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报仇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四十五章 报仇

“泯然,阿姨以前没有看错你,你是个好的,诺诺遇到你这样的好男人,真是她的幸运,可惜她福薄,如今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也幸亏你不嫌弃她。”顾娴在听到宋泯然的话时,心中一软,替女儿庆幸的同时,又想到她那天被截掉的一只腿,心头如刀剜般的疼了起来。 病床上的顾盈诺脸色惨白,眼中一片死气沉沉。 因她出了车祸,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别人都以为她是因为腿的原因所以才消沉下去的,根本没有怀疑其中有什么缘故,就连宋泯然跟顾盈惜两人都没发现她的异样之处,这会儿宋泯然的深情表白并没有引起顾盈诺心里的一点儿悸动,反倒让她冷笑连连。 “泯然哥哥,我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我怎么还能拖累你?”顾盈诺忍下了心头的怨毒,一边低垂着眼皮,嘴里喃喃道:“你放心,我不会怪你的,与其这样拖着,倒不如让你寻找到自己的幸福。” 宋泯然一看到心爱的姑娘如今脸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嘴唇一点儿血色都没有的样子,她右腿那儿已经有小半被子空了下去,心里不由如刀割一般,一听到她要让自己放弃的话,便不停的摇头,伸手将顾盈诺的手捉在掌心里死死握着,一边放到自己下巴边磨蹭,一边深情道:“诺诺,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还没有放弃,你怎么能放弃呢?” 顾盈诺这会儿恨不能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以往看到爱得不行的脸。现在越看越觉得恶心,顾盈惜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身边已经有了这么多男人,却还来勾搭自己的男朋友,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一对狗男女的! 正在说话间,顾盈惜已经拧着饭桶进来了,她最近瘦了一圈儿,白天在家中煮好了东西给顾盈诺送过来,晚上还要去夜店兼职销售酒水。本来她就怀着身孕,这会儿看着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可是顾盈诺却一点儿也不内疚,反倒看她这样,心里一股痛快涌上了心头来。 她知道顾盈惜这会儿看到她心虚,以前不知道她跟宋泯然事的时候,顾盈诺看到姐姐这样疼爱自己恐怕要心疼加怜惜了。可在知道这两个人的事之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顾盈惜最近看到她时心虚的模样便证明这对狗男女已经勾搭在一起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诺诺好些了没有?”顾盈惜脸色有些发白,进来时先勉强冲妹妹笑了笑,也不敢去看她的脸,一边伸手撑着病床。哆嗦着要坐下去。 顾盈诺一看到她副柔弱的模样便恨不能两刀捅死她,可这会儿看到顾娴一脸爱怜看着顾盈惜的样子。她冷笑了两声:“还死不了。” “诺诺,你怎么对你姐姐说话的?”在场几人都听出了顾盈诺话里的怨恨之意,顾娴眉头皱了皱,看到一旁脸色惨白的大女儿时,心中不由软了下来。最近顾盈诺脾气变得很坏,动不动便使唤她的姐姐,顾娴看在眼里疼在心中。这会儿虽然觉得女儿截了一只腿以后很是可怜,但看到大女儿的模样。依旧忍不住喝斥道: “你姐姐怀了身孕现在还在侍候着你,你怎么跟她说话的?我们都知道你少了一只腿以后很难过,可谁心里不难过?你这趟住院,那天杀的司机还没找到,你住院动手术的钱还是你姐姐想办法凑齐的……” 若是以前顾盈诺自然一听到这话便感激不尽,可她这会儿不止不感激,反倒心中极为怨恨:“那这样说来,我落得现在这个样子,还要感谢她了?” “诺诺!”宋泯然听到这儿,也眉头皱了起来,虽说他心里是喜欢顾盈诺的,可顾盈惜这两天替自己的宝贝儿忙上忙下的他还是看见了,再加上一夜夫妻百日恩,好歹他跟顾盈惜之间也曾有过这么多次的亲密关系,再加上顾盈惜现在肚子里又怀了他的孩子,这会儿看到顾盈惜惨白的脸与隐忍的神色,宋泯然心里也不由有些怜爱了起来,顾盈诺出了车祸之后整个人便变得阴沉沉的,他侍候了几天也有些疲惫,这会儿不由就叹气道: “好歹也是你的姐姐,怎么跟她说话的呢?” 若是顾娴来劝顾盈诺说不定便暂时忍下这口气,以后再和顾盈惜算账了,可这会儿说话的是宋泯然,顾盈诺根本忍不了,尖叫了一声便强忍着腿的疼痛坐了起来,她一把扯了自己手上的点滴,也不管手背是不是还在流血,看顾盈惜等人忙过来要安抚她时,她抓过顾盈惜手上的保温桶,打开了便朝顾盈惜泼了过去! 