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要求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三章 要求

这群大小姐们自己动手摘玉米,以及自己动手做饭炒菜时的情景,让许多拍摄的工作人员也跟着笑得东倒西歪,姑娘们要捉鱼时,更是窘态百出,宁云欢并没有参加这一场行动,她只是跟着兰九在一旁看笑话,这一趟出来一行人自己带了厨师以及各种生活用品,因此每天看李盼盼等人闹出笑料来,一脸无奈的表情时,宁云欢就在旁边笑倒在兰九怀里。 一个星期下来,任务完成之后众人不止是玩得痛快,关系还更亲近了一些。李盼盼从一开始的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到后来的杀鱼做饭面不改色了。 要走时,众人都还依依不舍的样子,坐了车子回到机场时,宁云欢看李盼盼原本一副优雅的千金大小姐模样现在变成了穿着衬衣,脚上塞着拖鞋,双手袖子还挽了起来,头顶的草帽还没有扔开的模样,哪里还认得出来原本矜持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围几个原本教养良好,且性子大多安静,爱好也十分高雅的姑娘们相互看着自己的打扮,也跟着咧了咧嘴。这一趟出来每天乡下有忙不完的事儿,开始大家都觉得十分新鲜,再加上一群朋友在一起也十分好玩,虽然有些累,可众人都兴致十足,又哪里有功夫去化妆打扮自己,自然怎么方便怎么来了。 一个叫杜贺的姑娘看着李盼盼这一副标准乡下姑娘的打扮,忍了笑就道:“盼盼这一回去。估计叔叔阿姨应该认不出来了,大门的警卫应该会当她是乡下哪里来的窜门的亲戚,不会让她进门去的。”这群大小姐们之前看着不好亲近,可其实大多都是好相处的性子,都跟李盼盼差不多,标准的大家闺秀,有教养却又善良温柔。 这个杜家应该是十大议员之一的那个杜家,家世也十分显赫,虽说原本是从商出身。可是这位杜大小姐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身上那种书香气十足,要不是相处了之后知道她性格有些活泼开朗,恐怕大家第一眼看到她安静的样子就要被骗了。 众人听到杜贺的话,都跟着捂着肚子笑,本来这群姑娘一开始是捂着嘴笑的。可干了几天活儿,在乡下生活了几天,彼此本来又是朋友,这会儿放松了之后哪里用得着端出外头的架子,相互挽着胳膊笑成了一团。 宁云欢窝在兰九身边,看她们唧唧喳喳的样子。也忍不住笑。 一路在说笑中飞机很快又回到了帝都里。出去时因坐的是兰九的专机,自然停也是停在兰家里的。这些姑娘的家人早已经候在了兰家中,这会儿要接她们回去时,众人都是依依不舍的,许多人还不想走,一边想要央求宁云欢,却看到兰九又不敢过来的样子:“欢欢,咱们过几天再去玩一次吧。太好玩了。” 开始这群人还不会炒菜做饭的,闹了不少的笑话。当时羞得半死,这会儿想起来都好玩儿了,宁云欢想着这个开口的姑娘下水捉螃蟹时,看到螃蟹爬着花容失色的模样,一边尖叫着,螃蟹一边被她丢到半空中最后落到她头顶上的样子,她当时不停的扑腾着,还摔进了水里,全都被拍了下来,这会儿忍了笑就道: “行,只要你们愿意,又说动了家人,咱们下次再去捉一次螃蟹。” 这姑娘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众人又笑成了一团:“啊啊啊,螃蟹啊,好恐怖啊。” 全都尖叫着学她,这位名叫周媛的姑娘恨恨的也跟着嘲笑了周围敢笑她的姐妹:“那有什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活生生的螃蟹呢,以前见的,哪个不是在盘子里了?”这话一说出口,旁边的人也跟着不出声了,显然大家闹的笑话都差不多。 将这群笑笑闹闹还依依不舍的好姐妹送走了,李盼盼这一趟出去开始还有些忧郁,可玩到后来脸上早就已经不见了一开始的失落模样,估计跟秦家的事儿她已经想通了。