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女人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七十章 女人

宁云欢想到当初苏赢在家中来找自己谈话的情景,好像隐约明白了什么,不过这会儿两方相斗,胜者为王,败者自然为寇。如同下棋一般,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种权力相争实在是太凶险太残酷,简直如同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宁云欢打了个哆嗦,这种复杂的心理斗争与手段,她永远玩不来,就算是活了两世,在看到这些时,依旧是为兰陵燕的心机算计,狠辣无情感到有些害怕。 她正心头发冷间,兰肆又催了她一句:“夫人,主子已经到了。”这会儿跑都跑不掉了,宁云欢硬着头皮将外套穿上了,却不想去穿鞋,外头阴冷着天气,就好像刚刚她看到电视中那些人绝望的脸一般,这会儿外面一定是风起云涌,这个时候作为始作俑者兰九还敢在外头乱窜,他是无所不能的人,但自己这种炮灰级的女配还要往外头去,宁云欢心里只有替自己偷偷点了根蜡,眼睛透过透明落地玻璃看到外头阴暗的天幕下,一辆车不知何时停在了那儿,估计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车子按了按喇叭,宁小欢打了个哆嗦,硬着头皮将鞋穿好之后,冲出了门外。 兰肆跟在后头替她举着伞,刚跑到车边,车门打开了,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出来,在等到宁云欢将手搭过去之后,只微微一用力,宁云欢便扑进了兰陵燕熟悉的胸膛里。她还没开口说话,车门已经被兰肆关上了。车子启动间她有些晕头转向的往兰九肩边歪,下巴却被人抬了起来,湿濡温热的嘴唇贴了过来,力道大得让她唇瓣都已经有些发麻了起来。 似是要夺去呼吸般的亲热因兰陵燕将头抬起来而给了宁云欢喘息的时间,他没起身,索性将宁云欢往车座上压了下去,额头与她的额头相碰,眼睛里似是带着笑意: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他语气带着几分温柔,因之前嫌戴着装饰的眼镜亲人麻烦。他早扯了下来扔到一旁,这会儿直接与他眼神对上,宁云欢实在不敢相信这个长得十分俊秀,如同一个温文尔雅的文儒之士,看起来气质就像泼墨山水画一般云淡风轻的男人竟然是造成了一次害死这么多人的刽子手。 “我看新闻了。”宁云欢靠他这么近,声音有些微弱。看她嘴唇嫣红微肿。兰九愉快的笑了起来:“好看吗?” 宁云欢看他这样子,也忍不住想笑,她倒不是为了宋泯然那些人去死而觉得有些害怕,纯粹只是这件事勾起了她心底深处对于兰九的惧意而已,这会儿听他这么问,就想伸手将他推开一些: “好看。不过我怕哪天惹你不高兴了,是不是我也一样?”她这话没头没脑的。兰九却明白了过来,忍不住低头重重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感觉到她身体震动了一下,却连痛呼声都没有,眼神不由一暗,抬头时却仍是一脸的微笑:“你跟他们怎么一样?他们也配跟你比?” 虽说兰九语气冰冷,可眼中却没半点儿冷意。宁云欢只觉得心底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来,抬手将他脖子勾住了。又拉着他趴了下来。 “这是要去哪儿?”宁云欢忍着胸口上沉重的感觉,有些好奇的问:“苏家知道这事情有你的关系吗?” 苏家这会儿已经成了丧家之犬,要是知道事情里头有兰陵燕的手笔,恐怕生吞了他的心都会有,兰陵燕眼睛眯了眯:“知道又如何?林家几乎算是掌控了整个华夏足足立国半个世纪的家族,苏家知道,就算我外公再恨他们,也绝对不可能会用出这样的手笔。”而他兰家就是黒道出身,兰家旗下虽说逼良为娼的事儿不屑去做,因为油水不多,可走私枪支弹药,以及杀人放火等事儿却是会干的,既然在黒道中,难免不了就会与一些枭雄打交道,兰父的朋友三教九流,不论是上次兰陵燕婚礼时请来的教宗,亦或是像东方龙这种认为盗亦有道理论的伪君子,他都有来往,而来往得最多的自然是山道中人。 这次兰陵燕弄来的毒,就是从一个认识多年的兰父世交手中拿到的,那位大佬是金三角可以称之为土皇帝的人物,与兰父交情颇深,这次兰九一提出要求,不过是些交换条件,很轻易的就弄到了这样一大批货物,并与那位大佬合作,将东西运进了华夏。 宁云欢从兰陵燕的口中当然听出了苏家恐怕已经明白背后主使是谁的意思,她头皮有些发麻,想到之前来家中一脸疲惫的苏赢,这会儿倒是有些同情了起来,至于兰九的这批货物怎么来的,她已经不想去问了。 