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最毒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最毒

事情发生完之后两天,兰陵燕已经顺着当时抓到的外国狙击手将一股小势力给连锅端了,这群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进入华夏的方式也经不起推敲,一边是自己的外孙,一边则是没有关系而且还私渡入境的外国人,林茂山当然是偏向自己外孙那边,他直接给下头施了压,众大佬们又一路放行,很快这群人便在华夏中被兰家隐秘的运出了国。 这群外国人虽然被抓到了,但遗憾的是布鲁格林根本不见踪影,不过兰陵燕也不着急,小虾都逮到了,小鱼还远么? 校园内的狙击事件很快便过去了,因当时本来才放了两枪的原因,又是装了消音装置,当时校园门口人并不多,因此没有引起太大的恐慌,但宁云欢却将宋泯然给恨上了,与宋泯然想整她闹出一个事情让她恶心不同,她想给宋泯然一个教训。 对于宋泯然宁云欢了解的并不多,前世的宋泯然并没有露出他的獠牙,在宁云欢印象中就觉得他是一个温文尔雅,话并不太多,顾盈诺的前男友而已。她这会儿正想找宋泯然的软肋,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通,谁料她还没有找到宋泯然特别在意并会因此而痛苦难受的地方,顾盈诺便主动给她打了电话。 最近外头出了点儿小事,布鲁格林的暗杀行动不止没有成功,反倒将自己的人套进去了,难保这个人狗急跳墙,因此宁云欢又过起了在山上不外出的生活。顾盈诺想要约她见面,照理来说这个时候宁云欢不想答应的,但一想到这会儿自己要报复宋泯然,她心头一动,干脆便将顾盈诺约到了家中。 一般车子是不可能在这山头进出的,宁云欢让顾盈诺坐车到城东,她则派了人出去接顾盈诺,等到车子停在山上时,宁云欢从二楼房间里看到顾盈诺在两个保镖的押送下朝这边走了过来。山里的气温一般要比平地稍低一些。这会儿阴雨绵绵的,顾盈诺拄着拐杖,看起来走路一歪一斜的,倒是有几分可怜。 宁云欢换了衣裳下楼时,顾盈诺刚在外头脱去了外套与换过一双拖鞋才进屋里来,她是外人。兰肆等人是不可能让她穿着有可能会藏东西的外套进来,幸亏屋子中一直开着空调,顾盈诺这会儿只穿着贴身的小棉衣才不至于冷得脸色发青,在看到才刚下楼的宁云欢时,顾盈诺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她的拐杖在进屋时便已经被人接了过去。这会儿是个女佣在扶她,直到走到沙发边被人扶着坐下了。顾盈诺这才大气也不敢喘一声道: “这是你的家?”她本来是个有些心高气傲的女人,刚刚别人对她隐型的搜身让她心中十分不舒服,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并不敢反抗。虽说顾盈诺早就知道宁云欢家境富裕,嫁的老公好像也十分有钱,是顾盈惜求之不得的,可知道是一回事。这会儿真到了她家看到这种情景之后,顾盈诺才知道宁云欢嫁的人家并不只是用有钱就能来形容的。 “嗯。要喝什么?”宁云欢先问了她一句,顾盈诺勉强笑了笑:“都可以。” 向守候在一旁的佣人要了两杯养身滋补的茶,宁云欢这才问道:“你这次来找我做什么?” 一听到这个话,顾盈诺也顾不得自己还有些拘谨了,她一下子挺直了背脊,一双眼睛中露出怨恨的神彩来:“宁小姐,我的姐姐又回来了。”顾盈惜前段时间不知从哪儿带了大笔首饰与各种品牌的衣裳回来了,这让顾盈诺十分怨恨,这个贱人就像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这样一个人孤身在外不止没有吃半点儿亏,反倒好像还认识了一个有钱人,不止是表情十分滋润,而且她竟然还怀了孕,肚子里的小东西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顾盈诺一想到这些,便心中慌得厉害,现在她最看不惯的就是顾盈惜这种什么都拥有的幸福生活,凭什么自己断了一条腿,而顾盈惜身体好端端的,抢了自己的男人不说还有了小孩?她不甘心,她要让顾盈惜跟自己一样的惨,她才能出气! “先不说这个,我倒是有件事想让顾二小姐帮我一把。”宁云欢嘴角边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来,眼神却有些发冷:“你的男朋友宋泯然最近对我好像有些意见,我现在想问问顾二小姐的态度,是要站在男朋友身边,还是愿意帮我一个忙?” 她这话音一落,顾盈诺便脸色扭曲着笑了起来:“男朋友?宁小姐是在说笑吧?