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之死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二章 之死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不会放弃顾盈惜,因为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他以前的付出,宁云城其实早就已经后悔了,可是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他已经陷进了这滩泥水里,要想抽身那是难上加难,唯一能做的,只有这辈子自己拥有了足够的金钱,将顾盈惜困在自己怀里。 宁父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宁云城就骂: “你不是说你想通了吗?为什么还要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这房子不是我们宁家的,就算是,我也不会给你!” 他话音一落,宁云城就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指着宁父就笑了起来:“现在终于承认了?你们以前不承认,现在你终于承认这房子是你们的了?你想不给我,只给宁云欢?门都没有,我不会放过她的!”说完这话,宁云城又看着宁父,脸上露出怨恨之色来:“爸爸,我也是你的儿子,难道是你捡回来的吗?为什么你对我这样狠心?却对这个该死的女人那样好?她有什么,她能生个孩子跟你姓宁吗?” 宁夫人一听这话,想到宁云欢如今嫁了人,因她是高嫁,估计在夫家也不是那么如意,这会儿自己等人还在兰陵燕的地盘,她心头想着若是让兰陵燕知道这些话恐怕对宁云欢不利,因此忙开口就劝:“云城,你不要这样说,你妹妹如今嫁了人,她的丈夫很好……” “你走开!你也是跟爸爸一伙的,你们事着伙来想拆散我跟惜儿。如今我回来了,你们心里是高兴的吧?”宁云城双眼通红,他现在要放弃顾盈惜不甘心,可却没想过要放弃父母亲情不甘心,他越想越是不甘,本来自己这些日子住在顾家的鳖屈,越说越就感觉好像是宁父宁夫人对他的不理解,要拆散他跟顾盈惜一样才造成的。 感情这个东西有时是盲目不理智的,他跟顾盈惜在一起时有阻力便爱得山盟海誓。可一旦宁父宁夫人放任他不管了,宁云城又觉得这样的感情没什么意思,现在他猜测着宁父宁夫人其实不是不管他,而是有可能想要下套给他钻,让他离开顾盈惜之后,宁云城心里一冷。便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再想想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对顾盈惜的冷淡与逃避辱骂,他一瞬间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原因一般,对父母更加怨恨,想也不想的便朝宁夫人逼了过去:“妈,现在你得到结果了。你是不是很得意?” 宁夫人看他眼睛通红,表情狰狞。心中不由也有些害怕,连忙便摇头:“怎么可能……” “我就是要你跟姓顾的女人一刀两断!”宁父敲着手中的柺扙,一字一句的喊,宁云城的目光立即便落到了他身上,宁父心头悲冷,面上却越发坚定了些:“你要跟他一刀两断,否则我不会准你进宁家的大门!” “我跟你们拼了!”在这一刻。宁父话里所说的意思在宁云城听来无非就是要让自己过上以前的生活,要拆散他跟顾盈惜两人而已。宁云城头脑发热之下,朝宁父推了过去,宁父本来做过手术,身体便不那么好,最近虽然调养得好了一些,可被宁云城突然这么一吓,整个人被逼到了亭子边缘,宁云城还在朝他走近,宁父下意识的要躲,宁夫人正在拉着宁云城间,突然听到宁云欢喊了一句:“爸爸……” 宁父直直的朝后头栽倒了下去,虽说下头是水,可他年纪毕竟也大,忙有保安跳下了塘朝这边游过来,宁父拖上来时倒是吃了些水,可坏就坏在他血压一瞬间升高,整个人张了张嘴,便又手落了下去。 家中是有家庭医生的,赶过来看过之后叫了救护车,便冲宁云欢摇了摇头。 宁父心脏病发作了,前世他是被宁云城气死,这一世依旧没能逃得脱早就已经定下的宿命。他脑海里本来就胸弱的血管又暴了,再加上心脏病因为落水受惊吓而又发作了,还没到医院,便已经没了呼吸。 得知这个噩耗,宁夫人简直哭成了个泪人儿般,宁云城在知道自己闯了祸之后便跑了,至今还没见到人影,估计宁父的死讯他也不知道,宁云欢本来想问宁莲莲的事儿,自然这会儿不了了之。 