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幕后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九十章 幕后

“欢欢,我,我怎么在这儿?”她们在昏睡过去之前全都是在李家大宅之中,当时一起玩耍的除了宁云欢李盼盼之外,还有约六七个姑娘,宁云欢心中沉甸甸的摇了摇头,她在人群里果然翻找到了李盼盼的身影,这下子可真算是有缘了,两人看样子,应该是再次被一块儿绑架了,而这次除了少了一个顾盈惜之外,还多了几个原本在李家大宅中一起玩耍的姑娘们。 将人都拍醒了,几个姑娘还有些慌张,可李盼盼跟宁云欢二人倒是冷静,这会儿相互一看,不由都苦笑了起来,这简直该称之为叫该死的缘份! 李盼盼这会儿心头沉甸甸的,是她邀了宁云欢等人到李家大宅中聚会,李家好歹也是在军中地位不凡,可这会儿在李家的大本营竟然被人将这样多的大小姐们一网打尽,李盼盼几乎能想旬得到,自己这回就算是平安回去了,也绝对会面对家里人的责备与怨怪,甚至李家有可能会被她连累,被愤怒的家长们围攻而出现什么危机。一想到那些后果,李盼盼便不寒而粟,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这会儿我们是在飞机上。”杜贺很肯定的说了一句,虽说机舱里四周都被密封,可光从内部装饰以及自己这会儿身体的摇晃感,众人都能猜得出来。 “现在该怎么办?”周媛媛下意识的朝宁云欢看了一眼,她这话音刚落。几个姑娘不由自主的都将目光落到了宁云欢身上,也许是因为几个姑娘都跟宁云欢的公司签了约的原因,平日开玩笑时也曾唤过她老板。这会儿一出事,再加上宁云欢又是最先醒过来的,几人本能的便将目光落到了她身上。 “先等落地再说。”宁云欢一面四处翻找,见到没有降落伞,尤其是机舱门被紧锁着的情况下,她也有些无奈了,四周连窗户都看不到。也没个降落伞,要是这会儿出什么鬼主意,找死的只是自己而已。机舱与机长室被一道铁门隔了开来,几个女人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可能无法逃出去。 也暂时先只能这样了,众人有些情绪低落。也不知过了多久。几个姑娘肚子饿得已经‘咕咕’叫时,飞机终于开始降落。 一阵倾斜之后,机身很快开始在跑道上滑停了起来,宁云欢几人站直了身体,好不容易挺直背脊时,飞机停了下来,众人好像听到了飞机门被打开的声音,那道一直紧锁着的铁门也缓缓被打开。一个身穿迷彩服手里端着枪身材健壮的男人将枪口对准了她们,示意她们下去。 “欢迎你们的到来。姑娘们。”机场下一个穿着紧身作战服,头发全往后梳露出宽阔额头,俊眉星目一脸阴狠之色的男人这会儿单手捂胸,朝几个女人彬彬有礼的弯了弯腰,李盼盼等人看到他时,瞳孔却都不由自主的一缩,李盼盼甚至忍耐不住,嘴里惊呼道: “慕谨之?”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慕谨之?”杜贺捂住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杀伤力极大的男人竟然会是帝都慕家里那个出了名的傻子,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宁云欢却是冷静了下来。就怕不知道对手是谁,这会儿在知道绑架了自己的人是慕谨之之后,她反倒是平静了些。 “姑娘们,欢迎你们来到,我的,秘密基地!”慕谨之这会儿没有再装傻的意思,脸上一片平静的微笑,那双眼睛中露出野心与毫不掩饰的凶狠之色来,眼角余光似是不经意间的朝宁云欢看了过去,接着又扫过一群女人,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宁云欢身上: “我就知道你们没这么老实,果然,还是有本事挣扎开捆绑住你们的绳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慕谨之说到这儿,朝宁云欢露出微笑来: “宁小姐,或者,我应该称你为表嫂?应该是你替大家解开绳子的?” 宁云欢没有出声,只是警惕的盯着慕谨之看,她身上连腕表都被取了下来,裙子上装饰的碎钻都被人扯了个干净,手里半点儿能还击的武器都没有,让她实在是有些失望,面对慕谨之时,她好像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羔羊,让她心头紧张。 “我觉得很奇怪,表嫂,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装傻的?