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闷亏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六十章 闷亏

这次布鲁格林阴沉着脸开口,兰九都不想理睬他了,兰彪知道主子的脾气,笑着就道:“华夏有句古话,三思而后行,格林先生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布鲁格林虽然一口华夏语说得极溜,可是对于一些典故与成语却是不知道的,不明白这会儿兰彪这话是什么意思,每个字他都明白,可偏偏组合在一起却不知道,他僵硬着一张脸,没有出声,但兰彪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开口解释道:“就是说,若是思考得多了,三次之后就只有接着向天堂报道。” 好端端的一句话被他扭曲成这个样子,宁云欢有些想笑,却又忍住了。布鲁格林脸色极为难看,眼珠转动之后,好一会儿额头青筋跳动了: “要我答应也行,不过我要求,这次广告的人选我要顾盈惜小姐亲自负责。” 一旁的顾盈惜没料到最后还有自己的事儿,她就知道格林先生明白她想要进兰宁公司的心,这会儿故意将她推到这边来,她激动得说不出话,宁云欢已经一口回绝: “不行,顾小姐并不是我们公司的人。” 这么多条件都让了,今天本来过来就是为了替顾盈惜出气的,结果气没出到反而受了些,这会儿布鲁格林吃了亏,心里自然将兰宁公司记了一笔,决定还是肉疼的将这笔钱出了,等到自己回了英国之后,再向叔叔借些人手,将今天的利息讨回来。 可出了钱布鲁格林也是要好处的。虽然没出到气,不过他也要让顾盈惜看看他的能耐,不能让自己在心上人面前丢了脸,他这么多钱都忍痛出了,提的就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现在宁云欢竟然还想不同意,布鲁格林眼中露出阴鸷之色来,满脸的杀意一闪而过,阴冷着声音就道:“我的要求就这么一个。不管你们同不同意,要想要拍我们葡萄酒的广告,我只要顾小姐当唯一的代言人。”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宁云欢摇了摇头,顾盈惜这种瘟神,要让她请这个姓顾的进自己公司,倒不如说让自己将一尊大佛请进来。以后能发生什么事儿还不一定呢。只要将这些男主们的势力剪除一些,给宁云欢构不成威胁之后,其实她不太想跟顾盈惜的生活再有交集,谁料布鲁格林竟然要将她送过来,难道这外国佬不知道顾盈惜暗恋兰陵燕吗?若是知道还愿意送她过来,宁云欢只有对他头上一片春绿色表示佩服。若要说布鲁格林不知道顾盈惜的事儿,头一个宁云欢就不相信了。 号称有着意大利黑手党太子名号的格林家族继承人若只有这点能耐。就算再有背后大佬支撑着,他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我付了这么多钱,难道要指定一个人都不行吗?”看到宁云欢占了便宜还要卖乖,布鲁格林也愤怒了,他付出的广告费是天价,这两年格林家族几乎不要想挣钱,而每年种植葡萄。请工人以及维持开销就已经是一笔大量的支出,这些钱还不算在赚的钱里头。布鲁格林满脸阴霾:“要想让我出那么多钱,除非代言人是顾小姐,否则我最多出一半!” 他气得头晕,兰九已经点了点头:“就一半。” 这话一说出口,布鲁格林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明白兰九话中的意思,他就算是性格再老奸巨滑,这会儿也忍不住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兰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不摆明了是耍着他玩吗?布鲁格林气得要死,兰陵燕又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次:“广告我们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至于广告人选,不用你指定,价格就要刚刚开出的一半!” “你们欺人太甚了!”实在是太气愤了,布鲁格林嘴中竟然说起了成语,就算价格只是刚刚的一半,可也是格林家族一整年的收入,这些钱白花花的扔出去了,就算是扔水中也能听见响动,现在拿了这么多,自己一个小小的要求都没达成,若是不能替顾盈惜出气,也不能替她完成心愿,更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处,自己凭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出去,这两人难道是将自己当成了人傻钱多的傻子? “格林先生,我的耐心有限,刚刚的话希望你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二次。”兰陵燕这会儿脸色也已经跟着沉了下来,要不是今天看在宁云欢的份儿上他过来一趟,否则一个布鲁格林他还真不看在眼里,格林家族虽然有钱,可当初要不是因为当初他第一笔买卖就盯中的是这个富甲全球,又没什么实力的家族,绑了他们家当时最长的继承人,当时又因为他年少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不如后来业务娴熟,而将那位格林家族的继承人撕了票,恐怕如今布鲁格林也没资格现在坐在他的面前跟他谈话。 