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对立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七十六章 对立

“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敢有人这样嚣张?那对方是谁顾伯母知道吗?我去替你报案,我爷爷在京中也算有些关系。”白明春等人这会儿早已经忘了自己来时的初衷,反倒关切起顾盈惜来,顾娴一听这话,想到刚刚那群人说的自己女儿抢了别人男朋友的事儿,心头有些尴尬,自然不敢如实直说,只吱唔道: “听说对方是宁大小姐……” “太嚣张了!”白明玉先吼了出来,宁大小姐的名字他们不陌生,尤其是唐修远,想起了当初那个一头直发,穿着简单上衣套牛仔裤,比许多大学生看起来还要朴素的宁云欢,本来是有些不太敢相信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儿,只是众人在追问事实时,顾娴却根本不敢说出口来,因此冲动的几人看到可怜柔弱的顾盈惜时,自然将账算到了宁云欢头上。 “哥,算了吧,顾小姐已经这样可怜了。”白明玉虽然十分郁闷,可不知怎么的,他对顾盈惜却是一点儿气也生不起来,他当惯了被人捧在手中的天之骄子,可这会儿在顾盈惜面前却甘愿伏在她身边,看她脆弱的样子,白明玉觉得自己心都疼了。 白明春一双冰冷的眼眸盯着顾盈惜看,眼里闪过不为人知的疼惜,他心中默念着顾盈惜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让人怜惜,弟弟的话他一开始还没有听得清楚,等到回过神来时才点了点头: “不能这样轻易的放过她,修远。你跟爷爷说一声,京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横行霸道的人?这上京,该是时候整治一番了。”唐修远自然是恨不能替美人儿出气,听到这话当然点头便应了,谁料回去与爷爷唐君一说时,唐君在知道他指的是谁之后,险些没拿着一把刀追着他砍! 宁云欢好说话,可不代表她身后那位也好说话,当初为了白明玉的事儿他典着一张老脸将自己积攒的人情都用光了。背地里除开长子之外,其余几个儿子媳妇险些没将他埋怨死,要不是唐君现在还没有退休,日子恐怕早过得不像现在这般了。 “你们能不能消停一些,长长脑子?”唐君不客气的训斥了唐修远一顿,虽说他针对的其实是唐修远。可听在白明春两兄弟的耳朵里,却成为了他看不起自己兄弟两人,奚落自己兄弟两人的证据,因此两兄弟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阴狠之色来。 白明春本来是想要让唐修远出头替那个可怜的姑娘出口气的,谁料唐家的人太无情无义。接下来也只有他自己动手了! 想到这儿,白明春也不准备再听唐君的废话了。朝弟弟使了个眼色,兄弟两人趁着唐君没注意时,便悄悄的溜了出来。 “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白明玉愤愤不平的开口,听到他的话,白明春眼神便闪了闪:“先别慌着,既然唐家不帮忙出头。那么唐家也留着没什么用了。我在国外时刚替格林议员做过手术,格林家族我想你也知道的。唐君太老了,唐家该需要一个新的领导人,明玉,哥哥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白明春话里的意思白明玉自然明白了过来,他有些惊喜道:“哥,你准备……” “没错!”白明春冷哼了一声,邪笑道:“唐家欠我们的,早该还了回来,不过是一个家主之位,拿给你玩玩,唐家不想给我们的东西,我自己来拿!” 说完这话,两兄弟看了一眼对方,都跟着豪爽的笑了起来,仿佛一切都已经尽归他们囊中一般。 唐修远事情没办成,反倒被唐君骂了一顿,出来又没找到自己的两个兄弟,不由心中暗叫晦气,索性开了车便下山去玩耍了。而白明春则是开始了联系格林议员的道路,只是他不知道,他的电话刚一拨出去,信号便已经被兰家的人捕捉到了。 白明春话中所提的格林议员其实也是格林家放的核心成员之一,原籍英国,只是在此时众国都组成联合国的情况下,格林家族的这位核心成员被格林家的财势与地位推到了议员的位子上,他之所以有如今的地位,与谢卓尹的父亲任职帝都大学挂名董事成员的道理都是一样的,交大量的金钱堆积出一个地位来,白明春口中所说的议员只是布鲁格林的一个叔父。 