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心思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五章 心思

没有女人能抵抗得了动听的情话,有时就算是明知有假,许多女人也甘愿跳进男人甜言蜜语的陷井中,更何况兰九的心一直从来没有隐藏过的摊开在她面前,两人在一起两年多快三年的时间,他这样的男人没有必要用手段来隐藏自己,他要的是什么,对于兰九这种强势的人来说,他心中明白,冲动的感情在哪个男人身上都有可能发生,却唯独不可能在兰氏的继承人身上出现,宁云欢泪眼迷蒙中,任由他将自己抱起来,坐到了沙发上,他单腿跪了下去,用一种他身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谦卑姿势,握住了她一只手,从他衬衣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绒布小袋子来: “给我一次机会。”他的轻柔的话语如由含在了嘴唇边,眼角眉梢褪去了凌厉逼人的气势,眼神变得十分温柔,宁云欢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下意识的别开了脸,紧抿着嘴唇,双眼却有些湿润。 兰九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甚至连她犹豫的时间都没有等,就已经取出了小袋子中早就准备好的宝石戒指,套在了她无名指上。这跟两人当初订婚时特制的钻石戒指不同,这是一款带着烟紫色的宝石戒指,衬得她那只有些肉的手指白皙得近乎透明了一般。 傻呼呼的等他将戒指给自己套上了,宁云欢才眨了眨眼睛,没等她开口说话,兰陵燕已经抱着她坐到了沙发里,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镶嵌进他身体中一般。周围响起了响亮的拍掌声,兰父站起身来:“这儿就留他们两个说说话吧。”他说完,冲慕明丽伸出手来,笑着道:“美丽的女士,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出去看看这海天一色的美景吗?” “调皮!”慕明丽笑着抚了抚裙角,旁边林茂山也在林敏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宁父脸上也露出笑意,李盼盼等人看了宁云欢这边一眼,见她整个身体几乎都被困在兰九怀中。根本看不到自己等人的表情之后,这才笑着跟在了兰父等人的后头,出去玩耍了。 等人都走了,大厅的服务台是在转角处,这会儿就算是不懂得看眼色的也都被打了招呼不要过来,安静的大厅里就只剩了两夫妻窝在沙发上。酒店大片的落地玻璃下是一条干净整洁的小河面,里头种了荷莲,水幕顺着透明的落地玻璃从上往下掉,发出清脆的‘滴答’声,四周安静得像是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宁云欢心情复杂。这会儿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来。 “很早以前就该有一场婚礼。只有一些简单的亲友,就算是你不想要被别人知道,别人也绝对不会发现。”兰九嘴唇在她额角轻轻碰了碰,语气温柔得近乎在呢喃一般:“但是你欠我一场婚礼,就算是以前我曾有让你害怕的地方,所以你一直都怕我,可是你最少也要给我一次能证明我不止不会再伤害你。反而能够保护你的机会。” 宁云欢没有出声,但眼睛又是一热。眼角不停的沁出泪珠来,兰九将双唇印在她眼皮上,恨不能将她整个人吞进肚里,双手将她搂得极紧,这会儿让宁云欢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可是他还觉得不够。 “我知道你心中的顾虑,但是你该相信我,我不是那种冲动的人,我心里想要的是什么你应该明白,既然注定了我们两个以后会相伴到老,欢欢,你就放开心结,给我们一个机会,看看我能不能除了让你害怕之外,还能让你喜欢起来?” 兰陵燕不是那种轻易放低身段的人,他从小的曲折经历注定了他这样的男人会远比一般的人要更加强势,宁云欢心中复杂得让她心口像是被人紧紧扯住一般,眼泪拼命往外涌,她紧咬着嘴唇,兰九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将她捂在胸口的手给握住了,一只手则是替她拍着背,力道不疾不徐,很快的就让她平静了下来。 “你都没告诉我这一趟出来是要办婚礼的。”宁云欢嗓音涩得厉害,刚一说完话,眼泪又要流出来了。兰陵燕忙替她拍了拍背,估计她自己都没听出她话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对于这场婚事抗拒的意思,兰九却是听了出来,他眼神一闪,嘴角边露出笑意来,却声音低了下去:“我知道你一直其实心里都有些害怕我,所以对于我们的婚事你心中有些怕。” 