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广告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广告

“格林的姑妈嫁给了意大利黑手党中一位元老级的人物,那位姑父一生无子,将布鲁格林当成了他的亲儿子一般,特别对他厚爱。”也因为如此,布鲁格林虽然没有在黒道中混,可他其实在道上的地位并不如何低,尤其是在五年前那位元老干掉了老大自己坐上了那个位置之后,在他手下的人大多数都将布鲁格林当成了太子爷一般的看待,虽然他没有明确表示过愿意要进入黒道中,但他的姑父曾讲过,只要布鲁格林愿意,他的位置永远给布鲁格林留着。 宁云欢淡定的就点了点头,兰陵燕也没觉得意外,他已经猜测过更不靠谱的事儿了,她知道布鲁格林的出身,他是一点都不奇怪,又将布鲁格林的一些特点与格林家族的事儿挑了给她说了,至于一些阴暗的东西他就省去了没提,能跟她说的事儿兰陵燕不隐瞒,不能跟她说的事儿说了她会害怕,倒不如自己出手。 会客室中,布鲁格林将顾盈惜揽在了怀里,兰彪翘着二朗腿,手里拿着支并没有点燃的雪茄把玩,顾盈惜自从上次被赶跑之后,这回正大光明的又踏进了兰宁公司,虽说她一向自认为自己没什么脾气,可这会儿依旧忍不住生出一股扬眉吐气之感,对于身旁的格林先生自然更感激了些,而他的一些亲密的小动作,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对于他的感激太深了,顾盈惜没有拒绝。 等到兰彪接了电话时。这才打破了一室的沉静,站起身来:“格林先生,我的主人已经到了,格林先生稍等一会儿。” 他一开口,顾盈惜心中便跳了跳,刚刚兰彪自我介绍姓兰时,不知怎么的,顾盈惜心中就知道他口里所说的主人是兰陵燕,顾盈惜一想到要见到心上人。不由自主的便伸手抚了抚头发,又摸了摸脸,想以最好的面貌来让兰陵燕看到。 旁边布鲁格林看到她细微的变化,她眼中的光芒好像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一张平凡而普通的小脸顿时光彩照人,像从本来的不起眼变得十分漂亮了一般。而她在面对自己时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布鲁格林心中不由有些不满,伸手便将顾盈惜抱得更紧了一些。 脚步声响了起来,就算是只听脚步声,顾盈惜好像都能感觉得到哪一个是属于兰陵燕的,她想要起身去迎接。也不想要被兰陵燕看到自己被布鲁格林抱在怀里的情景,这会儿偏偏格林先生不放。她有些着急了,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小声的就道:“格林先生,请放开吧。” 她声音柔柔弱弱的,布鲁格林则是更加的不快,不止没放,反倒将她搂得更紧。冷声就道:“不用着急,只要乖乖坐着就行。” 顾盈惜再想挣扎时。那头兰陵燕已经牵着宁云欢的手进来了,两人亲密的姿态一下子就让顾盈惜看得有些眼红,她哀怨的目光盯在了两人交握的手上,又眼尖的好像看到了这两人手上戴的戒指,终于没能忍住,发出一声抽泣声。 宁云欢看她嫉妒的模样,有些无语了:“顾小姐,我们才刚来,你这样好像有些失礼吧?”她自己都还跟男人搂搂抱抱着,这会儿就来嫉妒自己,真以为她是女主,光环普照之下自己左拥右抱就算了,其他男人就该全部属于她的,要为她守身如玉不成? 这种醋吃得太莫名其妙了,而且还是在自己是兰陵燕妻子的情况下,她还没有吃醋顾盈惜那种好像要将兰陵燕活吞下去的饥渴眼神。 布鲁格林虽然不满顾盈惜对于兰陵燕的明确感情,可他更不愿意让别人来欺负自己的瓷娃娃,因此他不快的就冷声道:“宁小姐,我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你也不会喜欢听这种尖酸刻薄的话,又如何对我的爱人这样说?” “你的爱人?”宁云欢嫣然一笑,面对这个男人,她没有丝毫的好感,说话当然比他还难听,直指他最难受处:“我还以为她应该是我大哥的爱人,或者该说,她应该是属于大部份男士的爱人。” 顾盈惜早猜到她有可能会告诉兰陵燕自己和秦溢在一起的事儿,这会儿一听到她这样说自己,心里就涌上了这样一个念头:果然,她就想不停的在九哥心目中诋毁我的形象,她就是故意的,想要这样陷害我。 “你血口喷人!”顾盈惜悲愤道。 “闭嘴!”这是布鲁格林发出的不悦的命令声。 