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婚礼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六章 婚礼

强忍了心里想要杀人的冲动,兰陵燕僵硬着一张脸:“你应该相信我,我知道我心里要的是什么,在没有你之前,难道你就以为没有女人想接近我了?”他没有用喜欢这个词,因为对于他来说喜欢这个词特别是与他有关的,他只想用在两人身上,而不想添加个别人进来,不止是侮辱了两人的感情,更是侮辱了他。 “你以为以前就没有女人了吗?以前我都没看到过别人,你以为我是这么意志力不坚定的人,以后就会看到别人了?”兰九险些被气死,他眼中露出阴霾来,这会儿伸手掐在她腰上,就怕自己没忍住掐在了她脖子上:“以前我都没有看到过其他女人,我连其他女人都不想要靠近,甚至根本不信任她们,怎么可能会不想要你?我这样出身的人,根本不可能会有多个女人。”女人多了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兰父那样厉害,玩世不恭,就算是不那么喜欢林敏,可身边几十年来也只有她一个女人,就算是爱情没有忠诚的奉献给她,但身体的忠诚却是可以保证,如果这辈子兰陵燕没有遇到宁云欢,他也不会是那么放纵自己身体的人,兰氏的继承人,从来都是以事业为重,而非在女色上头下功夫,如果没有宁云欢,兰九也只会像以前一般野心勃勃,却不会四处猎艳。 本来以为自己真情坦白之后等待自己的是亲切的慰问与细心的安抚,以及温柔的宽慰。但兰九不痛快了,宁云欢整个人都蒙住了,这是一片以小别墅群组成的酒店,在被兰九拉回到两人暂住的小楼时,宁云欢看他一双鹰般的眼神,吓得哆嗦的由时,又后悔不迭。 如果不说出来,自己现在还是受害人的身份,一向小心哄着自己的还该是他。为什么现在事情倒转过来了?宁云欢后悔了,可是这会儿后悔也晚了。 在房间里呆了半天,因时差的关系,这会儿的希腊还只是快到傍晚而已,夕阳洒在海面上,给海面渡上了一层漂亮的淡金色。那天边团团的云彩就像架在海上一般,碧波荡漾中,偶尔几只展着宽大翅膀的海鸟从上面掠过,风景漂亮干净得如由画布上的景色一般。 两人出了房间去餐厅时,兰父等人这会儿已经在餐厅中坐着用起了餐来。因这是兰家的产业,一群人过来时酒店早就是已经清空了人的。诺大的餐厅中,一张长形的餐厅上。早就已经坐满了人,在看到两夫妻牵着手过来时,慕明丽就转身冲宁云欢招了招手: “快过来,就等着你们呢。” 以前虽说两人已经是结过了婚,可是兴许是宁云欢心中并没有真正将兰九的亲戚当成自己的,所以在看到慕明丽等人时只想到他们的身份,会带着一些谨慎与恭敬。却不是那种对亲戚长辈间的熟悉与亲昵,这会儿不知怎么的。看到慕明丽冲自己笑时,宁云欢没有再像以前一样感到警惕,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应了一声之后挣脱了兰九的手,朝慕明丽走了过去。 看到她的举动,慕明丽露出一丝笑容来,宁夫人正坐在她的旁边,看到两夫妻过来,众人忙移出了一个位置来,兰九那只原本握着宁云欢手的手掌一被她挣脱之后空了好一会儿,才握成了拳头,看了宁云欢向慕明丽笑着有些羞涩的脸,犹豫了一下,指尖动了动,还是朝正朝他招手的林茂山走了过去。 他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这会儿这姑娘知道不好意思,心境肯定就是变了,他虽然想要她时时刻刻靠在自己身边,可这会儿还不应该着急,她的变化是件好事,兰陵燕不想将她逼得狠了,错误只犯一次,在知道哪种手段没有效果了之后,就得换种方法来。 感情这种东西虽说对兰九来说有些陌生,可对兰九来说,算不得什么难题,虽说不明白的时候曾有过摸不清看不透的时候,但只要回过神来,事情依旧掌握在他手心里。 饭桌上宁夫人虽然让了一步,但慕明丽仍是让旁边多空了一个位置出来,已经有眼尖的侍者多添了张椅子过来,桌子本来就宽,坐上几十个人绰绰有余,慕明丽让陪坐在她另一只手边的林敏也让了,笑道:“孩子来坐我跟你妈妈身边。” 