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得报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七十五章 得报

顾盈惜以前若是收获的全是同情,这会儿众人看她的目光里便带了多少厌恶与鄙视。 刚刚浪费了一会儿时间,如今剩下的探视时间已经不多了,段玲泪眼婆娑的扒着儿子,宋泯然的目光却全落在了顾盈诺身上,段玲哪里不知道他是有话要跟顾盈诺说的,她擦了把脸上的泪,轻声就道:“诺诺,我以前看错了你,如今才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以前我对你的成见望你见谅,我,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你再送泯然一程。”段玲一边说着,一边又擦着眼泪哭了起来,全靠她娘家的人将她扶了出去。 顾盈诺脸上露出得体的笑意,吃力的要扶段玲起身,得到段家人的喜爱后,她才朝宋泯然看了过去。两人单独说话间里,宋泯然嘴上被缠了胶布,双手双脚都带着脚拷,端着枪的武警一脸冷漠的盯着他看。 “诺诺,你,你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宋泯然一脸茫然的模样,他对于这个女朋友真的是喜爱的,否则他也不至于在出了事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将自己名下的所有钱财都转到了顾盈诺的身上。 “怎么说?泯然,你以为我该怎么说呢?”顾盈诺眼中露出淡淡的讥讽之色来,脸上却一片明媚:“说你跟我姐姐之间的关系我早就知道了吗?还是说你以为顾盈惜怀了你的孩子,我不知道呢?如果我不知道,你以为它是怎么没的?”顾盈诺说到最后两句话时。声音低了下来,轻得几乎只有两人能听得到,“哈哈哈,泯然,你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会问我这样的话呢?”顾盈诺歪了歪脑袋,脸上露出几分俏皮可爱的神色:“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坐牢,为什么会死的?” “知道宁小姐吗?我跟她合作了,她的丈夫可是一位极有能耐的人士,哦对了。为什么别人只判坐牢而你是死刑呢?泯然哥哥,还记得你给我的一百多万银行卡吗?”顾盈诺说到这儿,满意的看到宋泯然的眼睛里露出几分绝望与不敢置信之色来,又接着道:“我把它当成做来制毒的证据,交给警方了!” “呵呵呵呵呵……”顾盈诺的轻笑声如同自地狱里传出来般,宋泯然看着她阴冷的眼神。浑身打了个哆嗦,心头似是被火焚烧着,一时间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来,只来来去去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是问为什么你这么信任我。为什么你这么关心我,死前还知道要把银行卡给我。还是为什么我要这么恨你?”顾盈诺妩媚的伸手撩了撩头发,又眨了眨眼睛:“因为我恨你,我的腿因为你们这两个贱人而断,你以为我出车祸那天为什么会有事,那是因为我回家时看到了你们的好事,你以为我的腿为什么会耽搁那样长时间?因为你们这对狗男女正在床上,为什么我的一生要被你们毁了。为什么你们敢背着我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来。你自己安心的去死吧,你放心。顾盈惜总有一天会下来陪你的,你以为她这样对过我之后,我会容许她活着?泯然哥哥,你真是好笑。” 她娇俏的口气说出的却是最让人刻骨铭心的话,宋泯然浑身哆嗦着,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这会儿像是终于忍受不住般,站起了身来大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他已经发了狂,两个武警刚刚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但这会儿一看到宋泯然发狂,马上便端着枪冲了上来:“干什么,你老实一点!” “为什么,为什么,顾盈诺,你好狠的心!”宋泯然脸红脖子粗的狂吼着,很快的却被人打了镇定剂,顾盈诺露出几分害怕之色来,因她腿断了,众人只有同情她的而不是去怀疑她,昏迷中的宋泯然被人踢了好几脚,顾盈诺才被人送了出去。 外头宁云欢已经等了许久,顾盈诺看到那辆熟悉的车时,抿着嘴笑了朝那边走过去,刚一走近车门便被打开了,宁云欢正看着她笑意吟吟。 “谈了些什么?”这会儿的宁云欢已经算是顾盈诺的主子了,顾盈诺笑了笑,也不隐瞒:“宋泯然之前以为他会倒霉,所以给了我一张一百多万的银行卡,那是他母亲当初与宋青云离婚时分到的财产大部份,可我交给了警察,当成他制毒收的定钱,我告诉他了。” 