兰陵燕有些不大痛快了,冲兰彪使了个眼色,见他点头出去之后,很快有好几个年轻人进来了,布鲁格林刚想要说话,兰彪已经笑嘻嘻的拿了东西抵在他背上: “格林先生,现在该闭嘴的是你了。” “我不喜欢看到有人在我的面前喝斥我的夫人,她想要说什么,是我给她的自由,我希望你能尊重她,在她开口说话时,不要将她的话打断,否则我会很不高兴的。”兰陵燕看到布鲁格林眼中露出的阴狠之色,不由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丝优雅而又冷淡的微笑来。 “你们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布鲁格林没料到兰陵燕这样大胆,竟然敢当众动手,心中不由有些恼怒:“你真的决定要跟格林家族成为敌人?” 因格林家族几百年的经营,早就已经布满了庞大的关系,许多人要是想动他们,也得看看他们的客户愿不愿意,以及要看他的姑父高不高兴,这才是布鲁格林年纪轻轻,就掌握了格林家族,并稳稳的坐好了继承人位置,人人害怕的原因。 “如果你要当客人,我当然会好好招呼你。”兰陵燕说到这儿,直接就吩咐兰彪:“格林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他既然要将格林酒庄的广告投放到我们电视台,我们自然欢迎,现在去打印一份合同,立即送过来让格林先生将合同签了。” 兰彪笑了一声,很快有几把枪口抵在了布鲁格林后背,让他不敢动弹,兰彪打印了一份合同过来,布鲁格林铁青着脸刚翻了两下,就如同当初的白明玉一般,险些没能忍住将这份合同给踩到了地上。 “你欺人太甚!”里头不止条件苛刻,关键是投放广告的钱几乎算是格林酒庄两年的收入了,这个数字不是用庞大这个词就能形象得出来的,简直可以说是天价,也亏兰陵燕有脸敢开这个口,布鲁格林额头青筋都跳了起来,被他抱在怀里的顾盈惜被他勒得腰肢都好像要断掉一般,却不敢吭声,她这会儿在兰九哥面前被宁云欢说自己人尽可夫,又被布鲁格林抱着,她已经深怕兰九哥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尴尬了,既不想被他看到自己如今狼狈的模样,私心里看到在自己心目中如同王子一般优雅的格林先生被兰九哥这样强行镇压时,她其实是有一点替兰九哥高兴,并被他这种风采折服的。 她闷吭声,深怕坏了兰九哥的好事儿,当然也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在为他忍耐着,解救自己现在的尴尬情景。 “就看格林先生现在是喝敬酒,还是罚酒。”兰陵燕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宁云欢的头发,他这个亲密的动作顾盈惜哪里受得了,刚要动弹,原本勒在她腰间的手臂一下子就被收紧了,布鲁格林阴沉着一张脸:“如果我要喝敬酒,那又如何,如果我要是想喝罚酒,你又想怎么样?” “敬酒就是我们负责将格林先生送进电梯,罚酒就是除非格林先生不想再一次能有进出电梯的机会。”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布鲁格林自己也不见得是多么手脚干净的人,格林家的酒庄能几百年不倒,并不一定全做的就是干净的买卖,否则布鲁格林的姑姑为何会嫁进意大利一个黑手党家族。 “兰先生不让我考虑一下?”布鲁格林本来今天是过来为顾盈惜出气的,而且经过他明里暗里的调查,顾盈惜对于兰九的痴心又不是什么秘密,他哪里查不出来,在他心目中可爱珍贵的中国娃娃竟然暗恋了一个男人这么久,以前他只想看顾盈惜幸福就算了,如今既然这些男人们不珍惜他,他都已经决定出面要好好保护这个瓷娃娃了,对于曾经有男人敢拒绝她,当然心里不爽。 毕竟连自己都无法抗拒她的魅力,若是其他被顾盈惜喜欢的男人而她却得不到,岂不是证明自己这种送上门的人不如他?所以今天他过来成心是要给顾盈惜找回脸面,也要让她好好看看,在她所有的男人中,自己才是最适合她的那个。 布鲁格林这种行为简单的来说就是来比较的,本来依他的身份不应该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但谁料顾盈惜魅力太大,他也没能抵抗得住,还是做出了这种有失他体面与风度的事情来。但这事儿若是成功便罢了,可是现在他竟然被兰陵燕死死压着,布鲁格林这会儿不用看顾盈惜的脸色,光从她想挣扎以及一眨不眨盯着兰陵燕看的行为,就知道自己今天有多丢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