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彪哥 - 重生女配

第六十章 彪哥

这些宁云欢不用特意去打听说的人就已经不少了,她倒没料到顾盈惜这一辈子会有这样的变化,前世时她脚踩几条船都能搞得定,不像如今,才不过是出现了三个男人,便已经落到如今的地步。 女主在这一世情况已经与前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虽说目前看来这些变化对于女主来说都是不利的,但宁云欢从来都不敢小看女主光环这个东西,因此将事情记在了心里,这会儿也不多说,收拾了东西就往校门外走。 兰陵燕已经抱着儿子等在了校门外,这会儿兰意一看到妈妈,张开双手就朝她扑了过去,没等儿子将宁云欢给抱住,兰陵燕已经双手将他抱高了些,直接就从座位上朝前头的副驾驶座的保姆递了过去。 “饿了没?”兰陵燕看宁云欢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眼珠半晌盯着都没动,最后抿了抿嘴唇,仍是从一旁的面纸盒中抽了一张出来要替她擦额头的汗水,却半路没碰到人时就已经被她自己接了过去,兰陵燕眼神暗了暗,双腿交叠:“说吧,怎么了。” “学校里说顾盈惜了。”还有那些个自己赞助的几个学生上了京都来,宁云欢想着前世的事情,已经有预感恐怕从此以后自己的生活就要多姿多彩了,心里不由生出感叹来: “早知道倒不如在国外多呆一段时间了。”回来就遇上了顾盈惜这么一个破事儿,再加上各种烦心的事情。休息了一年再上学时,宁云欢觉得自己怎么都不习惯,现在倒有些想念当初在意大利小岛上时的生活了。 “你要是喜欢,放假再去就是了。”兰陵燕神色有些冷淡,表情没有半点儿波动,他与宁云欢相处时,从不戴眼镜,那双狭长的眼睛里露出几丝笑意来:“今晚我们出去玩。”他说完这话,就伸手将宁云欢揽进怀里。低头轻轻在她头顶蹭了蹭,表情慵懒而危险。 宁云欢知道这人性格,也明白再问他也不会说什么了,因此嘴唇动了动,索性就不问了。 晚上时奶娘将兰意哄睡着了,管家上来送了两个盒子之后。兰陵燕自己拿起其中一个换了衣裳,这才示意宁云欢也将衣裳换上了。 盒子里是一套金色的小洋装,上半身是个略带了皱褶的抹腰,下半身则是及膝的撑开的层层绢丝裙,这样的颜色太招摇了,宁云欢有些纳闷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却见兰陵燕已经将上衣脱了,开始换起了盒子中的衣裳来。 他穿衣的动作无不显示着力量的美感。肚腹间露出来的几块匀称漂亮的肌肉让宁云欢看得直发呆。 “怎么了?”兰陵燕皱了皱眉头,将衣裳拉了下去,看她手里拿着小裙子没有动弹的样子,索性将她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皱了眉头就冷声吩咐:“抬手。”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兰陵燕轻易将她衣裳脱了下来,又替她把小裙子穿了上去。宁云欢被他这一折腾自己才回过神来,将自己身上的短裙脱了。这才拿起盒子中的袜穿上了,有些好奇的问:“我们穿这个要去哪儿?”兰陵燕穿着一件深蓝色且深v领的棉质上衣,这件衣裳衣领开到几乎快到肚腹,中间用与衣裳同样的面料裁成一小段并裹成圆线将中间的v领穿了起来,将他里头结实有力的胸膛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 这件衣裳他穿起来看着很显瘦,身材十分挺拨,而且深蓝的颜色使他身上的冷意配上那清隽俊美的脸庞,很有种忧郁冷淡的美感。 兰陵燕以往从不穿这样露肉的衣裳,还是头一回穿成这个模样,宁云欢吃了一惊,又有些好奇,这件衣裳一看就不是去正式场合的,而她身上刚套的裙子十分华丽耀眼,也不太适合正经的场合,她刚想发问,兰陵燕已经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双手插兜,在一旁看她收拾妥当了,这才拉着她就往楼下走。 车子直到在一所霓虹灯不住闪烁的会所前停了下来,兰陵燕拉了宁云欢就往里走,两夫妻今日这样与平日完全不同的打扮很是让周围的人惊艳了一把,除了一个留守的司机就守在车上之外,其余两个大汉已经跟在了兰陵燕的身后,大厅前头已经有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人候在了那儿,见到兰陵燕过来时,眼睛一亮便迎了过来,还没开口说话,兰陵燕便皱了皱眉头,那个人立马就闭上了嘴。 