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被撞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六章 被撞

一听这话,宁治中脸色便难看了起来:“他肋骨断了可不关我们的事,我女儿就是不小心将他额头给碰到了,并没有碰到他的肋骨。” 医生没有出声,宁云城这才睁开了眼睛,一张俊美的脸上满是阴郁:“与你们无关,这是我自己的事。”说完这话,宁云城一面拿起手机拨打了起来,那头刚传来顾盈语不耐烦的声音,他还想说自己正在医院,顾盈语已经翻着白眼,将电话给挂断了。 “该死!”宁云城刚想将电话扔了,可随即想到自己如今的情况,又强忍着将手机给搁了下来,冲宁治中等人说道:“谢谢你们送我来医院,你们先给我将接骨的钱垫上,我回头联系我的父母,再还钱给你们。”一听这话,宁莲莲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来,宁治中刚要拒绝,她已经满口答应:“好呀,不过你叫什么名字啊?” 旁边站着的医生也跟着点头,“要你的身份证办理住院手续。” 宁云城将身份证拿了出来,宁莲莲随手接了过去,便有些惊喜道:“啊,真有缘份啊,没想到你也姓宁。”宁云城这才有些惊奇的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踢石头砸破了自己脸的女孩儿,发现她十分的年轻,水嫩的脸上浮着两抹健康的红晕,身上带着一种顾盈惜没有的活力。 想到顾盈惜,宁云城心头便撕裂般的痛了起来,他为顾盈惜付出了这么多。可这会儿自己住在医院了,她却没有过来看自己一眼,也不知道顾盈语将自己住院的消息告诉了她没有,若是她知道还不来看自己,宁云城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怨恨来。 “是啊,我也姓宁,难道你也姓宁吗?” 天底下同样姓宁的也不是没有,可这样遇着也太巧了些,宁治中一反刚刚不耐烦的态度。一面小心道:“你姓宁?那你可认识住在京中东面的紫园中那户姓宁的人家?”宁治中将宁夫人的位置一说,宁云城眼睛便瞪大了:“那是我父母的家,你们是谁?” 一听对上了,宁治中眼神便一亮,心头就热切了起来:“难道我那位堂嫂就是你的妈?原来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想到今天竟然这样有缘。幸亏我们莲莲将你撞到了,否则还真不知道,原来大家都是自己人。”说完,便将自己的身份给说了一通,他本来还害怕宁云城这样的大家公子是不会这样轻易认自己这个亲戚的,谁料不知是不是宁莲莲将他给撞到的原因。宁云城竟然比宁治中想像中的还要热情,一下子就接受了他这个便宜堂叔身份。 宁云城也没料到自己这样轻易就找到了个亲戚。他如今的生活已经够惨了,这回宁父像是铁了心般,连电话都不接他的了,他在小区门口守了两天,也没看到宁父的踪迹,这会儿不由向宁治中打听:“堂叔,你知道我爸爸最近在忙什么?他怎么连我电话都不接了?” 没想到宁云城没有怀疑宁治中的身份。轻易将他这个亲戚给接受了,可这会儿宁云城问起这话来。宁治中反倒要怀疑他了:“什么?你不知道你爸爸已经去世了?”连自己的亲爹死了宁云城都不知道,宁治中这会儿开始怀疑起宁云城到底是不是那宁家的儿子了,否则怎么可能自己跟宁夫人来往了这两天,也根本没有看到过宁云城?更何况刚刚宁治中是太过惊喜了,没有想到其他,这会儿再看宁云城穿得破破旧旧的,又哪有什么宁家大少爷的气派? 猜想着自己是不是有可能会被骗了,宁治中脸色便冷了下去:“难道你并不是宁家的那位大少爷?” “怎么可能?”说到自己不是宁家的大少爷,现在这个说法比人家说宁云城不是男人还要让他难以接受,他已经快一无所有了,他梦想中的爱情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般模样,他的父母现在根本在意的不是他,手中没有钱,目前的他好像还能保住的,就仅有宁家的大少爷这个称呼而已,尤其是宁治中刚刚的眼神让宁云城的虚荣心得到了升华,让他更不想放弃自己如今唯一还拥有的东西。 见宁治中不信,宁云城又说了好几样自家屋里的摆设以及到后来,忍耐不住还是说出了宁云欢的名字来。 宁云欢如今是十分出名,可她的家庭却一向被保护得十分周密,这会儿见宁云城果然有可能是宁家的那位少爷,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但宁治中态度仍是热情了几分。 相较之下,宁云城没有料到自已如今还需要靠宁云欢的名字才能证明自己,心中的滋味儿自然可想而知。 