果不其然,两天之后这样的消息就已经在上流社会传开了。 恰巧杜家的议员夫人生日,给宁云欢发了一张请贴,以往这样的聚会本来一般请贴都会交到兰九手上,至于去不去再看他大爷的态度的,但头一次宁云欢自己也单独接到了一张,她心中清楚,这应该是这一趟出去时她跟那好几位大小姐关系好了,这位杜夫人爱屋及屋的意思。 而这两天众人一块儿出去玩耍的节目也已经开始播放了,以李盼盼为首的众人一下子便出了名,许多本来对于这些上流社会的小姐们还十分误解,认为大多数人都同许多脑残电视中演的差不多,只会盛气凌人欺负弱小的时候,这几期的节目很快的扫清了大家心目中以前的错误观念,许多人开始看到这些大小姐们单纯善良且又可爱漂亮的一面,她们许多人并不比一般的女孩儿差,甚至更加的可爱真实。 华夏大部分的人开始自觉的成为了这群大小姐们的粉丝,后援团等也都开始建立,这样一来本来开始还有些不赞同自家姑娘出外抛头露面的大佬们,这会儿因为自家姑娘形象正面之后带来的影响,不止是名声变得好听了些,而且比以前人缘也好了许多,这些正面的影响让许多人开始渐渐的改变了想法,对于这群姑娘们集体露面的事儿反应也不那么强烈了,甚至对于宁云欢也不再是以前那个林老的外孙娶了的身份低微的女人形象,而是上流社会真正的开始接纳了她。 许多人开始想要跟宁云欢交好,一些夫人们举办的小型聚会邀请她的人也多了些,甚至还有一些人看到了这件事的好处之后,隐隐还有要带着自家的女儿过来想要加入进这群大小姐们的队伍了。 有了这群大家闺秀带来的人气后。这些家族分别开始受了益,宁云欢同时也跟这群姑娘们成了三不五时会约着一起喝喝茶逛逛街的朋友。 本来朋友这个词对于宁云欢带来的应该是不好的印象,不管是前世的顾盈惜还是这一世的傅媛,宁云欢本来以为自己不可能会再有朋友的,谁料这会儿竟然意外的一交就交到了一群,这群人大多兴趣相同,而且为人性格十分好相处之外,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是有教养,有分寸。不会太过让人受不了,而那种亲密却恰到好处的让人舒服,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样沉重,宁云欢自然就乐意跟这群姑娘们多相处了。 这会儿不止是这群姑娘们火了一把,同样更火的则是每天不止是综艺娱乐好看好玩,而且没有各式各样的沉重新闻话题。就算是有新闻,也是娱乐八卦之类的消息电视台。从一开始兰九本来就是抱着给宁云欢买来玩耍,并没有想过挣钱,只让她高兴的结果,到后来每天的收视点直线上升,许多厂商反倒自己捧着银子找上了门来。一来因为想要讨好兰九的关系,二来也确实看中了兰宁电视台的商机。出的价格本来就高,一些电视剧也乐意便宜卖到电视台中播放,一时间不止是红了李盼盼等人,电视台也跟着红了一把。 但在这个时候,从来没有见过的秦溢的母亲朱素素却找上了门来。 宁云欢心血来潮到公司的时候,兰彪正在办公室中接见朱素素,听到宁云欢过来了。兰彪才收了脸上的笑意,一边站起身来按着衣领冲宁云欢行了个礼:“夫人。” “我是来跟你们说一声的。盼盼好歹也是我秦家未过门的儿媳妇,我们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怎么有往外抛头露面的道理,你一直是做这个行业的,不懂大家闺秀的规矩,我不怪你,但我希望以后盼盼的影片不要再播了,你们不要名声,我们秦家还要呢。”