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怀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怀

兰九话音一落,宁云欢就有些恼羞成怒:“你管我看不看,反正情况是这样就对了,我们不是在说别人吗,怎么又说起来看小说,再说我看小说的时候你又没在我旁边,我天天都盯着的。”心虚过后的人声音特别的大,兰陵燕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来,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总之就是我认为她的男人不可能会窝里反。”宁云欢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些下来,兰陵燕对于她的看法并不那么认同,却也没有与她不停的反驳,只是道:“会不会反,看看以后就知道了。” 他话音一落,宁云欢就有些恼羞成怒:“你管我看不看,反正情况是这样就对了,我们不是在说别人吗,怎么又说起来看小说,再说我看小说的时候你又没在我旁边,我天天都盯着的。”心虚过后的人声音特别的大,兰陵燕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来,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总之就是我认为她的男人不可能会窝里反。”宁云欢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些下来,兰陵燕对于她的看法并不那么认同,却也没有与她不停的反驳,只是道:“会不会反,看看以后就知道了。” 兰九没将她刚刚的态度放在心上,宁云欢反倒想起自己为了顾盈惜发脾气,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她也不是死要面子的人,向兰陵燕道了歉之后,也不再说起顾盈惜。反倒提起别的来。 虽说对于林敏要从中插一腿的事儿宁云欢觉得有些纠结,不过林敏身份地位都不一般,就算她对付顾盈惜失败了,后头也有林家与兰家替她兜着,根本用不着自己去瞎操心,这事儿兰陵燕都不放在心上,她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顾盈惜并不知道自己的事儿让宁云欢与心中的男神起了争执,这时她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挣扎痛苦中。布鲁格林当日用强硬的手段得到了她之后,没过多久便回去了英国。顾盈惜虽然天赋异秉让布鲁格林食髓知味,可布鲁格林也并不是被女色一迷就成了昏头昏脑的那种人,他这次来华夏惹出那样大的乱子,将格林家族一整年的收入全送了出去,这会儿回去不止是要安抚格林家的那些老东西们,还要想办子将这次的事儿圆过去并找个场子。 这样的情况下带着顾盈惜回英国便显得有几分不那么合适了。一来布鲁格林这次昏了头要去招惹姓兰的。总的来说其实还是为了替顾盈惜出气,虽说最后气没出成反倒丢了大丑,可难保格林家族的一些长辈因此看顾盈惜不顺眼,布鲁格林不带顾盈惜回去也是怕她去了英国招暗算,说到底他虽然对顾盈惜不像以前那样珍重,可也存着几分维护之心。 而他要回去。自然就将顾盈惜留了下来。他在帝都里的别墅这会儿留给顾盈惜住着,自己则孤身回了英国。顾盈惜开始还不知内情。两三天后自己呆在诺大的别墅中却见除了一些打扫必要的佣人之外,其余下人早就已经各自离开,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起来。 顾盈惜就是再傻这会儿也知道自己是被人给抛下来了,哭了两天之后在这栋别墅里她一个人身无分文的,再加上离家又这么长时间了,她这会儿才想起顾娴有可能会害怕,连忙便收拾了一些东西回到了顾家。 有了之前顾盈惜失踪之后却进了慕家的事儿摆在前头。顾家人对于顾盈惜的失踪早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担忧了,顾娴在看到顾盈惜完好无缺的回来时。心中十分的惊喜。 顾盈惜这次跟在布鲁格林身边,布鲁格林虽然后来对她有了几分隔阂,但出手却十分大方,替她置办了好几样首饰与一些衣裳,她并不是贪图富贵的人,因此收拾衣裳只收拾了几样自己能穿的,其余全放在了那栋别墅里,至于首饰她也没有全带完,除了双腕的手镯之外,她也只带了一条项链与耳环,以及头发上别着的钻石发卡,除了身上的,她另外多的是一样都没拿。 人靠衣装,顾盈惜穿着大牌,首饰一看就不是凡品,照得她原本并不那么出色的五官也显得清秀了许多。顾家里最小的顾盈语惊喜的看着顾盈惜,激动道: “姐姐,你回来了,你变得真漂亮!” 旁边顾娴一脸与有荣焉的模样,温和仁慈的盯着顾盈惜看。 宋泯然这会儿替顾盈诺推着轮椅出来了,一段时间不见,顾盈惜倒是变得光彩照人了,而他却憔悴了好多。 “盈惜回来了,诺诺,你高兴吗?”他低头要去替顾盈诺整理头发,顾盈诺却借着看顾盈惜的动作,将头别到了一边去,对宋泯然这话心里就冷笑了两声:她巴不得顾盈惜这个贱人死在外头,这会儿竟然回来了,她高兴个毛!不过宋泯然恐怕高兴了,因此他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姐姐,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家里人有多么的担心,怎么在外头也不打个电话回来?”顾盈诺话音一落,顾家人呆了呆,顾娴心里也跟着生出几分这个大女儿太不懂事的感觉来,连忙便道:“盈惜,你是姐姐,下次就算有事出去,也要打个电话回来,你知不知道妈妈会担心的?” 顾盈惜自然是连忙道歉,她本来对于顾盈诺这个妹妹是有些愧疚不敢见她的,这会儿一看到自己才刚回来顾盈诺竟然还这么担心她,顾盈惜心中生出几分痛苦感来,连宋泯然的脸都不敢去看,就半蹲在了顾盈诺面前:“诺诺,都是我的不好,我替你带了几样礼物回来,你看看你喜不喜欢。”她说完,取了自己手腕上的镯子与项链,一并全交到了顾盈诺手上。 这会儿顾盈诺恨不能抽她耳光,但她却强忍住了,顾盈惜愿意送她东西,她也不推辞,只是又盯着顾盈惜头上的发夹看,顾盈惜乖乖的又取了下来将东西全交到了她手上,没多大会儿功夫顾盈惜便由刚刚的光彩照人变成了这会儿黯淡无光的模样,一旁顾盈语见到顾盈惜只知道送东西给顾盈诺,却根本没有半点儿东西给自己时,眼泪都险些要流了下来,她眼中露出了几分嫉恨之色,被顾盈诺全看在了眼里。 一整天时间顾家人都沉浸在了顾盈惜回来的喜悦中,而宋泯然这会儿早就已经将目光落到了一旁的顾盈惜身上好几次,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顾盈诺出了车祸受了伤,她从此性情大变,自己是个已经尝到男女之事滋味儿的成年男人,有好几次他都险些忍不住了,可看到顾盈诺阴沉的脸,他却又将那种感觉强忍了下来。 而最近顾娴好像不知道是不是有怕他跟顾盈诺分手的原因在,一直催他们要孩子,给他炖了好些补身体壮那方面的汤给他喝,喝得宋泯然整个人都险些炸了,却不愿意随便找个女人发泄,这会儿顾盈惜一回来,他就像是找到了方法一般,眼睛都亮了起来。 晚饭过后宋泯然找了个借口便出房门去了,顾盈诺假装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冷笑着悄悄跟在了他身后,果然看到他朝顾盈惜的房间摸了过去,顾盈惜现在住的房间可是以前她住的,她手中还有钥匙,这会儿悄悄的就摸了出来将门打开了,里头传来顾盈惜欲迎还拒的哭声,没多大会儿功夫两人便滚做了一团,喘息声就传了过来。 顾盈诺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安静的听了半晌,阴冷的面容在黑暗中露出狰狞来。 上天赐给了顾盈惜完美的女性身体,也同样的赐给了她绝佳的好运气,不管是做过多少次手术,还是她的身体不管是不是在最佳受孕期,她怀孕的几率是正常女人的好几倍。才刚从布鲁格林的别墅回来,与宋泯然才做了半个月,其中宁云城也与她来过几次,她又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时间的关系,这次顾盈惜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孩子是谁的。 因她连续怀过两个孩子都不是什么好消息,最后也没落得什么好结果,对于女儿怀孕的事顾娴根本不像一开始那样的激动了,就连宁云城也不像前两回般,傻呼呼的将这顶绿帽子认了下来。顾家人在商量顾盈惜肚子中的孩子时,宁云城笑着就道: “这次谁知道她出去时去了哪儿,这个孩子是谁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不是我的。”他对于顾盈惜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深刻入骨的感情了,好像在宁父宁夫人不再管他之后,那种疯狂的感情就好像失去了动力一般,再加上顾盈惜自己身边的男人太多了,可是这些男人虽然多,却没有一个人给他竞争,也没有之前谢卓尹在时与他一起争夺顾盈惜注意力的感觉,宁云城就觉得顾盈惜好像不过是那般而已,虽说她身体仍是紧窒动人,可如今他捐了一个肾,在男女之事上面早已经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对于这种事情的激情感觉就淡了下来,顾盈惜的身体不能像一开始那样吸引他,同样的感情就淡了下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这一章是有后续的,大家也不要觉得啰嗦了,接下来顾盈诺妹纸要放大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