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惊喜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四章 惊喜

“那怎么一样?”朱素素气得胸口儿疼,被几个晚辈给顶嘴顶得真火都涌了上来:“她李盼盼有什么资格跟元首相比?也不照照镜子……” 这话一说出口,就是泥人也有几分土性儿,李盼盼被气得脸色通红:“那秦溢又有什么资格跟我比?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他凭什么……” 朱素素没料到她竟然敢这样说,顿时大怒,话想也不想的便冲口而出:“他怎么不能跟你比?你当初被人绑架过,谁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儿,几个男人碰过你了……” 话音刚落,朱素素回过神来时看到李盼盼铁青的脸,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心下不由有些后悔,但随即又想到自己是长辈的身份,硬气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是半斤八两,我们秦家又没嫌弃过你,你也应该知足才是,这些话我以前没有挑明,就是为了顾全你的面子,你就是身份再高,你也是个女人,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们溢儿还没有退婚,你有什么资格退婚?” 要不是从小的教养让李盼盼干不出抽朱素素耳光的话,这会儿她恐怕都要忍不住扑上前去先抽朱素素几耳刮子再说。 “秦夫人,当时的事情我想你这个不相干的外人恐怕没有我这个知情人明白清楚,盼盼有没有出什么事,我心里比你清楚多了,更何况你儿子这次勾搭上的那个女人就是当初盼盼曾拼命救下的那个,而且险些为了她遭了危险。但我老公来得及时,其中没发生过的事,我希望你不要乱说。” 这些内情杜贺等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听到这话,对于秦溢不由更添恶感,尤其是那个未曾见过面的秦溢新泡上的女人,都厌烦了起来。李盼盼性格善良大多数人跟她认识多年的心中都清楚,再加上这些姑娘们认识宁云欢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她不是会开口乱说话撒谎的人。因此心中都信了,对于朱素素这样胡说,想要借此打压李盼盼并逼她嫁进秦家,心中都十分不耻,看朱素素的眼神都厌烦了起来。 朱素素嘴张了张,她是知道李盼盼的为人。对于宁云欢这话其实心里也有些隐隐信了,这才对于李盼盼原本的嫌弃轻了几分,可表面上却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谁知道你是不是跟她一样,为了相互包庇才故意这样说的……”如今儿子的错是被李盼盼亲自逮到了,秦溢现在前途已经毁了。她只有死死抓到李家,以后秦溢才有出头之日。否则后果朱素素都不敢去想了。 宁云欢听到她这句颠倒是非黑白的话,也不跟她这种人生气,直接就笑了:“这话大家都听到了,我会向秦家要个交待,污蔑了我的名声,这不是想逼我去死么。” 当时的事儿兰陵燕后面都没有再追究,宁云欢就知道兰陵燕其实根本就是很相信自己的。在当初林敏说了这样的话之后他都毫不犹豫的站在了自己这边,现在朱素素想故意这样说将自己名声给抹黑了。想要害自己,但只要兰陵燕相信她,宁云欢就根本不怕她。 才刚要开口说话时,一道平淡的男声就响了起来:“将她给我捆起来,我亲自送到秦家去。” 兰九这会儿靠在办公室外的大门口上,也不知道站了有多久了,只是这会儿出了声,大家才看到他的存在而已。 宁云欢虽然知道兰九心中是相信自己的,可看到他在这么多人面前维护自己,依旧忍不住有些欢喜,忙朝他小跑步靠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平日兰九手上事情不少,随着这两年来他手中势力越来越大,要像开始时两人才在一起那会儿能成天腻在一块儿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这会儿看到了人宁云欢不免觉得有些意外。兰陵燕朝她伸出手,看她乖乖将手交了过来,满意的拉了她往自己怀中抱紧了,这才看着朱素素就道: “你最好希望秦家愿意为你这次错误买单。”兰九声音有些低沉,满眼的笑意下掩饰着的是阴狠之色,虽说对于朱素素这样的人他没必须隐瞒自己的意图,可伪装表情已经成了他的本能,这会儿看得朱素素遍体发寒之后,他才冲兰彪等人点了点头:“还不快去。” 