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热闹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六章 热闹

商量了半天,顾盈惜自己都摸不清肚子中的孩子是谁的,她看到了宋泯然难看的脸色,以及旁边宁云城一脸讥讽的表情,她伤心的捂着脸又跑了出去。 顾盈诺看着顾盈惜的背影,又见到宋泯然阴冷的脸,偷偷的笑了起来。 她了解宋泯然这个男人,虽说他自己跟顾盈惜就不是什么名正言顺的关系,可这个男人有一种十分严重的大男人主义,就算顾盈惜并不是他名义上的男朋友,可要是怀的孩子不是他的,这个男人绝对会发疯。 现在只要宋泯然与顾盈惜过得不好,看他们两人痛苦的神色,她便满足了。 宋泯然这会儿确实心头憋闷,他对顾盈惜不是真正的爱,可是顾盈惜也是他的女人,他对顾盈惜有种占有欲在,可这会儿在他心中被认为是他的女人竟然有可能怀了别人的孩子,他心头就有些不爽快了起来,他一连好几天做实验时都阴冷着一张脸,心头鳖的气越存越多,到最后根本没有宣泄出来的时候。 顾盈惜的肚子已经凸了起来,才刚不到两个月时间,穿着衣裳时看不出,脱了衣裳小腹已经能看得见几分端倪,顾娴劝过她好几次,让她在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的时候让她先不要这个孩子,可是顾盈惜却以这是一条生命拒绝了,这种情况更惹得宋泯然心头不痛快。 他心中不高兴的时候,不由想起了当初顾盈诺曾跟自己说过的。得罪过她与让顾盈惜不满的其中一个叫宁云欢的女人来。 宋泯然开始捉摸着要怎么将自己这口气吐出来,发泄到别人的身上。否则再这样忍下去,他心里的火迟早有一天会泄了出来,不止是烧尽了他的理智,更有可能将顾盈惜也一并烧了进去,到底曾是自己的女人,一夜夫妻还有百日恩,宋泯然就算再恨她不洁身自爱,可也不忍心真正的伤害她。更何况还有顾盈诺的关系在其中,他对于断了腿的顾盈诺带着一种怜惜与真正的爱意,不想要她知道真相时伤害了她。 一旦打定了主意,宋泯然便开始思索起来自己既能出气又能替顾盈诺两姐妹报仇的法子来。他虽然为人聪明,可因为出身地位的原因,宁云欢再怎么样也是个稍有家底的人。宁家住在别墅小区中,他要想接近宁云欢不容易。而他唯一的机会便是在校园中,这事儿也跟上一次般,不能闹得太大,否则方教授虽然有些地位,可真正闹出人命来有可能这事儿方教授还是压不下去。毕竟他虽然有些名声,可到底不是什么实权人物。宋泯然只是想出气而已,还没有失去理智到要为了出气而将自己的以后与前程都搭上。 他是学化学专业的,有许多东西虽然能杀人于无形中,可这种事情不太好办,也容易留下马脚,最多像上回那样,不留痕迹的闹出一些小事。却实实在在能让宁云欢吃亏,最好是能给她造成一定影响的。 这种情况下宋泯然便想到了要在她书桌包包与书座中投毒的事情来。可书桌因为上次的事情已经闹过一次了,学校现在查得极严,在每间教室已经装上了摄相头,教室走廊外也都安上了监控,去教室的方法自然不可能再用。而宋泯然也没机会能接近宁云欢的包包,至于车子,他在校园里背地跟在宁云欢身后好几次,却发现每次等她的车都停在学校外,根本不是在学校的停车库中,他想的所有方法自然就不能再用。 而毒既然不能教训到宁云欢,宋泯然只有再另想方法了。 想了几天,倒是真给他想出了一个主意,他要的只是造出一个意外,让宁云欢能受伤,却又不至于去死,最好是能让自己赔些钱便将这事儿绕过去的事,宋家虽然原本只是普通人家,可宋泯然的母亲段玲在与宋青云离婚时曾坑过他一把,段玲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离婚之后拿了一张一百万的银行卡交到宋泯然手上,他一天吃饭睡觉不是在学校便是在顾家中,这些钱还没有得到用武之地,宋泯然是搞研究的人,他对于钱财并不怎么看重,若是能用这些钱教训一下宁云欢,在他看来十分的值得。 几天之后实验室中宋泯然在做实验时,因有些心不在焉性格又有些暴燥的关系,几样化学物质放进试管中产生了暴炸反应,幸亏这些东西并不多,因此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宋泯然手一抖时,除了几个火星溅在了他白大袍身上外,就只剩手背有一点少许的烧伤而已,实验台上一片狼藉,众人都在慌忙的过来扑灭那些小火星时,方教授已经扯下了脸上的口罩,有些不大耐烦的问道: “泯然,你最近怎么了?总是这样心不在焉的样子?”