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争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争

宁云欢借着抿茶的功夫,眼皮低垂了下来:“校长,要说外公最近在不在华夏,你不应该来问我才对。”她说到这儿,顿了一会儿:“校长也该知道,上次在学校时我险些被一股国外势力给偷袭了,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儿来的,自那以后我老公就已经不准我再外出……” 就算不外出,可也应该打打电话才是,苏赢对她这样的回答有些不满意,但还要再开口问时,旁边兰肆已经接过一只托盘,上头一小碟烤得喷香的金黄色小饼干,冲着苏赢笑,打断了他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苏先生要来些点心吗?” 苏赢勉强摇了摇头,“不用了,欢欢……” “夫人要再来些点心吗?”兰肆没等苏赢说完话,又转头冲宁云欢笑了笑。宁云欢看着苏赢难看的脸色,忍了笑意仰头冲兰肆笑了一声:“谢谢兰叔。” 兰肆原先是跟在兰父身边的人,后来虽说跟在兰陵燕身边来当一个管家,可宁云欢对他还是十分尊重,这会儿兰肆冲宁云欢十分得体的笑了笑:“夫人,这是我应该的。”两人这边搭着话,苏赢脸色僵了一阵,眼神闪了闪:“欢欢,林老现在应该不在国内了吧?毕竟如今华夏天气要热起来了,我听说兰先生早前曾邀请过林老出国游玩……” 他这会儿直接开口发问,让兰肆眉头皱了皱,没等宁云欢开口便直接道:“苏先生。林老与主子的行踪我们并不知道,夫人是晚辈,长辈的事哪有她能管的道理。”这就是得了兰肆眼缘之后这会儿他开口对宁云欢的维护,宁云欢冲兰肆笑了笑,兰肆索性盯着苏赢看:“苏先生有什么话应该与主子说,夫人并不掺与这些,兰家有条家训恐怕苏先生您并不清楚,那就是若与兰家事业无关的,便是妻室。一律也不担关系。”不管这些事业是福还是祸,兰家兴盛时女人们自然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可真正的权势并不会让女人参与,当然,危险的事儿也与女人无关,这就好比祸不及妻儿。黒道人就算是无恶不做,可这种信条是大部份人都尊守的,照这样的规矩来说,宁云欢不知道兰家的事情与林茂山的事儿,当然是天经地义。 苏赢铁青着脸,瞪着兰肆看。兰肆温和笑着也不怕他,这样对看了一会儿。苏赢也明白自己今日过来是什么也打探不到了,虽说他心中恐怕已经恼怒已极,不过他却仍能强忍了心头的种种情绪,只冷静的笑:“既然不方便多说,那我也不久留了,这便告辞,宁同学好好保重身体。学校很期待你重新归来。” 这会儿大家都将话摊开了来说,苏赢也不像之前亲近的模样。宁云欢知道他的立场,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因为他之前的亲近而变得找不着方向,自然更不可能这会儿因为他的疏远而感到有些不自在了。 虽说苏赢在宁云欢这儿并没有打探到消息,可不代表他就这么算了,他跟苏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林茂山现在摆明了态度对苏父已经生出了几分不满,苏父的心思苏赢清楚得很,无非是想要找个下家,将自己手中的位置在此次换届时交出去,等到以后苏赢在学校中呆得履历够了,再将这位置接回来,他是想要效仿林家那般,使苏家不止辉煌一时而已,反倒是想要辉煌一世。 因位置太吸引人了,苏赢就算是个读书人,可这会儿也不可能淡薄得了名利,他现在已经桃李满天下,在帝都大学当了这些年的校长,为人处事别人都看在眼中,对他来说增加了不少的声望,到后来只需要简单的造势,苏家十分有把握以后元首的位置会落到苏赢身上。 可这会儿林茂山偏偏不知从哪儿好像得知了苏家的打算,这会儿不见他了。要说名声苏赢这个校长这两年虽说能耐,可他的声望也就大多数从现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人得来,而林茂山掌政那会儿,是直接整个华夏都知道他,不止是年轻人知道这个现今已经退休的元首,而且许多老年人谈起这位元首时,都是一脸的崇拜之意,况且林家多代人才辈出,积累下的东西与人脉,苏家实在不敢小觑。 