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燕的前世 - 重生女配

兰陵燕的前世

兰陵燕第一次看到那个人时,是在他前往实验室时。 她安静的躺在营养液里,仿佛只是睡着了,若不是那张明显女性化的脸,早就已经面目全非的身体早就应该已经认不出原主的模样来了。她身上插着大大小小的管子,身体里的血液已经由营养液替代,可她的脸却被科学家们保养得极好,仿佛那是上好的珍藏品般,以往女人若是在他心中拿一个十分庸俗的比喻来说,若是天底下女人在他眼中看来是杯白酒,她也绝对是里面加了两片柠檬的那种。 不知怎么的,兰陵燕就是用一种自己都搞不懂的心情看了她很久。 她身上大大小小许多的孔,里面的管子如同盘根错节的枝芽,深植在她的体内,她的皮肤白得近乎发青,那两片嘴唇泛着白,可虽然失去了血色,但却保养得很好,并没有失去她应有的水份,反倒显得十分的柔嫩,她的眼皮薄得几乎好像能透过它看到里面的眼珠,虽然她已经几乎睁不开眼睛了,呼吸微弱得若有似无般,实验室中的雷蒙教授很遗憾的告诉他,这个体质虽弱,可是性情却非常柔韧的实验品快要完蛋了。 实验室中最近开发一种新型的药品,那种能让人上瘾之后对于身体伤害尽量减到最小的,最重要的,是身体吸收之后便再也没有办法戒掉,是兰陵燕刚跟人谈好的一笔大单子,这笔钱进入他的口袋后足以能让他富可敌国。最重要的是只有他的实验室能产出,其中的机遇可想而知,虽然他本来已经不差钱了,可是这次的生意比较特别,对兰家也有利,因此让他难得生出了几分接洽的兴趣。 但这种药物试验对身体伤害再小,在研究的过程中,还是慢慢的磨去了她的生机。 不知怎么的,兰陵燕心中有些不愉快了起来。 实验室里实验品不少。女人也都多,比她貌美的不是没有,可像她这样,让他看得心里发痒,手指蠢蠢欲动好像总想要做些什么的却没有,兰陵燕看她身体大大小小的洞。有些已经被营养液泡得有些发白,如同假人一般,可古怪的,她身上还透出一种宁静到安然的感觉。 “叫什么名字,怎么送来的?”兰陵燕表情阴冷的开口发问,他的眼珠冰冷淡然。像是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嘴角边却带着一丝让人胆寒的笑意。这是他的实验室,这是他的地盘,在这里的科学家们对他都是十分忠心的,他不用伪装,这会儿他的神情十分的危险,让身材瘦高的教授表情顿了顿: “请容许我查一下。”说完这话,雷蒙教授召了助手拿了个光板电脑过来。他换上了单片的眼镜,清瘦的脸上半晌之后露出微笑来:“是主子送来的。叫宁云欢。” 在那一刻兰陵燕心中不知是个什么感觉,他心里有一种很烦燥却无法发泄的感觉,姓宁的?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兰陵燕忍了心中那股烦闷,表情却并没有变幻,几个呼吸间他想了起来,姓宁的姑娘,原来是那个慕家的小子迷恋的女人献给他的。 “她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若不是强撑着,恐怕醒不过来。”就算是醒过来,有可能也只是无意识的睁眼行为而已,她的呼吸系统早就已经被电脑控制,用不用心脏已经无所谓了,不过是人体本能的还在张嘴而已,事实上她从喉间吸进去的空气根本对她已经无法有帮助,她的身体全是在靠电脑运行,不过这具皮囊已经没有了作用,渐渐要失去控制了,迟早会成为一具废品,有些可惜了,毕竟这个女人的忍耐力实在是强,许多男人都比不过她,实验室中与她同批进来的模具如今已经死光了,就是比她后进来许多的人都已经死去大半,她竟然还能活着。 虽然这种情景雷蒙教授不知道还能不能称之为活着,可他这会儿对于这个编号a0743216的实验品却是有种惋惜的心情,实在是太可惜了。 更让教授有些烦恼的,好像是他的老板对这具实验体仿佛有着一种异常的兴趣在,他有些伤脑筋,如今到了这个地步,明显已经回天乏术,就算是实验室中人才济济,各种外科鬼才云集,其中就包括他自己在没有进入实验室之前医术都曾是他其中擅长的一项,可这会儿雷蒙教授不得不承认就算是上帝降临,也无法挽救这个华夏姑娘的性命。 兰陵燕并没有在说什么,他甚至知道雷蒙教授在伤脑筋,却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再看了看那具泡在营养液中的实验品一眼,好像是姓宁的,他本来不应该记住,可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般,他又看了看。他甚至闭上眼睛都能看到她柔嫩的肌肤与恬静般的睡颜,若是忽略她所在的场景与那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他看到她长发飘散在营养液中,如同沉睡在城堡里的睡美人,在等待着王子将她吻醒般。 