这场小事故虽然算不得什么,可实验室中有好些东西都是易炸易爆的东西,沾到一点儿小火星便容易引起大事故,宋泯然最近三心二意的总会出点差错,方教授也听到了他家中父母离婚的消息,心里对这个得意门生有些疼爱,因此一直没有说他,可今日他竟然犯了这样严重的低级错误,这让方教授有些忍耐不住了,实验室的资金都是华夏国家拨出来的,并不是学校里的一些小型实验,搞砸了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对不起老师。”宋泯然眉头微微皱了皱,眼镜底下掩着的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兴奋的亮光来,他这会儿不耐烦跟方教授多说,只是直接就认了错: “最近家中有些事情烦心了,让老师担忧,我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错误。”他都已经认了错,再加上宋泯然一向又是方教授十分看中的好苗子,以后准备等他毕业时让他做自己的助手的。这会儿见他没有找借口,认错也快,方教授自然不可能逮着这件事不放,再说又没有惹出什么大的乱子来,想到他家中的事情,叹了一口气: “好了,我知道你最近也难,若是还没有调整好心情,先休息一会儿再做。也不要硬挺着,我看你最近休息不够,以后还是保证了身体再做实验。”他看到宋泯然眼睛底下都现了几分青影来,这话倒真是出自真心才说的,谁料宋泯然这会儿想着自己的主意,却没耐心跟方教授多说。只胡乱点了点头,也开始收拾起自己面前刚刚弄出的乱子来。 此时宋泯然心中十分的激动,他以前只想着要用一些伤害皮肤或是能造成身体内部失调以致造成一些问题的药物,一直苦恼着要怎么接近宁云欢,可今日这场小型爆炸在他手背上灼烧出一小片伤口来时,宋泯然不止不感觉到伤口的疼痛。他反倒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找到了方法。 他以前想错了,实验室中常见的药物并不止有之前他所用的一些毒药而已。还有流酸这么常见的东西他却忘了,这东西腐蚀性极强,他只要拿一点点,到时装做不小心撞到宁云欢的样子,足够她吃尽苦头,只要自己不往她眼睛中泼,又不会造成致命的影响。让她疼上一疼又留点儿后患下来,自己赔的钱也不多。以后心情不好时还能再找她出气,想来她也不会知道自己是故意的! 宋泯然想到这儿,激动得几乎已经没心情再做实验了,他匆忙的将上午的事情了结了,早早的就跟方教授请了假,他已经打听过,宁云欢所在的系今天下午是有课的,揣着趁别人不注意而装好的一小瓶硫酸,宋泯然便急忙拧了自己的大衣出了实验室中。 本来最近布鲁格林逃脱的事儿还没有解决,兰九叮嘱宁云欢是不要这么着急出门的,可布鲁格林不知道是不是吃过一次亏之后长了些智慧,他竟然知道躲起来了,一连半个月兰九布了他都没有再出面。 英国那边格林家族已经向媒体宣布撤销了布鲁格林族长的位置,毕竟这次的事情大家就算不知道是兰陵燕要向布鲁格林寻仇,可在格林家族一些长辈眼中看来却是布鲁格林先是无能的在华夏之中签了一份让他们家族得不到利益的合约,紧接着又在家族蒙难时竟不能将这次的事情好好控制在一个范围内,没有本事将事情控制好,使得格林家族的损失几乎无法估计,不止是今年的葡萄酒已经无法再供应,失去的一部份客户更是无形的资源,关键是格林家族酒窖中那几瓶价值天价,已经被格林家族当成了招牌至宝的东西也损坏了,这除了是一笔损失之外,在外人看来更意味着格林家族已经丢失了代表他们家族的资本。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日看到了兰陵燕,布鲁格林被吓破了胆,深怕兰九还要找他寻仇的原因,自从那天格林酒庄大火之后,布鲁格林在心腹的保护下便已经离开了英国,一连半个月没有露面。 十天之前兰氏在意大利的势力中曾回报过他曾在意大利出现,随即又不见了踪影。 久等布鲁格林没有出现,谁都知道他应该是隐在暗地里了。两方这次是已经结下了仇,完全是个不死不休的结局,虽说兰家不怕布鲁格林姑父在意大利的势力,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可能要宁云欢为了躲避布鲁格林,一辈子的在家中呆着。眼见再过不了几个月就快要过年了,兰陵燕不想要在过年时还遇上这种事情,因此在兰父暴跳如雷的教训下,还是决定用了引蛇出洞这一招。 