朱素素这会儿脸色十分不好看,显然之前在跟兰彪的谈话中没有得到什么好的结果,这会儿铁青着一张脸,看到宁云欢进来便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脸上带着笑,朱素素就觉得自己好欺负了,宁云欢眉头皱了皱,朝兰彪摆了摆手,不客气的就道: “秦夫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李盼盼现在还没有嫁进你们秦家呢,以后嫁不嫁进去都不一定,秦夫人现在就来管这些事,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最近秦溢跟李盼盼闹了别扭的事情朱素素也知道了,但朱素素一开始并不以为意,李盼盼相当于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李盼盼是什么样的性格朱素素又哪儿不知道的,不止是她的第一次已经被自己的儿子得到了,就连她的心也是全挂在了秦溢身上,要说李盼盼会跟秦溢解除婚约,朱素素打死也不会想信。 可是最近几天李盼盼已经不再到秦家来了,这样的情况十分古怪,就连秦老爷子与她的丈夫都已经注意到了,朱素素在丈夫的暗示下不得已想去李家打探探情况,但一直没有见到李盼盼的面,李家的人对她不冷不热的,当时她便气了个半死。 因李盼盼对秦溢的痴心,李家的人哪回看到她时不是带着笑脸的,这次竟然敢对她摆脸色,朱素素虽说当初出身不高,但高嫁了多年,又生了一个秦溢这么争气的儿子,秦家人本来对她都是一副好脸色,再加上以前的亲戚朋友看到她时哪回不是讨好卖乖,李家就算身份地位再高,因为李盼盼以后是要成为自己儿媳妇的,因此人家也是一向都交好于自己,这次竟然敢这样对待她,朱素素本来打定了主意要等以后见着李盼盼时再多加教训的,谁料竟然没有看到李盼盼的人,她一气之下也没有再去李家。 直到这次李盼盼与杜贺等几个姑娘已经红遍了大江南北,对于这事儿整个帝都上流社会分成了两派,其中一派没什么优秀女儿的,并有些嫉妒李氏等家族的,也有真心认为此事伤风败俗的,就觉得李盼盼等人这样一些大家闺秀竟然上了电视,这在许多老派的人看来就跟一个没什么地位的戏子一般。成天逗疯卖耍娱乐别人,十分看不起。 这些话传进朱素素耳朵里时,她十分的愤怒,认为李盼盼丢了秦家的面子,以后这样的名声若是嫁进秦家来,恐怕得连带了秦家,因此准备好好管教一番李盼盼。而最让朱素素有些不安的,是自从李盼盼要跟自己儿子解除婚约的话一旦传开之后,秦家里以往在她面前总会忍气吞声几分。出身要比自己高上一些的两个妯娌看她的脸色也都跟着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多有忍让,反倒处处流露出不屑的模样来,这让朱素素心中有些发慌了。 自己儿子的事情她自己心中清楚,秦溢现在手脚已经毁了,以后不可能再进军中。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废了自己往后在秦家的日子恐怕只有任人欺凌了,若是没有过前头二十多年风光无限的生活,恐怕朱素素也不会深切感受到如今巨大的落差,她受不了从高高在上的云端被打落到地底,她知道现在的希望还是在李盼盼身上。 只在自己的儿子娶了李盼盼。往后李家还是会拿自己当上宾看待,而秦家则是看在李家的份儿上。根本不敢给她脸色看。但朱素素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害怕李盼盼名声太响亮了,最近已经开始有好几个二三代开始打听起李盼盼的名声来,朱素素知道自己这个未来儿媳妇身份地位高,容貌长得好,性格又柔顺,可以说别提她这样的身份地位。就是出身差一些的,只要稍长得漂亮些。像她这样性格好的已经不多了。 因此她这才焦急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希望等着李盼盼来跟自己的儿子道歉,来跟自己赔礼以确定自己在秦家的地位,让那些敢小瞧自己嘲笑自己的人好好看看。只是等她这次反应过来,她要想再去李家时,朱素素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的进入李家了,不止见不到李盼盼的面,而且在要进李家时,那些守大门的警卫已经开始想方设法的找借口阻止她了。 