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剧情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一章 剧情

宋青云不由想起了以前,以前自己下班后回到了那个他嫌弃无比的家时,段玲一般会将晚饭做好,两人虽然一样的工作,也是同样的学历,甚至在学校时段玲就是个不输自己多少的女人,她好像一直跟自己脚步差不多,但在某些方面,她还保持着华夏女人的传统,家中的大小事务她会做得好好的,饭菜也会做他最喜欢的,并没有半点儿的抱怨,相比起如今绝情的顾家,段玲对自己好得没有话说。 以前只觉得这些事儿是天经地义,估计是段玲做了几十年,宋青云已经习惯了,现在在有了人对比的情况下,宋青云突然想起了段玲的好来,眼泪不由自主的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这会儿宋青云才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跟段玲离婚太顺利了,反正两人债都已经背上了,早知道就不要这么早离婚,段玲出去赌博以及刷卡花了那么多钱,他不应该这么快就放过了她,那些信用卡就算是她要还上一半,可是等两人共同将卡还完了,两人的工资还是够花的,段玲一向节约,这次肯定是因为什么事受刺激了,自己当时如果不离婚,也不会落得现在这样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如果两人还没有离婚,他就可以去段玲娘家住下去,也不会落得现在无家可归的结局。宋青云身上只有一点儿连住饭店都不够的钱,更别提晚上还要在外头吃喝,他犹豫了一下。这会儿才刚跟段玲离婚,就算是要哄得她回心转意,也该晾她一晾,让她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再说,宋青云只有将电话打给了儿子,找宋泯然要起钱来。 宋泯然大学毕业之后跟着方教授一起研究东西确实赚了些钱,可是那些钱在跟顾盈诺交往时,以及她出车祸时便用了大半,这会儿若是宋青云交不起他的学费。他的成绩偏科十分严重,要想拿奖学金还有些困难,下半年还不知道钱在哪儿,现在宋青云竟然还来找自己要钱,宋泯然虽说心狠手辣,可到底是自己的父亲。以前又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地方,仍旧冷着脸打了五千华夏币在宋青云的银行卡里,因心里有气,他连宋青云的面都没见。 最近宋泯然自己日子也不好过,他被段玲给缠上了,段玲深怕他又回去和顾盈惜在一起。因此天天缠着他,让他根本没功夫去顾家。最近都歇在了学校宿舍里。也因为他没有去顾家,所以不知道宋青云在顾家的日子有多难过,更不知道宋青云已经被赶了出来。 段玲深怕儿子走上不归路,一心想要让他换个女朋友,让哪个姑娘来将他的心给拴住。方教授那里她打听过了,方教授的女儿确实回来了,但那天她请吃饭时那方教授的女儿没有过来。这些日子段玲也没有见过那位自己十分中意的儿子的未来女朋友,只可惜宋泯然不配合。不然她早逮着儿子去方家了。 被闹的有些烦了,宋泯然在又一次被段玲堵在学校时,口气就有些不大耐烦了:“妈,我要去看诺诺,她是我喜欢的人,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她?” 若是顾盈诺没有断腿之前段玲自然对她没有意见,就算是她断了腿,看在儿子一门心思喜欢她的份上,段玲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现在是顾盈诺的姐姐将自己的丈夫跟这个傻儿子都勾引了,她绝对不会同意宋泯然和顾盈诺在一起的,她死了也不会同意! “方家的姑娘有哪儿不好,你连见都不见就一口回绝了,方教授照顾了你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你现在有今日的地步,你扪心自问,有没有方教授的原因?你就是去看一看怎么了?顾盈诺不是不好,可谁让她有一个那样的……”段玲本来想说那样的姐姐,可又怕自己将话说出来让儿子知道了他不会放过自己,宋泯然外表看着温和,从小又乖巧听话,其实这孩子就是一个冷心冷肠的,对他千日好抵不过半日过,一旦有哪点儿让他心中不满了,他能六亲不认! “你就是嫌她腿断了,我喜欢诺诺,她是我第一个女朋友,我不会放弃她的。”