两人说话间,宁云欢包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音乐,兰陵燕还趴在她身上不想动,宁云欢拍了他一把,他才移开了些,拿到包包将手机取出来看了一眼,才交到了宁云欢手上。 推他又推不动,宁云欢只得拿了手机看了一眼,见到上头存好的顾盈诺几个字时,她将电话接了,电话里头顾盈诺传来兴奋的声音:“宁小姐,你真厉害,我算是服了,如今宋泯然落到这样的地步,他应该是必死无疑了吧?我真的要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我的仇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这样轻易的报答了,往后宁小姐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你帮了我的忙,我这条命,以后愿意为你而死!” 顾盈诺话中带着愉悦与复杂,宋泯然倒了大霉的消息显然让她心头长舒了一口气,笑声跟银铃似的,宁云欢与她说了几句挂断了,这才将手机扔开,想到顾盈诺的心狠手辣,不由眼皮跳了跳: “果然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宋泯然的背叛行为让顾盈诺彻底的黑化,虽说宁云欢以前曾教过李盼盼不要软弱,要么狠要么滚,可真正看到顾盈诺这样的狠,宁云欢还是心里有些发寒,但偏偏顾盈诺这种性格举动,有仇必报,眼里揉不得沙子,被人欺负之后千百倍的还回去的性格偏偏又让她隐隐还有些欣赏。 “你要是喜欢,她的断腿也不是不能接。”兰陵燕嘴角边露出笑意来,看她被压得脸庞通红,坐起身来抱她在自己腿上会好了,圈在怀中就道:“做个腿只是简单的小事,能动能走,不过就是不能跑,往后阴雨天或是年老时多少有些疼痛。” 宁云欢愣了愣:“以后再说吧。”她是知道兰九的实验室中人才包罗万象,只不过是断腿重接,顾盈诺的腿本来就不是因坏死而锯掉的,只要找到合适的腿型,亦或是用她自己的基因重新培育出新的腿再接上,这个世界的科技本来就要比宁云欢第一世时要先进一些,兰九的实验室中各类人才都有,他的话并不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过想起前世时自己做为那个实验体,她难免生出几分阴霾,又不想理他了。 看得出来她心情有些低落,兰陵燕没有再多说话,只让车子一路朝林家开了过去。一直久未露面的林茂山早前确实已经离开了华夏,不过在今日凌晨时,他已经在兰父的护送下回到了华夏,动荡过后的乱子需要他来收拾,苏父的执政闹出了这样的讽刺事情,让群众对于此时苏父的班子开始感到排斥,而此时唯有德高望重的林茂山能收拾起这个残局,不管是依他的声望还是地位,都足以在这个时候破格出面镇压住乱势。 “外公是不是早就已经算计好这一天了?”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兰陵燕自然没有再瞒她的必要,将前因后果便一五一十的说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残酷得不用真刀真枪便已经让多少人枉送性命,宁云欢对于政治的残酷,第一次有了直面的认识。 “他执政多年,你认为呢?”林茂山外表并不起眼,给宁云欢的印象中只是一个有些清瘦和蔼,却又精神十足的老人,这会儿果然应了人不可貌相之话,她表情一凛:“那么苏家?” “林家没有优秀的继承人,总得要人给林家的人铺路,外公执政五年按规矩不能再连任,不过权力的交接不过是他的一个游戏,苏家若是能经得起考验,自然一世无忧,光荣退休,从此苏家那位颐养天年,而若经不起考验,总得要为野心付出代价。”兰陵燕对于这种事情倒是看得通透,林茂山是一个十分合格的领导人,目光敏锐,心思复杂,纵观全局果断却又冷静,知道林家没有合适的人选继承自己的位置,宁愿不要看起来貌似优秀却其实有些瑕疵的儿子们,也要抗着家中子孙的埋怨将权力棒交到其实也不见得多么出色的苏父手上。 林家的人不少有认为老头子糊涂透顶的,却根本没人明白他的意思,兰陵燕早在多年前便看出了不对劲儿的苗头,当时的他才刚离家历练四年不到,也正因为如此,在一群儿孙中,林茂山最欣赏最喜欢的不是自己的子孙,而是他这位外孙,没人知道老头子在将手里的权利交出去时,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要如何完整的将权力收回的布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