那嘴唇泛白,虽说并没有失去水份,可却早就已经失了光泽,不用摸便知道十分冷。只是一个实验品而已,兰陵燕冷笑了一声,没有再看也没有多说什么,双手抄兜里离开了。 他的事情非常多,兰家需要他的接管,如今他没有子嗣,兰家里的一些老东西已经开始谋划着要取代他继承人的位置,或是要替他过继一个姓兰的孩子出来,他真的非常忙,要将这群老而不死的人给收拾掉还是会花费他一部份的精力,更别提兰父如今还没有要隐退的意思,可他已经等不及了。 如今的兰陵燕已经二十九岁,可兰父却正是年富力壮时。若离他正常死亡,恐怕还得等到百来岁之后,兰家多的是养身的方子,只是兰氏的掌权者极少有寿终正寝时,几乎都是在差不多四五十岁的年纪莫名其妙暴病而亡,兰陵燕并没有要让这个传统就在他这儿断绝的意思,只是兰父防他防得非常的紧,因为少出生二十年的原因,现在的他还没有绝对的办法能将兰父收拾掉。据说那对夫妻已经在开始想要试着生出新的儿子,最近针对他的暗杀也跟着多了起来。 兰陵燕回到住所,洗澡时脑海里却浮现出那具已经快死的姓宁的女人面庞来,真是奇怪,她模样虽然看着仍是清丽,可比她漂亮的女人特别多。而且个个十分鲜活,鲜艳的红唇,饱满的胸脯,但他想起来时却平静无波,反倒是想到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脸庞,兰陵燕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轻轻动了动。好像是快要碰到她脸庞的感觉,只是触手却是水珠从他指掌间滑过。那沾满了水气的头发下,一双阴森森的眸子里露出危险的凶光来。 ‘咔嚓’的轻响声被淹没在流水声里,可兰陵燕一路长到现在,性格最是谨慎,他冷笑着摸了藏在浴巾里的枪握在了手上,灯仍开着,他并没有要拿衣裳穿的意思。直接扯开浴室门时,那还想要偷袭的人没等到机会。只听到一声闷哼,枪口中冒出细烟,那穿着女仆服的人眉心间花生米大小的洞口里冒出一股血花来,在她脸歪着的方向,顺着眉心流了下去。 兰父已经等不住了,连这样的钉子都舍得用,兰陵燕将枪重新裹回浴袍里,等他刷完牙出了卫生间门口,那具尸体早已经不见了,地上的血迹都被擦得一干二净。 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除了将兰父挤下自己执掌兰家还有点儿意思,兰陵燕暂时想不出自己目前还有其他的什么兴趣。 其实是有的!他脑海里浮现出那具令他感到好像有某些如同化学物质碰到后产生微妙反应感觉的女人,是姓宁的,叫宁云欢。她躺在那儿,睡得那样香甜,脆弱中又带着几分安宁,让人有种不忍心想将她吵醒的感觉,兰陵燕眉头皱了皱,他觉得自己已经出事了,不过目前为止,他对于自己的反应并没有多大的反感。 等到半夜三更重新出现在实验室里时,兰陵燕已经知道自己有些古怪了,夜晚出门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有多危险他心中清楚,他的人头值太多钱了,不知有多少人正在等着这样的机会,他现在羽翼未丰,兰父一直在剪除他的势力,想将他控制在一个兰父能控制的范围内,现在的情况对他并不利,可他仍是出门了,不知怎么的,他这会儿十分想看看自己脑海中正不停算计着时,那个让他不时想起并已经有些让他觉得不妙感觉的女人是不是仍是那副可以吸引他注意力的模样。 若是她真有这样的本事,兰陵燕决定自己要做一件傻事,他可以说服自己再继续傻一次下去,他想要看看之前自己碰到她时那种感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若真是错了,那么他自然也不必再多加考虑。 瞻前顾后从来都不是他的性格,有问题去解决而不是逃避一直以来就是兰陵燕的行事方法,遇到问题要逃只会使问题更多,倒不如直接解决了,如同处理伤口般,化脓过的伤总是特别的疼,要将脓挤干净不容易,可若不解决,后果更加严重,选择哪个更好的方法兰陵燕心头一直清楚。 他一向是个对别人狠,但对自己同样也狠的人。 已经夜半三更了,可实验室中还有不少的科学疯子仍在那里疯狂的做着实验,在这样一群人眼中,几乎是没有黑夜白天的,只有精力的足够与否而已。那个叫宁云欢的女人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虽然有些可惜,但这群天才们却已经没有再将过多的注意力落在她身上,众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见到兰陵燕过来时,他们只向兰陵燕行了个礼,便又安静的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她身边已经再没有人,只有头顶两盏灯还亮着,她旁边控制她身体机能的中央电脑信号灯还在亮着,表明她还没有完全的断绝生机而已。 