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对付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对付

将脸色阴晴不定,眼珠都有些通红的顾盈诺给送走了,中午兰陵燕也回家吃午饭了,两人吃着饭时,宁云欢就将顾盈惜勾搭了宋泯然,又害得顾盈诺出了车祸断了腿的事儿说了出来,炎热的午后,阳光透过大片落地玻璃照进屋里来,使得宁云欢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接过管家兰肆递来的温热恰好的果茶抿了一口,正想再说几句,兰九却淡淡道: “车祸的事儿倒是跟寻别人无关。”是他找人干的,早在一年多前兰陵燕派人直接想对顾盈惜下手之后,他就已经发现顾盈惜身上那种古怪的,令人不确定的因素来。每次在她有危机时,不是有人恰好救了她,使她因祸得福,便是自己的心腹手下都忍不住会对于这个看似无辜的女人生出不忍的念头来,这种感觉实在太诡异了,兰九试过两回,又亲自处理了一批本来跟随自己很长时间的人之后,便再没有直接朝顾盈惜动过手。 不过他没有直接对付顾盈惜,却不代表他不能对付顾盈惜身边的人,条条大路通罗马,这条行不通,兰九就换一条路来,总有一个能达到他的目的,至于其间过程与花的时间,全当是陪着宁云欢玩耍了。 开始还没有听明白兰九这话是什么意思,等到明白过来之后,宁云欢顿时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你干的?” 兰陵燕拿着一叠文件在看,听到这话头也没抬:“找个东西给你打发时间而已。”可是顾盈惜身上却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兰陵燕不敢保证这种意外会不会在宁云欢跟顾盈惜对上时会出现玩具反倒伤了主人的事儿,在他看来顾家也就是他眼中一棵树,就算是想要送给宁云欢玩,也要在他认为树枝被修剪得干净,不会扎到她手的前提下。 顾盈惜那种古怪的运气就如同一种隐在树枝里的刺,而顾家则是她的分枝树叶,顾盈诺的事情发生也只是他想要让顾盈惜自身麻烦多一些,让宁云欢可以玩得尽兴又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而已。 他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宁云欢打了个哆嗦,兰九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危险。他这种外表温文尔雅的,杀伤力远比那些冷酷形于外的人要大得多了。 兰陵燕没有抬头都能感觉得到宁云欢的害怕,但他却并没有替自己解释什么,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他希望宁云欢眼中看到的也是最真实的他,而不是伪装之后的他。他想要的是让宁云欢真正接受他这个人。而并非只是像兰父对待林敏般,永远的温柔体贴,却永远的如同戴着假面具般,两夫妻之间貌合神离,如同演戏。 宁云欢没敢出声,兰陵燕却笑了:“这样就心软了?”他还没告诉她顾盈诺的腿本来也不用截的。是他让人给截的,为的就是让这出戏更精彩一点! “倒也不是心软……”她自己也从中添了一把火。现在才来说心软宁云欢自己都想笑,既然已经站在了和女主作对的那边,都已经上了船,她重活了这一世,宁云欢以为自己已经将良心喂了狗,现在才来说心软,不过是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穿越又重生之后。那种自己都害怕的变化而已。 “既然没有心软,就当看场好戏。再说出了车祸能怨得了谁?谁让她姓顾?”这世上就没有那种该享受时享受一切好处,可该付出时却半点儿都不想付出的好事,顾盈诺既然已经姓了顾,享受了顾盈惜找了男人之后带来的好处,她明知顾盈惜对于男人致命的吸引力,这种意外就迟早有一天会出现。 这次就算不是兰陵燕找人撞了她弄掉了她的腿,迟早有一天恋奸情热的宋泯然两人也会容不下她,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两姐妹共侍一夫,在这个年代谁还肯乐意去伏低作小?除非是对方有权有势,女人甘心委身于他。 可宋泯然一无钱财二无地位,顾盈诺又对他一片痴心,哪里可能会容许顾盈惜来分一杯羹。 宁云欢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兰陵燕虽然出手对付了顾盈诺,但他说的也有道理,就是他不出手,顾盈惜的男人也不可能会容许顾盈诺梗在中间,就算是顾盈惜的男人们不出手,剧情大神也迟早会将顾盈诺给炮灰了,她刚刚不过是看到顾盈诺时有些震惊了,算起来兰陵燕不是个好人,她自己又是什么好的?