兰陵燕外表看着温文尔雅又极有风度修养,可不代表他愿意将耐心用在这种事情上,刚刚布鲁格林看宁云欢的眼神时让他十分不喜,他当初既然能做下初一,当然也敢做十五,格林家族的人他敢杀第一次,当然也敢杀第二次。 没有耐心再跟他多说了,有这样的时间他宁愿带宁云欢出去转转了,当初从希腊回来时兰父交了几桩暗地里的事情给他,至今还没有忙完,好不容易腾出半天时间,要全用在应付这个布鲁格林身上,兰陵燕都觉得浪费了。 站起身来一把将坐在自己旁边的宁云欢也拉了起来,兰陵燕只示意兰彪好好招呼贵客,让他不要怠慢了,话里的意思就是让兰彪直到布鲁格林签字画押之后才能放他走,交待完这些,兰陵燕准备就出去了。 这会儿布鲁格林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但被他圈住的顾盈惜却着急了。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兰陵燕了,已经想他想得心都痛了,就算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和自己说过话,但她一点儿也不贪心,只要能默默的再看他两眼,自己心里也就满足了。 可没料到现在自己这种小小的心愿也要落空了,顾盈惜心中焦急之下,就连忙深情的唤了一声: “九哥……”兰彪与他身后几个握着枪的年轻人都齐生生的打了个哆嗦,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女人深情的唤过自己那位狠心狗肺凶残狠辣的主子。就算是宁云欢这个正牌的夫人都从来没有在外头跟兰九表现得这么亲热过,他们两夫妻之间的亲昵有些冷冷淡淡的,带着一种低调的感觉,而不是浮于表面的这种亲近。 兰彪嘴角不住抽搐,他已经看到了宁云欢眉头的跳动,忍了心头的笑没有出声。 场中可以稍算得冷静一点的。几乎就是兰陵燕了,他眼中一下子闪过杀意,虽说在他眼里顾盈惜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他从来没将这个女人看进眼里过,对于她喜不喜欢的要怎么称呼自己,其实兰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过。因为从来没拿顾盈惜当成个人,所以对她的一切都不会在意。就如同对待一只自己并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狗,会因为它冲自己怎么叫而动容不满么? 可这会儿顾盈惜确实将他恶心到了,他抿了抿嘴唇,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架,特制的镜片折射出一阵白光后,兰九冷声道:“格林先生,如果不能管你的东西。我想你就不该带出来。” 布鲁格林已经注意了顾盈惜有一段时间,对于这个女人他甚至有种誓在必得的感觉。这会儿他早将顾盈惜看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当然不希望人家来说她半点儿不好,再加上说顾盈惜的还是之前就惹出他杀意的兰陵燕,这会儿一听到兰陵燕的话,布鲁格林就冷笑了一声: “我的事情,还不用兰先生来管!” 兰陵燕微微笑了笑,表面不想跟布鲁格林做口舌之争,可心里却还是决定要给这个狂妄自大的男人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为人要谦虚的道理。 这次的合约布鲁格林吃了极大的亏,平白送上门交了这样多的钱做了个无用的广告,而且连自己想要的女人也没能推得出去,布鲁格林心中的怒火自然可想而知,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可是在华夏的地盘上,要想靠近兰陵燕他还是知道不容易的。 动用了在黒手党中的一些力量,布鲁格林也没能查出兰陵燕的身份来历之后,他已经有些暴燥了起来,整个人早就已经不见了之前的风度潇洒,他这个模样让顾盈惜有些吃惊的同时,又对于兰陵燕更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这会儿比较之下,布鲁格林也不见得有那么优秀了,她想起自己这次跟在布鲁格林身边,兰陵燕估计已经将她当成了布鲁格林的女人,因此这回看也没看她一眼。 顾盈惜想到这些,就心中绞痛,向布鲁格林提出了要回家的要求来。 “我已经离家有一段时间,这些日子多亏了格林先生您的收留与救助,我心中十分的感激,若是以后格林先生有需要我的地方,还请直接说,我绝对不会有半点儿推辞。”自从上回见了兰陵燕之后,顾盈惜就一直想跟他撇清关系,布鲁格林不是个傻子,哪里看不出来顾盈惜对自己的疏离,他心头一股怒火因为顾盈惜的态度,燃烧得更激烈了些。 布鲁格林虽然浪漫起来时是个爱情至上的男子,可能得到他那个姑父的喜欢,并能坐稳了格林家族掌权人的位置,靠的绝对不是这种感情用事。他之前已经做过一回傻事,若是再做傻事下去,显然就不是他的风格。 虽说他对于顾盈惜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喜欢,可也就仅此罢了,这会儿两人的感情还并没有深厚到让他愿意将格林家族赌上。他之前在兰陵燕手下吃了这么大的亏,将格林家族一整年的收益都赔了出去,可见自己回到英国之后要面临的是家族的责备与刁难,在这个关头,他还想找回场子的时候。他看中的华夏女孩儿不止不想陪在他身边,与他一起渡过这个难关,反倒她还想起了根本没将她看在眼中的那位中国男人? 