在这样的角落中,营养槽中透出几分凄冷的感觉来。可她还是闭着眼睛,像是安静得几乎感觉不到外界对她的苛待般,兰陵燕突然感觉到有几分不悦,他这回再没有忍耐自己,在他的实验室中他是绝对安全,因此他身边并没有保全,他顺着自己的想法将手伸了过去,碰到她冰冷的额头,因她身体需要冷冻才能延长她生命的缘故。她的身体触手如同冰雕般,手下的肌肤柔嫩的触感让兰陵燕有些流连往返。 她的睫毛轻轻动了下,兰陵燕一瞬间秉住呼吸,他感觉到她好像要醒过来了,他心中有些期待,想要看她睁开眼睛时的样子。可一想到她睁开眼睛时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自己,兰陵燕莫名的却又有些不悦。 不过他仍是坐着没动,看着她那又长又翘的睫毛抖动了两下,那双一直好像陷入沉睡的眼睛睁了开来,在那一瞬间,兰陵燕知道自己完了。 宁云欢的眼珠已经没有了焦距。眼睛里甚至失去了明亮的光泽,显出几分黯淡来。黑中带着几分华夏人特有的棕色,可因为她的皮肤太白了,苍白得近乎透明,这眼睛睁开时,便有一种柔弱的美感,椭圆的眼睛睁大时他几乎可以想像她充满活力的样子,笑起来时眼睛一定会弯成漂亮的形状。在看到她睁开眼睛的一幕,兰陵燕就知道这会是自己喜欢的并相要收藏的东西。 “宁云欢?”他轻声低喃。另一扇门外的实验室中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们忙绿得几乎没有时间将自己的眼镜推一下,而这一边却安静得有些诡异,透过透明的玻璃阻隔,兰陵燕眼角余光能看到那群人如着魔一般的忙碌情景,他的眼睛一直盯在这个已经不能称为活人的女人身上,他的时间非常稀少,可这会儿他却浪费在这个已经废弃的实验品上头,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他还暂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她并没有要回应兰陵燕,她的声音是怎么样的兰陵燕不知道,他脑海里已经开始想像,迫不及待的,兰陵燕想要抓住什么,只是他却根本什么也不能做。 她只是本能的睁着一双大眼,苍白透明的嘴唇张开着,如同鱼离开水缺了氧似的,可她却并没有吸进去空气。她的肚子早已经被剖开,里头内脏已经换成了机械,她身体吸收进去的只是营养液,不会产生出废品排出体外,只是营养液在她身体中循环,维持着她的生机而已。 “宁云欢。”兰陵燕喊出她的名字越来越顺利,可他却越来越不耐烦,他在喊着她的名字,可她却一点儿回应都没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兰陵燕眼中危险的风暴聚集得越来越多,那双细长的凤眼中诡异的情绪越来越阴沉,他看她张着嘴唇却呼吸不了的样子,突然间低下头去,他额头细碎的流海拂在她脸庞,温热的嘴唇贴在她冰凉细致的唇上,他摩挲着她的嘴唇,随着他的举动,空气从他的嘴唇中被他渡过去,可她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只是两人碰触间,她的唇间还是沾染了一些他的气息。 实验室外那群科学疯子有些吃惊的透过玻璃看到他的情景,各个居然已经忘了自己手中正在做的事情,兰陵燕知道,这群疯子绝对是以为他发疯了。 没错,他真的发疯了! 他喜欢看到宁云欢睁眼的样子,虽然如今的她睁眼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最近他频繁的出现在实验室中,宁云欢已经被人从营养液里捞了起来,她的身体已经被修补完毕,为了她的生命,她暂时还不能离开那些线管机械,虽然她并不喜欢。 兰陵燕就是知道她会不喜欢,他开始搜集宁云欢的照片,开始搜集起她曾有过的视频,从第一次得到有关她的视频开始,兰陵燕听到了她的声音,从此如同着了魔般,再也无法控制。实验室里的那群科学家开始培养起适合她的心脏,虽说要将一个濒临死亡的人重新从撒旦手中拉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虽说兰陵燕其实已经疯了,可对于科学家们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种实验,兰陵燕不缺钱,大量的金钱投入进实验室里,这群疯子中开始了手中的事。 从一开始的摸索到后来培养出来的完美心脏、肝、肺等。兰陵燕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不愉快了起来,他趁着这些日子做了很多,这个宁云欢是姓顾的女人送到他手上的,他很不开心,姓顾的没有早点送给他,以致于让他错过了这么多,他心情非常的不愉快,而在这个时期。兰父还要来打扰他为数不多的与她相聚的日子,兰陵燕决定先将兰父收拾了,到时没人再能如同讨人厌的苍蝇一般总是在人面前飞舞。 