宁云欢一听这话,不用去看宋泯然的脸色,便知道十分的精彩,她呆愣了片刻,才叹了口气:“果然最毒妇人心啊,惹到你的人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过奖过奖。”顾盈诺笑得一脸羞涩与甜蜜,显然是因为报仇之后心情十分好的原因,她几乎笑容不断:“以后你就是我的主子,谁惹到你不就跟惹到了我差不多,往后还请宁小姐多多关照哪。” “关照不关照的不好说,全看你的表现。”宁云欢顺着她的笑话接了句,眼珠转了转:“可是我问过我的丈夫,他说你的这条腿,别人没有办法,但他可能会有些办法呢。” 兰九曾说过,真正要收服一个人的心,除了赏个巴掌给颗甜枣外,还要用绝对强势的手段一直镇压她,顾盈诺这个人心机毒辣,心眼儿又多,惹到她的人她能恨到死,兰九提出的替她换腿,也并不是一次性全换了,而是以后每年都要用他实验室中生产出来的一种特制的药水泡脚,以及常年服药以防止腿坏死,可同样的,顾盈诺这一生也是被制在她的手中,永远为她所用,便是她自己想背叛了,但上船容易,下船却难了。 “什么?”顾盈诺身体颤了颤,脸上露出几分惊喜之色来。似是有些不敢置信:“你说的是真的?”她一个花季少女,如今却成为了只得一条腿的残废,顾盈诺为什么这么恨宋泯然两人,其中有一点便是她的断腿,断了她一条腿,几乎便相当于毁了她的一生,所以她出手这样狠辣,完全不留情面。 少了一条腿往后永远会面对他人异样的目光,真正能做到淡定的是伟人。而不是她这样的小女子。 顾盈诺声音颤抖得厉害,双手抓了宁云欢的手握在掌心中,目光闪闪的又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吗?求求你再告诉我,是真的吗?” 断了一条腿的打击太大了,宁云欢这会儿还不知道是兰九造的孽,只是冲顾盈诺又点了点头:“是真的。不过我老公说了,就算将腿重新接上,平时走路倒没什么问题,但阴天下雨时却会有些疼,老了应该也会有些痛。” 顾盈诺眼泪似不要钱般往外涌,这会儿她吸了吸鼻子。好几回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半晌之后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唇瓣间血丝都沁出来了,她才深呼了口气仰头朝车子顶部看了一眼,擦了把眼泪:“我要腿,疼算得了什么,就算是有可能会死,我也不怕!” 得到了一丝希望后顾盈诺怎么都想要将它给抓住。因此一路抓了宁云欢的手,不住确定着:这是真的吗?直到宁云欢不停安抚她。顾盈诺确定这一切是真的了,才兴奋的抚着自己的那条假肢,笑了起来。 兰九最近很忙,事实上换腿这种事虽然不需要他亲自去操作,不过安排飞机送顾盈诺出国却是他要做的,所以见了顾盈诺一面,丢了份文件给她签,顾盈诺为了自己的腿,连看都没看里面是什么,便按了手印签下了约,她为了自己的腿连命都能豁出去,又怎么可能还会怕人家给自己设什么陷井? 之前在法院中闹出一番波澜的顾盈诺拍拍屁股跑出国了,而她留下的一堆烂摊子却让顾盈惜险些崩溃。作为之前孕妇却被人撞流产的主人翁,记者媒体们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因当日顾盈诺曾说过的她与宋泯然合谋撞断了顾盈诺腿的话,也让检察机关看上了她,毕竟宋泯然现在是个重点犯罪人物,与他沾上边儿的事情总是要严肃对待的,不止是宋青云与段玲这对早已经离婚的夫妻也受了影响,天天被记者媒体追得缓不过气来,更别提顾盈惜了。 每天她的病房里都是灯光闪闪的,时间久了,不止她自己受不了,就连她所在的医院也不满了,因她是怀孕后才出的车祸,所以住的病房是哪一层自然不言而喻,许多不管是流产亦或是有妇科病的,全在这里,本来很多人流产或是做手术就不是什么光彩的,现在因被顾盈惜一连累,别人也跟着出丑,自然对顾盈惜恨之入骨,向医院投诉之下,医院也没办法,只得将顾盈惜请出了医院。 顾盈惜这次受的伤十分严重,又再加上受了这样的惊吓,病情越发严重,身下不住出血。而与她一样倒霉的,还有那位在上自己的微博中,还有曾在被采访时当众说过顾盈惜的事情十分可怜的白明玉则是还要可怜一些,顾盈惜是妹妹与妹夫两人感情的插足人,怀孕的孩子见不得光,白明玉却替这样的女人说话,以往喜欢白明玉的大多都是一些年轻女人,这个时代众人最恨的就是顾盈惜这种连妹夫都要抢的三儿,因此白明玉的后援团在经过一番争执之后,严重缩水。 他的微博粉丝关注度从一开始的十亿,到后来的连降百分之十,许多与白明玉有约的工作都开始延后,以前的白明玉若是工作忙到接不完让他有些烦燥的话,现在的他则是清闲得一点事儿都没有,事情还越闹越大,白明玉的名声也开始越来越臭,以前路上粉丝见到他都会签名,这让白明玉烦不烦胜的同时,这会儿路上人看到他便是指指点点,白明玉的公司已经开始有意将他手中的工作挪出来交到别人手上,变相是的要将他冷藏一段时间,好让这件事情过去。 