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碰到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二章 碰到

坐在贵宾间里,两人刚歇了会儿喝了杯咖啡,外头便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拧了个纯黑皮箱的年轻男人在两个身强体壮,似是端了枪的彪型大汉护着进来了。 先自我介绍之后,几人也不废话,那个黑衣服的年轻男人这会儿也跟着坐到了沙发上,一边将自己拧着的黑色皮箱打了开来,两个端着枪的男人似是更紧张了些,若有似无的已经对准了宁云欢两人。 李盼盼有些不满意了,她平时虽然没有自己亲自出来逛过街,许多人不见得知道她的身份,毕竟她被李家保护得极好,可是李家出身自军中,李家那么多玩枪的,还没有人敢这样拿枪指着她。她刚想开口说话,外头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喊: “有什么好东西,先送上来,我刚刚看到你们这个品牌的车过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是送好货的,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声音大得连里头也能听到了,跟着年轻男人进来的两个销售员愣了愣,一边弯腰道了声歉之后出去了,约半分钟后又回来了,有些歉意道:“李小姐,宁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有位客人这会儿也想要过来看看这东西,您们……” 李盼盼先是愣了愣,接着又笑了起来:“让他们进来,我倒是要看看,有谁敢跟我抢东西。” 刚刚的声音宁云欢都听出来了,是秦溢的,李盼盼又哪儿不知道。她这会儿眼中露出激动与憧憬之色,估计是还幻想着看秦溢会不会知道她喜欢翡翠,要买来送她吧。 穿着黑色套裙的女人听完顿了一下,这才恭敬的答应了一声,又退出去了。 半晌之后一连串脚步声响起,听声音就不像是一两个人,李盼盼心头一沉,她一双大眼睛盯着贵宾室的玻璃门,在看到秦溢高大的身影时。她眼睛先是亮了亮,接着看到跟秦溢双手紧扣,站在他身后一脸有些惶恐不安惹人怜惜的那张熟悉的脸时,登时脸色就是一变。 “盼盼?”秦溢当然也看到了李盼盼,不由眼神疾转。他知道李盼盼一向不喜欢亲自出门逛街,再加上李家的小公主又哪儿需要她自己出来采买东西。没料到两人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了,他虽然有自信李盼盼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深到无人能及,可是亲眼让她看到自己和小可怜一起逛街,秦溢心中仍是跳了跳。 最近他跟顾盈惜在一起虽然开始他有怨恨,可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还是被顾盈惜的可怜、柔弱、纯真与善良吸引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离不开她了,一开始本来只是迷上她的**而已。可是现在连她的性格秦溢都有些喜欢了。 李盼盼的第一个男人是他,再加上又从小就认定了李盼盼会是自己的妻子,李盼盼容貌长得不错,而且家世也不错,再加上她又是自己的女人,关键是她特别的温柔,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对于她秦溢还是有几分喜欢的,当然没想过要不娶她的。顾盈惜他虽然也喜欢,可顾盈惜的出身注定了她不可能真正的嫁给自己。 秦溢本来还决定了自己和李盼盼结婚,到时再将顾盈惜养起来,这圈子中许多人都是这么做的,哪个男人身边又没有几个女人,因此他虽然觉得这事儿无所谓,可是这会儿带了女人过来被李盼盼撞见,他心里还是有些尴尬,这会儿勉强先笑了笑之后,这才拉了顾盈惜过来,反正他都被撞见了,秦溢是这么想的,李盼盼为人十分单纯保守,再加上她又很是善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自己,她肯定不可能会离开自己的,让她早些认识了顾盈惜也好,免得以后两人还要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早点儿相处好了,以后他才好后方安宁,专心的冲刺自己的事业。 “你怎么会在这里?”秦溢看到了一旁的宁云欢,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本来因为他自己带了顾盈惜而觉得有些尴尬的,只是在看到李盼盼和自己当初害得自己断了腿和手的宁云欢在一起,秦溢顿时便忘了其它,铁青着脸质问道:“盼盼,最近天气热了,你有事没事的就不要随便出门了,免得伯父会担心。” 宁云欢看他自己做错了事情,这会儿还敢来质问李盼盼,顿时就笑了:“盼盼,我看他说得对,你爸爸要是知道你出门遇见了这么个事儿,恐怕还真会担心了,早知道就不要过来了。”李盼盼冷着一张脸,自从秦溢进来之后就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这会儿等秦溢说完了,才道:“你先别管我的事,你旁边这个女人是谁?” 秦溢这才想起顾盈惜的事儿,不由摸了摸鼻子,笑了起来,拉了顾盈惜就要明李盼盼走过去:“盼盼,来认识一下,这是你盈惜姐姐,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 没等他将话说完,宁云欢听他一副旧时古代男人向自己的大老婆介绍小老婆时的口气,忍不住就笑得肩膀抽动了起来。在这个年代,就算是在港台地区,要娶姨奶奶也不会这样光明正大,哪怕是有这样的事儿,但也发生在男方极其强势,女方完全依附男方的情况下,秦溢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他现在这么一个废物,连秦家都不能继承,以后还要靠着李盼盼才能有风光好日子过的,他也敢闹这样一出。 他敢不想想,就算李盼盼爱他爱得昏了头,可李家能容忍得下这样的侮辱?秦溢未免太将自己当成一回事了,他已经不再是前世时那个优秀无比,让李家人十分欣赏的人才,并愿意为了他的优秀而忍耐他男人天性中有的风流多情那一面了。 李盼盼这会儿表情十分的难看,旁边宁云欢笑着。秦溢也十分尴尬,但却不敢去看她,第一次自己傻跟宁云欢对上最后害得自己毁了前程,秦家却不敢找她麻烦,最后反倒巴巴的送了礼过去,才让她的男朋友没有过来找自己麻烦,他也曾被自己的爷爷警告过不要再想什么报仇的事儿,否则非要亲自再打断他的腿将他赶出家门不呆。 而李盼盼也因为出身的原因,说过她的男朋友好像跟林家有什么关系。看在林家的份儿上,秦溢强忍下了心口间那股被女人嘲笑的怨气,他骨子里本来就是大男人主义十足,就算是身份地位高于他的李盼盼,从小也是依他为主,要不是自己这辈子毁了。往后进不了军中,其实总有一天,他说不定能成长到可以向这女人复仇的地步。 “我是什么身份?她这样的人也配称为我的姐姐?秦溢,你是不是发疯了?如果你脑子不清楚,我会建议秦爷爷带你去看看精神科医生。”李盼盼紧抿着嘴唇,一双眼睛有些发红:“别再跟我提什么姐姐不姐姐的。你要是这么糊涂,我看我们之间的婚事要重新再考虑一下了。” 周围玉器专卖店的人这会儿哪里不知道自己等人看了一场狗血剧。因此个个都不敢出声,但眼角余光却若有似无的盯在顾盈惜身上看。秦溢本来就大男人主义,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李盼盼这样不客气的驳了脸,他从没看过李盼盼敢跟自己发火的,兴许是李盼盼一向柔弱乖巧的印象已经深入他心中了,这会儿他不止没有害怕,反倒十分愤怒。冷声道: “李盼盼,你要是还想要嫁进秦家。你就好好的跟你盈惜姐姐道个歉,否则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了。” 秦溢以前虽然也有些大男人主意,背地里李盼盼也知道他有些花花肠子,毕竟当初傅媛的事儿其实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可是他还从来没有糊涂到当众跟自己作对的地步,她心头一堵,看着秦溢阳刚而充满了棱角的俊脸,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以前宁云欢跟她说过的话又在她耳朵边回响了起来:“……要么忍,要么狠,要么滚。” 她现在好歹也是李家唯一的大小姐,秦溢有什么资格敢这样作践她?他凭的不就是自己喜欢他么?可欢欢说得对,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少么?