现在宁父还在医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宁夫人又说得语焉不详的,她哪儿有功夫跟顾盈惜瞎扯,因此起身便要走。 “怎么,撞了人之后连句对不起都不说就要走吗?”顾盈惜深呼了一口气,提高了些声音又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宁云欢给拦住:“上次你给我下药的事,你以为我忘了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今天最少三更哦~~~大家五一节玩得痛快,希望看得也痛快么么哒。。。

上一篇   第六十二章 教训

下一篇   第六十四章 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