宋泯然冷冷的说完这话,又想到段玲跟宋青云离了婚,他自己本来是对于父母要不要离婚都无所谓的,但想到这样的事情别人看起来估计是十分伤心的,因此又勉强僵硬着脸解释:“再说她出了事,其实跟我也有关……” 他这话直接就让段玲想歪了,她不由想起顾盈诺所说的,有可能她的车祸是宋泯然干的来,心头不由一冷,有些害怕的同时,又实在舍不得儿子。 丈夫她能忍痛抛弃了,可是儿子她怎么舍得,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段玲还想要再劝时,看到宋泯然眼中的寒光,顿时伤心的闭了嘴。她决定要再给宋泯然一次机会,自己先去方家看看再说,如果方家的姑娘真的优秀,她就不信自己拼着这张脸,宋泯然还真有这么冷心辣肠,不肯听自己的。 想到这儿,段玲也不跟宋泯然说让他去见方教授的女儿了,只是劝着最近天气热了,让他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要总呆在实验室中,跟那些化学物质呆久了对身体也不好云云,又劝他多吃些时下蔬果,她本来还想让宋泯然将脏衣服交给自己拿回去洗了,宋泯然已经不耐烦的转身就走了。 儿大不由娘,段玲鳖了一肚子的火,又自个儿回去了。她现在丈夫没有了,儿子又不肯听话,唯一还算是安慰的,就是她不是最惨的那个人了,因为宋青云现在背着一身的债,日子绝对比她难过就是了。想到那个该死的负心汉的凄凉,段玲总算觉得舒服了些。 她厚着脸皮先去了方教授家,只是段玲自己想得好,却没想过方教授的女儿会不会喜欢她的儿子。 方教授的女儿叫方茹,今年刚好二十四岁,方教授自己都是温文尔雅的模样,外表一看就是十分有魅力的中年大叔,而他的夫人也是一个知书达礼,模样清秀的妇人。两人生出来的女儿自然也不差,方菇学历极高,而且身材样貌哪点儿都好,她身上更是洋溢着一股女人的知性魅力与大方自信的神采,让段玲是越看越喜欢,可惜唯有一点。她因为学历高了,见的世面也多,有自己的主见,对于父亲方教授极力看好的得意门生并没有什么兴趣,段玲好不容易见到她时,将自己的儿子夸得天花乱坠。这姑娘也是一脸敷衍的样子,到最后段玲自己都失望了。 也不好再强求。毕竟她自己现在就吃了感情的亏,她虽然想要让方菇跟宋泯然交往让儿子跟顾家的两个女人断了联系,可是方教授对宋泯然一向很好,她不是那种无知蠢妇,也怕自己的行为让人为难,反倒给儿子添了麻烦,因此这事儿她一头热了几天。倒是歇了下去。 顾家人将宋青云赶了出去之后,顾盈惜开始还没有发现这个事实。她只是对于那个自己妹妹未来的公公再也没有纠缠自己而长舒了一口气。两年多前因为当时的她压力太大了,家中有母亲病了,自己又对兰九哥一片痴心,可是那个男人却根本对自己的感情没有回应感到失望,而另一边又有谢卓尹对自己的强取豪夺,让她浑身紧绷着,因此在看到宋青云那样风度翩翩,十分有修养又成熟的男性对自己表达好感时,当时对感情的事儿还十分生涩的她就一时糊涂了。 若是早知道自己后来会跟宋家人有这样的联系,她绝对不会当时糊涂的和宋青云发生了那次关系的,现在宋青云父子都已经跟她有了首尾,那厢又有被自己害得已经出了车祸截了肢的顾盈诺,顾盈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撑不下去了,她太累了。 得不到的感情她一直期盼,她不想要的感情却一直缠着她,宋青云最近的消息让她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让她有了功夫开始回想起兰九来,每每想着自己跟他仅有的几次相遇,顾盈惜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痴了。 晚上夜店的工作她还是要干的,家里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震天去了国外说要解决什么事情,但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她已经要撑不住了,她其实也只是一个才二十三岁的年轻少女而已,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让她扛这么多压力? 顾盈惜这会儿忘了自己还在推销酒水,她每坐到一桌跟人推销酒水时,自己就先喝几大口,开始她还有些清醒,到后来整个人都有些蒙住了,身子软软的就不知道倒进了哪个人的怀里。 