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揍人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五章 揍人

兰陵燕本来不太想和这些人讲话,可没料到这会儿这个中年女人还端着受害人的架子,皱着眉头冷冷的便开口:“若是你觉得不妥,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诉,现在请你们立即离开,如果你们再接近我的岳母,我会以你们有威胁而申请将你们拘捕。” 兰陵燕直接开口赶人,让宁治中一家人有些尴尬了起来,宁莲莲手中的零食往桌上一掉,她有些尴尬的看了宁云欢一眼:“姐姐……” “宁莲莲小姐,我并不是你的姐姐,于公于私,我想你都不应该这样称呼我。你的伤确实是因公司处置不当造成,但我想既然你们已经提出条件,我都已经办妥了,你们便不该再来打扰我的母亲。”这宁治中一家人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可宁夫人才刚失去了丈夫,宁云欢实在不想她以为好不容易找到一房亲戚,最后人家却是有备而来的。 “姑妈……”宁莲莲心里一慌,那张心型的小脸上露出几分受伤难受之处来,宁夫人别开了脸,没有出声。 宁治中脸颊肌肉抽了抽,好半晌之后深呼了一口气,勉强笑道:“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打扰了,宁小姐,还希望我们莲莲的工作你好好考虑考虑。”说完这话,他朝老婆女儿使了个眼色,宁莲莲这才低垂着头,小碎步朝他跑过去了,几人出门时,宁莲莲又小声的唤道:“姐夫……” 兰陵燕嘴角抽了抽,只当没听到般。这家人才拉开了门出去了。 “妈,这个宁治中不管是不是宁家的亲戚,都不能和他来往。”说到这儿,宁云欢将当初他们要了五十万赔偿费的事儿说了一次:“就是这样他们还好像认为我欠了宁莲莲一般,就算是宁莲莲因我受伤,可我该做的也都做到了。”她虽然受了伤,可做过美容之后却并没有毁容,现代科技这样发达,早不是当初各种技术落后的时候。宁莲莲脖子与胸口都好得毫无痕迹,就算是曾受过苦,可五十万当做补偿也差不多了。 虽说五十万不一定能买到一套房子,可至少在京中要买套小公寓,交个首付却是够了。宁云欢虽然没有拿钱来封口的意思,可诚心却是十足。只是不知道宁治中还跑到自己家中来认亲干什么,但不管如何,宁云欢都不想在不知道他们目的时,跟他们扯上关系。 “宁治中两人在老家以投资的名义,找亲戚朋友总共借了四百多万,投入进一个项目中。被骗了血本无归,家里追债的人追得厉害。”兰陵燕坐下来了。接过丈母娘递来的热茶抿了一口,才缓缓将宁治中的事情抖了出来:“他们上京除了照顾宁莲莲,为的也有躲债。”在宁治中的老家他们的房产最多能卖一百多万,而剩余的两百多近三百万,宁治中是无意中知道了自己还有一门在上京的亲戚,准备来投靠亲戚,顺便又东山再起的。 宁夫人听到这些。虽然在女儿说出宁治中身份时便有心理准备,可实际听到宁治中跟自己的来往并不像他们表现的那样无欲无求。心头仍是十分的失望。 “这个年头,怎么人都这样复杂?”若是好好跟宁夫人直说承认,她看在死去丈夫的面子上,说不定愿意借个百十来万,可这宁治中一家却使这样的手段,未免太小人了些。宁夫人有些难受,叹了口气:“幸亏发现得早,否则往后可真是……” 看宁夫人这失落的样子,又见差不了多久便要过年了,可宁家里却是冷冷清清的,兴许是只有一个人的原因,宁夫人好像对于过年都不怎么看重了,宁云欢心中有些发酸:“妈,不如你跟我回去吧,等我毕业后,我们就去国外,宁云城那边你不要管他了,他是救不好的。” 宁夫人还守着这个家,除了这里有宁父的痕迹之外,最重要的,她其实还是想要给宁云城一个留守的港湾,这会儿她对儿子虽然失望,可未偿没有抱着一个希望。宁云欢知道她嘴上虽然说得狠,只光从她不愿意状告宁云城的事儿,宁云欢就看得出来,在宁夫人心中,其实还是有儿子的。 “欢欢……”一听到儿子的名字,宁夫人便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她是太孤单了,又实在太想要有个亲人可以给自己寄托信念,否则宁治中一家人不会这样轻松的就能靠近到宁夫人身边,她是还有些想儿子,毕竟宁云城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当初小小的抚养到如今,纵然他是有千错万错,可宁夫人又怎么舍得不管他,母子之间的感情宁夫人知道自己该恨这个儿子,可她却狠不下心来。 