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算计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五十章 算计

“只是添堵么?宁小姐,你想想你大哥,现在可是被她利用完就要丢到一边了。也不知道这贱人哪儿来的本事,勾三搭四这么能耐。”顾盈诺恨恨的咒骂了几句,将面前的甜点像是当成了顾盈惜的脸般,拿起叉子戳了好几下:“不如我们将这些东西给宁云城和欧阳震天看看,让他们瞧瞧顾盈惜是有多么不要脸……” “没用的。”宁云欢看她出气般的兴动,笑了笑:“宁云城以前肯和那些几个男人共同生存,这会儿就是看了这些东西多两个男人怎么了?别说才两个男人而已,以前那么多男人他不也一样忍了?”欧阳震天能在顾盈惜已经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和她在一起,自然也证明欧阳震天对于这事儿的接受程度远比其它男人高,再加上前世时宁云欢曾亲眼见到那些男人们和睦共处的样子,宋青云父子本来就是顾盈惜的官配,顾盈诺这样的手段在这些男人们身上使,自然是没有用的。 “不止没用,更有可能会让他们由明转暗。”若是给这一对父子一个转正的机会,估计宋青云还求之不得呢,顾盈诺这样的想法在大多数人看来顾盈惜一定会是羞愤欲死,从此没脸见人,可是顾盈惜不是普通人,她是女主,这样的招数对她根本没用。 顾盈诺一听到这话,也想起了欧阳震天与宁云城等人的奇葩之处,顿时恨恨的便咬了咬牙:“可真是便宜她了!” 宁云欢笑了笑,没有说话了。她便宜谁都不会便宜了前世害死自己。这一辈子又有可能随时会威胁到自己的顾盈惜,顾盈诺以为自己会轻易放过顾盈惜,只能证明她太不了解自己了。 约第二天后,一辆送快递的车子已经停在了一个小区前,依次打了电话之后,陆续有人出来拿了快递了,段玲也一脸疑惑的跟着出了小区。 她虽然有些朋友,可是没有哪个会用快递给她寄东西,再加上她一向又不是那种喜欢购的人。她要买什么东西都喜欢狂商场自己亲自去选,这会儿竟然会有快递说给她送了包裹过来。 今天是周六,段玲和丈夫宋青云一样都是老师,只是最近宋青云跟宋泯然两人都被顾盈诺那小东西勾了魂,她断了腿之后父子俩还非要认定她,段玲心中不舒服。宋青云去看顾盈诺时,她借口身体不舒服就没有过去。 那是一个很小的包裹,约巴掌左右的硬盒子装着,段玲拆开来看之后见到里面是一个普通的u盘,她这会儿倒没想过什么,只以为是哪个学生跟自己恶作剧了。她教的是初中,华夏法律又是规定不能体罚孩子。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处于青春期的时候,不乏有许多叛逆的行为,因此恶作剧的事情时有发生,段玲打开一个自己已经不用的旧电脑将u盘连接上时,里面并没有病毒,反倒只有两部爱情动作片。 她开始还想冷笑,以为是班上哪个荷尔蒙过剩的学生给自己寄了这么一个东西。只是在看清屏幕上的男女主角时,段玲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 对于自己未来的亲家。段玲是认得顾盈惜的,她虽然不想要儿子娶顾盈诺这么一个已经残废了的人,可是碍于儿子丈夫都喜欢,她一个人也拿这两父子没有办法,只得强忍了心中的不满,有时也会去顾家看看顾盈诺,去过几次自然认得顾家的人,当然也看清了屏幕上那个一脸潮红的女人是谁。 可更让她有种晴天雷劈的,是那两个男主角,不止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有一个是跟自己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人相识了几乎大半辈子的宋青云! 段玲还没有从宋青云脸上看到过那样的满足,两人夫妻几十年,如今儿子都二十多岁了,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丈夫如同小年轻一般露出那种让她觉得恶心的笑容!强忍着心里的怨恨与愤怒,段玲看完了这两段总共时间长达了快五个小时的影片,段玲整个人都险些惊呆了,她连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时间早过了,也不觉得饿,脸庞一片冰凉。 “段玲女士,看完电影感想如何?你的丈夫还在密谋着要如何将你们的共同财产转移,到时再跟你离婚,你的好儿子早已经站在了你丈夫身边,身为一个正义的人,我实在很看不惯你丈夫这种无耻的行为,所以特地来提醒你,匆谢。”