对于这个地方宁云欢是知道的,这是京都出了名的销金窟,名字就叫达官贵人,听着十分俗气,可其实来这边的人,不是富有的,便是贵气,可谓十分名符其实,这边可以说只要你能想得到的,什么玩乐的地方都有,进了这个地方,若是一次没有上百万,恐怕都进不了这个大门。 而前来迎接兰陵燕的这个中年人玲珑也认识,这个人,就是上辈子提携了顾少淘,最后继而因此对顾盈惜生出好感,对她多有照顾的彪哥。 一看到这个人,宁云欢身体不由自主的便缩了缩,眼睛眯了起来。她不知道兰陵燕今夜带她来这个地方干什么,虽说来往这儿的也有女人,可除了侍应生之外,来这儿的名媛大多都是过来找男人的。 这达官贵人会所是只要你有钱,便没有办不到的事儿,只有你想不到的,里面美色如云,不止是有各色女人,连各色环肥燕瘦的男人也能满足各色女人的需求。宁云欢不相信兰陵燕会准自己去找男人,她心里有些疑惑,还没开口,兰陵燕已经低下了头来,在她耳边轻声道:“顾盈惜在这边上班,你不是想出气么?” 闹了这么一大半天,宁云欢这会儿听他一说,才明白了过来,他这是带自己来要替自己出气的! 一瞬间她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低垂着头也没出声,兰陵燕好像说完这话之后也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拉了她的手就往里走。 那彪哥恭敬的走在兰陵燕身侧,宁云欢转头去看了他好几眼,这个人前世时宁云欢见到时总觉得是个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人物,他来历不明,可是却听说有极深的道上背景,外表温文尔雅,可其实心狠手辣,他好像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是达官贵人的会所,与许多前来这边就是时常新闻与报纸上能看见的人物都有很友好的关系。这家会所正是他掌管的,前世时不知有多少人巴结这个彪哥,可宁云欢没料到,还能有看到这个人毕恭毕敬的一天。 她看得久了,那个中年人多少有了些察觉,转头过来便看了她一眼,宁云欢这才别开了头去。这个彪哥前世时跟她虽然没什么关联,可他一手提拨了顾少淘,只是因为他对前期的顾少淘颇有几分看重,让顾少淘成功巴结上了他,最后便能成就顾少淘到后来能在帝都中从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人物,到后来名声大震的一天。 而顾盈惜也因为他的关系,上一世没少风光,这也是顾盈惜为什么跟许多重量级的男人有一腿,可那些男人家族却半点儿没吭声的原因! “主子,包厢已经安排好,您所说的名叫顾盈惜的侍女此时也正候在您的包厢中。”这个彪哥只看了宁云欢一眼,便感觉到兰陵燕的目光若有似无的像落到了他身上,顿时浑身一寒,忙将头低了下去,就连背脊都有些弯了起来。 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兰氏家主继承人会盯着顾盈惜这么一个小丫头,这两天为了避免兰陵燕会问起顾盈惜的身份,他将顾盈惜从头到尾的都查了一遍,自然知道她只是普通平民出身,除了有一个不平凡的泡仔经历外,他实在没有看出顾盈惜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值得兰陵燕关注。 几天里他用自己手下的资源,将顾盈惜从小到大就是连稍有些特别的上厕所经历都给列了出来,就是顾盈惜自己都不见得能知道的身世之迷,他都给查了,可却没有发现她有跟主子有瓜葛的地方。 虽说这会儿心里疑惑,但从兰陵燕小时起就跟在他身边的彪叔这会儿却不敢多问,只是将兰陵燕交待的事情讲了一遍,把疑问给朝心底里压了下去。 “嗯,你自己去忙着。”兰陵燕没有要他侍候在身边的意思,只随意挥了挥手,拉了宁云欢的手就朝楼上走。那彪叔目光在两人拉在一起的手中定了半晌,这才将头低了下去。 早前就曾传出主子已经秘密结婚的事情,当时消息是从本家里一个他相交多年的朋友传出来的,本家小岛守得极严,在那儿的人一般都是忠心度极高的,一般别说消息往外漏,就是连蚊子要想莫名其妙飞出一只都不可能,那个老友给的消息之前彪叔还有些不信,兰陵燕这样的人心肠是有多冷,没人比他们这些嫡系更清楚的,可这会儿看起来,竟然那消息是真的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

上一篇   第五十九章 名声

下一篇   第六十一章 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