两母女抱头痛哭了一阵,宁云欢临走时仍是劝了宁夫人一句,这下她没有再一口回绝,只是说要再考虑考虑。 天空中飘着毛毛的细雨夹着雪花,车子外的玻璃上没多大会儿功夫便一片银白,刚出小区大门时,宁云欢眼角余光里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旧羽绒服,这会儿正在小区门口跟保安理论的高瘦身影,她眼睛眯了眯,嘴里念了声:“宁云城!” “要不要我帮你揍他一顿?”兰陵燕看她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由轻声笑了起来,宁云欢毫不犹豫的便点了点头,宁父被他气死到如今已经过了这样长时间了,宁云城却从未出现过,宁云欢要不是还没空出时间来,早收拾他了,这会儿正巧遇上,哪里有不报仇的道理,虽说答应了宁夫人不将宁云城给弄进牢中,不过宁云欢却气不过。 “要他是内伤,最好看不出伤处,除非进医院的那种。”宁云城如今已经没有钱了,现在应该是暂时又住回了顾家那边,宁云欢还不信就算是顾盈惜纯真又善良,就她现在这种处境,知道了宁云城受伤,她还能拿得出钱来送宁云城就医。 兰陵燕弯了弯嘴角,拿起电话便吩咐了两句。前头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形结实壮硕的大汉跳下了车,朝宁云城那边走了过去,就算是隔得远,可这会儿将宁云城当成沙包般,拳打脚踢的样子宁云欢却看见了。在这个大汉面前,其实身高同样不低的宁云城却是一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约几分钟之后,那呆愣住的保安回过神来时,这大汉已经扔下了跟死猪般瘫在地上的宁云城,迅速上车回来了。 车牌号早在漫天的雪花里看不清了,就是明知道这辆车是小区里进出的,可是能住在这小区中的业主非富即贵,宁云城这样一个丧家之犬的人,又有谁会傻得要得罪自己的衣食父母,有可能还会惹上什么了不得的官司而帮他? 宁云城被打了一顿,周围却根本没人管他,他骂了一阵,自己一面捂着胸口,一面跌跌撞撞的又朝顾家走去了,天寒地冻的,宁云城心头骂骂咧咧,撞上了才从宁家出来没多久,一时间还有些不甘心就这样被赶走的宁莲莲一家人。 “爸,妈,为什么姐姐不喜欢我们?”宁莲莲这会儿不想离开,她不想回到自己租住的小房子里,最近宁夫人很喜欢她,她也好像从宁夫人身上找到了一种长辈的感觉,让她有些不想离开,更何况姐姐宁云欢的男朋友真的很帅气,以前是公司的大老板,她也只有偷偷将兰陵燕当成梦中情人,没想到自己也有接近他的一天,总想跟他多相处相处。 宁治中阴沉着一张脸,没有回答女儿的话,只是跟老婆交换了一个眼色,宁莲莲见父母没有理睬自己,不由伤心的低下头去,一面脚在地上踢了起来。 说来也是宁云城倒霉,这京中道路本来干干净净的,地上一层薄薄的积雪本来都能看得到路面的,宁莲莲踢起雪花,没想到里头竟然裹了一块儿小石头,一脚踢出去,正好宁云城从转角处出来,雪夹着石子儿,‘嘭’的一声便砸到了他脑门上,宁云城身体里撕裂般的疼,又冷不妨被石子儿将头砸到了,被雪冻过的石头杀伤力不小,一下子将他额头砸开一条口子,血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 “嘶”,宁云城将头捂住了,下意识的往地下蹲,宁莲莲好半晌之后才尖叫了一声,“妈,妈,我将人给砸到了。” 宁治中一看,头也有些疼了起来,他往四周瞧了瞧,刚想走,宁莲莲已经上前扶起了宁云城来:“你没事吧?” 虽说这个男人衣着破旧,可他抬起头时,宁莲莲却看到了一张算是十分俊郎的脸,让她脸颊微微就有些发热了起来:“你已经流血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宁莲莲的母亲一听这话,心头有些不大爽快,可谁让这个人是被自己的女儿给砸伤的,她犹豫了一下,正想要用什么方法逃走算了,反正这四周又没人看见,谁料宁莲莲已经跳到路边拦了出租车,心头骂了这个傻女儿几句,等将宁云城送到医院了,除了医生说他脑门要缝针之外,另外他的肋骨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