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亲戚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八十章 亲戚

小别胜新婚,洗完澡回房时,屋中便只剩了一盏壁灯,光线并不太强烈,反倒带着一种暧寐的夜色在。兰陵燕早就已经洗好了澡这会儿正躺在床上拿了个资料袋在看,见到宁云欢只裹了条沐巾出来时,他将手里的东西一扔,就将人搂进了怀里。 她身上带着水汽与沐沐后的清香,好像搂进怀里整个心都完整了般,以前的兰陵燕是不会相信这种虚无飘渺的感觉,可这会儿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以后不要出国了,照片也别拍。”要不是看宁云欢想要有个自己的事儿做,兰陵燕是不会同意她去的,她去了一趟国外回来这会儿都已经八月了,再过不了几天帝都大学要开课,虽说宁云欢如今已经是大四,课程并不像以前那样重,可依她性格,若是没什么事儿还是会去学校的,到时陪他的时间更少了些。 他拿了吹风机替她吹头发,指尖就在她发间穿棱着,舒坦得让宁云欢哼唧出声来,她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再加上飞机上又睡得并不踏实,这会儿回到家里整个人都放松了,躺在兰九怀里昏昏欲睡。 只是本来兰陵燕撑在她脖子下的手渐渐变了味道,顺着脖子就往肩边滑,宁云欢打了个哆嗦,阴影袭来,嘴唇被人堵住了,她乖乖张嘴接受他的亲吻,已经忍了十来天的兰陵燕没能忍得住,翻身要将她压在身下,宁云欢这会儿觉得心里感觉不一样了。想到两人以前这种亲热的事儿,她不是躲便是忍,这会儿知道兰九的感受了,她反倒有些心疼了起来,拼命挣扎着,最后兰陵燕怕用力伤到她,仍是退了一步。 两人挣扎间,都是气喘吁吁的,兰陵燕的睡袍被拉扯得往两边凌乱的散着。他的眼神却危险的看到了宁云欢半露不露的那两团雪白软绵的阴影,随着她呼吸的颤动,若隐若现的。 “别动……”宁云欢哆嗦着,一边嘴里轻声喘道,身下紧紧被抵住的感觉让她知道兰九已经是在暴发的边缘。 想着自己曾看过的小说电视上的手段,她还没伸出手轻轻摸在兰陵燕胸膛上。只是这样而已,就已经让兰九有些忍耐不住了起来:“宝贝,开始了,就不能再后退。” 他眼神危险,表情这会儿早已经维持不住平日的冷峻,这话似是在意有所指一般。可宁云欢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只当兰陵燕说的是两人的亲热。因此点了点头:“不会后退的。”说话间她脸已经朝兰陵燕胸前趴了下去,兰九摸着她的头发,享受着她难得的温顺与二人这一刻那种她并不是逃避而是努力想要取悦他的感觉。 沿着胸膛嘴唇往下滑,一路点火,宁云欢吻过块垒分明的结实小腹,最后哆嗦着着手将兰九最后的遮掩给拉开了,将兰陵燕早已经忍耐多时的欲妄放了出来。还没碰到,兰九已经忍受不住了。坐起身拉她坐在了上头,一面按着她往下滑,一面道:“下回再试。”他说话时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宁云欢只觉得自己被一寸寸撑开,身体里涨得她有些发疼,可是开弓便没有回头路,两人在一起这些年,她从没有过的热情让兰陵燕一时间也忘了要克制。 身体的疼痛与奇妙的饱胀感夹杂着似是委屈想要抓住什么东西的感觉让宁云欢忍不住想哭,只是她的轻喘与哭声引来的却是兰陵燕更激动的对待。 小别胜新婚,没有了包袱时的宁云欢在两人的亲蜜事情上不再像以前带着抗拒,让兰九欲罢不能。 在国外拍的广告很快的因为这个品牌已经入驻了华夏的原因,自然这个广告也在华夏播放,一时间林敏与宁云欢两人迅速打倒了许多明星偶像,成为了当今最红火的人。宁云欢也开始了走在路上有可能会被人认出来,并索要签名的待遇,要知道这一切以前全是女主顾盈惜的! 时间久了宁云欢便有些烦了起来,下午去公司时大热的天她还得戴墨镜用丝巾将头脸全部遮住,进了公司里才被人认出来。 