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仇人 - 重生女配

第五十一章 仇人

“欢欢,你认识惜儿?”宁父本来还想替女儿介绍,可这会儿看女儿脸色有些不对劲儿的样子,连忙便问了一句。宁夫人眼中也露出惊讶之色来,唯有宁云城在见到心上人吓得粉脸煞白的样子,不由心疼,狠狠的就将手里的东西朝地上扔了,‘哐铛’一声响,东西被砸落到地上,宁云欢专门给宁父带的葡萄洒砸到地上,以及里面的一些东西散得满地都是。宁云城却不管这些,满脸警惕的盯着宁云欢看,一面就走到了顾盈惜身边,伸手将她细腰扶住了,这才满脸厌恶之色道: “你又想干什么?” 宁云欢一看他这样子便心头没来由的恶心,想到前世时他骗去自己的继承权,如今又看他跟顾盈惜两个人搅到了一块儿,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便是重来一次,宁云城依旧是跟顾盈惜挨到一处了,眼前的情景跟前世时宁云欢经历的种种相重叠,让她表情越发难看,冷哼道: “我倒是想问你要干什么?我给爸爸妈妈买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来砸?” 在听到宁云欢喊出宁父宁母为爸妈时,顾盈惜的脸色更是白的得如同纸片一般,身子更是筛糠似的哆嗦了起来,整个人像是呼吸困难般的靠在宁云城怀里,更是引得宁云城心头对她怜爱有加,越发看宁云欢不顺眼了起来:“你疯够了没有,你知不知道你吓到她了?你要是一回来就是搅事儿的,你就给我滚!” 每回都总是这样,只要顾盈惜露出这副可怜兮兮的神态了,哪怕自己像刚刚一样什么都还没做,只是从外面进来而已,顾盈惜身边的男人们就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收拾自己,想到前世短短的二十多年生命,宁云欢眼睛都觉得赤红,恨不能冲上前抽宁云城耳光。 “这是我的家里,可不只是你宁云城一个人的,你想赶我走,也不看看你凭什么。”宁云欢冷哼了一声,这会儿深呼了一口气,先压下心头的怒火,这才朝沙发处走了过去,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一见宁云欢回来两兄妹就吵上了,宁夫人不由感叹这两人当真是前世的冤孽,嘴里却劝道:“云城,你妹妹刚刚才回来,她可是出国一年多了,你是当哥哥的,你就让一让吧。” 宁夫人一向**爱儿子,可如今却帮着女儿讲话,宁云城那种好像自己跟宁云欢命中注定相克的感觉又来了,脖子涨得通红就指着宁云欢道:“妈,有她没我!她要是想欺负小惜儿,我要了她的命!” “你胡说什么!”宁父一听到这话,顿时大怒,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本来他对于顾盈惜印象是很好的,顾盈惜是新进公司半年多的一个小艺人,进来之后宁云城就欺负了人家,宁父虽然是个商人,但为人一向厚道,对于儿子犯了错,自然也是觉得自家儿子不对,再加上顾盈惜这个姑娘很是乖巧懂事,虽说出身是差了些,可是她品行好,又能管得住儿子,而且温柔贤淑的,最重要的是宁云城有了她之后,再也没有拈花惹草的,又没有再对公司其他女艺人下手。 这一点令宁父尤为满意,再加上这姑娘又孝顺,所以才越看顾盈惜越顺眼。今日是宁云城第一次正式的带她回家来,宁父为了显示对亲家的尊重,因此才特意请假在家里陪着客人的。 如今不料出了这样的变故,那个陌生的中年妇人有些拘束的站起了身来,站到了自己女儿身边去,两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姑娘这会儿也一左一右拉着这中年妇人的手站着,满脸好奇又有些不满的盯着宁云欢看。 那场中唯一一个有些陌生的少年最是忍不住,这会儿已经跳了起来:“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姐姐?”这少年约十四岁左右,看起来脾气有些暴燥,一头板寸似的红色不羁短发,烫得奇里怪状的,耳上打着七八个耳钉,面相虽然有些稚嫩,但已经看上去颇为凶狠了,一听到他喊顾盈惜做姐姐,宁云欢心里顿时明白了这些陌生人是谁。 那个中年妇人是顾盈惜的母亲顾娴,而两个少女是顾盈惜的妹妹,这个少年则是文中顾娴收养的孤儿,后来也是在整个帝都有名的道上头目,从小就暗恋着在他心目中神仙一样的姐姐,暗地里为顾盈惜做了不少的事,前世的宁云欢若不是落到兰陵燕手上最后死在研究台中,文里宁云欢的结局,就是被这个名叫顾少淘的少年派了几个自己手下的兄弟,将宁云欢给轮死了。 看到这个故人,前世时宁云欢虽然没死在他手中,但还记得他狼一样的眼神,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将他给认出来,那是因为现在的顾少淘打扮得跟个**少年似的,而前世的他已经一脸阴沉,成日穿西装打领带,过着人模狗样的生活了。 “我怎么对你姐姐了?我进来一句话还没有说好吗?”宁云欢对这个顾少淘也没有好印象,这会儿看了他一眼,决定回头就向兰陵燕告状。 那顾少淘呆了呆,虽说见不得顾盈惜可怜兮兮的模样,可是这会儿想想宁云欢说的也有道理,确实宁云欢进了别墅之后连顾盈惜半根手指头都没碰着,刚刚情急之下他自然而然的习惯了站在姐姐那边,可一旦被宁云欢反驳了,他就吱唔着说不出话来了。 “宁小姐,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盈惜儿哪里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不要和她计较。”顾娴愣了愣,看到儿子不出声了,慌慌张张之下就要往下跪,这引得刚刚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又一脸阴狠的盯着宁云欢看了,别说是他,就连宁云城看着宁云欢时也是一副与她有杀父之仇的模样。 没料到女儿回来本来是一件喜事,可不知怎么的,竟然闹了这么一出来,宁父虽然对顾盈惜有些好感,可再有好感也抵不过自己的女儿,这会儿看到顾家人名为示弱,可实则那顾娴一来就要给女儿下跪,以长辈身份来要为难宁云欢,宁父心里顿时就不痛快了,但他却强忍着,表现不露分毫: “有什么话,顾女士先起来再说。”他也不再喊亲家了,顾娴脸色一白,表情有些怏怏然了起来。

上一篇   第五十章 是你

下一篇   第五十二章 家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