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祸根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祸根

`“不错,主子已经派人追讨,不过他的义父这会儿也在找他,他应该已经躲了起来,据我推测,他应该已经躲进了顾家,夫人,要不要提醒那位人物一声?”顾盈诺抿嘴笑了笑,丝毫没有要对顾少淘放他一马的意思:“听说他的义父对他已经发出了追杀令,逮到他的人剁手得二十万,杀了他可以得五十万,提供他的消息,则可以拿十万呢。”说到这话时,顾盈诺脸上露出几分向往之色来:“凭白捡来的钱,怎么花着都觉得痛快,更何况他因为捧了顾盈惜才使任务失败,如今公司被西门财团恶意收购,偏偏原因竟然是因为他一直力捧的姐姐,如果他要知道自己往后的悲惨结果是因为顾盈惜,那么好戏一定会很快上演的。” 虽说顾少淘以前也算是顾盈诺的弟弟,不过这会儿顾盈诺对顾家人充满了怨恨,这会儿她就相当于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头,将每一个曾不利于她,或是没有在关键时刻站在她这边的人全看成了敌人。 顾少淘对于顾盈惜虽然是真爱,可是真爱这东西,在经历过一次之后顾盈诺便将之看成笑话了,实在很期待顾少淘发现真相时的那一天。伸手撑着下颚,顾盈诺有些遗憾的问了句: “夫人,真的不用我再添把火吗?” 宁云欢看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嘴角弯了弯:“那随你高兴吧。” 得到了这样让人满意的答复,顾盈诺显然是满意了。她很快将文件收妥,将空余的时间交还到了宁云欢手上。 而顾盈诺猜得也果然不错,顾少淘出了事之后被自己的义父发了一个江湖追杀令,他便如同惊弓之鸟般躲进了顾家。这会儿顾家无疑是最适合他的躲避场所,出门混了一年,顾少淘显然比以前精明了许多,他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道理,因此他猜测着自己的义父一时间恐怕应该想不出他会在顾家,而媒体记者最近又追顾家追得厉害。顾家躲得严实,他藏在这边,绝对一时半会儿的没人会知道。 顾家里顾娴看着这个仿佛失而复得的儿子,泪流满面,虚寒问暖的追问他这些日子以来的下落。 对于自己这个最敬重的顾娴妈妈,虽然曾经他因为年少不懂事也恨过顾娴。可出去这些日子,顾少淘早忘了当初自己对于顾盈惜的恨,时间的发酵下,则全变成了爱,他对于顾娴并没有隐瞒,只简单的将自己这一年的经历说了一遍。只是对于自己认的义父,他改了个口。变成了他寻回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个十分有势力且厉害的人物。 “我前些日子就在帮我爸爸打理公司,也就是华娱,妈,你不会怪我没有认你们吧?”顾少淘说完这话,顾娴才恍然大悟,有些惊喜道:“华娱竟然是你的公司?难怪对于惜惜这样的照顾。没想到竟然是你。” “嗯,我不能公开身份。我父亲背地里有很多仇人,他只有我这个儿子,不希望我出什么差错,因此我一直隐藏在暗地里,希望能帮助到你们,可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帮到你们,反倒因为现在有个很厉害的仇家找到了我的父亲,我父亲只有我这个儿子,深怕我出什么事,因此让我先躲起来,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顾娴听到这些,自然连连点头,又跟小女儿交换了一个激动的眼色,她的儿子现在有了出息,有了本事,竟然还知道认她这个妈,顾娴仿佛觉得自己一时间也有了依靠般,心花怒放了起来,当然连连保证绝不会将消息泄露出去,就连顾盈语都欢喜的问道:“那哥,以后我能不能当明星?” 这会儿的顾少淘早就成了丧家之犬,可在顾家母女面前,他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当初宁云城的遭遇他也是看在眼里的,因此顾盈语这话音一落,他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勉强笑了起来:“那是自然,不过妈,姐姐去哪儿了?这些日子我躲了起来,倒是对她疏忽了些。”说到这个,顾娴也是不清楚的,因此支唔了一阵,顾少淘本来生性便多疑,见到顾娴这个模样,怀疑她是不是不想告诉自己,心中便沉了下去。 而此时顾盈诺也有了动作,西门牧想要悄悄的拍他的电视剧,以求到时一鸣惊人,可偏偏她不会如西门牧的意,因此在兰陵燕的示意下,动用了一些兰彪的资源,拍到了一些西门牧新片的事情,最重要的,将顾盈惜是女主角的事儿也确定了,直接便联系了各大媒体报纸,也在兰宁电视台的娱乐新闻时间将这事儿给捅了出来。 