等到顾盈惜知道宁云城受伤住院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这还是顾盈语无意中说漏了嘴她才知道的,第一时间她便打了手机到宁云城的电话上,可这会儿她迟来的关心不止没有让宁云城心头舒坦,反倒让他生出几分怨恨来,宁云城此时的心态就跟被困在瓶中的魔鬼般,第一天希望顾盈惜来看他,第二天他发誓只要顾盈惜能知道他在住院,还能出现在他面前,他发誓他会以后永远做顾盈惜忠诚的奴隶,可这样的期望在没有得到实现之后,他心里生出了怨恨,顾盈惜再来看来,在宁云城看来也只是假惺惺了。 因此顾盈惜一路急赶到医院时,看到宁云城跟在他病床前一个美貌的少女有说有笑之后,心里酸溜溜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云城,你没事吧?”顾盈惜一面取下了墨镜,一面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见到宁云城头上裹着的伤口时,她不争气的又哭了。相较于顾盈惜的激动,宁云城则显得十分冷漠,就跟旁边的宁莲莲说笑,根本对顾盈惜不爱理睬。 顾盈惜自己男人不少,可她的男人们能忍得了嫉妒心,愿意为了她跟其他男人和合相处,可对于自己的男人,顾盈惜见他和别的女人说话顾盈惜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看到宁云城用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温和态度跟其他女人说笑,顾盈惜心中就跟有刀子在割扯般,她咬了咬嘴唇,负气的跑了出去。 宁云城的眼睛冷了下去,宁莲莲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她就是一个做事大大咧咧,又有些迷糊的姑娘,这两天宁治中为了讨好宁云城,能再度接近宁夫人,让自己的女儿过来侍候宁云城,可宁莲莲看着可爱,但做事却有些笨手笨脚的,不时惹个祸,宁云城一开始只是肋骨断了,额头又受了伤而已,这两天大伤没有,可却小伤不断增添,同样的跟宁莲莲也熟悉了起来,知道她不是有意的,反倒认为她这份迷糊劲儿十分的可爱,这会儿顾盈惜跑了虽然让宁云城有些难受,可见宁莲莲害怕的样子,宁云城仍是先安扶了她。 顾盈惜觉得最近的自己真的很失落很受伤,她现在成了人人喊打的对像,原本力捧她的公司最近也不怎么找她了,而四处还有疯狗般的媒体记者想要采访她,宋泯然判了死刑,妹妹顾盈诺已经许久不见了踪影,就连一直对自己很好的云城,现在也另外有了人。 想到这些,顾盈惜失魂落魄的跑出医院后,回头却根本没见宁云城追出来,她苦笑了两声,整个人只觉得已经提不起精神来了。而这会儿好像无处不在的狗仔队已经发现了她,只听‘咔嚓’几声快门声按起,顾盈惜浑身一紧,接着有人喊:“在那边!” 一连串急速的脚步声响起,顾盈惜下意识的便开始跑,她一面跑一面回头去看,在听到有车子的喇叭声响起时,她大惊失色想要躲闪,却已经晚了。 顾盈惜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一切天旋地转之后,她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依稀好像听到一阵淡漠的男声在问:“你没事吧?”顾盈惜却已经睁不开眼睛,陷入了昏睡中。 “少爷,她全身软组织受伤,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伤口,昏迷过去应该与她受到了惊吓有关,最多半小时,她一定会醒过来的。”一道有些平淡的男声响起,眼前像是刺眼的白光亮得让人不得不睁开眼睛,顾盈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时,只看到头顶上一盏大灯,旁边隐约还有两个人影,看得出来身材十分高大,可却看不清面容。 “你醒了?”那道刚刚还在说她最迟半小时会醒过来的男声问了她一句,顾盈惜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她这才觉得自己浑身疼得厉害,一面想要坐起身来:“这是在哪里?” “这是我们家的少爷,是他救了你,你乱跑时撞到了少爷的车上。”这个男人回答了一句,顾盈惜便苦笑着捂了脸,肩膀微微抽动,声音微弱:“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她真的觉得活着十分痛苦,现实的一切如同一个沉甸甸的担子压在身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