众人早就忍朱素素好久了,之前这女人一进办公室便对兰彪指手划脚的,话语中还处处流露出看不起他的意思,要不是宁云欢碰巧过来,这会儿兰彪早就让人好好陪她玩玩了,现在听到兰九的命令,兰彪微微一笑,应了声是,将手中的烟弹进了垃圾桶,亲自朝朱素素走了过去。 看到了兰九朱素素这会儿才知道怕了,脸色不由一亮,慌忙就道:“你们要干什么?你既然也知道我是秦家的人,就该知道还不赶紧将我放开了,你知道我丈夫是谁吗?” 李盼盼本来一开始看到朱素素这可怜的模样还有些不忍心,但她就算是再善良,也学会了要分场合开口,更何况当初去乡下时她远远的也曾看过兰陵燕一段时间,知道这个男人可不会因为自己开口就改变了决定,说不定自己一开口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更何况刚刚朱素素的话也确实是让李盼盼十分生气,想着要给她一个教训,所以闭着嘴没出声。 可她不说话不代表其它人就看得惯朱素素这个模样,刚刚才说过话的周媛就笑: “秦夫人,真正知道自己身份的,就不会问出这话来让人嘲笑,这是十分失礼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对于真正上流社会的人来说,从不屑于用身份来压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遇到事情时。若是不如自己的,用身份压人就等于降低了自己的格调与拉低了自己的教养,不同层次的人两者之间价值观的不同,照理来说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机会,就算是真正被人惹不悦了,要么不跟人一般计较,要么则是不要开口直接就报了仇。 不声不响的才是低调的奢华,动不动就用自己的身份压人,反倒落了下层。若是遇到一些不懂事的,朱素素只是自取其辱而已。更何况她说出这句话,就表明了其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定位在哪里,若真明白她是谁,处于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又何必要用这句话去问别人? 朱素素被周媛这话气得脸色铁青。刚想开言,兰彪已经没给她多嘴的机会,不客气的一手刀就砍在了她后颈上。他早就想这么做了,这位夫人高昂的音调让他听得十分不舒适,可这种直接与野蛮却让几个还没见到这种做法的千金大小姐们脸色有些发青,看着这个原本在她们心目中一脸和气好说话的彪哥都有些心下忌惮。说不出话来。 毫不客气的就让人拖着朱素素进电梯里去了,宁云欢被兰九搂在怀中。刚想挣扎,兰九已经包裹了她的手,只轻轻一挽就将她的手挽在了自己胳膊弯里,一手按在了她想要挣扎的拳头上,空余的手替她理了理头发:“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也该出去约会了。” 宁云欢刚想说话,兰九已经没给她开口的余地。直接拉了人就走。 这段时间这姑娘一旦找到几个朋友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午餐时好几回都跟别人约好了不说。而且有时下午还见不到她的人,最近她放了假,反倒忙了起来,这让兰九有些不悦:“公司只是给你玩玩的,并不是要让你放过多心力在里面,否则我让兰彪过来干什么?” “可是我已经约好了……” 兰九没理她弱弱的语气,直接就封死了她的退路:“我不知道,所以不算。”两人的声音随着电梯的合拢,渐渐的消失了,李盼盼等人这才看着那两个旁若无人打情骂俏的情侣,心中不由又是羡慕又是有些嫉妒了。 拧着一身狼狈的朱素素去了秦家,秦老爷子自然是亲自出面交待了,这已经是宁云欢第二次见到这个秦家的主事者,因为下头底下的子孙们不够争气的原因,这位老爷子头发已经花白了,却根本不敢颐养天年,反倒处处要为这些子孙辈们操心,宁云欢因兰九的原因挤入了这个上流社会中,也看到了许多诸如秦老爷子以及唐君老大夫一般的长者,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品性眼光胸襟过于常人的,可这样的人大多数都会因为晚辈的得意忘形而替他们收拾烂摊子,最后不止是自己英名毁于一旦,说不定努力多年的家业也要交待在这些不肖子孙手中。 看到过秦老爷子一次,其实宁云欢对于这种长辈印象都是极好的,他们敢于认错,远比年轻人果断,看事情也并不看表面,不像年轻人那样爱呈凶斗狠,对于一些脸面问题也不是斤斤计较,总的来说心胸要开阔许多。 