只要她愿意,多的是男人排着队任她挑选,她为什么这么多年要耗在秦溢身上,为了这么一个薄情寡性的男人,让自己卑微到了这样的地步,当着外人的面,他就敢这样对自己,为了一个女人,尤其是为了顾盈惜,李盼盼咽不下这口气。 虽说她性格善良,可是善良不代表好欺负,她就算是愿意被人打了左脸还要探右脸过去,但对于顾盈惜这样自己曾救过了她,险些为了她遭受那样的恶梦,最后她给自己的回报就是抢了自己男人的贱女人,她绝不轻易饶恕! 李盼盼想到这儿,恶从心头起,恨从胆边生,她直接拿了包包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滑开之后播了个电话就打了过去:“爷爷,我跟秦溢之间的婚事,请爷爷帮我推了吧。”她深呼着气,兴许是之前有了傅媛的事儿在前头,这一次顾盈惜的事情发生了她虽然怨恨,可却并不怎么伤心,好像上一次就已经将她的眼泪全部流干了般,她又说了几句话,隔着手机,话筒那端的老人中气十足的怒骂宁云欢坐在旁边好像都听到声音了。 秦溢没想到李盼盼竟然会跟自己要解除婚约,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敢这么肆无忌惮,全凭的就是李盼盼喜欢他,只要李盼盼还有一天喜欢他,就如同自己捏着风筝的线,想怎么将她玩耍摆布,她就得乖乖听话,可没料到从小到大,一直没有拒绝过自己的李盼盼竟然这一次拒绝了自己要她和顾盈惜和平相处的要求,反倒要跟自己退婚了! 那怎么可以! 之前秦溢虽然说得十分硬气,可那样的前提是建立在李盼盼根本不可能退婚的情况下,他只是想用这样的条件吓唬李盼盼而已,要说真退婚,他其实是不敢的。现在他在秦家的地位十分的尴尬,出了之前秦家向姓宁的女人赔罪的事儿之后。他的两个叔叔看他的表情就已经有些厌烦了起来,再加上他身体毁了,不可能再进军中,以前自己打下的人脉只有全便宜了二叔的儿子,家族也开始全力培养那个以前一直被自己压在底下的堂弟。 若是在以前,秦溢虽然想娶李盼盼,可那只是因为他自己有本事,将地位高的李盼盼看成自己的战利品,仿佛能娶到李盼盼。就证明了自己的本事,那种好像可以掌控住全世界的感觉令他着迷,那时他将李盼盼看成自己的所有物,明确的知道她属于自己,再加上那时的李盼盼迷他得紧,秦溢也根本没想过李盼盼会有不嫁自己的时候。 要是那时李盼盼不嫁他。秦溢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可惜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被人废了一只手一条腿,他已经不能再进军中,而那时可有可无的李盼盼就变得重要了起来,他还想借着李家在秦家站稳脚跟。更有甚者因为李家十分宠爱李盼盼的原因,他未尝没有过想要利用李盼盼再得到李家的心思。 他是一个野心十足的男人。从来不甘于只是眼前而已,就算暂时的挫折在秦溢看来都是自己成功路上的天将降大任于自己身上,让自己先受些折磨锻炼心性而已。可是这会儿李盼盼竟然说要和他解除婚姻,秦溢不会同意的,这李盼盼要解除婚约不止是证明了他现在魅力已经不如以前,更是相当于将他的前程一举断掉,秦溢这会儿看李盼盼的表情就十分的不耐烦。像是隐忍着什么一般,厉声道:“盼盼。你不要胡闹了,婚约的事儿是你说着来玩儿的吗?你以前那样听话,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有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未婚夫衬着,盼盼哪里会有什么改变?”宁云欢实在受不了秦溢这个渣男,在顾盈惜的男人们中,每个男人都对顾盈惜是一片痴心的,他们的爱全都放到了女主身上,对于其他的女人当然或多或少会有不公平的地方,可唯独这些男人里,除了宋青云父子那对奇葩,也就只有秦溢是结了婚的。与宋青云跟段玲青竹马不同的,是他本来就靠妻子的势力起家,最后却为了其他女人反咬了当初帮助过自己的李家一口,说是白眼狼也不为过。 “宁小姐,我现在跟我的未婚妻说话,这事儿与你无关,希望你不要多嘴。”秦溢拳头握了握,恨不能像当初痛快的一拳打过去,他从来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约束,身在军中,他一向只信拳头为重,可不管对方是不是女人,只要惹了自己,他都会下手不留情的。