没有李盼盼这个未来婆婆的身份,朱素素在秦家人眼中都算不了什么,更别提在李家这样的家族里,人家更是不正眼看她,就连门卫也敢给她脸色看,朱素素开始想发火,但看到别人立马翻脸之后,秦家又不会给她出头,反倒怪她没事儿找事,她也只得灰溜溜的离开了。 因这些事情,朱素素思来想去,只有过来兰宁公司这边,想找她给自己向李盼盼打个电话,毕竟现在李盼盼连她电话都不听了。但朱素素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普通的娱乐公司,一个连老板都称上的中年男人,竟然敢给自己脸色看不说,还敢一脸鄙夷的神色看她。 这些天来朱素素已经受够了这样的冷遇,现在一个打工的也敢这样对她,因此宁云欢进来时她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心里正是窝火的时候,连当初秦老爷子曾警告过她的,让她不准再来招惹宁云欢的话都给忘了。 “我现在要求你们立即将盼盼的影片与各种资料宣传给删了,之前她露了脸的事情,我会让我的律师好好跟你们谈谈……”朱素素忍着怒火,抓了自己的包包有些厌烦的跟宁云欢扔下了这堆话,便有些忍耐不住的转身想往外走了。 宁云欢制住了兰彪想要动手揍朱素素的冲动,看朱素素要往外走,也懒得拦她:“女士,容我提醒你一句,盼盼愿意在电视上露脸,是她本人亲自同意的,我身为她的同学,很确定她本人已经年满十六岁,以华夏法律来说,她已经是个成熟的成年人,更何况您并非她的监护人,也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就算令郎曾跟她有过婚约,可据我所知,盼盼已经跟秦公子解除了婚约,李夫人曾明确对我表示过她愿意让她的女儿在我所属的娱乐公司中露脸,而并非像您刚刚所说的那样,立即删去。” 看朱素素青白交错的脸色,宁云欢又接着道:“更何况就算是李盼盼本人现在告诉我要立即删去了这些影片,可她曾跟我有约在先,就算是此时她要毁约,我也有资格再将这些录像播放两年。”将朱素素刺激得浑身哆嗦之后,宁云欢这才斯条慢理的准备进办公室。没有再看她一眼了。 朱素素哪里忍受得了这个,别说只是一个身份地位在她看来并不出众的宁云欢,就算是李盼盼在她面前都得对她这个婆婆赔笑卖乖,一个小小的娱乐公司老板的女儿竟然敢跟她这么说话,朱素素脸色铁青,浑身哆嗦着喝道:“站住,你给我站住!” 宁云欢理都没理她,直接进了公办室,朱素素着急之下也要跟着进去。兰彪眼神一冷,原本捏在手上的烟打了个转之后被他含进了嘴中,冲身旁跟着的两个年轻人一甩头,使了个眼色,几人都跟着进了办公室里。 “你给我站住,你先将话说清楚了。我是李盼盼的婆婆,凭什么不能管着她?我现在立即马上要求你将有关她的所有影片全部删除……” 宁云欢嘴角抽了抽,这会儿眼角余光看到办公室外头,一群脸上本来带着笑意的姑娘这会儿脸色僵住了,被围在中间的李盼盼这会儿双手抓紧了她手上的皮包,胸口不住的起伏。 李盼盼等人身份虽然不一样所以不是签约了宁云欢的公司。可是不论是私交来看,还是兰九的身份地位。都能将这群姑娘包括她们的家世给稳压住了,在玩得开心又能对家族有利的情况下,这群姑娘们的家中虽然没有正式的签约,因为丢不起那个需要女儿出来抛头露面的名头,只当她们是为了好玩与帮助朋友才来录制节目的,因此正式的合约并没有签,可该她们做的事她们还是会过来。 约定了每个星期都会去不同的乡下录制节目。按照规定完成每次的任务,在出发之前。这群姑娘们都会过来公司一趟,将其中的资料等都要拿回家去,顺便聚聚。宁云欢本来也跟她们约好了下午一块儿出去喝下午茶,这会儿应该还没到时间,朱素素也运气好,正巧就碰上了。 “朱阿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父母给过你管我的任务,不过看在以前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几年的份儿上,你有些糊涂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李盼盼气得身体都在哆嗦,咬了咬牙之后才挣开挽着她手的两个姑娘,直接走了上前来:“我父母都从不过份管教我,不知道朱阿姨从哪儿得来的任务,连我要做什么你都要管了?” 