你知道我恨不能将那对狗男女弄得身败名裂,还说什么男朋友?你有话只管直接说,我能帮得上忙的当然会帮。”顾盈诺早恨宋泯然不行了,以前她有多爱,现在便有多恨,又哪儿有可能还站在宋泯然身边。 宁云欢也不完全相信她这句话,不过顾盈诺是不是说的真的宁云欢也不是完全在意,她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让宋泯然知道自己就是报复他的,也不怕他有本事和自己对抗,钱虽然不是万能的,可同样是个好东西,与宋泯然想法大致相同的,宁云欢也决定要给他一个教训,再用钱让他吃下这个闷亏。 “你这样说当然好,宋泯然想要用硫酸泼我,这事儿我当时没和他计较,不过不代表我会放过他。”说到这个事宁云欢脸色就冷了下去,顾盈诺一听这话倒是有些吃惊:“他想要用硫酸泼你?”顾盈诺心脏跳动,她这会儿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报复机会已经到来了,忙强行将激动的情绪压了下去,眼神闪了闪:“他真的敢这么大胆?宁小姐想要怎么做,又要我怎么帮你?” 宁云欢听她这样一讲,连忙便将自己准备教训宋泯然的话跟顾盈诺说了,她的方法也只是想要给宋泯然一个教训,并不是真正要宋泯然性命的,不过是让顾盈诺帮着鼓动宋泯然去学车,然后再故意陷害他出个什么车祸,要不是他被撞,要不就是他撞倒人却让顾盈诺指使他逃了,让他担惊受怕后再逮到他,让他钱财与名声尽失而已。 宋泯然虽然有心想要害宁云欢,可因为事情没成,宁云欢这次给他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这个圈套并不复杂,可胜在不容易被人逮到把柄,宋泯然上当的机会也特别大而已,至于被撞的人只要给钱,多的是人愿意接这趟活儿。顾盈诺听完宁云欢的话沉默了好一会儿,出乎宁云欢意料之外的,她脸色竟然有些狰狞: “宁小姐有没有觉得这个主意太轻松了,对于宋泯然来说就这样放过他,实在是太便宜他了?”顾盈诺一说到这儿,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激动:“他们两个贱人害得我断了一条腿,害我一生一世,宋泯然现在又这么恶毒竟然想泼你硫酸,宁小姐为什么要这样就放过了他?只给他这样一点小教训,我觉得应该让他撞死人,一辈子翻不了身,或者他被人撞死才是!”顾盈诺说起这话时,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宁云欢眼皮跳了跳。 “那顾小姐想要怎么给他教训?”顾盈诺表现得太激动了,她的怨恨不是假装的,而像是由内自外散发出来的怨气,不过宁云欢两世的经历让她不太容易相信人,因此听到顾盈诺刚一说完,便不动声色的问了句。 顾盈诺一听到这儿,便低头想了想,约两三分钟之后,她抬起头来时双眼都已经变得通红,脸有些扭曲,阴声道:“宁小姐,我猜想你的丈夫应该是位有本事有手段的人吧?”她盯着宁云欢看,宁云欢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只是看着顾盈诺笑。 一看她这个表现顾盈诺心中有了数,更是笑得更加灿烂:“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顾盈诺说到这儿,突然顿了顿:“以前我没有本事报仇就算了,这次既然宋泯然自己找死向你出手,我跟宁小姐合作,一定要让他这辈子都永翻身,我要让他去死,赔我这只腿!” 开始顾盈诺语气十分的激动,宁云欢也不说话,等她自己平静了下来了,顾盈诺才道:“我知道宋泯然最近在实验室中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实验,既然宁小姐的丈夫有本事,我想你们帮我一点忙,能够找出一些东西来,可以使宋泯然一辈子翻不了身的,比如说,罂粟做成的某样东西……” 顾盈诺指的是什么宁云欢心里清楚,她没料到顾盈诺竟然这样狠心,一下子就要宋泯然去死,果然最毒妇人心,这让宁云欢对这个断了腿的姑娘有些另眼相看的同时,又对顾盈惜以后的生活突然生出了兴趣来。 上辈子顾盈诺死得太早了,竟然让她错过了这么一出精彩的大戏,顾盈诺果然是个人物啊,被宋泯然背叛之后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她这个险些被宋泯然暗算过的人还只是想给宋泯然一点儿小小的教训,顾盈诺一出手则是要他的命,这让宁云欢觉得顾盈诺性格果然有些意思的同时,对顾盈诺隐隐也生出了几分警惕之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