开始他是准备用自己当饵的,可布鲁格林好几天都没有出现,这便证明了这家伙恨他入骨,同时也被兰陵燕教了个精明,知道不要与他直接对上,所以几天风平浪静后,为了宁父与宁夫人的安全,兰九才同意了兰父所提的让宁云欢当饵的意见,兰父借了他一支兰氏精锐力量,以往他还没资格指挥的人过来暗地隐在宁云欢身边,也因为做好了准备,半个月前宁云欢在家中休息了近一个月后,才又开始回学校上课。 兰父派过来的人自然不同凡响。他们要跟在宁云欢身边布鲁格林是不一定能看得出来的,正因为连布鲁格林都看不出来,所以宋泯然这种不过是有几分才能,却只专注于化学,有几分心机不代表他就是运筹帷幄的人物,自然更不可能看穿这一切。 下午宋泯然手里捧着一大堆书,上面又七零八落的放了好些看样子像是装实验器材的东西朝宁云欢刚进校门这个方向走过来时,跟在宁云欢身后的保镖兰格耳朵上戴着的钻石耳钉微微震动后,他安静的听了一会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上前走了两步,轻声道: “夫人,那个意外人物过来了。”兰格既然是已经有了兰姓,就证明他自身的本事足以配得上这个名字,兰家养出来的人无论心智身体实力都样样一流。宁云欢身边的这两个保镖还是当初兰父送的,本来是十分不苟言笑的人物,跟在宁云欢身边这样长时间,宁云欢还从没看过这两人除了冷着一张脸还有过别的表情,这会儿拜宋泯然所赐,她第一次从这个表情冷硬如同花岗岩的保镖身上看到了一种无语的神色。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那个意外人物是宋泯然。那是因为宋泯然自认为隐秘的观察行动其实一举一动都在兰家人的监视中…… 有布鲁格林这件事在,兰陵燕在她身边放的人是多少她自己都不知道。宋泯然的举止若是对付普通人自然是没什么,他毕竟不是真正干跟踪人这一行的,不可能做到有多精细,若是一个没有防备的普通人恐怕真能让他得逞,可他要是想用这种拙劣的招数对付稍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别说现在宁云欢警惕着布鲁格林的出现,身边的人个个都是紧绷着。就算她没有,经过了东方傲世上次绑架的事情发生。宋泯然自以为的意外也一点儿都不可能出现。 “他要干什么?”宁云欢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兰格眼皮也跳了跳,在他们眼中,宋泯然就跟个跳上蹿下的小丑般,偏偏还不自觉,若是他手段高超一些便罢,大家说不定还会在意的正眼看一会儿,可偏偏众人在警惕来自于意大利的人之时,有他这么一个自以为慎重,可偏偏一切行为都被人看在眼中的人物在,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鹰七已经从他身边经过,说他带的东西里有硫酸的气味儿。”兰格碰了碰耳朵,宁云欢心头就有数了。 说话功夫间,约三四分钟,宋泯然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里,宁云欢假装不知道刚刚兰格说的事儿,但脚步却没有再往校园里迈了,反倒后退了几步。兰格两人也分别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她旁边,突然宋泯然像是与进校园的人撞了一下,他一个踉跄之后像是有些站立不稳了般,‘咚咚’的后退了好几步,手中的东西便朝天上洒了开去。 宁云欢看得很清楚,这个动作很像是宋泯然自己搞出来的,他好像是要去捡东西般,脸一转,看到校门口边好像要往外退的宁云欢,眼睛一亮,嘴角边露出一丝细微的笑意来,一边口里喊着:“大家小心,这些是实验器材……”一边跌跌撞撞的朝宁云欢这边跑了过来,在约有四五步的距离,他看到宁云欢等人已经在往外退了时,心头一横,不由接到了瓶子之后,眼见自己已经好像不可能再近距离的碰到她了,他同时也看到了宁云欢身边的两个保镖,心头暗恨之下索性将瓶子打开了,装作跌倒的姿势,一边倒下去一边又用力朝宁云欢那个方向砸了过去。 这个举动成不成的已经不在他意料之中了,可要让宋泯然放弃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却是不甘心,他知道宁云欢是个有钱人,这种事情最多只能做一次,再来人家肯定是会防备,自己是没有机会的,这种孤注一掷的表现他完全看天意。 