兰九将格林家族的祖宅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可说是毁了格林家族的根基,格林家族早就已经恨兰九入骨了,虽说当日的事情警方后来没找到什么证据,可布鲁格林心中却是清楚的,一旦结下了仇,兰家自然会将格林家族盯死,一旦捕捉到了白明春向格林议员求助的电话,兰家的人便将这则消息转到了兰九这儿。 “白明春?”宁云欢正在跟兰陵燕约会时,耳朵里听到了唐家收养的两个孤儿白明春的名字,登时忍不住扬了眉头,兰陵燕表情冷静,点了点头:“白明春,他想找格林议员帮忙,杀了唐君。” “唐老?”宁云欢觉得自己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唐家不是收养了白明春兄弟吗?”上回白明玉惹了兰彪不快将他绑回来又逼他签下了合同,后来还是唐老出面替白明玉说的情,宁云欢曾听兰陵燕提过这事儿,知道唐老也是付出一定代价的,唐家只是岐黄世家,并不是什么权贵,当初唐老豁出去可见心头滋味儿。 “是收养了,可白家兄弟的可不止是收养而已。”他们想要的也是要跟唐修远一样,拥有继承唐家的能力,若是唐家一旦因为他们并非亲生而对他们排斥的话,这两兄弟则会觉得唐家以前收养了他们的行为只是沽名钓誉,想要利用他们而已。 “……”宁云欢听明白了兰九的意思后。在知道白家兄弟本来也没有要改姓唐的意思却想要继承人家的一切时,无语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因为小说的缘故以及自己上一辈子活过的一段时间,她对于白家兄弟的身世不是特别的清楚,可也听人提过,白家只是唐天豪一个下属的孩子,正因为唐家也不是什么豪门,因此唐天豪为人处事并没有什么架子,跟下属之间算是关系也处理十分融洽,在白家夫妇出了车祸夫妻双亡时。他自然就将这对兄弟收养了起来。 照理说就算白明春两兄弟的父母并没出事,可依他们的家产地位,唐家就算再比不过华夏顶级贵族,可好歹也可以称为御医世家,白家兄弟凭什么要去觉得公平?更何况唐家收养他们长到这样大,就算是对他们有所求也是应该的。毕竟天底下没有平白无故掉馅饼的好事,就是父母养育子女不是为了图那份天伦之乐,也是想要享受亲情的,白家兄弟就凭什么以为人家该为他付出? 难道是因为男主光环在身的原因,所以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显得理所当然了? “格林家的人恐怕又会来了。”白明春的要求除了要暗杀唐老之外,还要求顺便将宁云欢给除了。兰家的人听到这则消息时啼笑皆非,就连兰九看到这个都忍不住想笑。 一个外科手术医生。就算再是天才,再被人称为神之右手,可实在是太年轻了,说的话幼稚得让兰九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才好,只将他当成了小丑,正好用此事来逗媳妇儿开心了。 本来唐家的私事儿兰陵燕是不想管的,可白明春既然自己撞到了手上。不收拾了他实在太说不过去。格林家族的人接到白明春的委托之后,很快派了一帮势力过来。这群人在进入华夏国境便被秘密抓走了,还没怎么用严刑拷打,便将在国外出名的天才外科医生白明春给拱了出来。 这头唐修远与白明玉终于发现了自己对顾盈惜的喜爱,正约定私底下公平竞争时,白明春被人带走了。 在白明玉心中,不管唐家人对他怎么亲切,可他看重的依旧是白明春这个亲兄弟,他人一被带走,白明玉整个人都慌了,自然忙求到了唐老跟前。 唐君碍不过脸面,只得跟林茂山打了个电话,隐隐的提了提这事儿,等到越说到后来,他脸色便越白,一旁的白明玉见他不出声了,电话那头似是挂断了,唐君的手机落到了脚边,白明玉捡起来一看已经是挂了,他忙就道:“唐爷爷,到底怎么回事?我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你大哥不会回来了。”唐君脸上露出疲惫之色来,冷冷的看了白明玉一眼,旁边的唐天豪就忙道:“爸,明玉这孩子就得明春一个大哥,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林老说了吗?” 