她指的妈妈是一旁沉默着没有出声的林敏,几个月时间没见而已,林敏脸上早就不见初时那种嚣张与肆意,变得有些安静了起来,宁云欢本来还以为自己跟这个婆婆相处有些尴尬,刚想说自己坐另一边时,林敏却起身朝另一个位置坐了过去,果然将中间给宁云欢留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要跟兰九办婚礼的原因,以前那种无所谓,将自己当过客的心情就变了,宁云欢有些受宠若惊的道了声谢,很快就坐了下来。 慕明丽假装没看到她脸上的吃惊之色,替她介绍上饭桌上的美食来:“我们多来了几天,这酒店的东西几乎全尝了个遍。这个还不错,你尝尝。”林敏在一旁点了点头,宁夫人就笑:“我们家欢欢能遇着你们这样好脾气的人家,可真是三生有幸了。”林敏脸上露出僵硬的笑意来,显然还有些尴尬。 宁云欢在旁边不出声,只要有慕明丽在,反正又不可能会冷场,她早就已经饿了,在飞机上时虽然有饭点,可种类不像到了酒店之后那样多,除开一些平时她爱吃的中餐之外,这里还有地道的希腊风情料理,一些海鲜等被处理后带着特有的香味儿,难得吃到这样地道的东西,宁云欢倒是有了胃口,趁着慕明丽和宁夫人两人聊得开心时,她连吃了好多菜。 酒店边有大片的私人海滩。晚饭后兰九挽走了本来慕明丽想要约着去做spa的宁云欢,直接拉着她去海边转了起来。 傍晚的海风比起白天时要大得多,这次兰九早有准备,给她准备的衣裳大多都是拖拽及地的飘逸长裙,不止是漂亮好看而已,还能将她身体大部份都裹住,上半身虽说是吊带式的,可是外头还罩了一件与裙子搭配起来的宽大丝巾,这会儿被海风一吹。不止是头发飞扬,连长裙的轻纱也被吹了起来,如同拍电影那样,情景十分的美好。 因私人沙滩的原因,大家又知道这两人要去海边玩耍,因此外头倒是根本没什么人。宁云欢走了几步,干脆将脚上的鞋给脱了下来,赤脚踩在沙滩上,一边拧着鞋子,兰九就看着她东张西望的模样笑。 一大块岩石后头,两只沙滩蟹估计是潮水褪去后留在上头的。这会儿正不停的在沙滩上转,看得宁云欢有些想笑。走了几步便想要去捉。她一手拧着裙子一手又抓着鞋,就没有手空出来,索性将鞋子扔到了上头,直接拧了裙摆就跑了过去。 这边酒店环境极好,本来就不是普通有钱人就能住得起的,一年到头客人并不多,因此海边环境倒没有怎么被破坏。这些小东西们几乎没被人骚扰过,并不像一般的蟹那样精明。看到人就知道要躲,傻呼呼的被宁云欢抓在手上了,还挥着小钳子四处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宁云欢笑着,刚想转头跟兰九说话,不知何时他已经走到了这姑娘身后,一把就将她拉进了怀里,那两只小螃蟹趁着宁云欢没站稳时,挣扎着倒叫它们落到了地上,没多大会儿功夫便钻进了沙里。 “我的螃蟹……”宁云欢伸手要去抓,兰九将她抱着没撒手,低头将脸埋在了她发间:“我的夫人。” “……”宁云欢绝对不想承认自己脸烫了起来,她不由自主的伸出两只手分别抓在了兰九腰间的衬衣上,刚刚还在沙子里抓过的手在兰陵燕衬衣上留下了几个印子来,但这会儿谁也没有功夫去注意那点小小的瑕疵,兰陵燕的嘴唇在她额头如蜻蜓点水似的碰了碰,顺着她眉心往下滑,在碰到嘴唇时停了下来,两人身高的差距让兰陵燕低头低得有些累,他索性将宁云欢抱了起来,直接将她后背抵到了岩石后,伸脚踩在了一块岩石的凸起上,让她双腿分开坐到了他大腿上。 这样的姿势让两人靠得极近,兰陵燕一手勒在她腰间,一手按着她脖子,这样亲昵的姿势好像除了听到周围海浪往沙滩上卷的声音之外,好像还能听到两人心跳声与急促的喘息声。 薄薄的长裙只需要稍稍用力便会被撕开,漂亮的颜色衬着白皙的身体十分的惹眼,虽说天色这会儿已经有些暗了下来,但宁云欢感觉得到兰九的心思,深怕被人看见,羞愤的拒绝了好几次,可是伸手推了的结果只是让兰陵燕嫌她双手不听话,反剪到了她身后。 随着海浪冲上岸时的波涛声,遮住了喘息与热情的暧昧,后背抵着的岩石带着冰凉的气息,身体却渐渐的热了起来,与以前那种好像随时忍耐着什么的感觉不同,宁云欢觉得自己在结婚快三年,孩子都两岁多了的时候,才终于隐约明白,书中所说的两情相悦是什么味道了。 第一次感觉这种亲密的事情让她并不是难受隐忍而已,夹杂着一丝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颤抖着抱着兰陵燕的脖子,不让自己滑下去的饮胀感中,两人唇舌相缠。 