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热闹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七十三章 热闹

这件事情对于林敏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她找人干的后头自然有兰父给她收尾,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连累到她身上,可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件事最后出了这样的漏子,不止是在丈夫面前颜面无存,就连在宁云欢这个儿媳妇面前林敏也觉得十分的郁闷。 最近在林家呆得有些烦了,她闹了这么一出林茂山让她禁足在家不准她出去四处跑,虽说这件事情掩盖过去了苏家政治上的丑闻多少也算趁了一些林茂山的心意,毕竟他要的只是大权回落而不是要将华夏整得动荡不安,可是林敏也实在太任性了,连找人撞一个孕妇的事儿都干得出来,林茂山觉得这个女儿越来越不像话,跟在兰父身边几十年,竟然还比当初做姑娘时还要任性,也不知兰父怎么给她洗的脑,让她如今行事这样张狂。 林敏对于林茂山还是有些害怕的,但她不愿意一直呆在山上,索性打电话召了宁云欢一块儿过来陪她聊天喝茶做美容,有了个伴好打发功夫,这时间便过得快了。 刚做完水疗,气色极好的两婆媳便在大厅中连衣裳也懒得换就裹着浴袍喝着花茶说着话,林敏眉头就皱了皱: “还是在自己家中舒服一些,回了娘没当成客人,反倒被当成罪人了。”最近林茂山黑着脸训过她好几回,林敏嫁人之后还没有被人这样责备过,自然有些受不了。偏偏兰父在华夏还有事要办,一时半会儿的离不开,林敏抱怨了几句,宁云欢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不由捂着嘴笑了起来:“外公也是为您好,您当时不相信我,我跟您说,这个姓顾的,就是有那种化险为夷的魔力。别说车子撞不死她,就是房子爆炸她都能是唯一幸存者。” 林敏嘴角抽了抽,虽然仍觉得这种情况十分古怪,但自己亲自遇过这样的事情,对于宁云欢的话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反驳了,倒是有些半信半疑的。 “不管她了。不过我明天要去你那边玩耍,再叫你母亲,我也将我妈约着,咱们四人一块儿打麻将去。”林敏呆得有些无聊了,又摸了摸脸颊:“现在林家的手艺越来越一般了,感觉还不如当初在国外时。”她指的是做美容与身体项目时美容师的手法技巧。宁云欢倒没有出声,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林家虽然积厚多年,可他们干的是元首的工作,与林家人相处久了,宁云欢就能感觉得到林家老一辈,尤其是林茂山身上那种古朴的优点,其中许多东西坚持用华夏国产的便罢,而且林茂山其实并不贪图享乐。更不好美色。 在宁云欢看来这位外公虽然手段确实厉害,但他这种公平公正。虽然有家族利益原因在,但却并不会大肆贪图华夏财产的人做元首要比那些有私欲的人要好得多,林家百年累积的财富是有,可却不像兰氏这种已经传承了几百年的家族。 再加上兰家干的就是杀人越货,以及走私等各式各样见不得光的买卖,谁不知道这种生意赚钱?兰父当初光是为了让宁云欢将儿子改姓林,出手便十分大方,兰家绝对比林家有钱得多,所以林家的东西有时不如兰家那是天经地义,林敏自然也明白,她这样抱怨宁云欢知道她其实就是被林茂山逼得想要离开了而已。 刚说着话,外头却有个穿了绝白制服的女佣小跑着进来了:“大小姐,慕家人来了。” 林敏一听这话,懒洋洋的挥了挥手:“我不去。” “听说慕家主现在有了外室……”这女佣话还没说完,林敏便跳了起来,忙拉了宁云欢起身,一面‘刷’的一下便将她衣裳撕了:“赶紧给我儿媳妇换衣裳!” 宁云欢相处久了其实知道这个婆婆就是一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虽说跟她做对头时会对她的行为恨得牙痒痒的,但一旦被她接受了护着的话,她也绝对是会全心全意,有时宁云欢其实觉得她这种人生过得挺幸福的,什么也不知道,肆意妄为又不用委屈自己,比任何人都活得简单透明。 她一脸囧相的才刚想要护住胸口,一群女人已经围上来左摸右捏的替她将衣裳穿好了。 