唐家这会儿只得唐天豪与一个弟弟在,那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翘着二郎腿就冷声道:“大哥,话不是这样说的,为了白明玉之前用掉了爸爸多大一个人情?你当咱们唐家是什么身份?林老是什么样的人物,你以为真能任由爸爸去拜托请求的?三番四次这样搞,也不知道你到底想将唐家怎么样!” “你怎么这样……”唐修远的母亲一听这话有些不大痛快了,刚要开口,唐君已经不耐烦的喝了一句:“好了,你给我闭嘴!” 唐修远的母亲因是老大媳妇儿,虽说没有明言,可往后唐家由长子继承几乎是众人心中都明白的事儿,所以平日唐君这个做公公的也极给她脸面,没料到这会儿竟然当众喝她,唐天豪愣住了,唐君已经冷冷道:“白明春被抓了,以叛国罪论。” “怎么可能?我大哥不可能的!”白明玉一听这话就不停的反驳,报怨道:“爷爷你到底帮我大哥说说情没有,我大哥怎么会去叛国?这是谁胡说八道的。” “这话是从林老口中亲自说出来的,他打电话召集了一伙外国人进入华夏,目的除了要对付林家的人之外,还有要杀我,那群人的口供是,杀了我之后好将唐家交到白明玉你身上。”唐君说这话时,脸上露出复杂之色来:“好。好,好,我唐家竟然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幸亏林老没有怀疑我的心,因此这次将事情告诉了我,否则我唐家恐怕要毁在你们两兄弟手上,真的如你们的愿了。” 唐老的话让屋中众人都惊呆了,本来懒洋洋的唐修远也瞪大了眼,下意识的喊:“怎么可能?” 他跟白明玉兄弟二人一块儿长大。感情非同一般,听到白明春出了事其实他也担忧,否则又怎么可能放着花花公子的日子不过,反而呆在家中等消息,这会儿听到自己亲如手足的白明春竟然想要杀了爷爷还想要唐家,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否认了。 唐天豪也呆了。他朝妻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两人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白明玉目光躲闪,以前唐家的人只是没怀疑他就算了,这会儿心头生出了怀疑来,唐老越看白明玉越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儿,心头一寒之下。轻笑了两声,再也没看唐天豪几人一眼。转身回屋了。 “大哥,看看你干的好事。”唐天豪的弟弟强忍了心头的欢喜站起身来,这会儿出了这样的事情,唐天豪往后要想再继承唐家,那是绝对没有可能了。 唐家的事儿告一段落,白明春出师未捷便身先死,他当初以为格林议员身份不同。这才想着要找他帮忙,他并不是正统的华夏权贵出身。被唐家收养时性格已经定了型,对唐家又一直抱着怀疑与警惕,因此对于唐家的教导一概都觉得是假的,早年很早又出了国,对于权势之间这种东西并不明了,格林议员外头人叫起来风光,他只知道有人讨好这位议员,便以为他的身份高得了不起,谁料这位格林议员一旦家族没落,自己也跟着混成这般出息。 这下子白明春就算是不将牢底坐穿,可有生之年想要轻易脱离华夏的掌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他有医疗技术,可从此应该只能用自己的本事为华夏服务,而不是像以前一般,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许多医学杂志上,被人用重金聘请前去替人动手术。 宁云欢在知道白明春被抓了起来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更让她不敢相信的,则是顾盈惜因为前段时间怀孕后流产的事儿,却火了。她被华娱集团签了下来,这个华娱集团本来在华夏只是如同以前的宁家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根本没人知道的,但却借着签约了顾盈惜一事儿,彻底的火了一把。 看着电视中顾盈惜满脸憔悴的在一帮保镖的带领下召开了记者会,表示要向广大华夏民众道歉时,刚喝进口中的水就险些喷了出来。顾盈惜也确实有法子,之前顾盈诺的话险些没将她踩进泥潭里,可就这样她也能重新站起来,这不得不让宁云欢开始盘算着是不是自己上辈子还没有看到顾盈惜真正的潜力。 “我向大家道歉,因为我的事情,使得许多人饱受了伤害,我心中也是十分的歉疚。”