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会场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七十八章 会场

“首先声援偶像的,给我闭嘴!你们的偶像教导的,就是随意抢位置?拿公交车占位置比喻?我拿你老婆比较行不行?”她嗓音不急不缓的响了起来,周围人愣住的同时,那年轻男人也呆了呆,紧接着勃然大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周围也有同情他的顾盈惜的男粉丝一听这话便要骚动,宁云欢却又喝了一声:“闭嘴!我没说完前,请安静!” 她这一喝又将一些骚动的人安抚了下去,这会儿会场的摄影机与不少的记者都已经将镜头对准了她,宁云欢却并不怯场,几世为人给她带来的除了冷静之外还有镇定,她这会儿微笑着,嘴里却不客气道:“大家都知道,进入会场是要买票的,这些兰宁的位置已经被我们全买了下来,你们有什么资格过来坐?用公交车比喻,是否证明你的心里认为你的老婆你娶了回来,只是那张证约束不到你,所有人想要用她就能用她,就如你的公交车比喻?” 李盼盼等人刚刚在她拉起顾盈惜时便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跟她说了一次,这会儿宁云欢的话让李盼盼等人兴奋得满脸发红,看到她在替自己等人出气,李盼盼不由离她更近了些。反倒是旁边的年轻男人脸色涨得通红,有些人不服气的道:“这怎么跟娶老婆一个道理。” “怎么不一样?我买的位置只有我们兰宁的人能坐,我花了钱。凭什么你们想坐就坐?跟我们说什么公交车,我们就是没坐过公交车,怎么样?”宁云欢不客气的将这个年轻男人的话抵了回去,在听李盼盼等人说了他们是怎么样讲的时候,宁云欢都生气了,有钱的人在这些人眼中就像罪该万死似的,有钱有势不该成为他们嘲笑李盼盼的理由,毕竟就算是一些二代,他们的长辈也不是生来就是。人家是用自己的真实努力挣来的。 “我要有你那么多仇富的时间,宁愿去多搬几块砖多挣一些钱,而不是将时间用来嘲笑别人有钱上,坐私家车怎么了,你要有本事就不该在这儿耍你的嘴皮子,有本事的人不会嘲笑别人没坐过公交车。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拿这种耻辱当成荣耀,刚刚笑了的人们,我只有也用笑声来回报你们!” 宁云欢的话让不少人脸上登时火辣辣的,一时间会场死一般的安静,兰陵燕嘴角边带着笑意,温柔的盯着宁云欢看。突然从远处一些奢华品牌的坐席中传出了掌声,接着像是会蔓延似的。四面八方都有人开始拍起了掌来。 李盼盼等人一脸激动与崇拜之色,也都跟着拍掌,宁云欢这才看了脸色涨得通红的年轻人一眼,冷笑了一声将麦克风丢回到了那工作人员手上,拧着裙子准备先回自己坐位了。 “九哥……”兰九正要跟在媳妇儿后头时,一旁顾盈惜痴痴的唤了一句,见兰九根本没理她时。顾盈惜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力气,突然间尖叫道:“九哥。你知不知道你身边的女人有多么的恶毒,她,她,她让人打砸了我的家,我一直忍着没告诉你,为什么你还要喜欢她?” 本来宁云欢是准备要走的,认料冷不妨的竟然听到顾盈惜说了这么一席话,她眉头挑了挑,又转过身来,“顾小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但是兰陵燕冷漠的态度却刺激到了伤心绝望的顾盈惜,她这会儿一听宁云欢的声音便忍不住暴发了,她的家被宁云欢毁了,房东找上门来要顾娴赔偿,她为了顾家,不是不和华娱签了约,抛头露面当了个戏子!现在的她成名了,可她却感觉不到多少欢喜,但顾盈惜想不通,她是怎么样进入娱乐圈的,别人不知道宁云欢还不知道吗?她是为了谁?若不是为了顾家那些被她找人来砸烂的家当,她为什么要为了挣钱而做这些? 兰陵燕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刚要开口说话,宁云欢却将他胳膊抱住了,大声就道:“顾小姐,你要是没有真凭实据,要再开口胡说,别怪我不客气了。” 顾盈惜头一回发现在自己心目中十分嚣张的宁云欢看起来比当初更多了几分令她难以直视的感觉,她这会儿被宁云欢一喝,心头又有气,便坚定的朝工作人员要了刚刚宁云欢讲话用的麦克风,本来这个东西人家就不是随便给人的,宁云欢能要到,那是因为她是从台上下来的,哪个傻子不知道台上的得罪不起?