两婆媳做脸的地方离林家大宅还是有约四五分钟左右的步行时间,林敏这会儿蹬着一双高跟鞋跑得飞快,宁云欢穿着一双小羊软皮靴还不是她的对手,这会儿被林敏扯着跑,跟要断气似的,吐了舌头就道:“妈,我们跑这么快干,干什么?” “我表哥的热闹可不是好瞧的,赶紧跑快一点,还能多看一些。”因慕谨言的事儿,林敏对慕家生出了怨气来,这会儿巴不得多看他们的笑话,她自己出了气也要让宁云欢也去看着出出气,虽说兰父曾讲过宁云欢一不定知道她当初自己被绑架的内情,可林敏就是觉得气不过。 慕家的热闹估计也只有林敏这样身份的人才敢说要看热闹了,宁云欢也不说话了,任她拉着跑了几步,林家主宅才到了。大冷的天,两人都跑得热火朝天的,林敏一进屋便扯了自己的围巾与外套交到佣人手上,一边踩着优雅的步伐进去了,宁云欢也将衣裳脱了交过去,进屋就看了这会儿田玉馨一脸如遭雷劈过的模样,正坐在慕明丽旁边的沙发上哭着。 林茂山重新再任职元首之后并不是天天都呆在工作地点,像他这样的老狐狸不再事事亲力亲为,反倒可以派遣自己信任与熟悉的人手出去,他掌管着华夏,反倒比起当初苏父掌管的华夏要更有条理几分,像是由他接手过后本来庞大的公务,在别人看来如同一团乱麻的事儿,他像是手中拿着剪刀般,几下便顺理清了。 也正因为如此,林茂山除了一部份心力用在公事上,另一部分则花到了林意身上,从林意被林茂山时常抱在怀中的姿态来看,林家好些子孙都仿佛发现自己明白了什么,一时间三代继承人们不管自己还有没有玩够,要么是自己急着找对象结婚,要么则是被父母逼迫着开始相亲,因林家的地位在,倒是有不少的人都愿意贴上来,只是这些三代虽然着急,可因为林家的身份也不是哪个人都能攀得上的,所以目前谈婚论嫁的有,可真正要等到结婚,还得要看林茂山开口发话。 “好了。”林茂山本来今天才刚回家没多久,便碰上了这么一件,田玉馨哭得他头都疼了,幸亏他怀中坐站的林意没有受到这个女人的影响,林茂山心中满意的同时,又对林意更喜欢了几分。他本来一开始只是要用林意的存在当成林家子孙前进的动力,也是给兰父一个两家合作的契机,可没料到当初打的备用主意,这会儿他却是真正喜欢上了自己这个名义下的曾孙。 林意长得聪明可爱,小小年纪就跟当初的兰陵燕一般,再加上林茂山不用在他面前做出好像在林家子孙面前严厉的样子,也因为林意跟自己的血缘关系,不用怕宠他之后使得他的父母对自己的林家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思,如此一来,林茂山便将那种隔代亲的满腔疼爱都放在了林意身上,现在老林家两对夫妻最喜欢的恐怕就是这个小孩子。 “姑父,您说说这叫什么事儿?绍华现在竟然……”田玉馨一边抽抽噎噎的哭着,一边眼神里露出几分埋怨来:“他以前都是好端端的,就是因为选举中大家都是亲戚,姑父您也不帮他说句好话,让他现在尴尬了,反倒出门找了那个狐狸精回来气我……” 本来慕绍华现在上头没有父母了,他又只得慕明丽这么一个姑姑可以算是长辈,因此出了什么事儿田玉馨要来找慕明丽主持公道慕明丽也是愿意说说慕绍华的,毕竟一把年纪还闹成这样确实不像话。 可是田玉馨话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好像是林茂山没将位置让给慕绍华了才使他变成这副模样般,慕明丽听得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儿了起来。 尊严体面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挣的,田玉馨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同与支持,也不看看她凭的是什么。嫁进慕家多年虽说生下两个儿子,可一个太没有心机,一个则是又太没心机,慕明丽因为自己生的几个儿子都不被丈夫看好,一瞬间就好像明白了几分慕绍华的心态,林茂山心中的纠结跟慕绍华差不多,但林茂山能严于律已,他最多是抱养一个孩子自己亲自教导,而不是像慕绍华,仍是有些迂腐,认为亲生的儿子总比慕家落于旁人之手来得要好。 一瞬间慕明丽心头有些烦燥,她理解慕绍华,可认为慕绍华此举太过轻率,这事儿若是被人逮到把柄,恐怕在此时苏家的余波还没过去的时候,会成为政敌给慕家的一个重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