那‘咦咦呀呀’的呻吟声完了之后,最后屏幕上则是几排漆黑的大字,段玲抹了一把早就被眼泪沾湿的脸,在看到这些字时,原本被宋青云背叛的心,又再一次被伤到了。 她跟宋青云从小几乎一起长大,两人又结婚这么多年,她根本没想到过自己的丈夫会背叛自己,因此并没有防着他,这会儿一看到宋青云有可能会转移财产,让自己净身出户之后,段玲心中不由慌乱了起来。 既然宋青云对她不仁,不管这个自称为正义的人是什么目的,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段玲当然不可能会坐以待毙。 这会儿段玲还有些希望影片上放映的与后面的字都是假的,可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能无,她决定先自己做好准备,要趁着宋青云动作之前将财产转移了,到时宋青云若是没有干过这些事,也没有想过害自己的心,她就当自己小人了一回,跟宋青云道歉,可若是宋青云真的这样…… 剩余的事儿段玲都不敢再想下去了,若是自己的丈夫与儿子真的干出那种背叛自己的人,而且父子俩还共同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话,段玲都不敢去面对这种无耻的事了。 自己儿子的性格段玲是最清楚的,她的儿子表面虽然温文尔雅。可实则心中十分好强,她这会儿没有完全的相信影片上的事儿,但对于丈夫总算是心中生出了疙瘩来,但宋泯然是她唯一的儿子,段玲心中还是舍不得他以后就这么被人毁了,可这事儿也不能直接跟宋泯然挑明,因此她想了想,倒是想起了宋泯然的导师方教授来。 那位方教授十分欣赏自己的儿子,还依稀说过他有一个今年才刚刚二十四岁的女儿。今年恰巧硕士毕业,有可能会在五六月份时回国来,段玲一想到这儿,心头不由一振。 若是影片上所说的是事儿是假的,那么她替儿子张罗一个姑娘回来,不止是可以让他甩了自己现在已经有些看不顺眼。并断了一条腿的顾盈诺,更有可能会让儿子以后得到方教授提携,有个光明的前程。而若是影片上的事儿是假的,她也不能容许宋泯然跟宋青云一起被顾家那个姑娘毁了,他还年轻,他有远大的前程。以后若是父子跟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儿被暴露出来,宋泯然一辈子都完了! 自称为好心人的人既然能将这u盘交给自己。自然也能发到上,她不能看到儿子一生就这样了,再说以后他跟那姓顾的姑娘在一起,两父子共同有一个女人,若是有了孩子,该叫宋泯然哥哥还是父亲?段玲想得极远,这会儿光想到那种后果。自己便忍不住有些恶心了。 一想到这些,段玲也坐不住了。她顾不得自己午饭都没吃,拿了包包便往外走,儿子宋泯然身为方教授的得意门生,她这个当妈的自然也有方教授的电话号码,拨了电话过去,庆幸的是方教授的女儿果然前两天才刚从国外回来,段玲心中大喜,约了要请方教授一家吃晚饭,美其名曰是为了方教授替自己平日多加照顾儿子而感激的宴请他们之后,段玲心中盘算着下午便去找了顾盈诺。 若是顾盈惜跟宋青云两父子的事情是真的,段玲猜想着同为女人,自己之前虽然有些嫌弃顾盈诺,可她若是真知道这事儿,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段玲将事情想成了最坏的结果,当然希望能拉个同盟站在自己这边。 顾盈诺本来听到段玲过来找自己时还十分吃惊,她知道自己断了腿之后段玲这个未来婆婆有多嫌弃她,可她因为知道了宋泯然跟顾盈惜在一起的丑事,早就恨宋泯然入骨了,只想着要让他痛苦一辈子,因对宋泯然没有什么喜欢了,所以顾盈诺对于段玲的态度也根本不以为意,更别提要讨好她,因此这对未来婆媳之间的关系并不如何融洽,段玲最近都很少过来顾家这边了,这会儿竟然会听到段玲过来找自己,顾盈诺有些吃惊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好奇,让顾娴将段玲给请了上楼来,她自己躺在床上动都没有动,直接扬了扬下巴就道: “段阿姨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我腿不方便,劳你自己找个位置坐吧。” 这套别墅是顾家人用了欧阳震天的钱租来的,这地方还是欧阳震天找的,顾家人虽然多,可这套别墅也不小,顾盈诺原本的房间虽然宽,可也比不上现在这间,本来这间房是顾盈惜的,可是在顾盈诺出了车祸之后,那个贱人估计是心里有鬼,主动将她最大的房间让了出来。 