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妇人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八章 妇人

表面宁云欢笑着:“顾小姐,这种东西可是要命的,别说我们能不能弄到,就算是能弄到,宋泯然可是你的男朋友,更何况据我所知,你们是不是已经快要订婚了?”宁云欢这话的意思是在警惕着怕顾盈诺给她下套钻,大家都是聪明人,又是同一个目的,说话自然不用藏藏揶揶的,顾盈诺爽快的道: “宁小姐不用担心,如果你不放心,我愿意用生命向你保证。” 生命这种东西有时不太可靠,尤其是在看过宁云城那种为了爱情连肾都敢割的人,宁云欢沉默着没有出声。顾盈诺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宁小姐,我真的有些喜欢你了,我虽然断了一条腿,可我还想活着呢,如果你要不相信我,我真不知道我该怎么跟你保证才好,我将以后一辈子都卖给你,替你做事怎么样?这样你会想信我吗?” 本来宁云欢就是准备对付宋泯然的,这会儿与顾盈诺再商讨了几句,为了以防万一,她仍是让顾盈诺签了好几份文件,当然包括她所说以后辈子都卖自己,替宁云欢做事的一切合约,搞定之后让人将顾盈诺送了出去,宁云欢才给兰陵燕打了个电话,将今天的事儿说了一遍。 “教训宋泯然是应该的,若是就这样让他去死了确实便宜他了,这个女人说得不错,药品的事儿你不用担心,交给我来,就算她想要反悔。我也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下河湿了脚想要再上岸,也要看兰陵燕同不同意,当初绑架那些年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黑吃黑的,顾盈诺有些小聪明,可要在他手中想翻盘,顾盈诺还稍差了些火候! 兰九让自己不要管了,他自然将与顾盈诺来往的事儿接了过去,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他的老行道,兰家的人除了娶的妻室是门当户对的黒道中人外。这些不干净的事情一向是不许妻子沾手,免得自己见不得光便罢,还要连累家人。不止是兰陵燕这样想,要是兰父知道兰九将这种事情让宁云欢掺与了,恐怕也得骂他。 最近整个华夏一片平静,娱乐圈中李盼盼等人几位已经红火起来的大小姐团也越发出名。带着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窒息,林茂山之前已经跟兰九打过招呼,事情要控制在他自己还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对于如今的华夏确实该有一场动荡了,苏赢的父亲面临换届就在今年,虽说苏家是由林家扶持起来。但碍于不能连任的规矩,恐怕已经背地里有了自己的主意。苏父再是对林茂山感激,可再感激都是虚的,没有实实在在的好处来得让人心动。 苏父应该是生出了自己退居背后,但想要效仿当初林茂山将权力交到他手中时那般,已经物色好了下一轮想要交接的人,目的便是要架空林家。毕竟林家接掌华夏近百年来的模式,在大多数人看来该改了。没接触到过顶级的权利。就不会明白其中的滋味儿是多么的吸引人。苏父在掌管华夏时,除了小事自己做主。以及出访他国还能稍有点自由,大事其实还是需要林茂山做决定,便相当于林茂山表面是退了,可其实还是华夏隐形的指导人。 这对于苏父来说相当于是一个制约,从每年春节众人相聚的地点是在林宅而不是在苏家便能看得出端倪来,要说苏父心里没有想法,别说林茂山不信,恐怕苏父自己都不信的。 顾盈诺灵机一动想出来要让宋泯然去死的想法,偏偏林茂山等这样的大佬看来就是一次机会,一次让华夏重新洗牌来过,并将苏父彻底清出华夏政治中心的机会。有野心是好事,林茂山不怕人没有野心,可苏父一开始既然是靠着林家的权势才上位,就不该再生出其他的想法,就像古代大户人家养的门客,门客永远就是门客,不可能翻身做主人,林茂山理解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苏父有将他取而代之的心,可不能容许养大的狗有机会咬到主人。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苏父本能的恐怕察觉到了什么,宁云欢才在家中以休养的名义呆了几天,校长苏赢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欢欢,最近身体养得怎么样?”