这次兰陵燕能明显感觉得出宁云欢的变化,她的身体是真正的接受了自己,而不像以前,总带着种种拒绝,也正因为如此,他有些忘记了克制,等到从她身体里褪出时,海水都已经涨到了两人脚边,宁云欢后摆垂下来的裙边都被海水打湿了,水已经没到了两人脚裸处,刚刚没有觉得,这会儿热情一褪去才感觉有些冰凉。 天色早就已经大黑了,在海边看天空,能看到满天干净的星斗。 宁云欢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软绵绵的靠在兰九身上:“要抱我回去。” 在月色下,能清楚的看出她鼻子边细细密密的已经布了汗珠。这会儿兰九看得出来她是累了,亲了亲她嫣红的嘴唇,没有出声,但却是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朝岸上走了过去,这会儿海水早就已经涨了上来,虽说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但两人刚刚呆的地方已经是被淹了一片,直到走上岸时。宁云欢看到大片海域中那块岩石时,脸又跟着烫了起来。 幸好两人住的是单栋的别墅,这一趟就算是满身狼狈的回去才没人发现,本来乘了这么久的飞机就累了,宁云欢等兰九侍候着她洗完澡之后,又靠在他身上让他帮自己吹干了头发。这才倒头就睡。不知是不是傍晚时的余韵还在,晚上兰陵燕并没有闹她,宁云欢白天太累,晚上倒是连认床都免了。 第二天起床时就浑身酸痛了,明明早就老夫老妻了,可是宁云欢第二天就是胳膊腿都酸痛。幸亏婚礼还在两天之后。李盼盼等人过来要找宁云欢出去玩时,要云欢正在跟兰小九发脾气: “都怪你。我全身都痛,我不起来了。”宁夫人其实之前就已经打过电话约她出去转转,宁家虽然不算穷,可宁父以前守着公司,还很少和宁夫人出去旅游,宁夫人以前的消遣最多也就是约几个朋友打两桌麻将,或是逛街做做美容之类的。像这样出国悠闲的渡假时间并不多,尤其身边还有宁父陪着。因此早上倒是兴致勃勃的,每天都是精神十足的模样。 她打电话过来时宁云欢睡得正香,连电话都没听清,后来还是她自己睡醒了。 刚刚酒店才送了早饭过来,才刚出门儿,李盼盼等人就来了,嘴上虽然没说,但其实兰陵燕昨天说的话对于宁云欢心中触动还是很大,她以前从来都会克制住自己,不会朝兰九发脾气,也尽量不会在他面前露出任性的一面,第一次有这种可爱的时候,两夫妻对于这种类似撒娇的行为,都有有一种诡异的默契,兰陵燕纵容得十分欢乐,正玩得高兴时,一听到李盼盼来了,宁云欢马上就收起了刚刚发脾气的一面,露出平时冷静的模样来。 兰陵燕心中有些不快,在柜子中取了衣裳要替她穿,这会儿外头还有人来找自己玩,宁云欢不跟他闹了,白了他一眼,自己刚想要将裙子套上,兰陵燕却递了内衣过来,示意她穿上。国外的女人大多数都是不穿内衣的,认为这是对胸部的束缚,而在希腊酒店这边,因为最近天气好,若是出了酒店还能看到外头沙滩上许多晒日光浴的人,宁云欢本来准备入乡随俗一把,被兰九一瞪也只得焉焉的接过内衣,让他帮自己扣上了,两人又腻歪了一阵。 李盼盼等人在外头等得都有些无语了,周媛往四周看了看,虽说身上已经抹了防晒霜,可这会儿若是在外头玩耍也就算了,干站在楼下等着,让几人有一种在浪费生命之感。 “那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不如我们先去玩吧。”杜贺先忍不住了,这次大家一起相约来希腊,而且还是父母盼都盼不来的机会,几个姑娘玩得很是欢乐,难得有朋友再身边,又不用跟长辈拘着,越发觉得放松了些。 众人都无语,但李盼盼觉得自己电话都打了,要是等一会儿宁云欢下来没看到人,她家那位可不是好惹的,正犹豫间,穿戴整齐的两人这才下了楼来。本来约了宁云欢是要一块儿出去玩的,可兰陵燕不远不近的就跟在旁边,有他在身边,几个姑娘都不敢放肆,一会儿功夫下来几人都规矩了,性格温柔的李盼盼有些忍不住了,干脆拉了宁云欢到一旁: “要不你跟他走了算了。”这会儿宁云欢在,大家都不好玩。 有些牙痒痒的看了几个姑娘脸上露出那种‘你快走吧’的神情,宁云欢恨恨的被兰陵燕拉走了。希腊的各处建筑十分有意思,与传统的别墅群造型大多不一样,看起来十分的漂亮。在酒店逛了会儿,下午又去街上溜了溜,感受到熙熙攘攘的人群,那种感觉反倒比在酒店要好玩了许多,两天的时间一晃便过去了。 婚礼等流程是有专人安排的,几乎不用宁云欢操心。