若是以前顾盈诺肯定要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心胸宽大又怜爱自己,说不准心中对于她的感激会更深,可是在出了那样的事之后,她一进到这个房间就想起这张床上顾盈惜曾跟宋泯然那对狗男女在上面翻云覆雨过,一想起便心中泛恶心,不止没有感激,反倒厌恶又更增添了一层。 对于顾盈诺冷冷的态度段玲这会儿心中不是不气愤,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眼前,她哪里顾得上跟顾盈诺计较什么态度问题。她也不废话,直接取出包包,将里头的u盘拿了出来,这是她下午出门时买了几个u盘又拷贝的几份,段玲也不是傻子,在知道宋青云有可能要对不起自己之后,她当然得有所准备,这些证据以后就算是上了法庭也是能让宋青云站在过错方的,她当然不会傻的让这个证据只有一份,万一被谁毁了。她到时找谁哭去? “我到这边来,是想给你看个东西,顺便问你几个问题。”段玲强忍了心中的焦急,看到一旁的电脑之后,也没顾得上去问顾盈诺,自己直接就将电脑给打开了,一边将u盘插了上去,点开来之后,里头男女的喘息声便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顾盈诺目瞪口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交给宁云欢的东西这会儿竟然连段玲都知道了,她脸上的吃惊之色段玲只当她是才看到这些东西有些意外而已,因此倒也没有怀疑这事儿是顾盈诺干的,只是心头松了一口气,又咬牙切齿道:“我想问你,你宋叔叔最近来你家。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没有?” 段玲相信这事儿顾盈诺也是个受害人,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的,因此也不怕自己的家丑被她知道了,直接就开口问:“你觉得这上面的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骗人的?” 这影片本来就是顾盈诺拍的,真假没人比她更清楚了,这会儿她已经猜到有可能是宁云欢将自己交出去的东西又交到了段玲手上。只是一瞬间功夫而已,顾盈诺心里便涌出一个主意来。听到段玲的话她低垂着头让段玲看不到自己脸上的笑意,一边装出有些颤抖的声音道:“怎么,怎么会,这些事,你,段阿姨你怎么知道的?” 她没有直接承认,可是这种恐慌的神态却比直接承认让段玲更加相信。 段玲的脸上露出绝望之色来。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一开始她还只是抱着最坏的猜想而已。可是在顾盈诺这儿得到了真正的答案之后,段玲心直直的沉了下去。 一个是自己已经相识超过四十年的丈夫,两人相伴的时间甚至比父母还要长,这种感情就算是没有了爱情也应该转化为亲情了,这么长时间的相伴,就算是养条狗也该有舍不得了,可宋青云出轨就出轨了,为什么他不能换个对象,为什么他还想要谋得两人的共同财产,要将自己陷入到那样绝望的地步? 这会儿段玲已经对好心人的留言深信不疑了,她更是相信宋青云真的有可能要将两的共同财产转移,让自己人到中年却绝望无比,要是真到了那样的地步自己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话,段玲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她擦了把眼泪,这会儿虽然已经绝望了,但仍是有些不敢相信,又多问了一句:“这事儿,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顾盈诺装出有些不堪忍受的样子,痛苦的道:“段阿姨,你以为我的腿是怎么断的?宋叔叔跟我的姐姐两年多前就已经认识了,他们甚至当时就已经有了感情,后来宋叔叔估计是想要光明正大的和我姐姐在一起,因此,泯然他才……”说到这儿,顾盈诺顿了顿,让段玲自己去猜想了,半晌之后才又接着道:“我那天就是看见了他们的事情,发现他们竟然,竟然在做那样的事,我有些不敢相信,估计是被他们知道我发现这事儿了,所以我才出了车祸。” 说完,顾盈诺又将自己本来腿可以救下来的事儿讲了,可偏偏就是因为这些人不接电话才害得自己断了腿,但最后侥幸留得一条性命的事又模糊的说了出来,直说得段玲心中冰凉。 “我不敢相信这事儿是他们做的,我爱泯然,我不敢相信他为了姐姐,对我这样的绝情,可是泯然的性格,段阿姨你应该知道……” 是的,自己养出来的儿子段玲当然清楚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她这会儿本来就是心里乱的时候,再加上一旁还有顾盈诺煽风点火,她更是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照着顾盈诺的思路,也开始想到了是不是宋青云早就跟顾盈惜那个小贱人有一腿了,可为了想要跟她在一起,故意让自已的儿子出面和顾盈诺交往,可谁料宋泯然和顾盈诺交往之后又偏偏造孽一般的也跟着喜欢上了顾盈惜,从此父子两人共侍一女…… 到后来说不定宋泯然也和宋青云想法差不多,也想和顾盈惜在一起了,然后想将顾盈诺这个眼中钉撞死,只可惜天不从人愿。 段玲越想越是害怕,自己的儿子性格怎么样她最清楚了,这种事情他偏激起来又被那个女人迷晕了头不是干不出来。只是最让段玲害怕的,是宋泯然是宋青云的儿子,两父子骨子里的性情其实一模一样,宋泯然既然嫌顾盈诺这个正牌女友碍了眼为了要和顾盈惜在一起不惜用车祸将她给除去,可有哪一天万一宋青云要是也看自己碍眼了,也想要将自己除去,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真是那样,到时好心人所说的宋青云转移了财产,说不定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了!段玲这会儿心中掀起了波涛骇浪。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哆嗦得厉害,恨不能朝顾盈诺扑过去,她阴沉着脸,厉声道:“为什么你知道了这些事情,却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顾盈诺心里冷笑。脸上却露出委屈之色来:“这样的事我怎么敢说?我只有假装当不知道了,泯然是段阿姨你的儿了,要是你说出去了,我已经出了一次车祸还有命吗?现在段阿姨既然知道了,我当然不怕了。”毕竟她知道了这事儿险些将命赔出去,段玲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到时她要是敢跟宋泯然讲,自己也敢和宋青云讲。一旦撕破了脸,两人谁也不要想活。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段玲可还好端端的,到时事情扯出去宋家父子若鱼死破谁的危机更大一些,段玲自己心里也清楚。 话里的意思段玲当然也听出来了,她铁青着一张脸,却没有出声。凭心而论在顾盈诺和宋泯然之间她当然会选择自己的儿子,可现在她自己若是也有危险的话。她虽然想救儿子,可直接跟他挑明让他和顾盈惜分开那就不行了,可是明的不行,她能来暗的,相信到时候顾盈诺也不可能怪她了。 想到这儿,段玲清了清嗓子,直接开口:“我们既然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是受害者,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宋叔叔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跟他肯定是过不下去了,我是会跟他分手了,我不会教儿子,让泯然对不起你,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泯然他做得不好,不如你也跟他分开吧,以后再找个对你好的……” 自己现在腿都断了,段玲还想要让自己放过她儿子,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顾盈诺心里又冷笑了两声,表面上却露出黯然之色来,让段玲放心了之后,又跟她说了两句,这才打了电话让顾盈惜进来将段玲给送了出去。 现在顾盈诺腿断了之后在家里将顾盈惜使唤得跟孙子似的,顾盈惜自己心中有愧,自然不敢反抗,再加上她性格本来就是善良而又柔弱的,别说顾盈诺被截了腿跟她有关,就算这会儿让她把自己的腿赔给顾盈诺她也愿意,顾盈诺就算出车祸的事儿跟她无关,也没有宋泯然的事情,自己的妹妹出了事,她也一样会照顾的,更别提这会儿她心中愧疚得很,自然这会儿她就是一块砖,顾盈诺哪边需要随便她把自己往哪边搬。 而这会儿的段玲在知道了丈夫有可能会对付自己的手段之后,自然不甘心的开始想方了。