可现在一个小明星也敢伸手,那工作人员朝宁云欢看了看。 “给她,她要自取其辱,可怪不得别人。” 一听这话,顾盈惜越发觉得受到了侮辱,冷哼了一声,嘴唇哆嗦着,一张惨白的脸上那双盈盈如玉的眼睛越发让人印象深刻了几分。她深呼了一口气,背脊挺得笔直,抖着一双手接过了麦克风,似是一只手捏着没有力气般,她双手捧住了,才颤声道: “宁小姐派人打砸了我的家,我家中原本是租的房子,房东找上门来,我没办法才进入娱乐圈,跟宁小姐这样的有钱人不一样。我本来不想说,可是,可是兔子急了,也,也要咬人……” 她这样可怜兮兮的语气,引得许多人都开始同情起她来,刚刚还有些被宁云欢话震住的人本来就恼羞成怒,这会儿就像是找到了机会要反击一般。宁云欢还没有开口说话,不远处观众席里一个人便站了起来拼命朝这边挥手,兰九的人看到了,默不作声的将她给带了过来。她一双眼睛恨恨的盯着顾盈惜看,一把将顾盈惜手中的麦克风夺了过来,眼睛里恨恨的目光几乎要将顾盈惜的身体盯出一个洞来。 这个女人年约三十许,穿着一身酒红色的紧身连衣短裙,身上有一种媚视烟行之感,众人见到她竟然敢抢自己心目中女神顾盈惜的东西,许多人都怒了,一起喊道: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宁云欢眼睛眯了眯,在看清这个人是谁时,她登时便笑了起来:“闭嘴!”她再喝了一句,会场里的那些疯狂粉丝们先是被她一吓,等到回过神来时刚要开口怒骂,那个女人却已经妩媚的一撩波浪长卷发:“我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说起我是谁,恐怕许多人不知道,但是我想我的男朋友,大家一定知道。” 说到这儿,这个女人顿了顿:“国际知名的新锐画家,欧阳震天,还有谁不知道的?他年轻英俊,一副画现在已经卖到百万美金以上,大家知道他吗?” 这个女人话音一顿,有些不明所以的人仍是摇头,可有些听到欧阳震天的名字时,却是眼睛一亮。 记者们已经闻到了不对劲儿的味道,忙都涌了过来。 “我的男朋友跟我在一起已经快十五年了,我们从小便认识,大家都知道画画儿的工作是个烧钱的活儿,欧阳家中穷得很,根本没钱供他上艺术学院,但他从小的梦想就是要当一名画家,让人都知道他的画儿。”这个陌生的红裙女人说到这儿,嘴角撇了撇:“我们两人很小的时候就确定了关系,家里不同意,可我却不在乎他家穷,我为了供他上学,我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偷偷从家中拿钱供他读书,为了给他生活费,我拼命的打四五份工,一天睡两三个小时。” 众人听到这儿,隐约的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可他还不满足,他告诉我,他梦想就是要去巴黎,去罗浮宫,他要去意大利,他要去任何艺术氛围浓厚的地方增加他的见识,他要去国外进修!”说到这儿,这个女人微微笑了笑,脸上露出讥讽之色来,兰父在台上打了个响指,不知怎么的,她的脸便在大会屏幕上方现了出来,她的声音也传遍了整个会场。 “为了替他完成心愿,他苦苦的哀求我,他知道有个男人喜欢我的美貌,让我答应他,只要陪那个男人半年,那个男人会替他办妥出国手续,并给他交一年的学费。我答应了。”这话一说出口,场内的人突然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会场上原本那个女人坐的位置,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身体僵硬得厉害。 “从此以后,为了实现他的梦想,我周旋在一个个男人之间,他告诉我,等到他功成名就时,他就会娶我为妻,我信了。可在当我为了他付出时,这位顾小姐却勾引了他,不止是勾引了我的男朋友,还骗他给她出了五十万的支票。”那个女人深呼了一口气,冷笑道:“前人种树,你来乘凉摘桃,顾小姐,你告诉我天底下有没有这样的好事?欧阳震天你该不会忘了吧?你们顾家收了他五十万,你忘了?你花完了他的钱,后面是不是还想要联系他?我告诉你,我姓林,让人砸你家的就是我!我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我出卖了自己养出一个男人,你只在床上哼唧两声便能拿到这么多,你家就是我砸的,现在还想来冤枉别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