虽说眉宇间还带着几分疲惫,可是顾盈惜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特别适合化妆的五官,她若是素颜时看起来平凡无奇,可一旦化完妆后却各种美丽,尤其是那种楚楚可怜之色,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别说是男人,恐怕就连女人也再对她生不出防备之心来。 经过了这么多事,顾盈惜脸上还透出一种在女人看来有些傻呼呼,男人们看来却十分可爱的气质,她一上完电视道歉,许多人就在上留言对她支持了起来。 不少人认为她只是被强迫的,与宋泯然一起并非是她自愿,毕竟宋泯然是个心狠手辣的制毒坏人,这样的人要说想要得到一个女人也并非什么难事儿,而同样的,有人支持顾盈惜,自然便有人开始讨厌起断了一条腿的顾盈诺,其中有些说话恶毒的则认为顾盈诺是故意用车祸制造舆论想要让大家逼死顾盈惜而已。 宁云欢看得好笑,心头却很期待着顾盈惜被开除后的一天。 这个年在一波又一波的新闻轰炸中过去了,新开学后帝都大学的校长已经换人了,慕绍华在没有得到元首之位后,其实对这个校长的位置也眼馋过,不过因为他后来又闹出了找其他女人的事儿,田玉馨给他一捅,林茂山自然又让他的打算泡了汤,这会儿慕绍华估计想要掐死田玉馨的心都有了,不论如何,帝都大学校长这个位置跟他已经无缘了,林茂山另外提了一个心腹嫡系任名誉校长,可见只要这个人只要不出什么大错,坐上这个钱财利益都及不上的位置是铁定的了。 开学后宁云欢的公司里已经播放着署假时李盼盼等大小姐团拍的节目了,而华娱公司则开始播起了以顾盈惜等一群普通姑娘变成凤凰的戏码,也就是一群出身一般打相也很普通的女人经过一番打造后,假装让她们形象大翻身。 这个节目倒与兰宁公司的李盼盼等人录节目的情景有些类似,一个是千金大小姐去吃苦办事儿,放低身段干一些平日自己根本没干过的事情,而另一个则是出身普通的麻雀变成凤凰时中间闹的一些笑话与可爱的反应。 华娱公司的节目一播出,倒是借着兰宁的东风火了一把,而顾盈惜在其中完全是本色演出,闹了不少的笑话出来,许多人在看着她的举动发笑时,自然对她印象越来越改观,一时间上顾粉们觉得她既亲切又可爱,而且还善良的评论四处可见。 此时华夏大部份还是灰姑娘居多,并不是每个女孩儿生来就是李盼盼那样的公主的,开始看着这群姑娘们的表演是十分的精彩,可一旦有了比较,众人难免还是觉得顾盈惜等人这样的表现贴近群众,所以一时间好像华娱公司的节目就像要压过了兰宁电视台般。 众人都高兴了,唯独宁云欢有些不痛快,别说宁云欢,就连兰彪好几回都脸色阴沉得厉害。到了此时此刻,兰彪忍着心头的气,将之前便拍好的宁云欢出了个大概念头的一部清宫剧搬到了电视屏幕上,如此一来兰宁电视台自然又火了起来,但清宫剧还没播出一个星期,华娱的人便宣布也要开始拍一部叫:x妃传的清朝宫斗大戏! 而华娱一公布里头的主角人选时,除了女主角自然是顾盈惜这个柔弱坚强的人本色出演之外,而皇帝的扮演者竟然是白明玉! 虽说之前顾盈惜出车祸的事儿白明玉替她出头时人气受到了一些影响,可如今顾盈惜都遭到了粉丝们的原谅,甚至对她的喜欢更上了一层楼,更别提白明玉这个偶像明星了,他的粉丝后援团大度的遗忘了他之前的过错,反倒因为内疚,觉得自己误会了自己的偶像,掏出零花钱大肆抢购了一堆白明玉的东西,白明玉不止没有倒霉,反倒借了此事更火了一把,公司自然又重新凑了回来,将白明玉再捧回到一线明星的地步。 华娱公司宣布完要边拍边播的x妃传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的宣传,而这其中顾盈惜频频上各大节目宣传便也罢了,华娱公司的发言人数次三番的竟然开始透露出要跟兰宁竞争的意思。 谁不知道兰宁电视台背后是有人的,不止兰九大手笔买下一个电视台,更是独资从没有要外头投资过,上的广告也不多,这一年在华夏人心目中要说哪个电视台最火,自然整个华夏毫不犹豫的会说是兰宁电视台,而华娱只是一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而已,这会儿说的话摆明了就是用兰宁来炒作,兰彪气得在办公室摔了好几次电脑,最后阴沉着脸露出了骨子里的痞性,准备要直接将那老板找出来收拾一顿再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