说到这儿,兰陵燕不由眼神发暗:“所以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也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抗拒。” 宁云欢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不由有些发虚,在她印象中的兰九一向是个十分强势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其实自己也能影响到兰九,也有可能她早就知道这样的事实,可偏偏自己心里就是不敢承认罢了。 “我不是抗拒,我只是有些怕,你知道,我真的很怕你。”说完,她又想要哭起来了:“我看到过你杀人,我知道你不是表面那样的,我怕你哪天也把我给杀了。” 兰陵燕嘴角抽了抽,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他不说话了,宁云欢却开始不停的说了起来:“我就是怕你,我其实很怕想到实验室,我只想好好的活着,只想要简单的活着。”她不停的说着简单的活着几个字,那一瞬间看她有些惶恐不安的模样,兰陵燕其实也有些心疼了起来。 “我没那么可怕,我其实也有弱点的……”他话音还没落,宁云欢突然睁着一双泪意迷蒙的大眼,有些不相信:“你有弱点?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刚一出生就能端着枪,上阵杀敌了。” 听到这儿,兰陵燕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看着宁云欢,一脸无奈。他这个样子反倒是让宁云欢心里松了一口气,以前的兰陵燕在她面前还没有过这种无奈的时候,他好像就是无所不能的一般,在宁云欢心目中好像他就是一个没有弱点的神,只能远远观看而不是可以靠近的,这会儿见到他还是会有情绪的,她瞪了瞪眼睛。 “还有什么?全说出来。”难得可以听她直接这样说出她心中的想法,而且还是关于自己的,兰九虽然对于她的论调完全无语,但仍是嘴角抽了抽,又令道。 “还有的多了,顾盈惜也喜欢你呢,好多人都喜欢你。”宁云欢也豁出去了,她感觉得到兰九这会儿对自己的纵容,有可能其实是她一直都感觉到了,所以在他面前自己可以摆出一副明知他在为自己付出,却又假装看不到,反而还能怕他的心态来,这会儿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受到了婚礼的刺激,她壮着胆子又道: “我还是有点怕你,再说万一哪天你不想要我了,会不会又将我杀了或者是其它?”她想到上次自己看到的那个名叫柳烟的姑娘,心中又有些不爽:“更何况这么多人喜欢你,万一哪天你看中别人了,到时办了婚礼,谁都知道我俩的事,我要怎么办?” 以前一个顾盈惜还没有得到兰九呢,那样一个原本没坏心思的圣母白莲花也都知道要嫉妒,自己上辈子还没跟兰九在一起就落得那样的结局,这一世谁知道自己就算是躲开了死在顾盈惜手中或者是兰九手中的结局,又会落得什么样的奇葩经验? 不论是书中的女配结局还是宁云欢上一世的后果,让她对于自己这个身份十分的没有安全感,这些事情纠结在她心头,就算明知兰九对她可能跟别人并不一样,她也不敢轻易放下自己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一直下意识的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就怕步了前世的老路.。 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挖开了她心中那块有可能是重生亦或称之为另一种奇遇的秘密,这会儿又知道了她心里原来隐藏了这么多的不安,兰陵燕这会儿忍不住有一种想要拉人出来捅两刀的冲动,如果早知道她心里其实想法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严重,根本不可能完全是害怕自己亦或是怕自己杀死她的种种猜想,而只是从女人的没有安全感去猜她的心思的话,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这些日子以来那么浮燥了? 他什么样的结果都想了,什么样的后果都猜过了,可唯独没有想过她有可能会因为女人的简单心思而在不安,如果早知道结果只是这样而已,他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是不是就不要去乱猜,说不定早在一年多前,两人儿子刚出生的时候,就该将婚礼给办了? 兰九英明一世,糊涂一时,总算是犯了天底下男人都会犯的一个错误,那就是不该以他复杂的头脑去推算一个女人简单到在他看来完全不应该是问题的心思,如果他自己不脑补,不是因为他自己头脑复杂,而将这个女人也想得复杂有加的话,是不是两人早就该恩恩爱爱的了? 女人的心思不要猜,这句话果然有道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