她只要一大早的起来被人如同当成提线木偶般,任人穿着梳洗,化妆打扮就成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除了宁夫人与宁父之外,林敏也陪在她的身边,慕明丽在外头与慕夫人等人聊天,算是替她招呼客人,林茂山等也负责将许多大佬们吸在身边,无形中替她增加了在这群大佬们眼中的份量。 “不用紧张。”早就已经换好了那件镶了钻石的婚纱。因外头大量的蕾丝中夹杂着漂亮的碎钻,一件婚纱重量不轻,再加上除了美观之外,又要为了让她穿得舒服,婚纱的内衬也比普通的内衬要稍厚一些,等到穿着衣裳让人化妆时。宁云欢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虽说酒店内开了空调,但她额头依旧出了细细一层汗来。 宁夫人看着女儿出嫁的样子,一脸欣慰,她还没有开口,林敏已经僵着一张脸。安抚了她一句。 跟林敏有过好几次交集,可这还是第一次她算是和颜悦色的时候。林敏低垂着头,眼神有些飘渺:“哪个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我当初结婚时也紧张,我的母亲就告诉我,如果你已经准备好面对这个婚礼,你就不用紧张,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事到如今,就算是紧张也没用。” 她的声音不算是十分温柔。但却奇异的让宁云欢有些平静了下来,她确实是有些紧张,她之前好像看到酒店中又多了大量的陌生人,之前进来新娘房间中一个陌生的冷艳妇人曾来过,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刀光剑影,这次不比当初两人登记时,她是真正的要进入兰氏家族,要面临了那个庞大的产物。 “我,妈妈,刚刚那是……”宁云欢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只是开口时声音都带着颤音,林敏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估计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这种紧张的时候,林敏意外的竟然笑了起来,一边拿起桌上那个钻石的额饰,见化妆师们已经将宁云欢的眼妆化好之后,干脆帮忙替她戴了起来: “一个失败的家属而已,名义上是你的长辈,可既然已经失败了,他们就没资格再当你的长辈,看到她,叫一声二夫人已经算是开恩了。”林敏话语中带着傲气,让宁云欢一下子就明白了刚刚那个妇人的身份,应该是兰父的哪个兄弟之一的夫人,只是在兰家这样选家主的竞争方式下,赢了的人自然胜者为王,失败的人在兰家连个人估计都算不上,听林敏话中的意思,这些人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简单的一句话明显的表现出了兰家继承方法竞选的残酷之处,宁云欢本来认为自己应该高兴兰九已经竞争得胜,自己不用再当那个被人看不起来的某个符号夫人,可是这会儿她真正意识到这一面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当初将儿子送到林家是有多么的正确,虽说儿子从此姓林,可他本来就不是跟自己姓的,他姓什么宁云欢还真不在意,可在一个母亲看来,如果他能脱离兰姓,从而脱离这些危险,她心中其实是有些庆幸的。 “兰家这样的人有很多,这些人的眼光你都不用在意,最多几十年,他们就会成为你的仆人,供人驱使。”虽说失败的人还是挂着一个姓兰的名头,但其实谁都没知道,没本事的人只会渐渐消失在兰氏的族谱中,这一代竞争者都已经失去了资格,就代表庞大的兰氏资源已经不可能再为他们所用,第二代之后这些人就算是生下儿子,这些第二、第三代在出发点就已经远输嫡系的情况下,要想再翻身,那是难上加难。 小说电视里的主角光环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随意给哪个兰家已经失败者套上,要想再重新入主兰氏中心,那都是痴人说梦。 一些若是真有用者,会被兰家以高薪再聘入兰氏中任职,若是一些无能者,两三代后,兰家根本连他们进入的资格都没有,不再享受兰家的资源不说,兰氏的钱财也不养废人,甚至一些人在夺位失败后,有些万一不死残废的人,恐怕日子过得要比普通人还不如。 “谢谢妈妈。”宁云欢心头一凛,虽说不知林敏这次看到她为什么不口出恶言,也没有看她不起的模样。可宁云欢知道她这会儿是在提醒自己,因此对她小声的道了声谢。 既然已经决定要嫁给兰九,而他也表示过这辈子绝不会有移情别恋的时候,宁云欢在各种考虑之下,还是决定要相信他一次,反正结果不可能会比前世的自己更惨就是。再说就算两人以后感情不再,可看在夫妻几年的份上,宁云欢觉得兰陵燕说不定也会给自己一条活路,而既然都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能跟林敏好好相处当然是宁云欢希望的,这会儿林敏都主动示好,她当然不可能会像以前一样的装木头。 “不用谢。”林敏嘴角边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替她将额饰戴上之后,上半身往后头仰了仰: “很漂亮,小九一定会喜欢的。”她说完。又笑了笑:“再说他本来就喜欢你,不管你什么模样。”看到宁云欢脸颊一下子变得有些嫣红,林敏又抿了抿嘴唇:“我们都是要嫁到兰家的人,当然我也是从你这个时候过来的。” 由样都是给兰家的男人当媳妇儿,宁云欢听出了林敏话中的意思,见她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之色。想到了当初兰陵燕曾跟自己说过,兰父有意将林敏养成当初骄纵无知的模样。心下对于这个婆婆以前有些不喜的感觉,也渐渐淡了些。 很快妆化完了,因今日的婚礼是在室外,本来这会儿外头就有太阳,因此妆上得极薄,宁云欢本来肤色气质都好,只薄薄一层让她看起来气色更明媚一些而已。所以程序并不繁琐,很快一切准备就绪。宁父便已经一脸的复杂的看着女儿,伸出了胳膊任她挽在了自己手上。 宁夫人擦着眼睛,嘴唇动了动:“我可算是盼到这一天了,如果要是……”她剩余的话没有说完,可她不说宁父也知道她要讲的是什么,瞪了她一眼:“大好的日子,你在说什么胡话,又哭什么,女儿嫁人是好事,再说以后嫁了就不是不回娘家了,你流什么眼泪。”宁夫人笑了笑,旁边林敏解围: “我是没有女儿,不过要是有,估计也跟琴姐差不多了。”她口中的琴姐指的是宁夫人,琴字是宁夫人的闺名,这对亲家年纪相差了一些,可意外的倒是能相处得来,几天时间在一起说说话,关系竟然好了。 见亲家都替宁夫人说话,宁父自然不会再骂宁夫人了,但眼神仍是在示意她不要再提宁云城。宁夫人刚刚也只是有感而发,这会儿被丈夫一提醒,才想起儿子如今的德性,确实不适合在这样的大喜日子提出来,因此没有吭声。 在听到宁云城的名字时,宁云欢一阵的恶心,最近日子太舒坦了,现在又要办婚礼了,都是大喜的事儿,她还险些忘了宁云城与顾盈惜那群恶心的人,这会儿一被提起,她一阵腻歪,但看宁夫人有些自责的样子,只是冲她摇了摇头,随即才将顾盈惜等人抛出了脑海。 婚礼进行得很是顺利,在看到了那个林敏口中所说的二夫人之后,宁云欢本来以为自己的这场婚礼会十分不顺的,也因为提心吊胆的,她夸大的想像了兰氏家族中那些人凶狠狰狞的形象,却忘了自己的丈夫是个不输于这些人的狠角色,也正因为太过担心了,一开始对于婚礼的紧张情绪反倒是被转移了,宁父满脸感慨的将她交到兰陵燕手上时,她隐隐反倒松了一口气,好像知道只要兰陵燕拉着她,她就再也不用害怕一般。 宣誓前,兰父专门从教宗里请来一个身份极高的牧师还没来得及念宣誓词,兰陵燕就已经盯着宁云欢,拉了她的手道: “从今天开始,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天长地久。”他说完,半跪了下去,将宁云欢的手握在掌中,轻轻吻了吻她的手背,再仰头看她时,兰陵燕并没有因为半跪下去身体的高度就气势低人一头,宁云欢低头看他时,见到他眼中的坚定与执着,眼睛不由一热,点了点头。 “我承诺,我将永远对你忠实……”他的话音不大,但透过牧师身上别的麦克风时,场地中的好些人都听到了这话,兰父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林敏则是一脸的动容,只要是个女人,在看到兰九一脸坚毅的说出永远对他的妻子忠实之时,没有人会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也没有人会怀疑他做不到这样的事。 