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合作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合作

“你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些话想要和宁小姐说一说。”顾盈诺看也没看身后的两个大汉,直接就朝宁云欢开口道:“宁小姐,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姐姐印象不太好是不是?现在我跟宁小姐的想法差不多,我想跟宁小姐你合作。” 若不是听到一个姐姐,再加上宁云欢又从顾盈诺眉眼间看到了她眼中的恨意,恐怕还真认不出她来。 “顾二小姐?”宁云欢话语中的惊讶之意刺痛了顾盈诺的心,她现在也是花季少女,她还不到十八岁,可如今却成了这么一副鬼样子,连以前认识自己的人都没能将她给认出来,这一切全是顾盈惜和宋泯然那对狗男女害的!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宁云欢看出了顾盈诺眼中的怨毒,故意问了一句,看她脸色有些扭曲之后,又望了望她那只以不自然的角度往旁边撇开的腿,叹了口气:“有什么事,先上车再说吧。”顾盈诺现在变成这个模样,不知道她为什么来找自己,但宁云欢却不想在校门口边与她多说,这会儿虽然不是正常的放学时间,可站久也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她可没有忘记顾盈惜那些势力庞大的男人们。 “夫人……”保镖警惕的看了顾盈诺一眼,宁云欢却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她看得出来顾盈诺眼中的怨恨,前世时她不知从多少顾盈惜受害者们的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目光,因此一点儿也不怀疑顾盈诺是假装的想要来害自己。更何况顾盈诺的腿是怎么断的,她还真有些好奇。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估计是事情进行得太顺利了,顾盈诺这会儿有些警惕的问。 宁云欢看她一副受伤小兽般的模样,早就不见当初在宁家小区外守着时清冷高傲的模样,虽说有些好奇顾盈诺的腿为什么会断了,不过宁云欢却没有非要现在就从她口中得到答案的意思,看她还有些怀疑的样子,不耐烦的便道:“顾二小姐,你要上车吗?如果不上我就要走了。对于你的事情我是有些好奇,你要是想说我就听,你不想说我也无所谓,不过是多花些时间而已,你觉得你自己有什么好值得我图谋的地方?” 换句话说就是宁云欢对于顾盈诺的腿有些好奇,不过是用她的遭遇来打发时间而已!顾盈诺自然听得出宁云欢话中的意思。对于自己的腿成为了人家的乐子,顾盈诺一瞬间心里便痛了起来,现在她的断腿成为了她最伤心最自卑的地方,同样的,宁云欢提起这腿就相当于在她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也让她对于顾盈惜跟宋泯然二人越发怨恨了些。可是宁云欢这种直白的态度虽然伤人了些,反倒是让顾盈诺心里放心了下来。 宁云欢直接说好奇她的腿。她是相信的,自己断腿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明里暗里想要打听,看到她时就是一副同情的模样,这会儿顾盈诺打消了疑惑,二话不说的便扶着自己的断腿朝车上走了过去,看得出来她还有些不习惯腿上的假肢,走得十分缓慢。几步路的功夫,额头冷汗都沁了出来。她却一声不吭的。 “上来吧。”宁云欢先上了车,看到顾盈诺伸手抓着车门十分吃力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伸手扯了她一把,顾盈诺脸庞涨得通红,半晌之后才轻声道了句谢。 “以前我有得罪过宁小姐你的地方,在这里我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后悔当初没有早听你的话,否则也不至于落得今天的结局。”顾盈诺咬了咬嘴唇,眼泪迷蒙的颤抖着冲宁云欢弯了弯腰,看到她这个样子,宁云欢反倒说不出刻薄的话了,顾盈诺现在对顾盈惜恨之入骨了,也不知道顾盈惜对她做了什么,不过看在同是顾盈惜受害者的份儿上,两人以前也不过是口中争辩了几句,现在看她这副模样,宁云欢活了几辈子,心眼儿也不至于小到非要因为这样的小事不依不饶的。 她叹了一口气,变腰从车上的小冰箱里取出一瓶冰过的汽水朝顾盈诺递了过去:“怎么了?” 从出事之后便没有人问过她一句怎么回事,家里人都护着顾盈惜,因为她掉了一个孩子的原因,顾娴心疼得简直恨不能将顾盈惜捧在掌心上,她这个真正的受害者反倒成为了顾娴口中那个不懂事的女儿,顾盈诺心里的怨恨没有人知道,她的委屈也根本没人问过半句,顾盈惜是失去了一个孩子,可那个孩子是她男朋友的,那是一个孽种!她有什么脸面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那孩子要喊自己什么? 