若她真那么善良大度,宁云城现在就不可能混到那样落魄的景地了。 苦笑了两声,宁云欢点了点头,没有再提顾盈诺的事儿,将这个话题给岔了开去。 而此时顾家里顾盈诺被宁云欢点醒了之后就开始注意起最近常打着看望自己这个未来儿媳,天天往她家中跑的宋青云来,这事儿不怕有心人没办法发现,就怕以前根本没人会想到这一茬而已,毕竟就算是再异想天开的人,估计也想不到自己的亲姐姐会睡了自己的未来公公。 顾盈诺发现这一事实时,险些没气得发疯,她这会儿心里对于顾盈惜生出了怀疑,连带着看她极度的不顺眼,自然怎么阴谋论就怎么来。她越看顾盈惜越发现她好像不安好心,发现了顾盈惜跟宋青云之间有些不对劲儿的苗头之后,她想起若是自己没有发现顾盈惜这个贱人跟宋泯然的关系,等到哪天自己和宋泯然结婚了,婆婆段玲万一又知道了自己姐姐和未来公公的事儿,不知会该如何作践她。 而她跟宋泯然之间本来还以为有的爱情,会不会又是顾盈惜为了跟宋青云搭上关系,才故意让宋泯然使了美男计,故意来引自己上勾,这几个狗男女有可能是拿自己当成跳板,故意往自己头上跳,借着自己的名义,好方便他们优惠而已! 想到这些,顾盈诺要将宋泯然父子以及顾盈惜三人生撕了的心都有了,但好歹经历过几次刺激,这会儿顾盈诺反倒冷静了下来,她背地里找宁云欢要了些药,宋青云这个老不羞的东西,既然这么喜欢顾盈惜这个贱人,顾盈诺干脆成全了他! 顾盈诺也不像宁云欢有前世的经验,知道自己陷害女主是会被炮灰的,她直接给顾盈惜来了一些从宁云欢那儿要来的好东西,刺激得本来没打算跟宋青云再有一腿的顾盈惜顺利的跟宋青滚在了一块儿。顾盈诺躲在背后拍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活春宫,拿着手中刚刻好成光盘的碟子不住冷笑。 接下来她本来要准备再拍宋泯然,可这一次几乎没怎么让她使计,宋泯然自己就跟顾盈惜滚到了一起,最近顾盈诺出了车祸之后借着养身体的名义,宋泯然根本不敢碰她,再加上顾盈诺想到他跟顾盈惜做的事便恶心,从此连亲近都不肯跟他亲近了,更别提替他解放,宋泯然到底是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才刚尝到了男女之间事情的美妙,又哪里忍得住,直接就跟顾盈惜来了几次,可以说拍宋泯然的事儿让顾盈诺几乎没花费什么心血。 可同样的,也正因为事情如此顺利,让她更怨恨了些。骂骂咧咧的将这两张光盘装了起来,她直接就拨通了宁云欢的电话。 两人上次接头之后也算是有了共同的目标,因此交换了电话号码,这会儿顾盈诺虽然陷害了顾盈惜一回,可她知道宋泯然的能耐,也知道他这个男人表面温文尔雅,可其实心狠手辣的,若是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恐怕不会放过自己。 在猜想车祸有可能跟宋泯然有关之后,顾盈诺便十分警惕他,这会儿自然要将光盘交给宁云欢来处理,她身为顾盈惜的亲妹妹,在两人没有彻底闹翻脸的时候顾盈惜也曾跟她吐露过心声,因此她隐约猜到宁云欢的男朋友好像有些手段,而且顾盈惜赞叹了他好几次,这种事情腿已经断了不方便再出门的顾盈诺自然要交给宁云欢来办。 她这样拖着一条腿出门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了,顾盈诺虽然断了一条腿,可她现在还不想死,她得留着自己的这条命,好好看看顾盈惜以后的结果,渣男贱女都没死,她怎么可能忍心去死?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是没想过顾盈诺有可能会背叛顾盈惜,也有可能顾盈诺现在腿断了没人忍心苛责要求她,顾盈诺出门倒是顺利,要见宁云欢也并不困难,两人只要相约了之后其余的事情自然有宁云欢身边的人帮着处理。 将早就准备好的光盘交到了宁云欢手上,顾盈诺坐在一个咖啡厅的包厢里,一脸苦笑之色:“他们果然有瓜葛,还多亏你提醒我了,否则这些狗男女们还不知道要如何对待我。” “不过是些小事,更何况你姐姐气得我父母不轻,能给她添些堵,我也是愿意的。”宁云欢将光盘接了过来放在旁边的沙发里,一边拿了叉子吃起甜点来,这家咖啡厅就是以下午茶的点心而出名,不过手艺还是比不上兰家那些专门特聘的大厨,她跟兰九在一起两年多,嘴早就被养刁了,这会儿只吃了两口,就已经放下了刀叉,拿起一旁的咖啡抿了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最近更新不稳定,我决定明天三更。。。大家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