一旁的牧师开始有些无奈,这会儿在被兰陵燕抢了兰词之后,他刚想开口说话,兰陵燕已经将戒指套到了宁云欢手上,像是这样就将她整个人都套在了自己心里般。他拉着这只手站起了身来,马上过河拆桥:“你可以宣布婚姻成立了。” 他本来连这句话也不想要让这个牧师说,他想要说的话不需要靠别人来带领,婚姻中的誓言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在别人教导之下而完成的任务,也不是一个婚姻中必须完成的环节,而是他真正想要说的话。以及在婚姻中必须要完成的义务与自己身为丈夫的责任。当然,他也不想要再问什么愿不愿意娶宁云欢为自己的妻子的废话了,若不想要娶,他何必这么大费苦心,他倒是怕宁姑娘说出不想嫁自己的话,为了避免那种情况。也不想要牧师问那种明知故问的问题,因此他直接省去了那一段。 可以说兰家的男人大多都心肠冷硬。一般若是没有爱人就算了,可他们一旦做下了承诺,远比许多花言巧语后发誓的男人要可靠!在这个年代,狗都有可能会反咬主人一口的时候,对于誓言,兰家这种越是传统的人家,越是能比一般的男人更得承诺! 牧师算是半被兰父邀请半被绑架过来的。他跟兰父认识了几年,不小心倒霉的认识这么一个黒道的枭雄。对于他们兰家人的性格心头也清楚,因此兰九在开口让他宣布婚姻成立时,他只是无奈了一下,仍是端起了圣经:“我宣布,你们成为合法夫妻。” 话音一落,李盼盼等人组成的伴娘团已经开始在旁边朝宁云欢挥起手来,她将手中的捧花丢了出去,几个姑娘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友谊抢成了一团,最后出乎意料的,捧花在众人争捧下,却正好落到了李盼盼手中。 她呆了呆,周围姐妹们看她挤眉弄眼的神色时,倒是笑了起来。 这会儿一旦正式结为夫妻之后,仪式并不是这样就结束了,她得另外再换新娘装伴,接下来再进行古礼的认亲仪式。兰家与林家都是传统的家族,虽说兰九想要娶老婆来个西式的,可是在改口认公婆见长辈亲戚等一系列的仪式上,大家都坚持要古礼的,一番折腾下来,结完婚宁云欢感觉到的不是甜蜜与欢喜,反倒人都有些暴燥了。 兰九也是脸色铁青,幸亏这会儿众人还算是有眼色,没有坚持要再闹洞房,众人正准备送对新人回他们自己的别墅时,沉默了许久的,以那位二夫人为首的兰家亲戚团终于开了口: “怎么,小九,我们也是你的长辈,难道你不应该来给我们敬杯酒么?”那位二叔看起来比兰父要大十几岁,这会儿虽说穿得光鲜,可是已经四五十了,手上柱着拐杖,虽说带着笑,但表情有些阴沉。 没等兰陵燕开口说话,兰父已经笑了起来:“二哥,要喝酒怎么不来找我?俗话说人有四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二哥也有过一喜,又何必要来为难年轻人。”兰父穿着一身纯白的西装,看起来风度翩翩,林敏挽在他胳膊上,笑着没有出声,当了一个完美的花瓶。 那被兰父称为二哥的男人脸上露出阴森的笑,他长着鹰勾鼻,看人时好像有些不怀好意的样子,再加上他阴森森的眼神,只看一眼就很容易让人对他生出防备与警惕之心来。兰父看着这个二哥笑,就因为当初他这副长相,两人也算是一母由胞,可因为他这种就算笑起来都是奸笑的模样,一直不得父母喜欢,在父亲大部份手中的资源,都给了八面玲珑,又笑面虎般心头会算计,表面却笑得让人生出亲近之心的兰父。 正因为如此,两人就算是嫡亲的兄弟,可当年的夺嫡之战中,两兄弟却关系势同水火,闹得极僵,兰父当时的父母都认为这个兰二不懂事,对这个儿子越发看不顺眼,到后来兰父处处给这个兄弟小鞋穿,算计得他暴跳如雷。身为受害者,可长着一张施害者的脸,却最后处处吃亏,以至于两兄弟出身都一样的好,身为正统嫡系的传人,偏偏最后因为父母的偏心,再加上兰父的狡猾与不要脸,而夺得了家主之位,他这个兄长反倒一无所有。这种情况更是让兰二叔恨兰父入骨,发誓与他不死不休。 偏偏兰父胜利之后只让人打断了他的腿,却又留了他一条性命在,兰二叔当初不可能会感激,可他的不感激只让父母觉得他不会为人处事,这种性格没当上家主那是理所当然。直到父母过世,都没有再看过个失败后的儿子一眼,越发让兰二叔怨恨无比。 