这些话顾盈诺说不出口,她都不好意思说的事儿,顾盈惜竟然好意思做了,自己是她的亲妹妹啊,从小到大虽然顾盈惜这个姐姐照顾着她,可她又何尝没有为顾盈惜付出过?当初顾盈惜能在帝都大学读书,她跟顾盈语两人上街捡了三年多的垃圾!后来要不是顾盈惜认识了那些男人们,她跟顾盈语还在街上被人骂臭要饭的,她也为顾盈惜付出过,可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勾引她的男朋友时,却根本没有想过这些! 以前顾盈诺有多喜欢多崇拜自己的姐姐,现在就有多怨恨她,许多委屈堵在她的心里,以往在她心中的好母亲好姐妹,现在却认为她无理取闹,她的男朋友自己做错了事害得她落到现在的地步,可看她的目光却像是她不懂事一般! 宁云欢一句简单的问话勾起了顾盈诺心里的酸楚,出事之后,还是第一个人这样开口问自己,她当然委屈,她当然想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她亲爱的家人却根本没有给过她一次开口的机会,反倒是以前她怨恨的人,这会儿了解她心头的感受。 “我姐姐怀了我男朋友的骨肉,他们两人在办事儿时,正好被我看见了,为了这么一对狗男女,我竟然出了车祸。”说完,顾盈诺又将自己本来腿能保住,但顾盈惜和宋泯然两人却沉醉在偷情的快感中而耽误了她手术时间,以致于她腿被截肢的事儿说了一遍,顾盈诺越说眼睛越是通红: “宁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顾盈惜,我现在也恨她,如果宁小姐你想要对付她,我请求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能做些事。”现在她腿没了,顾盈惜却好端端的,顾盈诺咽不下这口气,她要顾盈惜比自己还要惨一百倍,她要顾盈惜为她自己的行为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听到这儿,宁云欢不由被狗血糊了一脸,她想起前世时顾盈诺的死,这会儿她竟然只是断腿而已,不由自主的就道:“你竟然还活着?” “这话是什么意思?”顾盈诺一听到宁云欢下意识的话,不由顿了顿,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她联想到宋泯然和顾盈惜的丑事儿,又想到宋泯然斯文俊朗的外表下那颗狠辣的心,顿时浮想联翩:“宁小姐,你,你的意思,竟然,竟然是说,是说……” 顾盈诺被自己的想像吓得浑身哆嗦,遍体生寒,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宁云欢的意思,是不是,是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样? 宁云欢刚刚下意识的将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了之后,本来以为顾盈诺怀疑到了自己身上,皱了皱眉头,正想着自己要怎么说话时,顾盈诺已经气愤道: “是不是那对狗男女,干出了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之后想要杀人灭口?” 再一次被狗血糊了一脸,宁云欢忍不住抹了把脸庞,不知道顾盈诺怎么将事情又凑到了顾盈惜头上。这姑娘自出事之后可能性情大变,或者是狗血电视剧看得太多了,顾盈惜虽然收了後宫还要立牌坊的举动让宁云欢有些鄙夷,但依她自认为善良的圣母属性,还真不可能干出杀人灭口的事儿,这些肮脏事儿一般都是她的男人们出手的,否则怎么能展现出她的纯白无暇? 可是这事儿宁云欢还真是觉得太奇怪了,不论是在书中还是宁云欢曾亲眼经历过的两世,顾盈诺都出了车祸,这一世与前世时唯一不同的,也就是顾盈诺并没有像书里与前世一般的死去,她活了下来,虽说失去了一条腿,可到底还是活下来了。 而据探子回报,本来该是对顾盈惜死心踏地的宋泯然其实对于顾盈诺是真心喜欢的,而并不像是书里所说的,他利用顾盈诺,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将她当成一个认识顾盈惜的跳板而已,而这样一来,若是他真心喜欢顾盈诺,而剧情又要安排他和顾盈惜在一起的话,那么夹在其中,被他真心喜欢的顾盈诺就有可能不得不为宋泯然和顾盈惜之间的‘真爱’让路了,而要让她让路,除了宋泯然不再喜欢她之外,就唯有顾盈诺去死了。 但是宋泯然就算是不再喜欢顾盈诺,但只要她还是顾盈惜的妹妹,就算是两人爱得死去活来,碍于中间还有顾盈诺这个尴尬的存在,两人就不可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而要真正让两人顺着剧情走,顾盈诺这个碍眼的就必须除去,而这么一来,宋泯然若是打着怀念心爱的人的名义,要跟顾盈惜在一起就名正言顺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节操已捡回小半。。。明天应该会完全捡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