感情这种东西也是需要有人衬托的,顾盈惜本来外表就并不如何出色,她身材虽然很好,可在国外身材好胸部大的姑娘实在太多了,布鲁格林见过不少的美女,顾盈惜吸引他的其实并不是外貌与身材,而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可这种东西在兰陵燕对她不屑一顾时。布鲁格林心中就有些不舒服了起来。 从小他就是一个天之骄子,他要的东西一般都是别人要不起的,对于顾盈惜他虽然有几分看中,可这会儿这种自己捡了人家不要的破烂的感觉涌上心头来,他自尊心受不了,再好的感觉也被他压下去了。顾盈惜这会儿竟然还敢在他面前来提出要回家去。难道真以为自己最近对她温柔了几分,就拿自己当成可有可无的人物了? 想到这儿,布鲁格林冷笑了两声,一把就将顾盈惜的下巴捏住了:“顾小姐,你难道不认为这样就想离开,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么?” 顾盈惜看惯了布鲁格林风度翩翩的模样。这会儿冷不妨被他的改变给吓到了,脸色有些惨白。哆嗦了两下,可下巴被他紧紧捏着,一动就疼,好像他的指尖都掐进了自己肉里,顾盈惜也不敢动弹了,双眼含着眼泪就慌张道:“格林先生,格林先生。您怎么了?” 她一双盈盈大眼要哭不哭的模样十分水灵,很是吸引人。布鲁格林脸色一缓,笑了起来:“顾小姐,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应该可以有点儿不同的东西。” 对于男人朝她露出这种眼神,顾盈惜已经不陌生了,每当男人们冲她露出这样的眼神时,下一刻一定是撕扯起她的衣裳,顾盈惜脸色变了,每回一遇到兰陵燕,对于跟男人们的亲热,她总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再加上经过布鲁格林在兰陵燕面前气势完全被压制下来之后,对于格林先生顾盈惜印象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好了,当然不想这会儿跟他发生这种关系,顾盈惜本能的就微弱的挣扎:“格林先生,你不要这样……” 声音低弱得,像是要哭又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快要哭了起来:“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布鲁格林一听她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小姐,你真以为陌生男女之间,既没有深厚的交情,亦没有什么利益纠葛,更没有能将后背交付过去的任性,这种亲热真的能当朋友吗?” 顾盈惜虚弱的摇了摇头,她已经有预感自己逃不掉了,事实上她也根本无力逃脱,在布鲁格林脱她衣裳的举动中,顾盈惜唯一能做的,只有表情虚弱的闭上了眼睛,当做自己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 这副表现反倒是让布鲁格林心里对于顾盈惜有些轻践了起来,这样轻易就认了命,没有自己想像中的尖叫挣扎,该说她识时务,还是自己的这个华夏娃娃身上,其实根本没有自己以为的那种东方古典美人的骨气与神韵,亦或是以前自己想像中的她,一直以来都只是想像而已。 他心头失望,手下就不用再客气了,本来自己为了她付出了那么大一笔财富,她若是什么都不想表示,事后只想抬腿就走,布鲁格林生来还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虽然这种事情迟早他会找那个姓兰的讨回公道,可顾盈惜也不能置身事外,他至少要从她身上讨些利息回来。 在顾盈惜压抑的哭泣中,她仍是被布鲁格林得到了。 一边办事儿一边听到女人哭声,若是以前布鲁格林心情好的时候还能将这种事当成一种情调,可现在他明显心情不好,顾盈惜的哭声就让他心头有些烦燥了起来,虽说身下的女体有一种让男人沉醉的魔力,不过到底只是个女人而已,真要喜欢当成女奴就是了,这种哭丧着脸的模样,简直让人倒尽了胃口。 第一次两人亲密的接触没有给布鲁格林留下好印象,对于这种事情,自然就再没有了什么好的回忆,布鲁格林匆匆起了身,想到以前妖娆的美人儿,虽说身体不如顾盈惜的紧窒,可胜在聪明听话,而且风情万种,远比起顾盈惜这种半推半就的矫情要好得多,明明在这种事情上她也享受到了快乐,却偏偏做出一副好像被强暴的样子,若她真有那么不情愿,她也可以奋力挣扎,布鲁格林心中说不定还要好受一些,可她什么都没做,只是双手捂着嘴,闭着眼睛的哭,让布鲁格林越做越火大。 “好了顾小姐,你哭什么?你也得到了快乐,难道我的技术不好吗?”他刚刚能看得到顾盈惜满足的表情与痛快的神色,这会儿她脸都还带着完事后的慵懒感,偏偏还要装出难受的模样来,布鲁格林脸色阴沉:“顾小姐要是不愿意,就请回去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不是作者要故意晚更,或者更新时间不稳定。。。 最近一直发高烧。。。然后心慌,心跳急速每秒140以上,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近一个月,然后我一直安慰自己好了好了。。。结果从前天开始脖子上肿了起来,这两天各种检察,排队啊一搞就是一整天,今天去查完血,上午抽了血检查,下午拿结果确定是那个叫啥,甲亢。。。我一听这个,我吓尿了,作者一直以为自己是无敌铁金钢,遇到车子撞过来都能一拳挥飞的那种汉纸好么……下午医生又说啥抽血检查的,回来搞到很晚了,关键是还被扎了两针,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