兰父胜利之后又爱刺激他,生了儿子刺激他,生完孙子更要刺激他,如今儿子结婚还要来刺激他。而兰二叔的儿子呢?在他教导儿子对兰父以及兰陵燕的仇恨时,在兰陵燕出门半年都没过之后。就传来了儿子消失的消息。 虽说到如今为止没有得到儿子的下落,也不知是死是活,可这么多年过去,一直都没有得到儿子的消息,当初最后一次结果传来时儿子是跟踪兰九去了,他若是死了,兰二叔猜也能猜得到是死在了兰陵燕手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兰父还要用孙子来刺激人家。兰二叔当然暴走了,他本来不想要来。但面子拉不下去,这会儿来看到兰父的儿子之后,他更是怨恨了,给自己添了一层堵之后,这会儿想要再给兰陵燕也添层堵,偏偏兰父这个老仇人还要来拦他,就算是再有涵养心机,这会儿兰二叔也忍不下去了,铁青了一张脸就道:“十三弟,你不要太过份了,现在我身为长辈,要和我的侄子说句话,让他给我这个长辈叩个头,难道也不行吗?” 宁云欢之前给林敏敬茶时也是叩了头的,可偏偏这些人林家的长辈都叩头了,自己这个婆家的二叔在,他们却假装没看到。兰二哪件事都能稍沉得住气,偏偏对于兰父一家子的事情沉不住。 “长辈?”兰父笑了起来,玩弄起林敏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指,两夫妻多年,虽说情爱没有,可默契倒是培养了一些出来,林敏看到兰父这模样,知道他心中的感受,笑着就冲兰二叔开口: “二哥,虽说小九客气一声叫你二叔,可你该不会忘了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吧?”两方虽说是兄弟,可早在争位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了,林敏也没有对这位兰二叔客气,见他脸色铁青之后又刺了他一句:“幸亏二哥你现在已经没有了子嗣,否则以后再见到小九时,要见的就不该是兄弟,而是主仆了。” 兰父听她说完,又补刀:“二哥不要跟敏敏一般计较,妇道人家不懂规则,若有冲撞之处,还多多包涵。”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更是气得兰二叔两夫妻脸色发青,两人刚刚开口发难,没有等到可以给兰陵燕难堪,反倒让这对夫妻给刺激了一回,兰二叔眼中露出阴森之色,冷笑了两声之后,没有再开口,只是由着他身边那个中年美妇将他给扶了出去。 两人临走时阴冷的眼神落到了宁云欢与兰陵燕身上,嘴角边的笑意都带着戾气,周围人看他们离开了,隐在暗处的一些守卫这才松了口气。 “回去吧。”经过一天的相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为兰家媳妇儿的原因,这会儿林敏看宁云欢倒是有了些笑意,在兰父让两夫妻回去歇着时,她也跟着接了一句:“回去吧,累了一天,赶紧回去歇着。” 这边来的人都是熟悉的,一些除了因为政治原素而被请来的类似于杜家与慕家等人之外,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有兰父与林茂山在,兰陵燕与宁云欢这种小辈在不在对他们来说就不那么必要了,虽说有些人目光也曾经放在过兰陵燕身上,可这会儿见人家已经娶了妻,又根本没有要与众人应酬的意思,在场的谁不是老狐狸,当然不会强求了。 洞房花烛夜那当然是一片春光明媚,在希腊呆了几天,林茂山等人就准备回国了,毕竟他们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常期留在希腊由一个时间够久的,一来不在华夏之中这些人生命安全不一定能有保障。虽说在酒店四周已经布满了警卫与兰家父子的人,可这些警卫再多也不可能与自己的老窝相比,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就越是惜命,他们不可能会将自己的性命完全的交由到兰父手上,知道内情的谁不明白兰父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东西,有利益时当然一切好办,没利益恐怕连至亲骨肉都能被他啃掉一层皮下来。 