她故意没提婆婆两个字,只是盯着朱素素看,表情有些不耐烦。 朱素素也没料到会在这个地方看到李盼盼,她想找李盼盼已经好长时间了,可是最近进不了李家的大门,打她电话又不接,朱素素逼于无奈之下才直接到了宁云欢的公司中,这会儿见自己说的话正巧被李盼盼听到,朱素素先是呆了呆,接着又笑了起来:“盼盼,你可是来了,你以后是要进我们秦家门的,这种不入流的事怎么能该你来做?我们秦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又哪儿用得着你出来抛头露面的,你以后只要好好在家呆着,专心替我养个大胖孙子,我就满足了……” 这样的话在秦溢没有受伤之前朱素素倒跟李盼盼说过,但自从秦溢受伤之后,当初在傅媛的挑拨之下,朱素素很是怪李盼盼借了手机给宁云欢,好像就是因为那样才害得秦溢被打断了手和腿般,其实若不是当初的李盼盼帮了宁云欢一回,秦溢要真由着性子来,恐怕断的就不止是腿而已了,当时李盼盼一心爱慕秦溢,爱情将她的眼睛给蒙住了,让她连这样的小事都看不穿,这会儿清醒过来才明白这样的事,对于朱素素的迁怒,自然不像以前那样忍气吞声,越想越是火大了。 “好了朱阿姨,看在你年纪比我大,又身为长辈的份上,刚刚的话我就当没听到过了,我跟秦溢的婚事已经算了,我已经与父母说过,也许就是这两天时间,母亲就会上贵府拜访,失礼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至于以后的事儿,朱阿姨就不用再提了。”若说当初在首饰店里跟秦溢说出退婚的话后李盼盼还有些心痛的话,在这段时间录制影片开心放松下,那些情绪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再加上当初被爱情打瞎了眼,许多事情看不清,又认为自己已经身体早就给过秦溢。还有些不甘的心结在,这些日子过去,李盼盼也想通了。 清醒过来她就知道秦溢并非良配,这会儿撤退兴许有些损失,可自己要是再跟他耗下去,赔出的不止是自己前十年的心,有可能后半辈子也会被他给拖累了。再者从现实角度出发,不止是宁云欢劝她,就连李盼盼的父母都曾说过。秦溢现在已经没有了政治前途,就算是按家族联姻来看,秦溢也不再是最好的对象,以前不过是李家长辈爱惜她,不愿意逼她联姻,让她以感情为重罢了。 可李盼盼再天真善良。她也是李家教导出来的,既然享受了李家大小姐的一切尊荣,她自然知道自己也该有付出的时候,这样一来她对秦溢彻底死了心,最近李夫人已经开始在为她务色另外的对像,只是因为秦家身份不够。所以对这事儿并不清楚而已。 “盼盼,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跟我们家溢儿可是从小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我们两家之间婚事早就订下了,你现在才来说反悔,我们家溢儿有哪点不好的……”朱素素见到李盼盼这样斩钉截铁的话,心里慌了慌,连忙便反驳了起来,只是没等她说完,一旁的杜贺便接着道:“朱阿姨。你家秦溢有哪点好,我想你身为母亲应该是最清楚的。至于盼盼为什么会跟秦大少解除婚约,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数,带着情人上了珠宝店,遇到了咱们盼盼,连婚都没结竟然就敢直接带着不明来路的人过来认姐妹,这样的事儿在什么地方能说得过去?” 秦溢当时惹了祸,心里开始有些愤怒,对于李盼盼的绝情以及敢对自己的意见反抗是感到十分不高兴的,因此前几天他一直在默默的等着李盼盼过来认错,他没有开始将这事儿给说出来,是希望给李盼盼一个机会,认为只要她来道了歉自己便不跟她计较,也不跟家里人讲这事儿,免得大家对她印象不好。 