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赔偿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三章 赔偿

“拿人来挡危险的东西,也实在太缺德了。”宁夫人看顾盈诺不顺眼时,自然是觉得她做什么都是不对的,宁云欢倒是笑了笑:“妈,如果她不缺德,往后毁容的就是我了。”顾盈诺确实是心狠手辣,可她是因为自己才抓了人来抵着,宁云欢也不希望宁夫人这样在背后说她:“更何况盈诺也跟顾盈惜是不一样的,她的男朋友被顾盈惜也抢了,腿之前都因为他们二人的事儿而断了。”说完,她简单将顾盈惜跟自己讲的事儿说了一遍。 宁夫人倒是呆愣得许久回不过神来,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顾盈惜连亲妹子的男朋友也要抢,不知为什么,宁夫人对于顾盈诺的遭遇倒是有些感同身受,知道她断了一条腿,还是女婿替她接好之后,宁夫人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说了。 在宁夫人这边没有得到宁莲莲的消息之后,宁云欢又劝了宁夫人跟自己一块儿回山上别墅好几次,宁夫人却都拒绝了。出了宁家时,顾盈诺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宁莲莲的事儿最近都是她在处理的,虽说颇有些不择手段的感觉,可好在事情被压了下去,媒体上热播了一阵,没有联系到宁云欢身上,反倒是隐约暗示此事是顾盈惜所为的一般,又引起了上一阵讨论的狂潮。 相较于这些事情顾盈诺处理得当,反倒是医院里的宁莲莲比较麻烦。 她虽然没有毁容,可也差不多了。那个人泼的是还没有稀释后的强酸,宁莲莲当时的胸部与脖子处全被严重烧伤,脖子险些伤到了声带,目前别说吃饭,就连说话都是个问题。 这位宁莲莲的家人也一并赶到了帝都中,这会儿顾盈诺本来正是要去安顿她的父母的,可是这位宁莲莲的父母却提出了要见宁云欢一面的要求来,并表示在宁云欢没有出现之前,他们一切都不会谈。宁云欢跟顾盈诺虽然相处得并不久,可也知道顾盈诺的性格,若不是到最后没有办法,她是绝对不会跟自己打电话的,因此应了一声,吩咐司机朝医院开了过去。 半路兰陵燕打了电话过来。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便问:“在哪儿?” 乖乖将自己即将要去医院的话说了,宁云欢才刚在医院前门下车,司机也跟着跳下来将钥匙交给泊车的小弟之后,兰九也跟着下了车来。 “这家姓宁的,应该是七十多年前。你曾祖父分支那一辈。”将宁夫人都不知道的关系给宁云欢说了一次,虽说年代久远。可华夏的科技发展要远比宁云欢没穿越之前的世界要强得多,再者说兰家总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耳目渠道,兰陵燕说起这些事儿时,宁云欢是一点儿都不好奇。 宁莲莲的曾祖父应该是宁云欢曾祖父辈时的兄弟,只是兄弟二人后来分了家,宁云欢的曾祖父利用分来的财产,创建了戏园子。后来发展成为娱乐公司,而宁莲莲的曾祖父拿了钱当了个富家翁。娶了宁莲莲的祖母,一辈子倒没什么大的成就,一代传一代下来,自然家中只是普通的人家,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兰陵燕一般从不说无用的废话,他既然这样说了,便总有这样说的理由。宁云欢挽着他的手进了医院时,宁莲莲因为脖子烧伤的原因,所以住在烧伤科的外科大楼十七楼,两人乘坐了电梯上去时,顾盈诺已经候在了电梯外头。 她一扫以往的青涩形象,这会儿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踩着高跟鞋,化着淡妆,看起来精神抖数。 “主子,夫人,这边请。”她弯了弯腰,在前头带着路,一点儿也没有现出疲惫之色,宁云欢重新替她报了帝都大学,她其实也是在利用课余时间替宁云欢做事儿,而又要记下兰宁公司一些庞大的资料,每天要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但顾盈诺不止是没有退缩,反倒表现得干劲儿十足。 病房里宁莲莲这会儿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她素颜时看起来也跟化妆之后没有什么区别,反倒因为脸色惨白的原因,更衬得那双大眼黑亮了几分,有种楚楚可怜之姿。 