可上次被兰陵燕打的事儿多少还是给秦溢敲了一些警钟,让他拳头握了又松,却始终没有再挥出去。 “嘴长在我身上,我要怎么说还要得到你的同意?”秦溢作为女主的官配之一,这会儿看样子已经跟顾盈惜勾搭上了,她当然不会跟秦溢讲什么客气,再加上之前还有一次秦溢险些打了她的事情在,就算事后秦家送来了赔罪礼,可她却没有说过秦溢若是再敢来惹到她就放过秦溢。 “好了秦溢,这事儿跟欢欢无关,只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而已。这位顾小姐还真是有本事,不知道当初在我救了你之后,顾小姐哪儿来的那么厚的脸皮,对我的回报就是将我的未婚夫心给勾住了。” 顾盈惜咬着嘴唇,这会儿身子如同筛糠似的抖了起来,也不敢出声。一看到她这个模样,李盼盼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拿东西将她那张无辜可怜的脸给划花: “顾小姐当初被东方家的少爷强了时,是谁站在你这边的?”李盼盼这次被刺激大了,也顾不得自己在揭顾盈惜的**,愤慨之下哪里扎顾盈惜最痛,她偏就说哪里:“当初我为了你,险些都出了事,最后在我落难时,你却根本没有管过我,现在更是还将我的未婚夫勾走,若是你早说,连你这样的女人他都看得上,我就将他送给你了。” “李,李小姐,求,求,求求你别说了,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顾盈惜这会儿泪如雨下,每一次其实莫名其妙和她在一起的男人真的都不是她自愿的。可是最后却都强迫了她,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的更强势,其实她心中真爱的唯有一个而已,可惜她想要的得不到,她不要想的却一直强求她,她也是无辜的,若是早知道这位秦公子是李盼盼的未婚夫,她当初绝对不会因为在那一夜之后害怕他强势的索取而又只得乖乖就范,从此被他一吃再吃的…… 这会儿李盼盼越看顾盈惜那张苍白的脸就越觉得厌烦恶心。直接就看着那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道:“这店中的素质越来越不怎么样了,脏的臭的都敢随便放进来,也不看看对方是个什么身份,这位秦溢可是秦将军家中的大公子,可惜现在我已经将他玩腻了,我想这样的人贵店应该看清楚。该不该放他进来,否则店里的素质若只是这样,我真的会很担心明年你们还能不能在帝都里开得起来。” 那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凛,本来他就看得出来宁云欢跟李盼盼两人出身可不低,但这会儿见这个姓李的姑娘轻易就将那个号称秦将军家的长子给下了脸面。他哪儿看不出来李盼盼的地位有可能只是更高而已,这会儿明显她已经有些不快。在威胁自己了,这些人也是聪明,忙站起身来就要将顾盈惜与秦溢两人请出去。 秦溢本来不想走的,他大少爷一向只有心情不爽赶别人的时候,这会儿轮到自己被别人赶了,他有些恼羞成怒的同时,又倔强的不肯走。以为这样李盼盼就会回心转意向他道歉,他不要这样死皮赖脸的缠着还好。一旦这样死皮赖脸的缠着,李盼盼也看清了以前在自己心目中如同男神一般高高在上的秦溢哥哥,结果也是这么一个让她会觉得有些不耐烦的普通男人而已。 在门口两个端着枪,本来是守着首饰的保卫这会儿虎视眈眈之下,秦溢就算再不满意再不想走,也只得灰溜溜的被押着回去了。 等这两人被弄走了,两人已经没有了要逛街的心思,好在这次那年轻男人送来的东西倒不错,宁云欢从那只皮箱里挑了一支贵妃镯,一根镂空的钗子,余下的李盼盼化悲愤为动力,全买了去。 “欢欢,你家的电台现在已经在播了吧?我看了一期节目,很好看呢。”上了车宁云欢准备先去兰九那边转一趟,毕竟中午没接他电话,这会儿听李盼盼说起自己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不由就笑了起来:“要是你喜欢,不如我让人给你做一期?” 她本来是开玩笑的,谁料李盼盼点了点头:“好啊。”这话有些出乎宁云欢意料之外,可想了想她又有些来了兴致,若是真能给李盼盼做一期节目,李盼盼本来是李家千金小姐,要是多邀约几个,让这些大小姐们去哪边乡下体验一下生活,自己动手做饭之类的,笑点不少,估计倒真能引起一个话题。 宁云欢一想到这儿,拿了自己的平板电脑就开始记了起来:“行,到时不给你们打字幕,不过到时若你真要来,可得将你的朋友们叫上,到时咱们一起出去溜一圈。”