当初宁云欢与兰九的婚礼做为林家的直系一派苏赢自然也是去参加了的,他们苏家不管现在心中怎么想,可表面上是紧靠林家的,苏赢的年纪又较宁云欢长得多,因此亲热的称呼她的小名这种亲近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推敲的好事。 宁云欢在接电话之前兰肆就跟她打过招呼,她不是什么特别心思聪敏的人,与兰父和兰九这种心有七窍个个狡猾得如同老狐狸一般的人物不同,可她也不是傻子,能隐约感觉得到苏赢给她的电话不像表面那样简单,因此小心谨慎的就道:“校长有什么事吗?” 那头苏赢就笑了起来:“这么见外,叫我一声苏叔叔也是可以的,你们班上有些资料,因你最近一直没回学校,你看看找个时间过来拿,或者是我给你送过去。”不管是什么资料,能够让这位校长百忙之中抽空说要送过来,宁云欢就知道事情不像是这么简单的了,好不容易打发了苏赢的电话,这位年轻有为的校长最后仍是取得了送东西过来的机会,便没有再多加纠缠,他刚一挂电话,宁云欢便给兰陵燕将消息回报了过去。 兰陵燕听到苏赢要来时,只是轻笑了两声:“他是想要过来打探消息的,别理他,就照平时的应酬就行。”林茂山喜欢兰陵燕这个外孙,再者他又用得到兰家帮忙,可能会将消息透露给兰陵燕,但绝对不会因为爱屋及乌便将这事儿不知轻重的告诉宁云欢,这种事情兰九也知道宁云欢越少知道越好,当然不可能不分轻重的跟她说,因此宁云欢是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苏家也是急昏了头,连这种招数也使得出来,兰九忍不住笑了。 宁云欢笑不出来,她总有一种大佬们的世界很复杂之感,有些惆怅的将通话掐断了,苏赢估计确实是急了,约半小时都不到山下便传来了消息说苏赢来了。在得到宁云欢的回复之后山下的人替苏赢安排了车子,专门将他给送了上来,苏赢的座驾则是停在山下被门卫看管,一刻多钟后,宁云欢站在门边就看到远远的草坪外苏赢撑着一把伞,拿着一个文件夹朝这边跑了过来。 “今天正好路过,我想下着大雨你恐怕也不方便出门。”一边接过管家兰肆递来的毛巾擦着头发,苏赢一边冲宁云欢笑了笑,他一向保养良好,四十来岁的人看着最多三十岁左右,风度翩翩的样子,宁云欢还是头一次看到印象中这位出门在外光鲜亮丽的校长露出这种憔悴的神色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下人煮好了姜茶送来,苏赢接过抿了,才把怀里的资料递了出去,宁云欢随意翻了翻,便丢在了一旁。里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苏赢拿这些资料不过是当成借口要见她一面而已,这会儿两人心头都有数,苏赢对她没有看资料的行为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四处打量了一番之后笑了起来: “这房子不错,山里也不错,我之前隐约在车上看到这边是不是有一片高尔夫球场?”他并没有问起什么政事儿,虽然明知他不过是在找机会开口,但宁云欢仍是松了一口气:“嗯,那边有球场,若是以前天晴的时候,外公兴致好了有可能会过来打上一两杆。”她不想和苏赢拐弯抹脚的,直接便将林茂山的名头提了出来,苏赢表情呆了呆,接着又苦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过来是要做什么的?”他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之色,宁云欢点了点头,没有出声。苏赢表情有些狼狈,好像是在为心中的盘算有些羞愧,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之后,他脸颊肌肉抽动了一番,身体一晃,似是要朝宁云欢这边坐过来,一旁捧着茶杯的兰肆便朝苏赢笑了笑,体贴的上前倒茶,将原本准备起身的苏赢又逼回了位置上。 “既然你知道,我也不瞒你了,欢欢,不知为什么,林老对我父亲好像有些误会,如今林老年纪已经不小了,我父亲极为担忧他老人家的身体,不知他老人家最近可是做什么了?难道不在华夏中么?若是这样,华夏没有他老人家坐镇,那可不行。”苏赢这样说摆明了是故意给宁云欢下了个套,若她说林茂山就在华夏中,但为什么不见苏父的面她不好解释,更何况她一个小辈要是被苏赢给绕进这件事中,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而林茂山要是真不在华夏,苏赢就算不能将她套进这件事里,可也相当于从她口中问出了消息,自然今天也不算白来一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本来能准时上传的,但关了一千字小黑屋,结果手贱了,多按了个零。。。。现在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