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意见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四章 意见

这次的事儿本来兰陵燕其实是为了替宁云欢出气的,因此听林敏说完之后宁云欢仍是乖乖认错: “妈妈,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她说完,将布鲁格林跟顾盈惜之间的关系说了一次,又讲到布鲁格林为了替顾盈惜出气,所以想要过来为难自己,结果最后不止没有为难到,反倒被兰陵燕宰了一次,最后气不过找宁父宁夫人出气放火烧宁家的事儿讲了一通,她一说完林敏倒是来了兴趣: “那个姓顾的女人有这么美?给我她的照片看看。”她想到上次自己的表侄慕谨言救了一个姓顾的女孩子时,宁云欢曾警告过自己的表嫂这个姓顾的女孩儿不一般的事情,当时谁都没将这事儿给放在心上,谁料这会儿竟然生出了格林家族的那位族长也看上了姓顾的姑娘的事儿。 林敏这次倒是听进去了,也想起了当时宁云欢的警告,对于顾盈惜倒真来了兴趣。 一听到林敏的话,宁云欢对于这个婆婆的德性也有了些了解,顿时头都大了:“妈,她没什么好看的,你拿她照片干什么?” 可这会儿林敏已经听不进宁云欢的话,要了一张顾盈惜的照片之后,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原来就长这么个模样,连你一半都比不上,还能哄得那些人团团人?谨言是不是眼睛长成绿豆了!这事儿你别管了,交给我来办!”说完,林敏赶紧挂了电话。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宁云欢这会儿怕的就是她去管,顾盈惜的女主光环与敏感特质她清楚,可林敏不知道,到时林敏要是真管了,说不定还得惹出什么事儿来。一想到这儿,宁云欢眼皮就不住跳动,冲兰九打了好个手势。 那边挂了电话,宁云欢将林敏要对付顾盈惜的事儿说了一通,看兰陵燕有些毫不在意的样子。她焦急道: “你不知道,顾盈惜那个人不一样,她是不会死的,也不会出事。”说完,她看兰陵燕眼神不变,又连忙的解释:“她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遇到危险她要倒霉,可她要是遇到危险,只会有贵人相助。” 这种古怪的情形兰陵燕虽然找不出科学解释的理由出来,可是他已经见识过这种情况了,秦家对付顾盈惜时,有布鲁格林救她维护她。而自己对付她那次,她也被慕谨言救了。这个女人运气确实不是一般的好,这会儿宁云欢明显知道些什么,兰陵燕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示意她再接着说下去。 “有一种人,她生来就比别人幸运,就算是一开始什么也没有,可上天就会给她到最后什么都有的结果。”宁云欢犹豫了一下。将顾盈惜的某种特质说了出来:“只要有人对她不利,那么总会有人看她可怜而帮助她。” 兰陵燕安静的看着她有些忐忑不安的模样。顾盈惜的古怪之处其实他早就已经有感觉了,之前宁云欢不说不代表他心中完全没数,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直白的说出一些在她看来可能不应该说的话,兰陵燕仍是听完了,才开口:“我认为,就算是她有某种特殊的气运,世界上有权有势的人确实也多,在我看来她也只是吸引某些特殊的人物罢了。” 除了经历事情不多的二代之外,有哪个真正心性成熟稳定的人会看得上顾盈惜?她目前为止的男人中,个个都是年轻识浅的,在兰陵燕看来这些男人根本不值一提,行为幼稚表现无能,而真正是有阅历心性足够稳重的,恐怕还没哪个会认同跟人共享一个女人的决定,哪怕这个女人再好,也不见得能霸占得了世界上所有的人。 宁云欢愣了愣,她没料到兰陵燕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由有些吃惊。 “再好的运气,只能吸引特定的人,我想世界如此广大,不可能每一个人见她都是人见人爱。”兰陵燕看媳妇儿好像总把顾盈惜当回事儿,他以前希望拿顾盈惜给宁云欢当成个磨手的,顺便陪她玩玩打发时间,可后来直到布鲁格林的出现,他才发现就算是给宁云欢找个玩具,也有可能坏了事,她对顾盈惜有种好像本能的谨慎与恐惧,那种害怕程度竟然不下于自己,兰陵燕本来认为顾盈惜是陪宁云欢打发时间的,可到后来才发现顾盈惜这个人占住了宁云欢大部份的注意力,他心中有些不大愉快。 “而她要不是世界上所有人都喜欢的,那么这些喜欢她的人总是会有个具体的数字。”真正那么的万人迷也不见得就是能呼风唤雨的,更何况姓顾的要真有这个本事,当初她前二十多年就不会这样默默无闻了。 顾盈惜好像已经成为了宁云欢心头的一块重石,不搬走她仿佛宁云欢就没办法完全开心般,在兰九的印象里,好像宁云欢认为顾盈惜就是不死的存在一般,对于她这种念头,就算真正弄死了顾盈惜,恐怕她也会认为姓顾的会卷土重来一样,对于这样的情况唯有将她心中的担忧完全替她摆平,估计她才能真正放得下心了。 宁云欢听到兰陵燕这话,还有些不太明白,只瞪着一双有些茫然的大眼盯着他看。 “只要是有数的,那么我就要看看她到底还有多少男人会围着她转,甘愿跟她撑到一块儿。”有时候明面争个你死我活的敌人不可怕,就怕的是连对方底都没摸清的。对于顾盈惜这个人不能用常理去推断,毕竟像她这种兰九无法去形容的存在,实在是让兰陵燕有些厌烦又恶心。 寻常女人被人轮了之后还能像她这样活得好好儿的,半点心理阴影都没有不说,而且还每次都会见人就发情,这也实在不容易。像宁云欢所说的她陷入危险就有人来救她这种情况兰陵燕也领教过几次,尤其是那种诡异的连自己派去要杀她的人都会对她同情心软而不忍下手,这种情况实在诡异。 “这是什么意思?”宁云欢看着兰陵燕凌厉的眼神,好像自己没有明白他的意思:“顾盈惜有几个男人我知道啊,可是……” “只要这些人全部出现,正好一打尽,以免得往后再留下后患。”兰陵燕说完,看宁云欢还有些发呆的模样,不由眼皮跳了跳,平时看这姑娘挺聪明的一个人,没料到也有这种脑子转不过弯犯了迷糊的时候。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脸,看她还没回过神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解释:“你不是说她有那种吸引男人帮助她的体质?就是要让她吸引出来,看她能吸引多少个,等到所有人都吸出来了,一打尽,免得以后每次都事情出现意外。”他说完这话,看宁云欢恍然大悟的样子,又开口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体质,就没有无尽挥霍的时候,这种事情总有个尽头,否则不用我出手,留她自己折腾,也够让她自已玩死自己了。” 就算是肾再强大的女人,夜夜春霄恐怕也有亏损的时候,更何况姓顾的女人又不是女皇,要想收个後宫出来,这些男人们又哪儿是那么好摆平的,三个女人都能唱出一台戏,三个男人就算是唱不出来,可三十个男人总能闹死她。 这些男人在兰陵燕看来就不见得个个都是宽容大量的,应该还是某种东西让他们达成了暂时的平衡,但那种平衡一旦要是被打破,结果恐怕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能承受得起的。顾盈惜身份不高,干的却是许多身份贵重的人都不一定能干得出来的事儿,有时命比纸薄,就不要心比天高!男人三妻四妾也需要有钱有势,像顾盈惜这种一无所有还敢吃着碗里看锅里,不用别人收拾,那些男人自己也能料理了她。 对于兰九在顾盈惜男人数量会有个尽头的看法上宁云欢表示同意,但她对于兰九所表达的顾盈惜身后的男人要闹内斗却有些不太相信: “我觉得不可能,那些人对她的感情可没人比我更清楚,更何况当初作者亲……”宁云欢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让兰陵燕眼神闪了闪,却并没有出声,反倒是她自己说完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闭上了嘴,表情有些心虚的解释:“就是这种情况一般我看都是小说中出现的,如果是这样的小说,作者一般会这样安排,我看顾盈惜就很像是主角……” 她说完兰陵燕安静了一会儿,宁云欢心头松了一口气,以为他相信时,兰陵燕点了点头:“可我怎么记得你从不看小说?”他还记得两人第一次坐飞机出国生小孩儿的时候,他当时听了别人的建议,在飞机上给宁云欢准备了好多小说为了讨她欢心,可当时她满脸严肃正经的摇了摇头,说她从不看小说。 兰九记忆力一向很好,这事才过几年,根本不可能忘记,宁云欢这会儿却说她平时看小说,两相矛盾之处了他像是不经意间提了出来,就看到宁云欢心虚慌乱的样子,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仍被他看在了眼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