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埋伏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四章 埋伏

中年女人所说的戏宁云欢知道是指的是什么,正是如今兰彪已经拨了资金刚秘密准备拍摄的一部仙侠连续剧。在这个科技发展的时代,许多人对于返古掀起了一片热潮,随着小说里修仙的流行,众人也开始迷上了那种感觉,宁云欢正是因为知道前世后来几年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因为走投无路之下将一部仙侠游戏改编成为电视连续剧而一炮打响了名声之后,她也动了心思。 可这种事情是属于公司机密,公司内部人员一般进入兰宁都会签一定的保密协议,宁莲莲模样不错,发展潜力也好,若说要让她在里头凑个角色也不是不可能,谁料这个中年女人竟说要让她来担任主角,宁云欢一向不喜欢被人威胁,听到这个要求就笑了起来。 “宁小姐,我记得公司在与你们签约时,都会跟你们签定保密协议,不知宁小姐还记不记得?”宁云欢这话一说出口,床上的宁莲莲先是一呆,接着下意识求助的目光便落到了进门之后一直没有出声的兰陵燕身上。 她知道这也是公司的一个大老板,可兰陵燕并没有理睬她,对她的目光视而不见,眼神只落在宁云欢身上,安静且温柔。 “怎么?我是她的妈妈,难道这件事情连我也说不得了?”中年女人没料到宁云欢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先是有些发慌,接着又慌忙道:“也是我们莲莲无意中说出口的……” “有些事情。本来便不该乱说,公司要拍电视剧是个机密,若是宁小姐随意传出去给公司造成一定损失,宁小姐是会担负起法律责任的。”顾盈诺也跟着开了口,她一说话,中年女人脸色便不好看了起来:“你直说你们是想趁机赖账,不想赔莲莲的精神损失费罢了。” 宁云欢眉头皱着,看中年女人不快的脸色,也不想多说了:“赔偿的事情。可以跟我的助理商量,若是觉得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宁先生大可向法院提出上诉,我还有事,先失陪了。”说完这话,宁云欢正要走。床上的宁莲莲却是突然一动,嘴唇张了张,沙哑的喊出来:“兰总,我求求你……” 兰宁公司的人在知道自家公司出现得早多的老板是姓宁之后,不难猜出另一个时常出现的兰陵燕姓什么,宁云欢挑起眉头看了宁莲莲一眼。没有出声,兰陵燕拉了她的手直接出门去了。留了后头中年女人有些不甘的话:“留她下来说有什么用?若不是她我们莲莲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可宁云欢却没有要倒回去的意思了,刚下楼不久,两人正等着车子过来时,顾盈诺才抱着资料下来了,她见到宁云欢就扯了扯嘴角:“他们以为主子对于宁莲莲的伤势恢复有一定的作用,本来是想要让主子在那儿多陪陪她,多去看望看望她的……”听到这话。宁云欢不由就笑了起来。 这位宁莲莲的事情一直拖着没有解决,一个多月过去了。她的伤势早就已经恢复,在各种昂贵的药材治疗下,外表的皮肤都已经做过手术,直到十一月初时,取掉了纱布之后已经看不出她身体曾受过毁容的伤害时,这位宁莲莲的家人还死咬着没有肯放松。本来宁云欢认为这事儿可以很简单的完结,谁料最后竟然拖了这样长时间不说,直到快圣诞节前夕,宁云欢准备跟兰九去宁家一趟,看看宁夫人时,却意外的发现了住在宁家里的宁莲莲一家人。 “妈,这是怎么回事?”宁夫人见到女儿女婿回来,自然十分欢喜,一面替两人拿拖鞋,听到女儿这话,便笑道:“欢欢,这是你曾祖父当初兄弟那一脉的亲人,你爸爸当初在世时不知道有这门亲戚,否则不知道该如何开心了。”宁夫人说起这些话时,十分的感慨。 宁治中一家看起来不像是头一天跟宁夫人接触了,宁云欢进来时听得很清楚里头发出的欢笑声,她转身仰头朝兰九看了一眼,兰九嘴唇碰了碰她有些冰凉的额头:“有话回去再说。” “宁小姐。”那沙发上头坐着的宁莲莲忙起身向宁云欢鞠了一躬,看到兰陵燕时,粉脸微红:“兰先生。” 宁夫人一听这话,便笑得合不拢嘴,一面要拉了宁莲莲坐下,一面就道:“这么生疏干什么,你叫声姐姐,又喊声姐夫就是。”看得出来宁夫人是十分喜欢这个叫宁莲莲的女孩儿,看她的眼神时充满了疼爱,宁莲莲一听这话,脸上露出纯真错愕的神情来:“姐夫?难道姐姐已经结婚了吗?” 