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下药 - 重生女配

第六十一章 下药

包厢里早已经准备了酒水,里头隔音效果很好,几人一进包厢时,原本恭手在小腹处微弯着头的纤细人影一下子冲他们行了个礼,声音甜美的道: “欢迎您们。” 对于自己的老对头,宁云欢是十分敏感的,她一下子就听了出来这是顾盈惜的声音。 虽说刚刚那彪叔其实早就已经说过顾盈惜在包厢里等着了,可这会儿真正看到人,宁云欢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一向冰清玉洁出污泥而不染的女主么?她穿着一身黑白相间大片荷叶边的仆女装,下半身是透明的丝袜,身上围着一只可爱的熊猫围裙,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些了,那衣摆刚遮过臀边,连臀部挺翘的曲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里头半点儿东西都没有,隐隐能看到一点儿阴影的幽谷与后面饱满臀瓣间诱人的弧线与中间的凹线。 而顾盈惜头发则是被分成两个可爱的小辫子垂在胸前,头上用与身上围裙同样的颜色荷叶边的头巾包裹着,使得顾盈惜看起来既诱人,又清纯。 以达官贵人会所的规矩,这边的侍女一般都是不会出台的,若是有人私底下要约自然不算,可若是在这边彪叔的地盘上,却绝对不能允许有人对侍女动手动脚,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边的侍女穿得如此魅惑,可却偏偏看得到而吃不到,尤其是这身变装诱惑,别说是男人。就是连女人都看得有些目不转睛了。 但宁云欢在看到顾盈惜穿成这个模样时,她险些笑了出来。顾盈惜一向爱装模作样,尤其是上一世的她,估计是同时跟那么多男人有一腿的原因,不管私底下她如何的放浪,可是表面上她却是冰清玉洁得如同纯净之极的少女的,这种伪装在外的本能好像是她与生俱来的本事,总有那个能力让她装得楚楚可怜的,让许多才跟她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男人有办法以为自己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尤其是之前才看宁云城表演了一回冤大头之后,宁云欢这会儿看着顾盈惜穿成这个模样,越发想笑了。 她也真笑了,可是顾盈惜却根本没有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顾盈惜第一眼就将进来时那个身材挺拨,气质清冷的男人给折服了! “兰九哥?”顾盈惜突如其来的尖叫声竟然将宁云欢刚刚发出的轻笑都压了下去。她激动得脸色通红,咬着嘴唇,一副纯真无暇的模样,像是恨不能马上扑进兰陵燕怀里的模样。 这个样子实在是太饥渴了,宁云欢本能的就要往兰陵燕身前挡,宁云城那个乌龟王八蛋愿意将顾盈惜当成宝贝就算了。她却不能容忍兰陵燕被顾盈惜沾到, 顾盈惜却根本没将注意力落到宁云欢身上。就算是她这么大一个人在顾盈惜面前摆着,她却只是双眼盯着兰陵燕看,眼眶里眼泪滚来滚去的,那模样要多惹人怜爱,就多惹人怜爱。 “兰九哥,你是来看我的么?”包厢里昏黄的灯光下,顾盈惜的脸色越发显得温柔娇怯。一双手拧着自己身上的围裙摆,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摆出最诱人的婀娜姿态来。宁云欢眼睛冒火,兰陵燕却朝后头的大汉伸出手,那大汉拿了个约五毫升左右的透明小玻璃瓶在他手上,兰陵燕这才冲顾盈惜扬了扬手: “给你吃点东西。” “嗯!”头一次听到兰陵燕对自己说话,顾盈惜顿时双眼放光,如同两轮小太阳一般,忙不迭的点起头来,她脸上露出醉人的红晕来,表情有些朦胧,如同在梦中一般。 宁云欢一看她见了美色就昏头的模样,顿时眼皮跳了跳,却见兰陵燕走了几步,拿起桌上的红酒倒了满满一大杯,又拿起那玻璃小瓶,朝里头倒了进去,端起酒杯晃了晃之后,他才朝顾盈惜递了过去:“喝。” “兰哥你就算是给我毒药,我也愿意喝!更何况,我相信兰哥不会这么对人家的,是吗?”顾盈惜的声音软绵而无力,眼里露出梦幻之色来,她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到兰陵燕时表现得如同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少女模样,心里便忍不住有些懊恼,这会儿天可怜见,让她又见着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兰九哥一面,她恨不能将自己的心剖开来让他看一看,她与谢卓尹等人相处以来,虽然表面上看是她被吃得死死的,可其实顾盈惜心里隐隐有种预感,她只要本能的露出这个模样来,男人就一定会喜欢她。 “不是。”兰陵燕嘴角扯了扯,他一向心狠手辣,虽然对于顾盈惜没什么怜惜之心,这会儿也并不会因为她这话而动容,可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他眉头皱了皱,看着顾盈惜一副深情不悔的样子,又喝了一句:“喝!” 他话音一落,身上一股煞气涌了出来,顾盈惜吓得小脸惨白,想也不想的便将酒一下子倒进了口中‘咕咚’几声便大口咽下去了。 刚刚兰陵燕喝人时表情眉眼间阴狠吓人,不止是顾盈惜吓了一跳,恐怕宁云欢手边有酒杯她也要忍不住喝上一口的。 顾盈惜这会儿三两口喝完了,这才脸色有些发白:“我刚刚,那药……”她这会儿因为被美色迷住的大脑才稍些回复了几丝清明,顾盈惜一向是个喝过酒之后比没喝酒时更清醒的人,这一点宁云欢十分清楚,上一辈子她这个特点还被那些男人们看成是天赋异秉,而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这会儿宁云欢倒没想到,她喝了酒之后醉了竟然好像比起清醒时分还多了点儿脑袋。 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她也敢喝,难道真因为是女主,就无敌不会死么?宁云欢冷笑着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刚刚她还觉得顾盈惜有了点儿脑袋,没料到眨眼的功夫,顾盈惜已经呵呵的扶着脑袋笑了起来: “哥哥给人家吃的什么呢?人家怎么觉得身体好热。”她这会儿口气已经有些娇憨了起来,神态也十分天真,一边扯了扯衣领,一边伸手作扇,冲自己通红的脸颊开始扇起了风来。 “只要兰哥哥说一声,也不用药的。”顾盈惜在这个达官贵人会所上班久了,对于其中一些手段也是十分熟悉的,不少客人虽说不会在会所中对侍女动手动脚,但哄人吃一些药以便让人同意出去还是有的,这些事情只要不是勉强的,会所都会不管,她这会儿自然是想到了兰陵燕给她下的是一种能令女人变成浪荡的妇人的药了。 一想到兰陵燕会给她吃这样的药,是什么目的自然不言而喻,顾盈惜想到心目中想了许久的兰九哥竟然对她做出这样的事,也想要她,便激动得眼泪流个不停了。她心里在不停的想着:冤家,你哪里知道,你就是不用药,只要对我笑一笑,我便什么都能不计较的跟在你身边了,就算是跟自己有些看不顺眼的宁云欢同时侍候你,我也愿意啊! 她早就想兰陵燕想得心都发疼了,怎么会拒绝与他欢好,这会儿慢慢的好像有些药力上来了,顾盈惜浑身发热着,说不出话来而已。 听到顾盈惜的真情表白,宁云欢险些没给恶心死,她也不出声,兰陵燕则是指了这会儿正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裳,嘴中喃喃喊热,显出几分媚态来的顾盈惜道:“将她看好了,等到药力发作时再放她去外面。” 外头他早就已经给顾盈惜准备好了大礼。兰陵燕想到这儿,嘴角微微勾了一丝细小的纹路出来。 看着还在不停喊热,身子扭得如同水蛇似的顾盈惜被两个黑衣人提在手上,她身不停的挣扎着,不时转头在自己身边的两旁要伸舌头去舔,那两个大汉都是兰氏特殊训练过后的,对兰陵燕的忠心完全不是那些当初被顾盈惜勾搭得动了心的人可以比的,这会儿他们哪不知道顾盈惜在自己主子心中的地位,因此见她来舔,都恶心得恨不能给她一拳才好。 “走吧,好戏开始了。”兰陵燕冷笑着看顾盈惜完全已经热情似火了,身体不住的想往那两个大汉身上蹭,表情也是一副渴望的模样,可偏偏眼里露出一丝急色来,就知道她是保持着清明的。 “啊,嗯……兰哥哥,你,你要把我送到哪儿去?”她心里是明白的,可是身体却如同有一把火在烧一般,只是看着兰陵燕,顾盈惜便觉得那薄薄的丁字裤便是紧紧勒在了自己的那个娇嫩处,一股股热浪如潮水似的往外涌,身体空虚得简直能将她淹没了。 这会儿兰陵燕目的都达到了,哪里还耐烦与她多说,根本没有理睬她,拉着宁云欢的手就往外走。顾盈惜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像是这才看到他身边的人般,竟然一时间忍下了到嘴边的呻吟,尖声叫了起来:“宁云欢,竟然是你!你怎么处处与我做对,你给兰哥哥出了什么主意让他害我,兰哥哥,你救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篇   第六十章 彪哥

下一篇   第六十二章 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