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火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火

他这会儿没功夫去哄顾盈惜,兰陵燕那边的事情要极快的处理,一边想着一边穿裤子,兰九的事儿牵扯住了布鲁格林极大的注意力,这会儿自然就再注意不到顾盈惜身上。 虽说本来一开始要和格林先生发生这种事情顾盈惜也是不愿意的,可这会儿看他一做完就翻了脸,顾盈惜心头却有些酸楚了起来,她看着布鲁格林完事后提了裤子就走的模样,一双含着眼泪的大眼委屈的看着他背影好久,见他连头都没转过来之后,忍不住又是细声哭了起来。 之前顾盈惜还想走,可这会儿她却不想走了,布鲁格林做完了就想赶她回去,她不知怎么的,就是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事实证明,上赶的不成买卖,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顾盈惜这一留下来不要紧,她跟布鲁格林之间迅速的亲密了起来,对于上次要了她的事情顾盈惜既然没有反对,在布鲁格林看来她就是对于两人的关系已经默认了,得到得这样容易,让他心中有些失望的同时,虽然仍是想要顾盈惜,可与之前那种尊重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他将顾盈惜看成了他的私有玩物,不再像以前一般,虽然关系疏远,可却透着尊重,这会儿两人倒是亲密了,但布鲁格林对待顾盈惜的态度却承诺轻曼了起来。 这种情形没人比身为当事人的顾盈惜更清楚的了,她背地里倒是流了不少的眼泪。可是一开始她既然没有离开,这会儿布鲁格林的地盘当然不可能容忍她自由的离去,她就是想走也不可能了。 前世时顾盈惜在被布鲁格林追了近两年的时候才在一个无奈的情况下和他在一起的,因为得来的特别的不容易,所以布鲁格林对于顾盈惜也是十分的珍惜,哪像这一世,这么轻易的两人就滚到了一块儿,果然来得太容易的感情,就算是官配的男女主。要想生出后来的那种经历过恋虐情深的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这会儿宁云欢已经没功夫去管顾盈惜了,在刚将格林酒庄的广告接到手没有半个月,她乘坐的车子便有两次险些被人撞上了,第一次这种事情发生时,兰陵燕曾背地里去查过。查来查去只得出了那些人都是酒后驾驶的情况来。第一次种种迹像虽然表明这一切是意外,可是兰陵燕从不是那种天真的人,果然这种事情又有了第二次。 幸亏一开始兰陵燕已经做足了准备,当时情况不过是危急了些,却根本没有危险,这次倒是被他吊出了一条小鱼来。可惜当时护在宁云欢身边的保镖出手太重,那个外国人被抓到时还没有开口说话。便断了气。 有了这两回出事的情况,校长苏赢也不敢再让宁云欢去上学了,毕竟若是在去学校的途中这姑奶奶要是出了事儿,不止兰陵燕不可能会放了自己,恐怕林家那位大佬也不会放过他,因此苏赢想了个方儿,索性给宁云欢弄了个什么特派的名额。让她回家休息了。 反正这事儿苏赢完全可以自己作主,根本没哪个会来查这事儿的真假。就算是有那种背地里意有所图的人,可苏赢也不是没有把握压下这事儿,相比起宁云欢的安全来说,学业耽搁一段时间,在她自己有可能会补得回来的情况下,便显得不算什么大事儿了。 险些出车祸的事第一次发生有可能是意外,可接连两次出事儿就太不可思议了。宁云欢最近连家门都不出了,也没去看儿子林意,她知道这个时期连背后的人都不敢确定的情况下,自己出门不过是给别人添乱而已。 家中整座山被围得如同铁桶一般,倒是十分的安全,宁云欢天天在家上会儿玩和李盼盼等人聊聊天,又看会书摆弄些花儿,一整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种生活虽然在许多年轻少女看来有些无聊,可宁云欢前世时被单独关在实验室中,一个人渡日如年的熬过那样长时间,这种别人看来枯燥的生活对她来说倒是小菜一碟了。 帝都的天总是阴得要比其它省区快,这才十月初而已,帝都里天气已经凉了下来,从九月末便一直飘着毛毛细雨,给整个城市都添上了几丝阴霾。外头天色阴沉沉的,宁云欢窝在地下一楼里看电影,旁边摆了各式各样好吃的点心,佣人们也都还在外头守着,她看的是一部轻喜剧,这会儿已经快到片结尾了,正盘算着时间要重新换过,门却突然被人推了开来。 