在这种时候,就算是平时不信天地不信鬼神的宋泯然心里也不由有些祈祷起来,宁云欢早有准备的转身往后跑了几步间,兰格瞳孔却是一缩,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抓了宁云欢的手便往旁边一带,劲风声响起,‘噗嗤’一声细微的轻响,旁边花坛中的泥土便一个小洞露了出来,一片被洞穿开来的花叶冒着青烟,这会儿正不住的急速颤动。 “狙击手……”兰格快速的轻喊了一句,似是一道细风响了起来,紧接着宋泯然扔出的瓶子落地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嗤’的一声后地面溅开一串串的泡沫,发出小泡破碎的声音,以及热油像是倒在锅中的轻响。 宁云欢也听了刚刚兰格的话,知道埋伏了许久的布鲁格林终于出现了,却没想到是出现在这个时候,她冷冷的盯了这会儿倒在地上,看着面前洒开的硫酸有些失望的宋泯然一眼,心头生出几分狠意来。 她之前就已经隐约猜到这个前世时看起来最温和无害的宋泯然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无能,这会儿果然看到了他的小手段,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针对自己,可他既然敢玩这种小算盘,宁云欢当然也不会放过他。 刚刚这声轻响传了过来,这会儿就算是倒在地上的宋泯然没有看到子弹,也感觉有几分不对劲儿了,这次不要兰格来拉,看到宋泯然手上没有东西之后她便往保安室中跑,校园里表面看是十分太平,可是里头既然有兰陵燕的人,就保不准也会有别的人,这会儿往哪都不对劲儿,保安室好歹是有东西遮着的,子弹就算打得穿玻璃可也没长透视眼会看得到她,兰格等人只要找到狙击手埋伏的位置,这场危机就算躲过去了。 她没有兰格等人的本事,但至少不会添乱。 约再一声轻响之后,宁云欢鞋都跑掉了一只好不容易躲进保安室中坐下时,看到保安室里几个警卫有些惊讶的样子,外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夫人,已经找到了。” 是保镖的声音,宁云欢刚愣了愣,保安室的门被人撞了开,还没等她回过神,外头保镖看到屋里的情形时,这才松了口气。 躲在约三百米外一栋高楼中的一个外国人很轻易的便被逮到了,兰父的人已经埋伏了这么多天,不怕抓不到这些人的马脚,只要他们露出端倪来,逮到人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校园里头根本没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惊险的事儿,校门内摔倒在地上的宋泯然已经被几个同学扶着站了起来,宋泯然身为化学方面的天才,虽然偏科严重,可在同系之中还是有些名气,再加上他斯文的外表以及优秀的化学方面才能,还是颇得一些女生欢迎,这会儿一看他摔倒了,好些人扶着他起来,有个女生焦急的蹲在他面前替他拍着他腿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宋学生,怎么回事?怎么就摔到了,哪儿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要不要先去医务室里看看?” “好像脚拧到了。”宋泯然本来不想去医院,他刚刚故意摔下去时最多只有擦伤,力量他自己控制好了的,应该不可能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见宁云欢本来不知为什么躲进保安室后又突然出来,他今日自己干的事儿做贼心虚,现在宁云欢身边又有保镖在,若是冲突起来恐怕自己要倒大霉,因此宋泯然犹豫了一下,仍是点了点头,任由一群同学将他架了起来,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担忧,又转头去看了一眼,正巧就与宁云欢冰冷的眼神对上,让他浑身打了个哆嗦。 虽然没受伤,不过今天惊吓是受够了,宁云欢心头有些火大,要不是宋泯然的事儿突然闹出来,她不至于会这样狼狈的,虽说最后本来也没出什么意外,不过蟑螂不咬人却恶心人,她仍是决定要给宋泯然一个教训好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两更。。。。。。不过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