虽说最后顾盈惜有没有撞断妹妹腿的事儿没有真凭实据所在不了了之,可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使得与她沾上关系的人都没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此时的顾家已经不得已搬出了之前的豪华别墅小区,欧阳震天一去国外便没了踪影,他留下的就是一座金山也早该被挖空了,更何况他只留下了五十万而已,这边的房租一个月就是三万五,租了这样久的时间,若不是后来顾盈惜因为跟布鲁格林在一起典当了首饰去卖的话,众人早就撑不下去了。 一家人又挤在了一间小套房内,顾娴看着日益消瘦的大女儿不住抹眼泪。旁边则是照顾着顾盈惜的顾盈语,顾盈诺出国做手术一个月时间了,她因为顾娴对顾盈惜的偏爱,对母亲心中有了隔阂,出去的事儿并没有告诉她,因此顾娴等到一个多星期不见女儿回来时。才有些慌了: “惜惜,你妹妹出去时跟你说过什么没有?”她本来以为顾盈诺应该是跟顾盈惜一样,最多出去一个星期会打通电话回来,或是回来的时候带个男朋友,但这么久时间了,却半点儿音讯也没有。顾盈惜跟宋泯然在一起的事儿她自然也知道了,要说心里对于这事儿没有埋怨是假的。可是顾娴肯定是舍不得怨恨自己的女儿,她要怪也只有怪宋泯然不懂事,她到了这会儿地步,看着躺在床上如今瘦了许多,跟惊弓之鸟似的女儿,心痛如绞:“我知道,泯然的事儿是他不对。跟你没有关系,诺诺年纪小。当时说话过份了,你不要怪她。” “妈,我怎么会怪她?诺诺是我的亲妹妹,她无论怎么样对我我都不会怪她的。”顾盈惜这才哭了出来,抹着眼泪就道:“我永远不会怪她,她是我的妹妹,再说我心中实在是内疚得很,妈妈,我真的想死,我真的也想断一条腿赔她……” 现在的顾盈惜就沉浸在一片自责与害怕中,悔恨与宋泯然顾盈诺的事儿像一座大山压在她心中让她喘不过气来,两母女正抱头痛哭时,外头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请问,这里是顾小姐的家吗?”最近记者太多了,顾娴虽然已经搬到了这儿,但以前被追问的感觉仍是给她留下了深厚的阴影,让她这会儿一听到门外有人便害怕,她还有没开口,外头的人接着就道:“我们是来送包裹的,有人给顾小姐寄了一包东西。” 顾娴头一件事便想到了欧阳震天或是其他人,眼睛不由一亮,只当这些是顾盈惜的男朋友送来的东西,她忙不迭的就要去开门,门外站着三个男人,手上确实拿着东西,却并不是什么包裹,反倒人人手中不是拿着消防斧就是拿着西瓜刀,顾娴吓得脸色都变了: “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为首的一个男人穿着一件夹克上衣,露出来的胸口处还纹着纹身,彪悍之气十足,一听到顾娴的问话,他冷笑了一声:“敢抢我们林大小姐的男朋友,你想死!” 说完,这个男人一挥手,几人全都朝屋里扑了过来,顾娴脸色大变,嘴里惊声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干?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住手,我,我……”她不敢提报警二字,因为最近的顾家人人都要盯着,一出去只要闹了动静出来,记者媒体们就一下子像闻到了味儿般全涌上来,顾娴都已经有些害怕了。 “宁小姐?是,是那个宁小姐吗?”在沙发上坐着的顾盈惜一听到这话,表情便呆愣了一会儿,才轻轻的开口问道。 “你管是哪个林小姐,你抢了这么多人的男朋友,估计你这种贱人应该是早就忘了吧。”那为首的男人十分火大,随手便拿了手中的消防斧朝玻璃茶几上敲了下去,‘哐铛’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吓了顾娴的一跳的同时跟他一起来的人这才像是回过神来了一般,开始四处打砸了起来。 “你们住手,你们住手!”顾娴一边哭着,旁边顾盈惜就一脸的复杂之色,间或甜蜜,间或则是有些失落:“抢了她的男朋友么?如果我真的能抢到,那该有多好。” 家里乱成一团,这些人砸完了家具这才扬长而去,顾娴看着一片破碎的屋子,终于没忍住哭了起来。 顾盈惜没有注意到屋中的一切,她的思绪全沉浸在了那句女朋友之中。 “这是怎么了?”一道有些清冷的男声传进了屋里来,大门还敞开着,白明玉等人一进来时便看到了屋中的狼狈情景以及坐在地上的顾娴,还有一脸苍白,神色虚弱得好像随时能消失般的顾盈惜。不知怎么的,才刚进门的三个男人心头一愣,接着心头便是一动,看到那个坐在沙发上神色惨白的人儿,不知怎么的,莫名的情绪便都缠上他们的心头,让他们对于这个虚弱的少女有些怜爱了起来。 “哎呦,两位白少爷与唐少爷都来了。”顾娴抹了把眼泪,看清站在面前的几人是谁时,眼睛便亮了起来,忙一边局促的要收拾起屋中的乱子:“就是,就是一群人,冲进来就骂我们家惜儿,所以,所以砸了屋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