秦溢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化妆了之后十分娇媚的女人倒在自己怀中,他是跟京中几个大少一起出来玩乐的,最近他被李盼盼那个女人看得十分严,让他逆反心理反倒生了出来,趁着有时间就跟朋友们出来鬼混,这会儿看到卖酒的姑娘自己投怀送抱,他本来就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个女人穿得十分性感的样子,温香软玉在怀,恐怕圣人都受不了,因此他低下头在顾盈惜快要呼之欲出的胸口处便用力抿了一口。 周围的人都跟着起了哄,那个原本坐在秦溢身边的女人被顾盈惜挤到一旁心里不免有些不爽,暗掐了顾盈惜好几下,顾盈惜这会儿太醉了,她感觉自己有种借酒浇愁的样子,一喝醉正好不要想那些烦心的事儿,因此就算是被掐得很疼,她也不愿意醒过来。 秦溢被手底下那十分有料的胸部勾引得心火乱窜,不能再进军队,不再像以前那样约束自己之后,他骨子里男人的劣性根与好色本性便涌了出来,以前军人的健美体质让他在男女情事上表现天赋惊人,而且需求也比一般的男人强烈。 他摸到手下的这具身体,他敢肯定这不是做出来的身材,而是真正天生的媚骨。刚刚只是被他吸了一下胸而已,这女人就已经动了情,呼吸急促了些不说,脸庞上头也涌出了红云来,再加上那完美的浑圆胸部,以及纤细的腰肢十分有肉的大屁股,让他越来越忍住,直接伸手从顾盈惜的领口摸了进去,捏着其中一只浑圆便揉捏了起来。 顾盈惜本来就喝醉了。她身体又被调理得十分敏感,这会儿一被摸就有些受不了,主动的将自己的胸往秦溢手中送,秦溢索性解了些她的衣裳,又从她裙底下摸了进去。 一番**后,秦溢有些受不了了。也不管顾盈惜是不是出来卖的,抱着她就往外走。 那只被兰陵燕曾折断过的手一旦使了劲儿,便隐隐作痛,好不容易将顾盈惜抱上了自己的车子时,秦溢便调笑道:“醉美人儿,既然你让我出了力。就该报答我,让我先得些好处才是。”说完。直接将车座位放了下去,一边就将顾盈惜压在了身底。 不尝这个女人不知道,一尝了就吓一跳,秦溢险些早早的就完事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妙,不止是身材好,而且关键是那**蚀骨的地方更是好。比起许多女人来说都要让男人爽一些,本来只想在车上完事之后就拍醒她将她送回去的。这会儿秦溢尝了滋味儿倒有些舍不得就这么放她离开了,干脆开了车直接载着这个女人去了饭店。 整夜的疯狂,顾盈惜第二天醒来时浑身如同被车子压过了一般,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光裸的胸膛时,险些没让她尖叫出声来,她哆嗦着起身捡了自己已经被撕破的衣裳穿上了,化了浓妆之后一整夜起来十分不舒服,她先去洗了个澡,出来时就看到秦溢已经套好了衣裳坐在沙发上抽起了烟来。 “是你?” “竟然是你?”刚刚顾盈惜没敢看那个闭着眼睛的男人,她本来想就当昨夜是一场恶梦,谁料这会儿一出来看到那个男人醒了,而且看他脸貌,竟然是自己的一个认识的熟人。 她对于男人的样貌有天生的敏感,只要看过一次就绝对认识,更何况这个曾经救过了她的男人。秦溢昨天被心火冲昏了头,一整晚只知道抱着她亲热个不停,哪里有功夫给她洗澡洗脸的,只记得她那张浓妆艳抹之后特别娇媚入骨的模样,谁料这个女人洗完脸竟然是这么一副清秀的模样,而且是自己认识的人,当初自己就是为了她断了手和脚,这一辈子险些废了。 秦溢脸色有些不好看,盯着顾盈惜脸色青白交错好一阵子之后,这才拿出自己的皮包,从里头抽了几张万元大钞朝她扔了过去:“既然是你,昨天的过夜费就给你了。”要不是看在她将自己侍候得十分爽的份儿上,秦溢早报仇了,只是想到昨晚那爽得让自己再三回味的身体,到底没忍心收拾她,反倒拿了钱扔给她,看她脸色煞白之后,一股心痛感夹杂着痛快感便涌上了心头来。 “我,我,我不要钱,我,我不是……”顾盈惜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她一双素白的小手紧紧拉扯着自己的衣裳,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后这样哭完的结果,自然是让秦溢又一次将她给抱起来扔到了酒店的榻上。 