之前秦家来向宁云欢道歉时,宁云欢看得出来除了这位秦老爷子是真心诚意的之外,他的三个儿子眼中都还有些不甘愿,除开秦溢的父亲之外,另外两个儿子的想法宁云欢倒是理解,可这种情况未偿不是证明了好竹生歹笋? “今天早晨就听到喜鹊在叫,果然是有贵客上门,早就想请兰先生前来作客,只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秦老爷子这会儿头发已经全白了,上次宁云欢见他时还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可这会儿再看他已经柱起了拐杖来,心中有些同情便低垂着头没有出声,安静的站在兰陵燕身边,低垂着头听他说话: “我这次来,是替秦先生送夫人回来,只希望秦家自己的人好好管管,希望不至于有等到我出手替秦先生清理门户的时候。”兰九在听到朱素素暗指宁云欢当初被绑架时不干不净的事儿心中十分愤怒,早对朱素素生出了杀意来,但看在秦家上次识相的份上,他知道宁云欢其实因为上次秦家道歉十分果断的原因,对这位秦家的掌舵人是有些好感的,因此决定还是给秦家一次机会。当然朱素素要是不收敛,他手头上人命买卖已经不是头一遭了,不介意再多加上朱素素这笔债务。 秦老爷子先是愣了愣,接着又苦笑了起来,最近李家对秦家态度有些冷淡,不像以前多有提拨的样子,再加上自己的长孙废了,虽说二房中已经有个孙子进入了军中,可因为初来乍到。就算是有秦家全力的扶持,要想将以前秦溢的努力全接过来,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得到的事情,在这个多事之秋,又传出了李盼盼要跟秦溢解除婚约的消息,秦老爷子正焦头烂额时。这才看到了一旁被丢在座位上人事不省的大儿媳妇,心头一堵,整个人都晃了一下。 “我这个儿媳行事一向糊涂,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兰先生还请多多包涵。”秦老爷子到底现在年纪已经大了,这会儿胸口闷得厉害。再加上最近两年一向被他寄了大希望的孙子被人废了,他思虑过重。身体早不像以前那样健康,这会儿脸色惨白之下,冲兰陵燕拱了拱手,赔了声不是。 他都已经道了歉了,若是换了别人恐怕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但兰九却不是普通人,他想到朱素素之前说的话。脸上便露出了厌恶之色来: “那自然是最好,看在以前秦家曾向我妻子道过歉一次的份上。这次我就算了,可没有下次,要是以后我再听到有什么对我妻子不利的名声传出来,我觉得秦家这样的品质,实在不适合在军中误人子弟,关于这一点,我会向我的外公及时表达我个人的看法。” 说完这话,兰九才拉了宁云欢没给秦家一点儿缓和的余地,直接转身就出去了。 秦家众人呆立着一句话也不敢吭,秦老爷子强忍了胸口的疼痛,直接示意大儿子将这个不省事的儿媳妇弄醒了,问清楚她说了什么,又知道她跟李盼盼还起了冲突之后,秦老爷子终于没能忍住,直挺挺的就朝后头倒了下去。 因为朱素素这一闹,倒是打消了李盼盼心中最后一丝不舍,秦李两家的婚事当然是非退不可了,只是看在秦老爷子在李老手下多年,就算不看秦溢这个僧面,也该看佛面,因此两家的婚事只是悄悄退了,表面上李家与秦家并没有交恶,这让秦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同样的,对于秦溢不知道珍惜这样的岳家,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秦家上下自然都是十分不满,自此秦老爷子也彻底对这个长孙失望了,从此连他面也不想见,再加上又有朱素素这么一个不省事的母亲在,连带着秦老爷子彻底流放了长子一家,越过长子直接将自己手中的权力棒交到了二儿子手中。 秦溢这个人失去了秦家大少的光环,后果如何,自然可想而知了。 解决了这么一个心腹大患,宁云欢心情当然也跟着好了起来,电视台的各种事务交在兰彪手上,一切都已经上了正轨,几乎不需要她费什么心,一些电视剧边拍边播的已经打出了名声,这会儿兰九忙了几个月,将手中的事情解决了大半之后,邀请了宁云欢出国游玩。 呆在华夏里虽然离父母近,可同样的离顾盈惜这个恶心的女人也近,再加上今年夏天又热,难得放个假,兰九邀请宁云欢出国旅游时,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当然也没有给她不答应的机会,兰九是在已经将行李等收拾好搬上了飞机之后才将她拉上了飞机的。 