首先她开始不动声色的转移两人的共同财产,名义上以买东西或者是炒股的手段,将两人几十年来的积蓄大半都转进了自己娘家人的户头里。宋青云虽然有背叛她的心,可还没有怀疑到她身上,因此段玲这一切进行得都十分的顺利,另外宋青云的信用卡中还有一张副卡是她的名字,宋青云当了几十年的老师,他的信用卡额度并不低,再加上这个时代信用卡已经十分普遍,在两夫妻几十年刷信用点的情况下,宋青云的额度高到在这帝都能买下一个小套房了。 只是两人平时用的并不多,最多也就是逛商场刷一些,以他们的工资完全够还了,段玲想到宋青云有可能会想要将自己这个碍眼的人除去,心里一股火便‘蹭蹭’的往上冒。女人爱人时恨不能为对方付出一切,同样恨起来也能十分的绝情。 段玲先将宋青云的信用卡刷暴了,这些天她这样大动作,信用卡的短信还连在宋青云的手机上,可是第一天时段玲看他那些根本没有被点开过的短信,冷笑了。 估计宋青云最近是跟顾盈惜打得火热。别说不可能会怀疑到她,就算是怀疑到她了,应该也没那功夫来找她麻烦,这会儿说不定他跟顾盈惜玩得正开心呢。一想到这些,段玲自然心中更不舒服,索性一作二不休,准备连两人现在住的房子也不给宋青云留。 她这段时间在宁云欢有意无意让人给她诱惑的情况下,终于狠心去了兰陵燕的赌场,看到输了那个三百多万的数字时。段玲终于笑了起来。她跟宋青云两人多年的积蓄大概有两百多万,最近她刷了宋青云的信用卡,买了不少的奢侈品,她输的钱怎么也要想方设法的弄成两人的共同债务,到时一人还一半,自己两人再将房子卖了。以后她的钱够她再给套房子的首付了,她还有工作,生活根本不用发愁! 宋青云并不知道爱了自己几十年的妻子也有造反的那天,一直等到赌场的人上门要钱时,宋青云整个人才发蒙了,但噩耗还不止这一点而已。月底了,银行的账单也跟着传了过来。但宋青云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他最近一直想方设法的要让自己心目中的那朵白莲花接受自己,哪儿有功夫去注意什么短信。 直到银行的人打了电话过来,说他已经拖延了半个月没有交钱,若是再逾期还不上时,就要找到他学校的时候,宋青云才惊呆了。接下来赌场的人。银行的人都接着找上门来,让宋青云烦恼不已。他去查看了自己的信用卡,里面居然已经欠了一百多万! 看到这个数字时,宋青云简直想睁着眼睛晕过去,但他还不能晕,他这会儿已经顾不上跟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共渡佳夜了,他开始查起到底是谁刷了自己信用卡,查来查去自然查到了段玲身上,看到段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宋青云一口老血都险些喷了出来,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是打死段玲也没有办法了,事已至此,他反正已经看段玲不顺眼了,这女人又老又蠢,现在一把年纪竟然学人去赌,哪里像自己心中的姑娘,家中发生了那样大的事都没有将她给压垮,人家现在还在酒吧打工,相比起来不知比段玲要让自己喜欢了多少。 宋青云懒得跟段玲多说,也想不起来自己和段玲夫妻几十年的情份,只想到自己竟然和这样的蠢女人共渡了几十年,心中便一阵的恶心,最近他被银行的人以及赌场的人催得一脸血,再加上他的心又没在段玲身上了,宋青云想也不想的便朝段玲丢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青云,你对我真的要这么狠心吗?我们好歹也认识了好几十年,现在这样的关头,你真的要将我抛弃了?”段玲早在知道宋青云跟顾盈惜在一起时就已经料到了有这么一天,可是到底夫妻几十年,看到宋青云真的这么绝情时,她依然脸色一冷:“你以后不会后悔吗?我们毕竟还有个儿子……” “儿子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想他要知道他有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妈,他会庆幸我的决定的。”宋青云这会儿越看段玲越不顺眼,尤其是在她哭着哀求自己时,心中一阵阵的厌烦涌了上来,扯过离婚协议‘刷刷’几下便签完了字,朝段玲扔了过去:“赶紧签吧,不要死皮赖脸的缠着我,看在夫妻几十年的份儿上,我也不想大家闹得很难堪……” 段玲听到这儿,险些没能忍住几巴掌给他抽过去,做出了不要脸的事情的人到底是谁?幸亏她早有准备,否则今日看宋青云这冷酷的样子,哪天落得凄凉结局的就是她了。