宋泯然一见不好,忙站了过去,那炖得滚荡的鸡汤还十分烫人,这会儿全数淋在了他的身上,薄薄的衬衣被鸡汤泼得紧贴在身上,疼得他脸色跟着就变了变。 顾盈惜在后头被吓得浑身哆嗦,这会儿顾娴也觉得顾盈诺不懂事了起来,宋泯然脸色铁青,拉扯了顾盈诺的手,用力便将她往病床上推倒了回去,见她撞得原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更是一片惨白,头发凌乱的洒在洁白的被单上时,他心中有一瞬间的怜惜,但却强忍住了,厉声问道: “你闹够了没有?” 顾盈诺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宋泯然心里有些发软,忙又伸头下去替她整理起枕头边的乱发,表情一整,刚想开口说话,顾盈诺已经伸出手,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耳光抽到了他脸上。 ‘啪’的一声剧响,这一下是顾盈诺使出吃奶的劲儿打的,又是含怨出手,宋泯然被打得头一偏,连眼镜都掉落到了地上,顾盈诺深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打第二下,又抡起另一只手,朝宋泯然另一边脸抽了过去! “这是要干什么?”顾娴一见闹成了这个模样,心中有些发慌,连忙凑了上前,她眼角余光看到宋泯然眼中露出的危险之色,顿时心头一跳,身体都跟着哆嗦了起来。 顾盈诺自然也看到了宋泯然眼中的杀意,她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心高气傲,他的自尊骨气比宁云城这样的大少爷还要多,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自己抽了他耳光之后,估计他这会儿已经要气疯了,她心里冷笑了起来,吃力的挪动了一下自己已经疼得有些麻木的伤腿,那里才刚截了肢,本来动弹一下便钻心的疼,这会儿她一挪动,眼泪便涌了出来。 宋泯然气得发疯,正要不管不顾动手将她制服时,却看到顾盈诺脸上的泪意,整个人都有些呆住了,原本的怒火自然渐渐褪去,他有些无奈的弯腰将地上的眼镜捡了起来,叹了口气: “诺诺,你发完脾气没有?” “为什么?我在医院时,医生说我的腿明明能保住,但他们给你们打了许多电话,你们都没人接,我的腿本来能保住,可因为你们的没有接医生的电话,所以没人签字之下,才导致我的腿时间拖长了被截肢的。”顾盈诺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喊了起来,她越喊心中便越恨,本来只是假装的,这会儿眼中怨毒之色更浓了些。 她知道这对狗男女为什么没有接电话,估计是太过投入了,根本没有听到电话的声音。 宋泯然这个人她实在太了解了,只要他背着这个包袱,再加上他对自己的喜欢,顾盈诺要他一辈子活在痛苦中。 至于顾盈惜,她转过头去看,果然见到顾盈惜整个人身体一哆嗦,打了个滑便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但宋泯然眼疾手快的将她给抱住了。想到自己听到的顾盈惜肚子中宋泯然的骨肉,顾盈诺便冷笑了起来,她趁着几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有些惊呆内疚时,连忙一下子撑着床便坐起身来,朝宋泯然扑了过去。 在宋泯然这个冷血冷情不要脸的贱人心中,总算是她要比顾盈惜稍微重要那么一点,顾盈诺嘴角边笑意更深,伸手便朝顾盈惜抓了过去,见到旁边的半人高的矮柜,她露出一丝狞色来,身体朝顾盈惜撞了过去,见到这个女人下意识的转身要逃时,她整个人都挂在了顾盈惜身上。 本来就是有心算计,顾盈惜就是跑的不是矮柜角的方向,也被顾盈诺撞得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哼声中,顾盈惜惨叫了一声,她的肚子正巧被撞到了那个角上,再加上顾盈诺的撞击,她一下子便昏死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宋泯然跟顾娴两人都惊呆了,顾盈诺从顾盈惜身上掉落下来时,她单腿站立不稳,也跟着朝地上倒了下去,又压在了顾盈惜身上,不过她受伤的那只腿无力的也跟着掉落在地上,本来就才刚止血没多久的断腿伤裂了开来,血迹很快喷涌而出,宋泯然两人看到她的惨状,也不敢再责备她了,忙将她抬到了病床上。 等到唤了医生过来时,顾盈惜肚子里才刚怀上没多久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这次的流产是被撞击之后才掉落的,顾盈惜还来不及痛苦,医生们替她清宫时,她则是又痛不如生了一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对不起!又晚了!