到了自己的地盘宁云欢自然松了口气,她开的就是娱乐公司,里头最不缺的就是偶像明星,众人看明星早就已经看得多了,不会像一般人那样的大惊小怪,只是她一进公司时,保安冲她点头时,眼里还是露出激动之色来:“宁小姐。” 宁云欢点了点头,这会儿也跟宁云欢一样用丝巾裹着头的一个人影本来是坐在大堂中的沙发角落,一听到这个声音,那道影子蹿了出来,本来一直抄在怀中的手突然间伸了出来,不知道朝宁云欢喷了个什么东西,站在服务台旁的前台接待脸都青了,宁云欢后头跟着许久默不出声像影子似的顾盈诺却是随手便抓起旁边的一个娇小身影,挡在了宁云欢前头。 “啊……”一道惨叫声响了起来,接着众人鼻端便闻到刺鼻的味道,那个古怪的人影很快被惊呆住的保安制服了,顾盈诺伸手便掏出手机分别报了案和叫了医生。 “可恶!”似是看伤到的不是宁云欢,那个人影面纱被摘了下来时,露出一张桀骜不逊的脸来,一双眼睛里充满了阴鸷,竟然是个面目有些阴沉,身材十分瘦小的年轻男人:“贱人,这回你跑掉了,下回你肯定再跑不掉!” 宁云欢冷笑着看挡在自己身前那个娇小身影捂着胸口儿便惨叫,已经被众人扶了下去,这会儿见年轻男人被抓住了还要再来一副想吐自己口水的样子,宁云欢站远了些: “我会不会跑掉是一回事,不过现在你恶意伤人,已经是跑不掉了,牢中男人们缺的就是你这样的免费人员。”她话音一落,年轻男人脸上便露出更加怨恨之色来,刚想要挣扎,已经被保安拿了东西往脸上一蒙,直接反剪了他便推走了。 宁云欢这才发现了这个受伤的女孩儿是自家公司里一个叫宁莲莲的艺人,不止巧的是跟宁云欢同一个姓,更巧的,是她就是宁云欢进公司时有次遇到了安慰顾盈惜那个看起来脾气率真直接,长着一张娃娃脸面孔的姑娘。 “你还有意识么?”宁云欢朝很快被人抬上担架的姑娘问了一句,顾盈诺看了一眼,一点内疚都没有报告道:“夫人,这是宁莲莲,华夏南都人,今年十九岁,刚上帝都大学影视系一年级,家中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两个哥哥,更重要的。”顾盈诺说到这儿,贴近了宁云欢耳朵边道:“她家好像跟夫人你的娘家有些关系。” 顾盈诺做完手术之后依约跟在了宁云欢的身边,不过她自己也是个有能力的,学起东西来十分刻苦,兰宁是宁云欢的公司,往后她跟在宁云欢身边顾盈诺也知道是要跟兰宁打交道的,因此有些什么人和事,她都将资料硬背进了脑海里。 宁云欢听到那句可能跟自家有关系的话时,眼神不由一动:“谁说的?” “主子曾提过。”既然是兰九都说了,宁云欢就知道这事儿应该是没假的了,她将疑惑藏在了心里,冷着脸吩咐众人将这个宁莲莲送去医院之后,自己才直接上了楼。她没有再跟前台的接待小姐多说话,众人也都知道自己犯了错,正有些忐忑不安间,楼上已经召了下头的人,直接结算了三个月的工资将这些人遣走了。 在公司里呆了一会儿,宁云欢这才坐不住直接去了宁父宁夫人现在住的地方,因上回宁家出了事的原因,布鲁格林至今人还没有被兰家掌握,所以宁父与宁夫人暂时都住在兰陵燕在京城中心的小庄园里,这边占地虽然不如山上广告,可因为在市中心,一切用度极其的方便,再加上兰九名下的房子就没有跟人共住的,这片小庄园中是没有其他住户的,宁父平日在里头可以自己锻炼身体钓钓鱼,倒也自得其乐,身体比之前看起来还要好几分。 车子开进去时守在大门口的人认出了这是宁云欢的车,很轻易的就放了她进去,这会儿正是八月的季节,京中的天气很好,虽然还是有些热,但因为庄园中没什么人的原因,再加上绿化极好,因此宁云欢下了车时便没有感觉到热得难受。 宁父宁夫人并不在别墅中,小区里佣人们朝不远处的凉亭指了指,恭敬的领了宁云欢过去,这边小湖上有个凉亭,平日在里头歇凉,四周轻风吹过来时十分的凉快,宁云欢过去时竟然见到了一个不该在此时出现的人影,她脸色立马便沉了下去: “爸妈。”她最近出了国,才刚回来昨天已经是晚上了,便没有给宁父宁夫人打电话,她知道宁父宁夫人最近生活规律了,晚上睡得也早,与其自己回来的消息让他们睡不着,倒不如白天过来看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