有了这一次的关系,秦溢觉得一时间找到了十分满意的女人,不想再换伴了,他完事之后一边穿着衣裳,一边冷笑:“上一次因为你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被姓宁女人的丈夫打得断了手,从此以后前途都毁了,这一切是你欠我的。” 顾盈惜在听到丈夫一词时,整个人都傻了,她一边眨了眨自己眼眶中快要泛出来的泪珠,一边哆嗦着问:“丈夫?” 秦溢倒没想过她跟兰陵燕是认识的,毕竟当初这个女人害得他很惨,秦家也查了她,看她到底是不是秦家的对头专门派来陷害她的,对于顾盈惜的身世当然他是一清二楚的,知道顾盈惜不过是个穷人家的女儿而已,因此不相信她会跟兰陵燕那个级别的人认识,他虽然觉得现在对顾盈惜很满意,可其实心里是有些看不起顾盈惜的出身的,因此只当她这句话是下意识的问出而已,也没有在意: “不错。看在你侍候得我不错的份儿上,我给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惹那个姓兰的。”他阴沉着脸,没有注意到顾盈惜在听到兰九出身不低时,眼里露出了温柔得醉人的目光:“我就知道,他这样风姿卓绝的人,又怎么会是普通人呢?没想到他竟然是真正的王子。” 她低声说着,秦溢也没有听清,只是皱了皱眉头:“你嘀咕什么呢?听到我的话了吗?你欠我的。从此以后就给我当情人来抵债,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以后我叫你时你就出来……”顾盈惜有些不愿意,可是她抵不过秦溢的强势,只得哭丧着脸和秦溢交换了电话号码,直到快晚上时。她才被秦溢放了回去。 虽说秦溢出场早,但宁云欢没想到他这会儿才真正跟女主搭上线,顾盈惜和秦溢的事情一发生,她当然就马上得到了盯着顾盈惜的眼线回报,本来这次她准备是要将盯着顾盈惜的人传回来的她和秦溢在一起的照片传给李盼盼的,谁料这一次不需要她去做那个坏人了。李盼盼自己就已经知道了这事儿,当然是气得眼睛都红了。 李盼盼因为圣母属性作祟。其实对顾盈惜是生起过同情与好感的,尤其是在龙盟的岛上时,三人共同被绑架后,其实她是怜惜过这个女孩儿的,要不是怕自己出手帮了她会伤害了这个可怜姑娘的自尊心,她都想要帮助顾盈惜一家脱离苦海了,谁料这会儿现实给了她响亮的一耳光。抽得她险些没回过神来。 这一次顾盈惜的事件给李盼盼的打击比之前的傅媛还要深,毕竟这种事是第二次了。当时她为了顾盈惜险些被人轮了,可顾盈惜是怎么回报她的?李盼盼一到了教室,险些抱着宁云欢就哭了起来:“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个都要这样对我?” 都是她付出了真感情的,不管是秦溢还是傅媛还是顾盈惜,她每一个人都认真的对待过,当时为了顾盈惜险些被人轮了,她对顾盈惜不好吗?为什么她现在要这样回报自己。 在上京里这种桃色新闻就没有什么是瞒得住的,再说那天晚上秦溢迫不及待的将顾盈惜抱走,在车上时就慌得跟她先来了一发,好多人都认得秦大少的车子,这事儿是瞒不了的,当然宁云欢知道李盼盼在哭什么。 “早跟你说过让你小心她了。”对于李盼盼这个圣母性格,宁云欢还真是哭笑不得,李盼盼这种纯真善良的圣母,是被人打了左耳光之后说不定还会让人打右耳光的,也就因为秦溢是她的逆鳞,偏偏每一次这么巧都被她维护的人给惦记上,李盼盼现在性格都变好多了。 “我,我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若是早知道,当初,当初就不该帮她了……”幸亏当时宁云欢救了自己,否则后果李盼盼还真不敢去想,不论如何被轮了对于女人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事儿,她一想起,又要哭了。 “早知道有什么用?”宁云欢有些恨铁不成钢,“秦溢就是一条狗,他爱吃屎,你看得了一次还能看第二次?” 这个比喻让李盼盼没能忍住,‘噗哧’一声破啼而笑,一边拿了纸巾擦脸,一边翻了个白眼:“你最近好像真的变了好多,现在说话比以前,好像多了一丝人情味儿了。”不像以前冷冷淡淡疏离的样子,让人像永远都摸不到一般。 宁云欢愣了愣,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只是一瞬间功夫之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态:“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别操心我的事了。