反正这种男人自己也不稀罕要了,更何况要是他知道这一切只是自己算计他时,不知该是何感想,他现在一无所有了,就守着一个破工作,段玲不相信他年纪都足以给那个姓顾的女人当爹了,要是他没有了钱,人家小姑娘凭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一想到这儿,段玲捡过离婚协议,三两下便将自己的名字给签了,深怕宋青云反悔一般,将这东西抱在了怀里。 因两夫妻欠的钱不少了,宋青云只得将自己名下的两人婚后共同财产的房子给卖了将这些债务抵上了,他虽然有些肉疼。可好歹想着自己还有两百多万的存款,因此虽然肉疼,但却并没有多少绝望,可是他在银行发现空空如也,里面连一毛钱的余额都没有了的银行卡时,宋青云简直想吐血了。 他不甘心的找到了段玲,在听到段玲说拿这些钱炒了股时,他险些没发疯,不甘心的想要让段玲赔钱。并因此告到了法院,可是这些钱是两人夫妻多年的共同财产,在这之前两人夫妻感情极好,又不存在什么夫妻矛盾,也没有分居超过半年以上,夫妻间的共同财产段玲有处理的权利。她赔了钱或是借了钱更是可以认定为两夫妻之间的共同债务,而不像是宋青云所说的什么阴谋诡计。 毕竟两人夫妻这么多年,感情又没有问题,还是青梅竹马的一块儿长大,法官自然不可能认同宋青云的话,反倒认为他故意找岔。宋青云本来还想要再上告,可是他一连找了好几个律师。人家都认为他的官司他完全没有胜诉的可能,宋青云现在一无所有,房子没有了,存款也没有,他身无分文的,只有厚着脸皮住到了顾家。 本来宋青云将顾盈惜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一点儿委屈都不可能让她受的。甚至恨不能给她全世界的,可惜现在他没有了全世界。更是连自己的家都没有了,反倒要暂时靠顾家人来养。 顾家当初对待宁云城这个替顾家付出了这么多,甚至给顾娴捐了一个肾的年轻男人在他钱交不出,在顾家又白吃白喝的情况下都心有微词,更别提对待宋青云这个顾盈诺的未来公公了,他一点儿没给顾家付出过什么,现在还要让顾家养着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只住了十来天而已,顾娴心中就有些不满意了,直接找到宋青云开门见山: “亲家,虽说盈诺这孩子跟泯然相处得很好,她出了车祸之后泯然也没有嫌弃过她,可是我只是一个病人而已,也没有工作,家中样样开销需要钱,不瞒你说,我两个女儿都在上学,现在挣钱的就是我那个苦命的大女儿而已,我要吃药,而盈语还要读书,眼见九月开学她还要交学费……” 顾娴虽然没有直说,可她话里行间都在提钱,宋青云又不是傻子,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顿时被顾娴说得尴尬无比又脸红。 可惜他也没什么办法,他房子没有了,又没有存款,甚至在两人签字离婚还没有生效那一天,段玲这个贱人又给他刷了五万多的信用卡,他这个月刚发了工资已经还给了银行,本来以为暂时可以住在顾家,他先将银行的钱还了再说,可没想到顾娴竟然会露出要赶他走人的意思。 这一要被赶走,不止宋青云无处可去,而且他这一走,就表明他跟女神从此再也没有相爱的可能,他现在这样狼狈的被赶走,顾盈惜以后心里会怎么想他?会不会再也看不起他? 宋青云不想走,但面对顾有人的冷脸,他坚持了几天之后,在顾盈语这个半大不小的姑娘处处给他脸色看,又在他有时下班回家时顾家人早早吃完饭连饭都不给他留的情况下,宋青云一把年纪了,心里不由生出几分凄凉来。直到一个半月后,他坚持着再回顾家,一面有个落脚的地方,一面想离自己的女神近一些时,小区门口保安已经不让他进去了,他趁保安不注意,偷跑进去时,顾家的门锁都换了。 人到中年,一无所有不说,现在还欠了一身的债,就算是宋青云这会儿一颗心全扑在爱情上,也不由有些酸楚了。 顾家不欢迎他,这一点他看得很清楚了,以前还想自欺欺人,可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是很讨厌他了。在有了顾家这种绝情的态度对比下,宋青云坐在车里险些哭了起来,他现在已经不敢乱开车了,以前没觉得开车费油,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可能会落到连油钱都交不起的一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三更~晚了些,因为多码了一章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