更重要的,是林茂山虽说已经卸下了元首之职,可他如今在军队中却挂着元帅的名义,此时元首每五年一换,苏父在位四年多近五年,却连军中一点儿权利都没有摸到,全被林家死死拽在了手中,这自然更是让苏父有些恐慌,这次想要背叛林家,也是他思索了许久之后的结果。 苏家四处最近奔波着想要找人造势,因苏父这些年当政,确实是有不少人紧巴向了苏父,林家低调太久了,除了一些顶尖大佬能知道林茂山真正的地位,许多新一代的官员对于苏父恐怕要更熟悉一些,因此好些人站在了苏父那边。 正当整个华夏都处在一种奇妙的紧绷状态时,许多上层人物个个紧张,苏父却开始出手了,他开始挑起林系一派许多人马的错处来,一时间借着各种名义将一群人拉下了马,林系一派自然不甘等死,开始了反击,华夏的百姓们本来一天到晚看的是娱乐新闻,要知道国家大事,那是只有从每天的新闻中才能知道,这会儿竟然看到国家的元首频频出现,并是用雷霆手段打击了不少人,这让百姓们有些蒙住的同时,不免认为苏父在任几年,确实名不虚传。 大家只会看到眼前的事儿,见到了元首的表态,不免对苏家赞不绝口,各大佬之间人人都以为这次林茂山有可能会看走了眼,养出一条中山狼来时,众人都在等着林家的失败,兰陵燕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成熟了。 铺天盖地帝都大学实验室中制造大量罂果毒的事儿暴发了,当华夏一支特别队闯进实验室中时,搜出了重达近两千多公斤的罂果毒,藏满了一整间实验室,消息一经传出,举世震惊! 宁云欢坐在客厅里,看着新闻中实验室中的人一个个满脸的惊奇惶恐之色,却被蒙着面一身武装的特警给拷走,其中一个熟悉的人影也被推着夹杂在其中,宋泯然这会儿早不见了平时的温文尔雅,他显得十分的慌乱,眼镜都歪了一边,这会儿面红脖子粗的喊着什么话,可现场人太多了,如同敏锐的猎犬闻到了消息的记者早就已经候在了外头,‘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于耳,四周哭喊震天,就连这个举着话筒的女记者声音几乎都快要听不见了。 “……警方早前曾得到消息,这次采用秘密行动,终于一举将毒窝铲除。”女记者吃力的喊完这话,摄影机就已经转到了一排排穿着迷彩服端着长枪一脸警戒的士兵们从卡车上跳下来的情景,一辆辆的绿皮卡车几乎将路堵死了看不到尽头,密密实实的士兵围墙将整个帝都大学的科技实验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华夏日报为您报导……”女记者刚喊完最后一句,一个士官已经不客气的将她给推开了,画面接着转换成了摄影棚中,刚刚那阵欢闹像是瞬间便消失了,世界一阵的安静。 宁云欢正看得有些发呆,管家兰肆已经替她拧了鞋与外套过来:“夫人,主子已经打过电话,约半刻钟后会到山下。” 这个紧要关头,兰陵燕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听到那两千公斤罂果毒,宁云欢浑身鸡皮疙瘩的都钻了出来,这些东西就是装车里也要装满满一大车,不知道兰陵燕是怎么有法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弄这么多进华夏,并瞒过了苏父的眼线不说,还能在苏赢不知道的情况下藏进实验室中,这个男人以前宁云欢想到他时害怕,这会儿想到则是更加的害怕了。 一举两得的既铲除了宋泯然,替自己出气报了仇不说,此事闹得极大,宋泯然就是有通天能力都不可能再翻身,作为实验室中一份子,他是死定了。而且兰陵燕还另外借用这事儿给了苏家一个沉重的打击,苏父拨款给苏赢学校的实验室中建立了一个实验项目,这事儿以前看来本事是好的,可现在闹出这么一个丑闻,苏父无论如何是跑不了,他别说逃不开这事儿有与儿子合谋挣不义之财的嫌疑,更有以权谋私,身为元首知法范法的干出这种害人事儿。 不管是哪一种,都足以让苏父的政治生涯完蛋,并让他下半生有可能会为此事付出严重的代价,而他就算是洗清了制造毒药的嫌疑,可这事儿闹出来的丑闻,一个治理不当便足以让他终身监禁。 而苏赢则是好不到哪儿去,以前这对父子有多出名,多有声望,这次闹出来的事就会让他们加倍的惨。这件事情发生在苏赢的地盘之内,这事他需要付出的结果比苏父还要多,不管如何他都逃不了一个严重失职的罪名,这次罂果毒的数量又太多了,等待苏赢的,若是监禁还好,就怕最后还有可能会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