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警告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二章 警告

“欢欢,你可来了。”宁夫人这会儿外表有些狼狈,一看到女儿过来,如同找到了个主心骨般,拉着她就长舒了一口气,在看到兰陵燕时,更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你们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她说完,顿了顿又低头擦了把眼睛:“我跟你爸爸可是吓坏了,幸亏你们来得快。” 丈夫出了事儿,儿子又不在身边,宁夫人平时看着优雅体面,这会儿还是显出了几分失落与憔悴来,尤其是这会儿想到自己两夫妻出了事,只有一个女儿着急的赶过来,相较之下那个一直让自己两夫妻操碎了心的儿子现在还不知道在顾家那个小狐狸精身边多么风流快活。 宁夫人伤心得不住哽咽,宁云欢拍了拍她的背,很快的宁夫人哭了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这次的事情只是有惊无险,布鲁格林只是意在要给宁云欢一个警告而已,因此这次放火本来也没真想要闹出人命来,不过就算只是这样,也足够让宁云欢火大的了。 她开始拼命的想自己前世时与那位男爵仅有的交集中,希望能想出他的弱点来。 两夫妻在医院一直呆到宁父醒来之后,外头天色已经全黑了,这才离开了医院。 起火事件之后,接下来好几天都是风平浪静的,宁父宁夫人两人暂时住到了宁家位于蓝山的别墅中,宁云欢从兰陵燕那儿知道了布鲁克林已经在两天前回了英国之后,一口老血险些梗在了喉间里。 “这件事你先不用放在心上。总有一天我会替你出气。”兰陵燕看她脸色一连阴了好几天,这才开口:“上次从希腊回来,父亲就已经有件事交待了我,大约我会在这个月离开华夏几天。” 两人自从在一起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分开,以前不管是出国还是宁云欢回国来,兰陵燕从来没有说过要离开华夏,将她单独一个人撇在这边的情况发生过,宁云欢以前怕他时他从来没离开过。这会儿他一说要离开,她愣了好一会儿,心里一股不情愿的感觉倒是涌上了心头来。 人还没走她就已经有些不乐意了,宁云欢抿了抿嘴唇,没有出声。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在她以为自己能将自己的感情管得很好的时候。现实却给她捅了一刀,不管她跟兰陵燕之间是不是情爱,可至少她已经习惯了和兰陵燕在一起的生活,并且对这种习惯生出了依赖性来。 “就出去最多五天。”伸手揉了揉她的掌心,兰陵燕微笑着,看宁云欢没有没出声。但却一副不乐意的小模样,眼里露出真正的愉悦感来。他对于这种情况真的很满足。宁云欢听到他要离开是这个模样,这远比她嘴中说了喜欢兰陵燕更让他高兴。 人的肢体语言是不会骗人的,除非到了一定地步能喜怒不形于色还让兰陵燕看不出来,但这会儿兰陵燕知道宁云欢是不想要自己离开的,他嘴角不由弯了弯,将她手握到自己唇边轻轻就碰了碰。 虽说只是五天,可宁云欢也没高兴得起来。兰九走时是周末的晚上,第二天上了学宁云欢就开始不自觉的弯起手指开数了起来。一整天干什么事儿都有些无精打彩的,就连李盼盼等人再约她都几乎推了。 一连有种渡日如年的挨到周五,照兰陵燕所说的,他最迟五天就会回来,白天宁云欢连学校都不想去了,一整天就呆在家中。 为了离家里的停机坪更近一些,她甚至专门带了两本书在离自家停机场不远处的小亭子中坐了大半天。这会儿帝都的空气已经有些冷了起来,白日凉亭中就算兰肆已经让人用东西围了起来,木质的长椅上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褥子,可里头坐上半天依旧冷。 上午没等到有飞机回来,宁云欢有些失望了,朝安静站在旁边的兰肆问道:“他是今天说了要回来的吧?”兰家干的什么买卖宁云欢心中清楚,这次兰父交给兰陵燕的工作是什么兰陵燕也没有给她说过,但宁云欢猜想应该是有些危险,毕竟跟兰家沾上了边儿,又得让兰父动用这个唯一儿子的,除了危险两个字,宁云欢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别的事儿能用得着兰陵燕亲自出马,他身边跟着的几个保镖都去了。 “是的夫人。”兰肆点了点头,表情恭敬而又安静,宁云欢一看他完美的仪态表情,又说不出话来了。 