顾盈惜就是个不简单的,只要给了她机会,她就能将所有男人全橇到手。”天生名器可不是说着好玩儿的,再加上她还有女主光环罩身,秦溢更是她的官配之一。宁云欢想到这儿,忍不住又道:“我早提醒过你她不是个简单的,你要早防着,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李盼盼也想起数次三番宁云欢提醒自己小心顾盈惜的事情来,当时她只觉得顾盈惜这样出身的人秦溢绝对是会看不上的,谁料到会有今天这样自己痛苦的一天?她张了张嘴,欲哭无泪: “那为什么你家那位论身份地位还是条件可比秦溢好多了……” “你以为她没惦记?”宁云欢白了她一眼,没等她说完就冷哼道:“只是我老公看不上她。没给她接近的机会。”她说话时带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自豪,但李盼盼却是听出来了,眼中露出羡慕之色来,半晌之后又伤心绝望道: “你运气真好,遇着那么一个好男人。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我喜欢了秦溢十几年,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他以后会是我的丈夫,我会是他的新娘,我以为他会跟我一样的想法,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难道是我哪儿不好吗?” 李盼盼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宁云欢叹了口气,替她抽了张面纸递过去,想起自己前世的种种,冷了声音就道: “要么残忍,要么你就忍着。要么你就狠。”她顿了顿,看李盼盼一双通红又有些惊慌的眼睛:“要么,你就只有滚。”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善良软弱圣母就给你一条活路,宁云欢试过了,真的行不通,尤其是像她和李盼盼这样的资深炮灰女配。有什么资格心软善良?那是只有女主能拥有的,出身低的人注定会成为女主的踏脚石。出身高的人炮灰时虐起来更带感,李盼盼前世的善良没给她什么好结局,这一世如果她不改变,照顾不可能会有什么好结果,都是已经注定了,若不反抗,就去死吧。 被宁云欢话中的冷意惊呆了。李盼盼瞪着一双大眼,茫然的说不出话来。她看着宁云欢拿了纸替自己擦眼泪,又听她冷笑: “秦溢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死心踏地的,你李家不比秦家差,现在秦溢有求于你还敢这么嚣张,你敢肯定你李家能昌盛繁华到永远?花无千日红,现在你李家有权有势,你家小公主如此受宠秦溢还敢这样,他日你李家若是不行了,秦溢还不得踩在你头上撒尿?他人到底有哪儿好,你就这么非得在他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李盼盼呆了呆,没有再出声了。宁云欢也没有再理她,反倒听起了课来,台上的讲师听到这两位姑奶奶总算是消停了,不在课堂上公然聊天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两人说话声音不小,又是在课堂上,许多人都转头去盯着她们看,坐在她们前后排的人耳朵都立了起来,这会儿听得滋滋有味儿,根本不管讲师在台上说了些什么,他又不敢去打断这两人说话,这两人来头好像都不小,胳膊一个比一个粗,他谁也惹不起,只好任由她们讲话了,幸亏这会儿两人不出声了。 好不容易一堂课过去了,宁云欢下一节是选修的历史,正好去听一听,兰陵燕中午约了她吃饭,这个人性格十分霸道,只要是自己有空的时候,他就非要自己呆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或者是他身边,宁云欢细胳膊扭不过他的粗大腿,每回都得跟他约吃饭,这种感觉就像老鼠遇到了猫般,有些害怕偏偏在人家的利爪下又逃不脱,十分郁闷。 “欢欢,你说的话,我会考虑的,今天多谢你了,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宁云欢盯着她没有出声,一脸木然之色,偏偏她的眼神李盼盼却是懂了,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你老公要你陪他吃了?”