她旁边坐着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女,男的约四十岁左右,头发已经看得出来发际线在往后退了,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身上穿着墨绿色西服,看起来倒有几分文雅之气。而他旁边的妇人则是有些看不清脸面,她是背对着门口的,只看到橘色的针织外套而已。 顾盈诺先敲了敲门,接着直接推开了门进去,那几个在病房内的人听到动静,忙都转了头过来看,见到是顾盈诺时,那个中年女人站起了身来,她穿着碎花长裙,模样倒是依稀能看得出来年轻时候的样子,这会儿指着顾盈诺就气愤道:“你进来干什么?你是不是害得我们女儿不够惨?” 出了事情之后,宁莲莲是怎么受伤的并没有瞒着她的父母,因此这对夫妻来了之后对顾盈诺一直不太客气。 “宁先生,宁夫人,这位正是我的老板。”顾盈诺没有理睬这个中年女人的怒吼,反倒冷静的指着兰陵燕与宁云欢二人介绍,她冷静的态度让这个中年女人更加暴跳如雷,那看起来冷静些的男人却是将她给拉住了,先朝兰陵燕看了一眼,见到他冷淡的表情,忙又别开了头,反倒将目光落在了宁云欢身上,看了半晌,直到兰陵燕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才小心翼翼求证道: “你姓宁?” 宁云欢点了点头,来之前的路上她其实就已经想清楚了,虽说宁夫人现在是希望能找到一两个宁家的亲戚好让她往来,可是她其实并不准备真的认下这门亲戚,哪怕就算这宁莲莲真跟她有什么关系也是一样。 “我也姓宁,我记得我的曾祖父曾说过,他祖籍原是在京城,兴许有可能我们祖上还有什么关联。”这个中年男人知道的也并不多,只隐约看着宁云欢的样貌好像有些熟悉,可却并不敢贸然认亲戚,不过他眼里的神色显示出来的他有可能这会儿心中也是有盘算的。 “兴许,不过我的父亲半个多月前才刚去世,家母倒说宁家里并没有什么亲戚。”宁云欢微笑着将这个中年男人的话给抵了回去,他愣了愣,眼中似是闪过几分懊恼之色来,这才伸了手出来:“宁治中,这位是我的妻子,宁莲莲是我的女儿。”他叫宁治中,而刚去世的宁父则是叫宁治民,宁云欢眉头微微皱了皱,决定还是先看这些人到底目的是什么再说。 “我女儿的事情,如今不知道宁小姐准备怎么解决?”宁治中一看跟宁云欢没攀上关系,直接就问出了他旁边的中年女人最关心的问题,目前为止宁莲莲一直住在医院中,所住的病房是最好的vip房,医生也都是教授级,每日花销都在数万以上,她虽然签进了兰宁,可其实并不是什么当红的明星,兰宁给她办的一切福利虽说也包括了一些用药,可因为宁莲莲用的都是最好的进口药,况且专家级的主治医生都是不包含在华夏福利之中,都得需要自己掏钱,她每日的花费便在数万计。 “宁先生想怎么解决?”宁云欢问了一句,宁治中旁边的中年女人便忍耐不住:“我们绝不能同意用工伤作为借口,毕竟当天我想好多人都看到,我的女儿并非是工伤,而是这位姓顾的女孩子抓了她来替宁小姐你挡了一灾。” “我知道,所以才问夫人准备怎么解决?”宁云欢又多问了一句,那中年女人与床上的女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又朝宁治中看了一眼,才咬了咬牙,开口道:“我女儿受了这样大的伤害,首先除了她身体的康复之外,肯定是要植皮美容的,我要求她是用最好的手术,绝对不能留下一点儿痕迹。” “可以。”顾盈诺见宁云欢微微点头了,拿了文件夹出来记上。 那中年女人没料到宁云欢答应得这样的爽快,犹豫了一下:“我还希望兰宁能除了出此次的医药费之外,另出五十万当做莲莲身体受伤之后的补偿。”病床上的少女听到这话,便皱着眉头朝她看了一眼,张张嘴露出喊妈的口型来,见中年女人根本没有理睬她之后,只有歉疚的朝兰陵燕和宁云欢二人笑了笑,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 “行。”宁云欢也答应了,五十万对如今的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问题,那个中年女人见她都答应了,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笑容来:“我还要求宁小姐召开记者会,澄清此事并非是有人向我们莲莲蓄意寻仇,这件事对她的名声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宁云欢听到这儿,眉头微微皱了下,也点头答应了,反正这些事儿也轮不着她出面,最多让兰彪出头就行了,本来以为这户姓宁的家人要求只到这儿而已,谁料那中年女人又接着道:“最后,我听莲莲说宁小姐的公司准备拍部剧,能不能看在她为了宁小姐受伤的份儿上,而将女主角的人选让给莲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