就连我那愚蠢的哥哥都没有猜到,为什么表嫂你会知道呢?”慕谨之一边说着,一边困惑的皱起了眉头来,他像是想要朝唐婉靠过来,可偏偏走了两步他原本靠着的车子里却传来‘嘭嘭’的撞击声,让慕谨之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回头将车子敲了两下,阴沉着脸喝道: “闭嘴!不要再动了,否则我亲爱的大哥,我恐怕这会儿忍不住会让你们保持不了清醒了。” 他话一说完,直接就将车门拉了开来,里头被捆得跟个粽子似的慕谨言便一下子滚落了出来,狼狈在的地上滚了几圈之后,躺在地上,恨恨的瞪着慕谨之看。这会儿的慕谨言身上早已经没有了平日的风度与潇洒,他头发凌乱又沾了不少的灰尘,脸上已经被捆得快变了形,与宁云欢几人之前嘴上粘着胶带不同,他嘴里几根并列在一起的牛筋绳勒在了他嘴间,将他那张还算是英俊的脸捆得变了形不说,口水这会儿还不由自主的流出来,看上去十分的可怜。 宁云欢看到慕谨言这个样子,忍不住想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她明明提早给了慕谨言提醒,但慕谨言这种蠢货却不以为意,直到如今,害人害已,他就是已经得到了提醒,最后也落个跟前世一样的结局,想来就算是再给他多来几次机会,这样的人也永远注定不会成功。 “大哥,你为什么这么不安份,非要逼我呢?”慕谨之脸上露出笑容来,只是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这样古怪的他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慕谨言显然也意识到了,挣扎得更加厉害,鼻孔里发出‘唔唔’的声音,身体如蚕似的开始扭动起来,可根本没有用,他越是挣扎,身上的绳子就收得越紧,几乎已经快勒进他肉里头了,他原本那身十分考究的西装,这会儿如同泡菜一般挂在他身上,更显出几分凄凉来。 慕谨之还想要再说话,车子里头田玉馨颤抖的声音传了出来:“谨之,谨之,他是你大哥啊,你要将你大哥做什么,你将妈妈带到这儿来,到底要怎么样啊?” 这会儿可热闹了,宁云欢尽量的默不作声看戏,以期望这家人能多闹一会儿拖延一下时间,慕谨之表情十分不对劲儿,他听到田玉馨的声音时,眼睛里通红,并不是要流泪时自然而然的神色,而是一种好像是疯狂前的诡异宁静般,他手背上青筋绽了出来,将手伸进车子里,没过多大会儿功夫,便将里头正尖叫不止的田玉馨给拖了出来,一把将她扔到了慕谨言身上,田玉馨被这一摔,疼得不住呻吟,慕谨之却冷笑: “什么大哥?就因为我比他小了几岁,所以慕家里的一切,我都没有资格拥有,妈妈,你知道小时的我心中有多么的不甘么?他这么的蠢,他有哪儿比得过我?凭什么慕家的一切爸爸都只想要交给他?凭什么?”他说到后来时,大声喝了起来,表情狰狞,吓得田玉馨不住尖叫,哪儿还说得出话来。 “这种没用的蠢货却能让我一无所有,我这么的聪明有抱负,可我却偏偏什么也得不到,长子,哼哼,可笑,现在不也是跪在我面前,我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任我摆布么?”慕谨之说完,笑了起来:“可惜,现在我已经不想要慕家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更好的东西,我要得到的,不止是慕家而已,你放心妈妈,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生不如死,后悔将慕谨言这种蠢货生出来呢,你看看,你看看眼前这些人是谁?” 慕谨之一边说着,一边手指便朝宁云欢等人指了过去,见田玉馨脸上先是露出惊喜之色,接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露出惶恐之色,到最后时牙齿都在‘咯咯’作响了,慕谨之笑得更加疯狂:“想明白了?我将这些女人全部弄过来了,用的还是妈妈你的名义,你说,要是我将这批女人全部卖到国外,李家的人,杜家的人,周家的人……”他每指到一个人便唤个名字,田玉馨身体便哆嗦得更加厉害,到最后慕谨之将手指到了宁云欢身上: “还有姑祖父最看中的外孙的媳妇儿,兰陵燕的女人,也全部卖出去任千人骑万人压,妈妈,你猜猜,你这一趟回华夏,这些人会怎么样对你?” 田玉馨身体哆嗦得更加的厉害,看到她害怕的样子,慕谨之像是得到了什么巨大的满足般,兴奋的颤抖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