只要不打字幕,除了圈内的人,谁知道她们是谁?李盼盼本来只是随口中答应的,这会儿倒是来了兴致,跟宁云欢一路商议着,到最后没能忍住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约了好些人。 这些都是她平日的朋友,这群大小姐们往日里最多学学钢琴跳跳舞的,兴致爱好大多虽然优雅,可学了十几二十年倒没什么意思,这会儿一听到李盼盼约着大家一起去哪个乡下玩两天,并录录节目,都来了兴致满口的就答应了,最后宁云欢将找地方交给了兰彪去办,由李盼盼将自己送到了兰九公司楼下时,她直接兴匆匆的就乘了电梯上楼。 小说里所说的被前台拦在楼下的事儿宁云欢一次都没发生过,在这边上班的人都不是什么没眼色的,若是连自己顶头上司的夫人也不认得,要么这个女人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要么便是上司有意吩咐要拦下来的,在兰家的公司里人人都精得跟猴一般,看到宁云欢过来时都是满脸笑意的讨好的样子。 这会儿是午休时间,但办公室中秘书团的人好些都在加着班。宁云欢过来时许多人无身的起来行了个礼,宁云欢回了笑,直接就推门进了兰九的办公室。他靠在椅子上,办公桌前干干净净的,这会儿正拿着手机,宁云欢包里响起一串铃声,兰九就转过椅子朝她看了过来。 “玩得高兴吗?”兰九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将手机放下了,带着微笑示意她过去。若他皱着眉头发火宁云欢还会松一口气。谁料这会儿看他面带微笑的样子,浑身皮都绷紧了,中午玩得太欢乐了,连他电话都没接,宁云欢哆嗦了两下,硬着头皮朝他走了过去。十分乖觉的朝他大腿上一坐,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兰陵燕眼中露出一丝柔色,伸手掐在她腰上,本来有些不悦,可这会儿看她撒娇的模样,又看她这段时间以来若有似无的怕自己的样子。难得露出这种亲近的姿态,就是有再多不快这会儿都烟消云散了。 伸手替她理了理垂在脸颊边的细碎发丝。她头发又直又黑,这会儿就是简单的将头发扎成马尾,脸颊边的碎发垂下来看起来清纯得根本不像是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的母亲。 “以后不准不接我电话,现在越来越胆大,出去玩也敢不带人。”虽说口中还在教训着,但他眼神不冷了看起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宁云欢知道他这是已经不生气了。忙要坐起身来,兰九看她过河就拆桥的样子。不由冷笑。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想要哄人时就靠过来,一哄完就想跑,他伸手圈在她腰上,一点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宁云欢挣扎了两下,感觉到他的变化,也不敢动了。 这会儿虽然是上班时间,但自己刚刚进来时又没挂不准打扰的牌子,等下万一有人进来,以后她哪里还敢过来陪兰陵燕吃午饭? “带了人,都跟在后头呢,我只是怕你不同意我出去玩。”宁云欢没敢说自己没听到电话声音,兰陵燕勾了她下巴咬了一口,如果她接了电话他确实不会同意,这姑娘已经学会先斩后奏了,兰九冷笑了两声:“就是不会同意,你是忘了上次东方傲世的事儿了吧?” 一说到被绑架,宁云欢也不敢出声了,只是想着自己跟李盼盼约好的事,又小心翼翼道:“我让兰彪找了个地方,李盼盼说约一些人一起去乡下玩,我已经说好了,我们也一起去吧?”她本来以为兰九最近好像有事情,神神秘秘的样子,应该不可能会有空和她一起,只是又怕他不同意,这才说了两人一起去的事儿,准备只要他一说自己没空,她就趁机可以提出自己要去的要求,反正马上就要放假了。 “好啊。”兰陵燕笑了起来,正好这段时间他布置了一个小陷井,陪她出去玩玩也好,两人认识了这么长时间,除了出国去结婚生孩子那会儿,还没有一起去玩过,她又很少跟自己提什么要求,兰陵燕其实很喜欢她跟自己提要求的样子,难得她开了口,当然不会不同意,因此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宁云欢愣了愣,虽然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但这会儿看他答应了,也跟着笑了起来。