宁云欢点了点头,李盼盼一看到兰九紧张她的样子,再想到秦溢,现在他不用进军队中,可有空时却从来没有想起过自己,更别说约自己吃饭了,一想到这个,心里又怨恨了起来,再想到挖了自己墙角的顾盈惜,李盼盼眼中阴郁之色一闪而过: “你跟你老公真恩爱,我很羡慕,哪天我有空打电话约你一起玩。” 宁云欢点了点头,看得出来李盼盼对于秦溢已经有些动摇了,她只要再加把劲儿,不怕自己锄头使得好,秦溢的后台她挖不了。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乱入了,宁云欢嘴角抽了抽,跟李盼盼愉快的说了再见之后,赶紧搬了自己的东西朝历史系跑去了。 李盼盼说是有空再来约她说话,可第二天两人没课时李盼盼就打电话来约她逛街了,反正最近课程几乎已经快完了,剩余的几节课她去不去都无所谓,别说她自己本来就一向成绩不差,就算是考不过有苏赢盯着,她怎么也不可能会被当掉,因此李盼盼一约,她本来又没什么事,就同意了。 因两人约的是下午,早晨时宁云欢先去看了看儿子,中午则是去宁家陪宁父宁夫人吃了顿午饭,兰九开始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她壮着胆子假装没听到,因前面没有接电话,后面则是不敢接了,怕听到兰九冰冷的语气,光是一想到她就浑身直哆嗦了,中午则是李盼盼到宁家的小区这边过来接的她。 这次两个女人逛街,一些明面上的保镖自然不好再跟着过来,但两人身份不同,当然这些保镖是要隐在暗处的。 跟兰九在一起久了,许多包包衣裳都是定制的,再加上各大品牌每一季度都会送大量的衣裙鞋包等过来,化妆品等一大堆都是,首饰也是专门有个首饰架放着,宁云欢从一开始的惊奇到后来连看都懒得看,因没什么东西欠缺的,对于逛街自然就少了些兴趣。 “我们等下逛一逛,买些东西,再在外面吃些好吃的吧?我还没有在外头吃过路边摊小吃呢。”宁云欢也很少吃路边摊,毕竟宁家也算是有些小钱,要吃什么家中保姆都会做,可这会儿看李盼盼一脸新奇的样子,她忍不住也跟着来了些兴致。 本来一开始是觉得没什么需要的,但是逛着逛着两人倒是逛出了兴趣来,女人爱逛街是天性,就算是许多当季流行的奢侈品再有送到家里来,可那种感觉跟自己亲自去试是不一样的,等到宁云欢回过神来时,她跟李盼盼两人已经双手都拧满了东西,这会儿正在一家珠宝首饰商场逛了起来。 这一条街都是卖各式各样的首饰的,满街的东西看得两人目不暇接的,李盼盼已经坐在一只专卖玉器的店中试起了镯子来。 此时的这个华夏玉器与一些纯天然宝石等开采得远比宁云欢第一世时的国度要严重得多,这会儿玉器等纯天然的东西已经属于不可再生能源,是十分珍贵的,就是宁云欢第一世看过的质量差一些的玉料都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一支上好的纯天然玉镯最少得在千万起跳,这还不是价格最高的。 因此这个时空的人若是想要戴类似宝石钻石或者是翡翠玉石类的东西,唯有买人工合成的,虽说人工合成的宝石类已经仿得十分逼真了,甚至比起许多天然的宝石精致了许多,可到底多了几分匠气,少了些许那种纯天然的宝石光泽。 宁云欢看李盼盼已经挑选了起来,也不由笑了笑,跟着走了过去。两人之前买的东西已经扔在了车子里,这会儿虽然空着双手,可是两人身上的穿着打扮以及气质很快就让平时看的都是非富则贵的销售们看出了不同来,都热情的围了过来替她们介绍。 “小姐不知您怎么称呼?” 宁云欢笑了笑,知道这些奢侈品一般看到真正的客户是会留下资料的,等到最新品或者是真正的好货到了时,便会直接给这些客户打电话,她以前虽然知道这一些事情,但没有和兰九在一起时就凭宁家还没资格享受这种待遇,而和兰九在一起了之后兰陵燕连她内衣内裤穿几号都清楚明了,每次都是他准备的,宁云欢也没有了要自己亲自买东西的必要,自然就也没有尝过这样的待遇,这会儿听人家问起,有些新鲜:“我姓宁。”她说完往柜台上橱窗中摆着的几支玉镯看了几眼,却没发现有满意的,不过倒是看到一旁的玉钗时,有了些兴致: “那些玉钗有成色再好一些的吗?” 李盼盼也看到了,点点头:“要是还有再好的,先拿出来我们看看。” 两人一看穿着打扮都不同,几个销售心里抖了抖,脸上露出欢喜的笑意来,但也不敢大意,让两人稍候了一会儿,一边从里头煮了咖啡端出来,一边打了电话让人送东西过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