兰陵燕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他既然说了是五天,就不可能是六天,宁云欢在外头等了一整天,傍晚天阴沉了下去,外头风雨也跟着大了起来,在兰肆等人的劝说下,她才回到了房间里。 晚上太失望了,连饭都没吃几口,匆匆洗了个澡就进了房间。不知道身边是不是少了一个人的原因,平时爱看的电影也看不下去了,连也不想上,心里有种慌得找不到边儿的感觉,打了电话去林家跟现在已经会说话的儿子聊了几句,看到时间不早了之后,宁云欢只得挂了电话让儿子睡觉。 又给宁父宁夫人打了电话,还给李盼盼等人挨个打了电话,看到时针过了十二点,人家都要睡了,她这才搁了电话,想想确实没什么事儿了,也看不进书,这才熄了灯,只将灯光调到昏暗了之后,这才躺了下去。 这一躺却睡不着,翻来转去的,直到估计着时间已经快凌晨了,她才真正来了些睡意,好像才刚睡着,床上便突然一沉,好像有人钻进了被窝,下一刻她就已经被人搂进了熟悉的胸膛里。 几乎只是一瞬间而已宁云欢就睁开了眼睛,手下意识的搭在了兰陵燕的胸口上,一边想要去将灯拧亮些:“你回来了。” “再睡一会儿。”兰陵燕的声音有些低沉轻柔,一手让她枕着,一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我睡不着了。”宁云欢挣扎了两下,兰陵燕有些无奈,不过确实他才刚回来也想和她说话,因此将壁灯打开了,一手搂在她腰间,只微微用力便让她坐起来了一些。 兴许是刚睡醒,她神情还有些迷糊,两人这次分开了几天,不止是她想得厉害,就连兰陵燕也分心得很。宁云欢刚刚头脑昏沉,这会儿被灯光一照倒是清醒了些,醒来鼻子就闻到了一股腥甜的气味儿,仅剩的睡觉一下子就散了个干净,她一面揉着眼睛,一面坐直了身体,有些惊慌道:“你受伤了?” 味道虽然很轻,但两人离得这样近,她仍是闻了出来。兰陵燕没料到她这样快就发现了,不过他也没想要瞒着,两人朝夕相处的,这种事情瞒是瞒不过去的。他将衣裳扯了开来,露出右肩处已经处理过的伤口:“只是小伤,最多几天就好了。” 本来不应该受伤的,可是他想着自己回来已经晚了,分神之下才给了别人一点儿机会,不过伤势并不重,只是子弹擦着他肩头飞过去,小小的皮肉伤,兰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宁云欢抿着嘴唇不说话,但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兰陵燕看,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她这副要哭不哭的神态取悦到了兰陵燕,让他笑着又将宁云欢搂进了怀里,亲了亲她额头:“本来不该受伤,但我就是想你了。”他声音温柔,动人的话如同醉人的美酒。宁云欢没有说话,只安静的靠在了兰陵燕没受伤的手臂上。 “最近暂时你不要出门了。”刚刚说完甜言蜜语,兰陵燕眼神又阴冷了下去,这趟出去这家伙不知道干过什么事儿,身上凶气很浓,刚刚虽然收敛得好,可这会儿眼神一冷下去,宁云欢浑身就打了个哆嗦。 “……”她很快的猜想到兰陵燕说让她不要出门的背后肯定是做了什么事情,但她并没有出声。夫妻两人的默契让兰陵燕明白了她刚刚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意思,眼睛眯了眯: “这趟完成任务后,我去了一次英国。”他这次出去领的人不多,不过好在个个都是精锐,想到布鲁格林之前干的小动作,兰陵燕从不吃亏,古语有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没等到十年,直接就对格林家出手了。 虽说格林家族一直以来只是商人,一百多年下来也曾用女儿与各大势力联姻,但其实格林家族的本家防御力并不如何。 这些人估计对自己太自信了,虽说也留了守卫力量,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的情况下,被溜进去的兰陵燕很快带人解决了大半,格林家的防御系统并不如何出色,对于干惯了这种事的兰陵燕来说算不得难题,再加上当年第一次绑架的格林家那位继承人的时候,他曾对格林家族做足了功课,这一次溜进去十分顺利,解决了好些人,可最后仍是让布鲁格林在心腹的护送下,逃离了格林家那栋老宅。 兰陵燕轻描淡写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他虽然说得平淡,可宁云欢哪里不知道这事儿其实还是带着风险的,而且他还是为了替自己出气报仇才会摸进格林家族中,一瞬间宁云欢心头哽咽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