他花了半年的时间,利用母亲林敏给兰父下套,兰父太有自信了,认为他一直在兰父控制的范围内。疲惫的应付着他派去的杀手,以为兰陵燕已经没有了科力还想着要对付他,正因为这种大意,让兰父付出了坐在轮椅上的代价。 兰家掌权者不可能会是个废物,兰父已经废了,虽说兰陵燕最后留了他一条性命。可他双腿已经不能再走路,自然兰家家主的位置落到了兰陵燕身上。他将兰父与林敏送到了孤岛,除了定期派人空投食物,他并没有给兰父任何联络方法的意思,任这夫妻二人自生自灭。 将父母收拾完之后,他专心将注意力集中在宁云欢身上,实验室里的雷蒙教授告诉她,已经研究出了最适合她的各种器脏。教授兴奋的道:她的求生**十分浓烈,而心脏已经放进她体内。已经开始造血,这简直是个划时代的突破。兰陵燕曾去看过,她的脸颊已经开始出现血色,她已经脱离了中央主控电脑,她已经开始能微弱的呼吸,呼吸系统是最先制造完的。 她的脸颊开始浮现淡淡的红晕,她的嘴唇不再透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再进行最后的一步,她便能活转回来。 这个实验让整个实验室的人都兴奋震惊欢呼,这是整个实验室的天才们的骄傲,他们如同上帝,制造出了一个人! 可兰陵燕并不开心,她要活转回来,他知道的,他自己已经在意她了,不管这种感觉是不是爱,或是占有,可他喜欢的,还是以前那个她,而不是醒来之后,有可能忘记一切,被雷蒙教授称为新生的女人。 就算是她仍是以前的记忆,可兰陵燕不要她恨他,若是她恨他,他宁愿她去死! 将那姓顾的女人送到了岛国,她既然这样喜欢男人,离不开男人,他要让她享受个够!每日每夜各式各样的口味下,顾盈惜身体很快染上了艾滋,兰陵燕将她送到了那群男人中,可笑以前对她一片痴心的男人这回开始对她忙不迭的疏远,他将宁云城也弄进了实验室,让宁云城也尝过每一次宁云欢受过的苦楚,而慕谨之等人则是被他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慕谨之将他的母亲送进精神病院,他也以同样的方法将慕谨之关了起来。 事情都办完了,顾盈惜拖着残败的身体,最后十分凄凉的死去,兰陵燕完成了一切,却瞬间有种索然无味之感。 宁云欢的身体已经在渐渐恢复,雷蒙教授说她已经开始渐渐的复苏,她睁眼的时间多了些,她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她的发丝开始有了光泽,她的嘴唇偶尔会带着笑意。 兰陵燕真是喜欢哪,可他却不能。 她醒来之后如果不再是以前的她,兰陵燕不需要她活着,而她若是以前的她,她则是会恨他,从此以后不会再对他微笑,不会睁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看他,不会再像视频中那样的可爱,若她活着的结果是讨厌他或是恨他,那么他希望宁云欢不要再活过来。 若是恨他,宁愿她死! 亲手将这具科学家们称之为新生的身体生机掐断,看着能保她尸体鲜活的液体渐渐将她淹没,兰陵燕不顾雷蒙等人的阻止,克隆内脏器官他们已经成功,并复活了一个将死的人,这样的手段足以震惊全世界,可兰陵燕却不稀罕。他看着宁云欢的呼吸渐渐急促,她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在众人可惜的摇头叹息声中,她的脸色渐渐发青,眼睛下意识的瞪了起来,兰陵燕看着她眼中渐渐失去了自己的倒影,微笑了起来。 宁云欢死后,林家曾想塞个女人过来,可兰陵燕却并不是任人摆布的,他没有子嗣,暂时也没有觉得哪个女人有资格能生下他的儿子,他不管兰家往后在他年老时会有怎么样的动乱,他只要自己在世时能镇压住暗地里的牛鬼蛇神,哪管死后洪水涛天。 剩余的下半生中,他将精力放在虚无飘渺的时空机上,实验室的疯子们为了这个构想,个个激动,宁云欢的身体一直被他保存着,鲜活如初。直到二十多年后一群科学家将号称能改变历史的机器研制出来时,兰陵燕不知道这时空机有没有作用,不过他为了这件事情而疯狂了一生,一切便到此结束。 他看着宁云欢的身体如同以往的实验般消失在台上,兰陵燕笑了起来,这一生他疯了,只是若真的事情还有重头来过时,他绝对会在一切事情还没有发生时,将这个他为之疯狂了大半生,到最后才发现这种玩意儿叫爱的东西抓在手里,他绝对不会再任她消失!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他还是好像爱上了那个从始至终连话都没跟他说过的女孩儿。 再见,我的公主,我的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篇   完本感言

下一篇   林意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