下午没什么事情在兰陵燕办公室陪他,拿出自己逛街买的东西倒得一沙发都是,她买东西时买得欢乐,其实买了些什么也不一定完全记得,这会儿翻找着倒也自得其乐,不时拿出来让兰陵燕看看,气氛温馨得让好几次兰九身边的秘书长拿了资料进来时,看到一向老板一向干净整洁的办公室因为有了这姑娘乱翻,结果乱得一团糟的样子,嘴角抽搐了好久。 今天买的东西里除了兰意的一些玩具与衣服鞋子之外,还有送给兰陵燕的一件衬衣跟一对钻石袖扣,宁云欢自己的就是在玉器店买的东西最满意了,她举起手腕看那只又透又漂亮的镯子看,虽说这只镯子不是顶级的帝王绿,但却也十分漂亮,衬得手腕也跟着晶莹了起来,有种江南水乡的古典美。 想到镯子自然就想到了在店里的事情,宁云欢没料到顾盈惜这么有本事,跟秦溢当初那样不愉快的认识,甚至害得秦溢落得现在这样的结局,可照样有本事让秦溢原谅了她不说,而且对她还死心踏地的,这实在不得不称赞一声顾盈惜厉害。 “什么厉害?”兰九看她自得其乐玩了半天,这会儿又一脸赞叹的样子,不由忍了笑,问了她一句。 “我觉得顾盈惜厉害,果然不愧是最后该她的男人,她跟秦家那位当初闹成那样的结果,两人还能在一起。”说完这话,宁云欢又觉得自己说得没头没脑的,连忙补充:“我们今天逛街时遇到李盼盼的未婚夫带着顾盈惜了,估计也是想要买东西送给她,当时秦家不是那样恨她么?” 当时秦溢的母亲朱素素还派人对付了顾盈惜好几次,这会儿秦溢就跟顾盈惜勾搭上了。 “是恨她,但一个英国男爵护了她。”秦家虽然最后来跟宁云欢道了歉,但兰九心里还是记着秦家一笔,自从秦家要对付顾盈惜之后,格林家族若有似无的好像有一股势力在保护着顾盈惜,最后两方对了起来,一开始估计只是试探,但后来多对上几次,肯定双方都弄出了真火来,虽说还不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可现在双方之间一定积怨很深,但秦家虽然还不是华夏顶级大族,但到底可以称为地头蛇,因此那个英国男爵的势力完全伸不进来,就算是他也有黒道背景也一样。 “英国男爵?”宁云欢想到了至今为止,只听到名字却一直还没有完全出现的布鲁格林,不由松了一口气。那位男爵她上一世时打的交道并不多,也暂时不知道他的弱点,可是顾盈惜现在还完全没有根基,她上辈子这会儿应该已经进了宁家的公司,开始进入了娱乐圈中,慢慢的开始得到贵人的扶持,但现在的她才刚刚跟秦溢在一起,谢卓尹、宁云城与秦溢等都成了废人,不可能再帮助得了她,宁家的娱乐公司现在在自己的手里,她想要进入娱乐圈没有自己引路,就得另外找出路。 可是娱乐圈哪里是这么好混的,她一无人脉二无关系,要想凭自己努力出位,等下辈子吧她! 欧阳震天已经被自己困在了国外,前世时这些男人用在自己身上的手段,她也要一一报复回去,现在的欧阳震天估计还在为了他的女朋友闹腾起来而苦恼不休吧。他现在确实是已经有了名利,可他越是有名,就越怕自己的生活毁于一旦。 他当初靠的是女朋友资助自己才有如今的一切,现在功成名就就想分手另寻佳人,以前他的女朋友斗不过他,只得默默的吞了这枚苦果,但现在有了宁云欢的帮助,欧阳震天要想轻易从他女友手中脱身,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他有的一切还是靠他女朋友当初的付出以及卖身才能挣了这么多钱供他在国外读书学习,这样的出身是他永远不可能抹去的,现在他发达了就想要踢开已经看不顺眼的女友,拿着这份他女友也有功劳的钱想要资助顾盈惜,宁云欢可不会让他这一世如此轻易便得逞! 留着盯顾家的眼线回报过顾家现在能租住得起别墅,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就是欧阳震天临走时留下的五十万,但钱再多也总有用尽的时候,宁云欢可等着这些钱用完时,顾家落魄的模样了。 知道兰陵燕也要一块儿出去,兰彪的动作极快,一个星期以后他已经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山村之中买下了几栋村宅,李盼盼等人约好了浩浩荡荡的欢喜坐着专机去了,在村中的生活确实十分惬意,这会儿正是夏季可以玩水的季节,李盼盼等人除了稻米以及油盐酱醋等原本配料是有的之外,一些食材等要么需要是自己去办,要么就需要自己去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