而到后来没讲是因为李盼盼并没有来哄他,也没有跟他打过电话道歉,他心里也有些发慌了,也开始觉得自己当初做的事儿是不是太过了,若真是太过了,他自然不敢讲的,要是秦老爷子知道,恐怕非得活活打死他不可。 他要是不提,秦家人估计以为在没有原因的情况下,小两口只是闹了些小别扭,以为最多两三天就和好了。 朱素素这也是第一次听到其中的原委,她虽然有些意外自己儿子被李盼盼抓到了,可最让她有些生气的是儿子竟然带着什么野女人上珠宝店。能让这群千金大小姐都说是珠宝店的地方,可见档次是不一般的,这不孝子连自己都没有送过礼物,竟然还要带其它女人去,朱素素虽然心中有些不爽,可一头是自己的儿子,当着外人的面自然要维护他的,因此杜贺话音一落,她连忙便道: “男人家风流一些本来就是天性,你们也都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应该知道这些事儿,不应该由我来说吧……” 周媛等人一听这话,虽说有些失礼,但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男人风流好色确实不稀奇,可是在婚前就这么嚣张的,我们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管婚后玩得如何大,可表面也要维护风平浪静恩爱有加的外表出来,秦溢连一两年都忍不住,偷吃还不擦嘴,妄想在这会儿没结婚的时候就要带女人过来认姐妹,要是等到结婚,李盼盼还不得被他欺负死了? 朱素素听到这话,脸上也有些发烫,她的丈夫背地里肯定也有过好色的时候,可胜在这样的事儿他从没捅到过自己面前来,确实结婚前不管自己身份如何低,他也从没用这样的事儿来让自己烦心,若是这样比较起来,自己儿子这次确实是错了。朱素素心中有些窝火,却强忍了不满,陪着笑道: “盼盼,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们彼此又都有错,不如给大家一个机会,你们又不是认识一两天了,又何必非要闹得这样过火,还要解除了婚约呢?” 她要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李盼盼一股无名火就从心底里涌了出来,冷声道:“我倒是有些奇怪了,请问朱阿姨,秦溢确实是做错事了,可我又是错在哪儿?” 这还是她认识了朱素素之后,生平第一次对她这样不客气,朱素素强忍了心中的不满,皱眉道:“你明知道上电视只是不入流的事儿,你以后身为秦家的长媳……” “秦夫人这话还是慎言的好,我怎么记得如今的苏元首就每日都会在电视中出现?”宁云欢就看不惯朱素素那个不要脸的模样,明明儿子做错了事,偏偏死不承认,还想将对方也给抹黑了,以将自己这方的错误圆过去,她本来就是要拆散了秦溢跟李盼盼,再加上朱素素又总说李盼盼上自已的电视台是丢脸的事儿,心头不满之下刺了朱素素一句,看她脸色涨得通红了,但打死她却都不敢说出元首上电视是丢脸的事儿,这才觉得出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推荐:姑爷是喜脉,感兴趣的童鞋戳进去看看。 今天看到一个牙尖嘴利,自己都是作者,却偏要看盗还来留言骂人的某位气到了,恶心了我好久,一直不想码字。不过虽然晚了,可不想为了一粒老鼠屎,坏了大家情绪,所以还是八千字加更~这个星期不定时加更,另外,不喜欢的自己闪,看清楚了没有?明确的说,不喜欢的点x,这本书只需要表扬,真心提意见的我也欢迎,尖酸刻薄自己走人,不要觉得自己是一回事,在你没有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的时候,其实我已经不再把你当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