以前西门牧有西门家的势力帮助,因此能将消息隐瞒得天依无缝便罢了,可这会儿消息一被人捅出,整个世界便炸天了锅,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年少成名的导演竟然会是华夏古国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如此有权有势,难怪以前会根本不愁厂商赞助与来去神秘,又有谁会想到这位出身高贵的公子哥儿,会干上这一行? 西门家也因为儿子的关系,紧跟着浮出水面,被媒体大肆报道,一时间各大狗仔队如同附骨之蛆,开始追逐起西门家的一举一动来,西门牧新片的事儿,自然也瞒不下去了。 本来在华夏中西门家也算是一个隐世的家族,虽说在外头名声并不响亮,可其实带着一种低调的奢华,可这会儿一旦被人暴露出来,又跟顾盈惜联系上了,西门家的档次便一下子降了好几个,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西门家族以前隐在暗处,因生存多年,自有自己的生存法则,谁料这一被捅开,许多以前见不得光却在这些人眼中认为合法的东西,自然便不容易被生存了,对于这种隐世多年的家族,在兰陵燕眼中看来只值两个字:肥羊! 兰九盯上了这种家族,知道这种姓氏存在多年,家中积蓄深厚,他跟林茂山一商量,便指动手下,以垄断娱乐的名义,将西门家族告上了国际联合法庭。 谁都知道开着娱乐公司,手底下养着一批明星,便跟种了一大片摇钱树似的,垄断这个词经不起推敲,全是看人怎么说而已,沾上了这两个字西门家族便是财势再大也没什么用处,这种官司不好打,便是打赢了也会交出庞大的各种支出,若是输了,恐怕西门家还得交出大半钱财,兰九这一招实在是阴毒,西门家的人背地里骂娘,最后气了个半死,却仍没有和世界撼动的心,交了一笔数额庞大到足以能使一个国家经济大幅增长数据的钱,才算是平息了这场风波。 西门牧此次拍片十分不顺,一片波折的背后,兰九跟林茂山二人数着这次分过来的钱,满意的笑了。 这一次从西门家中挖出来的钱足可以比拟兰九名下产业一大半的数目,就是跟林茂山平分之后,兰九已经满意了,这些钱还只是众联合国瓜分之后落到华夏手上的一些,西门家族此次的损失,以天价估计。 宁云欢看着兰九这次玩的计谋,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在这些人眼中,金钱只是一个他们玩游戏下的数字而已,难怪兰九以前能眼都不眨,财大气粗的买下一个电视台,就凭他这种抢钱的方法,别说一个电台,便是再买一个他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这件事的后续结果,就变成了本来西门牧正在拍摄中的电影,因为西门家族资金的不足而被迫中断。西门家交出大笔钱财保住了财路,可是流动资金却受了影响,西门牧以往是西门家族的大少爷,他要拍电影,西门家自然鼎力支助,西门牧几乎没有因为经费问题而发过愁,可谁料这一次西门家被迫当了回出头鸟,一下子被挖去这样多钱,又哪儿还能支持得住西门牧的事业?因此正在拍电影中的顾盈惜自然也被送回了国来,这会儿顾盈惜已经不是怀疑了,她是真的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幸的人,走到哪儿,便能为身边的人带去不详的运气,她被西门家的人送回华夏时,顾盈惜沮丧得险些忍不住想哭了。 看着电视中刚下了飞机便被大批媒体记者包围住的顾盈惜,宁云欢不厚道的笑了。前世时为顾盈惜带去种种荣耀,成为了她助力的男人们,这一世却在兰九的策划下,变成了将顾盈惜当成一个传染体,把这些人分个击破。 如今顾盈惜的男人已经七七八八被弄散了大半,就是还没有跟她散的,也大多不成气候,宁云城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上一世宁云欢的仇,已经报了。只要再将慕谨之的威胁性给解除,宁云欢便不准备再将心思花在顾盈惜身上,她的上辈子被浪费了,这辈子也想做做自己的事情,就算是不缺钱,可自己也该有个兴趣爱好,以弥补自己白白浪费的那些时光。 顾家里,这会儿的顾少淘后知后觉的才从电视上看到了顾盈惜跟西门家族之间有瓜葛的一切,顾少淘的脸色一瞬间扭曲得厉害,他的眼神阴沉了下去,目光狠狠的盯着电视上那个无辜似又可怜的身影,心如刀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我会争取找时间加更,我希望最快是在这个月完结,大家应该都等结局等得不耐烦了,我也不想再拿这个月全勤啥的,争取早点加更完,然后番外奉上~ 我想说,我绝壁要找回存在感,说我码字无能,加更无能,就跟说我x无能一样的,我绝壁不会接受这种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