虽说这会儿白天短了些,看着天色昏暗,可其实算算时间也不过才四点左右而已,宁云欢转了头去看,见到兰陵燕正接过管家兰肆亲自给他送来的衣裳换了,一边就道: “让人给夫人准备一件外套。” 兰肆答应了一声,宁云欢犹豫了一下,看着外头阴雨绵绵的天气,再看看温暖舒适的屋内,她犹豫着有些不想出去,兰陵燕已经一脸冷色:“岳父岳母出事了。” 一听到这话,宁云欢顿时坐不住了,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兰陵燕眉头皱着,后头已经有下人将衣服鞋子都送了过来,兰九顺手便接过了,看宁云欢光着脚跑过来时,蹲到地上示意她将脚抬起来,替她将薄薄的小羊皮鞋穿上之后,又给她另一只脚也穿上了,这才拿了衣裳给她披上:“之前突然起了火,幸亏有雨,这火也没燃起来。”所以宁父宁夫人两人只是受了惊吓,以及慌张跑出家门时摔了向跤而已,其余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伤处。 宁云欢听完,又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被逼得缩在家中的情景,哪里猜不到是有人故意要暗中对付自己,她眼睛眯了起来,这种手法说实话,胆大妄为又目中无人的姿态,实在很像是那位男爵先生的手笔。 前几天她之所以没有将这事儿往布鲁格林头上推,那是因为她以为只有意大利和英国才是布鲁格林的地盘,这个人就算是再狂拽酷帅邪气凛然,也不可能敢越界干这种事儿的,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宁云欢都知道,没道理布鲁格林这种老狐狸不知道。 兰家那样嚣张,兰父那样的人物在华夏地盘上虽然没有夹着尾巴做人,可至少也不可能嚣张到明目张胆的敢在别人的地盘上又弄出车祸还敢放火烧屋的。 “是布鲁格林?”宁云欢直接就将这话给问了出来,兰陵燕也没有意外她会这样猜想,只是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是他,这事你不管,我来办。” 两旁的女佣已经分别撑着伞跟在了他们身边,对于他们所说的话没人露出诧异的神色来,车子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这会儿两人撑着伞一上了车,兰陵燕自己将鞋换过之后,也将宁云欢的鞋也跟着换了下来。 相较于以前在宁云欢心中无所不能好像没有弱点没有瑕疵的兰九,在相处之后就知道他有一点轻微的洁僻,宁云欢这会儿任他将托鞋替自己穿上了,这才着急道: “我爸妈现在怎么样了?” “没什么,就是受到了些惊吓,这会儿进了医院只要查看一下,最多观察一晚,明天就能出院了。”不过兰家的小别墅却被烧了一些,虽然损失并不严重,可还是需要再修葺一番,兰陵燕在华夏四处都有房子,宁家自己在蓝山那边还有一套别墅,两人倒没有对宁父宁夫人住哪儿的事讨论半天。 “这个布鲁格林实在是太嚣张了。”简直就跟当年明目张胆的拘禁她在国外不准她回来一般,行事实在太过嚣张,宁云欢气得双手都握紧了,兰陵燕才刚将她手握进掌心里,佣人们早收在车上挂好的包包中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兰陵燕愣了愣,将包提过来递给她了,电话铃声响了约四五下就停了下来,紧接着短信铃声也跟着响起。 “这不过是个小小的教训。”手机里短信中不知名的陌生号码这会儿发过来这么一条短信,宁云欢脸色都变了,她刚想说话,兰陵燕已经伸手将她手机关闭了待机状态,塞回了她包包中。 “先暂时不要搭理,有事等今天过去再说。”现在最主要的是宁父宁夫人他们,这会儿大火来得莫名其妙的,要不是最近帝都一直在下雨,那火势这才没有燃得起来,否则那会儿正是他们午觉时间,那险恶用心的人又浇了少许的柴油在上头,要是再过一时半会儿的,后果还真不堪设想,就算宁父宁夫人没有被火烧死,也非得被烟呛伤不可。 宁云欢浑身哆嗦着,点了点头。 医院中这会儿宁夫人一脸茫然的模样,她情况还算是好的了,大火烧起来时宁父被冷不妨的吓了一跳,心脏险些没能受得了,他没受什么皮外伤,反倒被自己吓得不轻,这会儿血压高得吓人,医生正在紧急的进行施救中,宁云欢过来时还看他戴着氧气,大口呼吸的模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