而林茂山虽然因为姻亲关系的原因不怕这一层,可他的身份也注定了不可能在希腊久呆,否则不止华夏高层要慌张请他回去。恐怕希腊的人也要开始担忧着急了,毕竟林茂山岁数不小了,身份又贵重,万一出了个什么差事,不止是华夏的损失,有可能引起华夏的动荡。更有可能引起希腊与华夏之间两国的关系紧张甚至到仇恨。 送走了这些人,兰父两夫妻与兰陵燕两夫妻倒是留下来了,兰陵燕留下来可以称为渡蜜月,但兰父两人留下来就让兰陵燕有些不满了。再跟兰父交谈了一番之后,兰陵燕虽然看到兰父时脸色冷淡,可也没有提出让兰父两人也离开的话了。倒是林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希腊没人陪伴的原因,反倒时常开始与宁云欢说起话来。本来不算好的婆媳关系,在这一段时间倒是渐渐的好转了起来。 半个月时间一转而过,本来还准备渡完一整个蜜月的小两口在遭到兰父连累,险些被人暗杀之后,在希腊也呆不下去了,在兰陵燕身边人劝说的情况下,两人又坐上了回程的飞机。 才从希腊回来。刚看过浓浓的希腊风情建筑,又吃够了那边地道的海鲜与各式料理。才刚回国宁云欢有些不习惯的同时,又大松了一口气。她公司现在已经渐渐开始火热,越来越多的艺人开始想要攀上这棵大树,而在电视台中播出的不管是综艺节目还是电视剧,无一例外的都跟着火了起来,而随着广告的增加,电视台开始有了收入,再加上兰彪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签下了好几个艺人,公司这才算是真正的开始步上了正轨。 剩余的署假时间很快就一晃而过,这些时间里宁云欢正式将结婚戒指戴在了手上,跟兰陵燕之间的感情好像随着那层薄薄的隔阂被捅穿之后,自然是好了起来。 学校里这次玩疯了的周媛等人也跟着从国外的女校申请转学回华夏帝都了,这群姑娘们年纪都相差不多,但这些身份越是高的姑娘大多都是被家人送到国外的一些女校,学习各种各样的,除开一些书本上,以后还有可能当家为主妇的知识。 谁料这些姑娘回国时遇上了这么一个好玩的人,当然不想再出国去学习了,这些人家中都知道宁云欢嫁进了兰家,对于自家的女儿要跟她交往,当然乐意,因此一开学苏赢就真的迎来了一大堆姑娘大姐们,顿时头都大了。 一群女生全进了宁云欢所在的班级,许多人欢喜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压力大,这群人个个身份一个比一个高贵,惹是惹不起,从此肯定只有捧着,但同样的,人家因为身份尊贵,只要好好捧着,到时人家手心间漏出一点儿东西来也够这些学生们高兴了。 但开学时除了已经成为明星们的姑娘受欢迎之外,同样的宁云欢也受到了热烈欢迎。 谁不知道现在兰宁电视台背后的老板就是个姓宁的,而且当时李盼盼说要去宁云欢的公司玩,是在班上早就流传开了的。个个人精谁猜不出,能装得下李盼盼这么一个大佛,而且这些出了名的姑娘们个个名头不小的情况下宁云欢还能全收,不止是她背景硬,就连她的公司现在都被许多人称为造星的机器,进了她的公司,大家跟她是同学,一来会受到一些照顾,不用像许多新人进入娱乐圈进排挤,二来出名的机会也大得多。 “欢欢,那个兰宁电视台是你的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1w2千字,这个补得还行吧?昨天生日,我们这边兴办九不办十,所以亲戚朋友们就都要过来了。。。 从前天起就开始接待亲戚们。然后,老了一岁不说,我还得花钱订酒席订唱歌,最后当了三陪累得半死,还得面对老一岁的痛苦。 本来想上请假的,可是大热的天,得陪笑着陪前来我家庆祝我生日的弟弟妹妹们逛街请客吃东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晚上快一点才回来。。。 另外,不喜欢小说的,要一切吐糟,认为作者肚量大得如同圣母的心情一般,像是能包容万物的菊花般能包容你们吐糟的人,请走开。。。作者脾气非常的不好,以前一旦被骂只有骂老公才能找回平衡,现在我不干了,谁骂我我就不客气,被伤了玻璃心不要来赖我,不喜欢请点x,一点点不喜欢认为想要来骂的,也要点x,因为我不能接受我不痛快。

下一篇   第一百五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