她喊得倒是自然,可惜宁云欢却觉得有些别扭,听了这话没出声,宁夫人却欢喜道:“不止是结婚了,而且连孩子都有了,叫林意,如今啊,正养在……” “妈。”宁云欢眉头皱了皱,打断了宁夫人欢喜的介绍,林家的事情她不希望宁夫人跟别人讲,毕竟林茂山现在身份不一样,宁夫人虽然跟林敏之间关系不错,可也只是不错而已,若是到时出了什么事儿,人家林家自己的人犯了错都要被抛弃,到时宁夫人若是无意中说了什么事儿被宁莲莲一家传出去了,林家看在自己的面上虽然不会真对宁夫人如何,可肯定心中是不舒坦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宁莲莲连公司的事情都能随意说,明显是藏不住话那种。 宁夫人这才看到了女儿的脸色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欢喜与找到了亲人的雀跃,她眼中的笑意不由一顿:“怎么了?”这会儿被女儿喝止住了,宁夫人才想起林家的地位来,也后悔自己高兴之下险些说漏了嘴,宁治中两夫妻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有些兴奋,可识趣的没有再追问下去。 “宁莲莲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宁云欢直接将话题挑明了,接着道:“就是上回我跟你说的,有人混进公司泼东西,结果受伤的那位就是宁莲莲。” 听到这话,宁夫人才回忆了起来当初宁云欢所说的问自己宁家还有没有亲戚的事情来,当时宁夫人记得没有的,谁料过段时间便有人找上了门来说是寻亲的,宁夫人开始还有些不信,只怕是骗子,可宁治中将一切说得都有板有眼的,包括自己女儿的血型,以及丈夫的名字各种各样的,宁夫人一开始还怀疑,可后来见这宁治中一家确实没有要骗自己的意思,渐渐来往下来之后,她倒有些庆幸起现在还有一门亲戚走了,对于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宁莲莲她也是爱屋及乌的,根本没想到其他。 可这会儿被宁云欢一说,宁夫人就觉得有些不对味儿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吗?”没有怀疑之前宁夫人觉得这个送上门来的亲戚既贴心又亲切,既没有开口问她要什么东西,也没有求过帮助,本来以为人家应该不是冲自己的钱来的,可这会儿听到女儿这样一说,宁夫人以前没有怀疑过他们就算了,一旦怀疑起来,便觉得这个宁治中一家是不是故意想要来骗自己什么东西,毕竟他所说的那些寻亲戚的话有可能也是因为他的女儿宁莲莲在自己女儿公司,所以才会得知的。 更重要的,是宁夫人觉得是不是这宁治中一家人觉得宁莲莲因为自己女儿受伤,所以想报仇来了。 这一刻宁夫人想得特别多,她想到这些,看这宁家人便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了,因此嘴角抽了抽之后,笑容便勉强了起来。 “姑妈,姐姐怎么这样快就结婚了?真是可惜。”她这话是盯着兰陵燕看的,嘴里还拿着零食在吃,看起来一派天真无邪的可爱模样。 “宁小姐。”反倒是宁治中看得准,宁云欢并没有要跟他们认亲戚的意思,可是宁治中也是走投无路了,因此自己找到了宁夫人家中来,谁料宁夫人比宁云欢好说话多了,不知怎么的轻易便跟他们亲近了起来,本来以为这事儿是十拿九稳的,可没料到这会儿宁云欢一回来,便坏了事儿。 “宁治中先生。”宁云欢并没有叫什么叔叔婶婶的,只是皱着眉头唤了宁治中一句:“你应该知道,你跟我们宁家到底是不是亲戚,我父亲在世时并没有这样说过,如今宁莲莲小姐正在我公司任职,若是你们非要认为是跟我们家有关系的,宁莲莲小姐的一切工作只有暂停了。” 一听这话,原本坐在宁莲莲旁边的中年女人一听便有些不大痛快了:“宁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亲戚,相互照应不也挺好么?我们也不要你们宁家的财产,只不过求个亲戚走动往来,我们家莲莲为了你还受了伤……” “赔偿等一切事都已经办理妥当,你们要求的五十万也汇进了账户,这位小姐的伤口也公司治疗并美容,一切都已经赔偿妥当了,你该不会还以为,我老婆欠你们什么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