这一趟他们直接去的是爱琴海,下了飞机乘着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专车到了酒店时,宁云欢顿时惊呆了。 他们入住的是所属于兰家名下的酒店连锁产业,若只是这样宁云欢倒还不会吃惊,只是在酒店大堂中看到了宽敞的大堂中,坐着的一大堆熟悉的人影时,她整个人都已经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这会儿脸色都有些变了,那头正坐在沙发上,逗着一个已经穿好了小西装,领口打着红色蝴蝶结,一头柔软的小头发全往脑后整齐梳着的林意的宁父已经站起了身来,他们显然早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会儿不止看到宁云欢没有吃惊,反倒脸色正常,宁父刚站起身,宁夫人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正要跳下沙发朝宁云欢跑的小孩子抱了起来,满脸笑意的责备道: “你这孩子,也实在太不乖了,小意都这么大了,竟然也不知道抱回家给我们看看,是不是小九不说,你准备要瞒着我们一辈子了?” “妈妈。”小孩子这会儿已经两岁多了,嘴里能清楚的喊出母亲,这会儿伸了手出来要她抱,宁云欢整个人都惊呆住了,兰父这会儿穿着一条纯白西裤,脚下是一双白色的皮鞋,上半身则是黑色的丝质衬衫,看上去魅力十足,这会儿正与旁边坐着穿了一身印染了圆形福字,米黄色丝绸唐装的林茂山说着话,听到宁夫人的责备之后,他弹了弹手指: “亲家不必介意,可见小九已经替你们报了此仇。”他指的是宁云欢这会儿一脸蒙住的模样,显然是被兰陵燕蒙在了鼓中的事实。 宁夫人其实也是舍不得责备女儿,就算是有气,可在看到可爱的林意时,再加上兰陵燕又早跟她拿了结婚证,并非是始乱终弃之后那气已经消失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宁夫人这会儿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下,兰父已经替她开了口,宁夫人当然是恨恨的瞪了一眼女儿,便走过去将林意交到了她怀中。 这段时间小儿子虽说已经褪去了一些婴儿肥,可却长得高长得有些壮实了,冷不妨宁云欢接过来还些抱不住,往下滑了兰九就已经淡着一张脸将露出了有些不开心神色,但却并没有哭高的林意接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宁云欢声音有些哆嗦,脸上露出有些慌乱的神色来。 兰九单手抱着孩子,一手将她搂进了臂弯里:“我们的婚礼将在这里举行,从此我要你名正言顺的是我的夫人,是我的老婆,是以后会陪着我一辈子的人,我要看到你将结婚戒指戴在手上而不是放在家中,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 他不是沉默寡言的人,甚至有时说起动听的情话比起宁云欢这样天生浪漫的女人还要拿手,可是这会儿在看到面前坐着的亲朋好友,不远处甚至李盼盼等人都还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笑,宁夫人眼中泪光闪烁,宁父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态来,兰父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叠放在了腿上,脸上露出微笑,旁边的林敏表情十分的复杂,却咬着嘴唇没有出声,林家的人这会儿都带着笑意,朝她看了过来。 就连慕家等各种家族都有人来了,可见兰陵燕是一直想要让所有人都见证两人的婚礼。 不知怎么的,眼泪突然就滑落了下来,这会儿心里的感觉复杂得让宁云欢自己都觉得有些吃惊,那种委屈与难过,一直梗在她心中的心结,好像在这样的情景下,如由一个紧紧塞在瓶口,将那些害怕惶恐牢牢藏在瓶子里,深怕被人看见,也深怕被人知道了,不知是瞒着自己还是瞒着别人的心结,这会儿竟激动得厉害。 “不哭。”兰九温柔的毫不犹豫将手中不情愿的儿子交到了一旁满脸复杂,也跟着泪流满面的宁夫人身上,将宁云欢圈进了怀里,一边伸出手指替她擦眼泪,一边低垂着头将额头碰到她脑袋上,“我知道我以前有不好的地方,我知道一开始都是怪我,我也知道你还对我不能完全放心,宝贝,我要的不多,我现在不要你像我对你一样,我只想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证明,其实我们能白头到老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