办完宁父的丧礼,宁夫人也要收拾东西回宁家大宅了,发生了之前的事,宁云欢一并陪她回庄园中收拾东西,对于这件事宁云欢其实是有些心结,她虽然讨厌宁云城,可若早知道因此而会让宁父没了性命的话,她其实当时应该忍下来的。 “妈……”她刚张了张嘴,宁夫人便冲她摇了摇头,知女莫若母,宁夫人早看出来女儿这段时间的心结,她叹了口气:“生死有命,兴许你爸爸前辈子就欠了云城什么,这辈子还他债来了,这回躲过了,云城还是惦记着那个贱人,往后你爸爸也会被他气死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因为你过来,让云城提早没能沉住气,气死了他爸爸而已。” 宁夫人这会儿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出来:“你大哥已经疯了,也不知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他被她害到如今的地步,却也不死心,你爸爸的事,你不要怪你大哥,从此只当不认识他罢了,我看他什么时候要后悔。” 如今宁云欢自己也当了母亲,当然知道宁夫人心里的感受,她鼻子跟着一酸,也深吸了一口气:“妈,既然爸爸现在已经过世了,你不如就住在这边吧,有个什么事儿,我们也好相互照应。” “我要回宁家,我们在那儿住了好些年,处处都有你爸爸的影子,你也听到了,你爸临死前是要让我将东西全交给你的,我们宁家现在没什么好东西,也比不过小九给你的钱,可总归是你爸爸一片心意,你要不嫌弃,就收下吧,反正我也不想留给宁云城,便宜了那贱人!”因为宁父的死,宁夫人彻底将顾盈惜给恨上了,这会儿提起顾盈惜都是咬牙切齿的。 虽说宁云欢也不喜欢顾盈惜,可在这件事上却又跟宁夫人想法不同,顾盈惜最多也就是不要脸而已,可真正害死宁父的并不是顾盈惜,而是宁父十分在意的好儿子。宁父死了,宁云欢也不希望母亲多加伤心,宁夫人想再给儿子最后一次机会,虽说她表现出来十分怨恨宁云城,可谁都知道她心里对于儿子是还抱着一丝希望的,不过不要紧,宁父的仇,宁云欢会替他报了的,连同前世的份儿,要让宁云城加倍的还回来! 将宁夫人送回了宁家,看着这栋好像因为宁父过世而显得越发冷清了些的房间,宁云欢心中也不由有些伤感,才刚穿越回来时的那些日了,这会儿想起来像是做梦一般,宁云欢在客厅里坐着发呆了半晌,宁夫人一边将东西放回房间,下楼来时就看到女儿显得好像有几分孤单的背影,心头一酸,忙就道: “你爸爸其实走得也没有遗憾了,你已经结婚,又生了儿子,虽说晚几年才知道,可他到底还是抱到了外孙才走的。”宁夫人叹了口气,一边坐到了宁云欢身边来:“可惜宁家已经没什么人了,不然也能再热闹一些……”宁夫人跟娘家并不像以前那样亲热,丈夫一走,儿女都有自己的生活,宁云欢又结了婚,不可能再时常陪在她身边,宁夫人不免感到几分孤单。 她提起这事儿,倒让宁云欢想了起来:“妈,我们宁家真的没人了?” 上回她就是因为顾盈诺曾提过的宁莲莲可能跟自己娘家有关的事儿才回庄园看到了宁云城,不过后来因为宁父出了事儿,宁云欢一时间便忘了,这会儿才想起来,宁夫人表情茫然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没什么亲戚,你爸就是一根独苗,你爷爷当初也没有兄弟姐妹,宁家三代单传,就是这一辈才多生了个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宁夫人从嫁到宁家来时起,便没有听说过宁家还有什么亲人,宁父都不知道,她这会儿有些好奇女儿为什么问这句话,宁云欢也没有瞒她: “妈,我们公司有一个人叫宁莲莲。”说到这儿,宁云欢将上回有人想要拿东西泼她,结果顾盈诺临时抓了个人替她挡了的事儿说了一遍,末了道:“后面盈诺说这个人可能跟宁家有什么关系,这话是我老公说的。”她还没有去问过兰陵燕,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根本顾不上这事儿。 “宁莲莲?没有听过这个人,不过那个顾盈诺可是姓顾的,你留她在身边没事儿吗?”宁夫人其实上回也看到了顾盈诺,只是还来不及问宁云欢是怎么回事,谁料便发生了丈夫死去的事儿,因顾盈惜的事情,她对于姓顾的都没什么好印象,宁云欢知道她的心结,因此这回并没有带顾盈诺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